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凶必死之相
    我算到付宇茜会受到惊吓,却没想到她竟然是被鬼给吓到了。

    当然,这是因为我通过郑海冰的八字算了付宇茜的运势的缘故,如果我用付宇茜的生辰八字去算,以我现在的推演能力肯定能比较准确的推算出她在那个时间段会被邪祟之物给吓到。

    不过因为付宇茜仅仅是受到了一点惊吓,而并没有生命之忧,所以我并没有重视。

    但这会儿付宇茜给郑海冰打电话过来,说她见到鬼了,而且还在那里哭的哇哇的,那我这个当师父的就不能不管了。

    毕竟在郑海冰的眼里,我们姜氏一脉的外姓门人一个个都是吊炸天的存在,我这个姜氏一脉的当代传人,也绝非普通人物,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徒弟的女朋友被鬼吓到了但却没有任何反应吧?

    虽然我很想留在房间里和秦楚楚卿卿我我,但这会儿我却只能很无奈的几乎是被郑海冰拽着打了辆出租车去了医学院的附属医院。

    医学院附属医院离玉华小区并不近,一路上郑海冰猛催那个出租车司机,甚至郑海冰这货还鼓动着出租车司机,说闯红灯都没关系,罚款的钱由他来出!

    可谁知道那出租车司机却白了他一眼,骂着他说你个瓜皮,罚款事小,扣分事大,罚款的钱你能出的起,我扣掉的分你能补给我吗?

    被司机骂成了瓜皮,郑海冰却无语反驳,只好大眼瞪着小眼,一个劲儿的给付宇茜打着电话,问她这会儿情况怎么样?

    付宇茜这丫头估计被吓坏了,一接通电话就在那里哇哇大哭,但她却多余的什么都不说。

    这下子郑海冰就更着急了,但他却没有办法,毕竟这大西安的交通堵塞那可是出了名的。

    就这样我一路安慰着焦虑而又急躁的郑海冰,好不容易到了医学院附属医院。

    到了附属医院之后我们又打付宇茜的电话,但她还是接通了电话之后就哭个不停,没办法我们只好到处跟人打听,最终在住院楼一楼的医生办公室终于找到了付宇茜。

    这会儿的办公室里面医生护士的围了一大堆,很多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生在付宇茜和另外一个实习护士身上的事情。

    付宇茜还算好,虽然她一直在那里不停的哭,但她人总算是已经清醒了过来,但和她一起的另外一个叫廖晓君的护士据说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而这时郑海冰已经走到了付宇茜的身旁,在他叫了一声茜茜之后,付宇茜就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埋怨着说他为什么到现在才来,然后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付宇茜一边大声的哭着,一边说她昨天晚上见鬼了,她还问郑海冰说见过鬼的人都会死,她是不是也会死啊?

    抱着付宇茜的郑海冰一脸幸福,连声安慰着她说肯定不会有事的,而且为了让付宇茜安心,郑海冰还刻意强调说就算是有事也有我这个师父在,我肯定能帮她解决一切问题的!

    付宇茜这丫头根本就没拿我这个师父当成高人,泪眼婆娑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反而哭的更大声了。

    她一边哭一边说我这个师父就算是打架比较厉害,但那能对付的了鬼啊!

    我当时听了就郁闷的不行,原来我在付宇茜的心目中,竟然仅仅是打架比较厉害一点而已!

    郑海冰自然要维护我这个师父的形象,他在那里对付宇茜说有很多事关系到他师门的秘密,他并不能告诉她,其实我并不仅仅是一个有点儿功夫的普通人,我其实是一个非常牛逼的存在!

    付宇茜听了郑海冰对我的吹捧,就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打量起了我,就好像从来不认识我这个人一样。

    我估计她应该是想从我的身上找出一点儿郑海冰所说的牛逼人物的风范。

    这种情况之下,我当然要配合一下,于是我背着双手,昂挺胸,对着她微微一笑。

    但让我非常郁闷的是,在看到了我的笑容之后,付宇茜却又一次抱着郑海冰哭了起来。

    看来我在付宇茜这丫头的心目中想建立起一个牛逼人物的形象,还需要拿出点儿真本事来才行!

