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李长有
    按照神相天书中的记载,厉鬼总共有五种,按照从弱到强的级别来分,分别是白脸鬼,红厉鬼,慑青鬼,紫面鬼和黑脸鬼。

    在往上就是鬼中至尊那个级别的鬼了,鬼中至尊数千年难得一见,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只有杀神白起和邙山鬼王成就了鬼中至尊之位。

    而此时此刻,在我们面前的这个五脏六腑都被掏了个大洞的人,他很显然并不是人,而是一个鬼,而且从他脸上的那一层淡淡的青色来看,这个鬼已经算是一个慑青鬼。

    就我目前来说,慑青鬼是我见到的鬼里面级别最高的了!

    我们有七个人,外加一个挂坠中隐藏着的莎莎,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不用怕这个慑青鬼的!

    不过我没想到在我们这七个人之中,只有我和武顺有见过鬼的经验,其他的人全都是第一次见鬼,所以在见到了这个慑青鬼之后,除了我和武顺之外,其他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妈呀!原来真的有鬼啊!”

    小兰陵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但这会儿他所看到的场景,却让他一下子颠覆了他以往的观念,所以小兰陵第一个大叫了出来。

    不过小兰陵虽然在那里大喊大叫,但他却并没有像郑海冰一样被吓的浑身哆嗦,两腿软。

    如果不是我扶着,郑海冰这家伙估计已经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师,师父,原来,真,真的有鬼啊!”

    而就在郑海冰结结巴巴的问着我的时候,那个女杀手也两腿软的把她的身体靠在了貅爷的身上,倒让貅爷捡了一个大便宜。

    貅爷这会儿身上挨着个美女,眼前站着一个鬼,一时间也被弄的手忙脚乱的。

    苏天这已经摆出了一个很怪异的姿势,只见他左脚前倾,双手呈剑指状,一指朝天,一指向地,看上去一脸的紧张如临大敌一般。

    我和武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鬼了,所以我们两个相对来说就表现的比较淡定。

    我把郑海冰一把推给了武顺,然后往前走了一步,直视着那个慑青鬼问道:“你是谁?”

    被我冷不丁儿这样一问,那个慑青鬼愣了一下,但在反应了过来之后,他倒是很坦然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是李长有!十多年前我李长有的名字在陕北道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恐怕已经没人知道了吧!”

    说起他的名字之时,李长有表现的不胜唏嘘,看样子应该很怀念他当年的风光。

    而在听到了李长有这个名字之时,貅爷明显的感觉到靠在他身上的女杀手身体一震。

    “你听过李长有这个名字吗?”貅爷在西北道上混出一点名堂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所以他肯定没听过李长有这个名字,但从女杀手的反应来看,她应该是听过这个名字。

    而在貅爷小声的问着女杀手的时候,女杀手皱着眉头说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她爸妈在聊天的时候经常会提起这个名字。

    鬼的感知力都很强,女杀手说话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却被李长有给听了个一清二楚。

    于是他就问女杀手,既然她父母聊天的时候经常提到他的名字,那她的父母是谁?

    女杀手所说的她的父母,其实就是她的养父养母,也就是杨瑞斌两口子。

    而在女杀手说出了杨瑞斌的名字后,李长有的一双眼睛里当时就闪烁起了泛着绿色的青光。

    用他那泛着青光的双眼盯着女杀手看了片刻,李长有就问着女杀手说她的名字是不是叫婉安?

    女杀手有些惊奇的连连点着头,说她的名字就是叫婉安,而且她的名字还是她养父取的。

    结果这时李长有却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问着女杀手,说她知道她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女杀手摇着头说她不知道。

    这时李长有就讲起了他和杨瑞斌之间的关系。

    原来这个李长有是杨瑞斌两口子生意上的搭档,而他们三个人所做的生意,就是拐卖人口。

    从刚生下来的小孩到十八岁的大姑娘,只要能赚到钱,他们就敢偷敢抢敢骗。

    那年他和杨瑞斌在成都九龙桥的广场上,从一个婴儿车里面偷了一个小女孩,当时他看那个小女孩长的粉琢玉砌的很漂亮,就说这个小女孩肯定能卖个好价格。

    可谁知道杨瑞斌盯着小女孩看了半天,说这个小女孩长大了肯定是个美女,养大了用来玩玩儿也不错!

    用陕北方言说玩玩儿和婉安基本上听起来一样,而就因为这句话,杨瑞斌把当时的那个小女孩留在了身边当女儿养,而且还给那个小女孩娶了个名字叫婉安。

    李长有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脸坏坏的笑容,而女杀手婉安的身体却在一次的哆嗦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她的身体哆嗦不是被吓的,而是被气的!

    她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她一直视为亲生父母一样尊重,把他们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和养活了自己的恩人的杨瑞斌两口子,竟然是害的她失去了亲生父母宠爱的仇人!

    而且杨瑞斌收养她的目的竟然是那么的邪恶!

    这杨瑞斌真是一个畜生!

    这时我就问李长有,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精神病院的那些护理人员和那些病人的死,是不是都是他搞的鬼?

    李长有同样很坦然的点头说是。

    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那些护理人员和那些精神病人和他之间有什么因果吗?

    这时李长有就开始讲起了有关他的情况。

    原来李长有和杨瑞斌两口子在做了几年拐卖人口的生意之后,觉的赚钱太少,而且风险太大,就想找一个更赚钱的生意来做。

    这时杨瑞斌的老婆就出了一个主意,说拐卖人口还不如卖人身上器官赚钱。

    按照他们当年的价格,卖掉一个大活人才赚几千块钱,但要是卖掉人身上的一个器官,至少就能赚好几万,甚至十几万。

    在杨瑞斌的老婆出了这个主意之后,他们三个就把主意打到了精神病院的那些精神病人身上。

    通常之下,精神病人对家属来说是一个负担,很多人把精神病人送到精神病院之后,除了每年给精神病院交钱之外,很少去关注病人的情况。

    就算是病人死了,他们也很少会去问是怎么死的?

    如果把精神病人身上的器官给摘下来卖掉,把他们剩下的尸体火化了交给家属,那他们岂不是就能大一笔横财?

    而正好李长有和精神病院的李院长有点儿亲戚关系,所以这几个人在一起商量了一番之后,就狼狈为奸的在一起做起了这个生意。

    不到三年时间,在每年都杀死十几个精神病人把他们身上有用的器官全部都卖出去的情况之下,这几个人全部都大赚了一笔!

    这种情况之下,李长有就不想让杨瑞斌两口子跟他分钱了,所以他就和李院长商量,想把杨瑞斌两口子给做掉,由他们两个来赚这笔钱。

    可谁知道不光是他起了这种心思,杨瑞斌两口子同样也起了这种心思,而且这两口子还先制人,有一次摘取一个精神病人身上器官的时候,杨瑞斌两口子直接打昏了他,连他身上的器官全都给摘掉卖了!

    李长有说到这里,我们几个都听的想笑,我心想,李长有的这番下场,算不算是造了报应呢?

    这时李长有就在那里咬牙切齿的怒吼着道:“杨瑞斌两口子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我要报仇,我要让他们死的比我还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