    这时我看付宇茜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就问着付宇茜道:“茜茜,究竟生了什么事?你就给我说一说吧!说不定只是一个巧合,你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

    听到我的话,付宇茜在那里猛的摇头,身体一个劲儿的哆嗦着,连声在那里说道:“不是巧合!是有鬼!我和晓君在实验楼的电梯里面真的见鬼了!”

    我这时给付宇茜看了一下她的面相,现她的鼻梁青眉尾散,她这确实是被邪祟之物给吓到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眼镜的男医生走了过来。

    我扫了一眼这人胸前挂着的牌子,上面写着泌尿外科主任医师,这人的名字叫高宇铭。

    我对医疗系统的职称不是很熟悉,主任医师是个什么级别我搞不清楚,不过这个叫高宇铭的家伙,人长的级猥琐,但他却拽的像个二五八万一样。

    只见他一脸傲慢的走到了付宇茜的面前,板着脸在那里说道:“付宇茜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我要是再听到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这门实习课就记零分!”

    付宇茜本来就被鬼吓到了,这会儿听到这个叫什么高宇铭的猥琐家伙要给她的实习课记零分,就在那里哭的更厉害了。

    但这会儿她虽然在哭,却不敢再说一个鬼字,毕竟她这门实习课要是被记了零分,对她的学业会非常不利。

    高宇铭在和付宇茜说话的时候,我就站在一旁,经过我的仔细观察,我现这个高宇铭看着付宇茜的目光里竟然时不时的会闪现一抹淫邪之光。

    根据我的直觉,这个高宇铭他恐怕对付宇茜不怀好意!

    果然,这会儿付宇茜还在那里哭,郑海冰正在一旁安慰着她,但高宇铭却板着个脸在那里教训起了付宇茜。

    只听见那个高宇铭说道:“付宇茜同学,你可知道你的不当言论给我们医院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如果每一个人都像你一样胡说八道,在那里说什么实验楼有鬼,那以后还有人敢到实验楼去吗?”

    “你今天和明天就不要来了,回学校好好的休息两天,但星期一来的时候,我希望你到我的办公室把这件事给我做一个解释!如果你的解释不能让我满意,那你这门实习课我就很难给你过了!”

    教训完付宇茜之后,这个主任医师高宇铭就牛逼哄哄的背着手转身走了,但我却觉的很有必要提醒一下茜茜,让她一定要防着这个看上去不怎么像好人的高宇铭。

    随后我就让郑海冰扶着付宇茜回家,既然那个高宇铭不让在这里说,那我们回家说总可以吧!

    而且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我刻意走到那个高宇铭的面前给他看了一下面相,因为我觉的他对付宇茜不怀好意,我得对这个人多做一些了解。

    结果在看了这货的面相之后,我却不担心了!

    原来这个高宇铭的天中地阁黑紫,眼下卧蚕处同样也是一片青黑,这是大凶必死之相,而且就在这一两天之内!

    这就难怪我算到茜茜她仅仅会受到惊吓,却并没有其他的灾劫,原来这家伙虽然想对茜茜不利,但他却已经没有机会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如果没有什么因果,我是不能随便干涉一个人的命运的,所以我虽然从高宇铭的脸上看出了他有大凶必死之相,但却并不能告诉他,只能冲着他挥了挥手,说了一声珍重。

    我这声珍重说的高宇铭莫名其妙,但这时我和郑海冰已经扶着付宇茜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去。

    随后我们三个人打了一辆车返回了玉华小区,而经过我和郑海冰一路的安慰和开导,付宇茜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既然付宇茜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我就让她把她所遇到的情况给我们说出来,让我来给她分析一下,她是真的见到鬼了,还是自己把自己给吓到了。

    接下来付宇茜就给我们说起了昨天晚上她的经历。

    原来付宇茜和那个至今还昏迷不醒的廖晓君是同班同学,她们两个到附属医院泌尿外科来做实习护士,这样一来除了可以拿到一门实习课的学分之外,还能赚点儿零花钱。

    当然,付宇茜来当实习护士的目的不是为了学分也不是为了那点儿零花钱,而是为了惩罚郑海冰,让他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她。

    付宇茜和廖晓君这种实习护士,干的活不外乎给人打打下手,晚上到科室里面值一下班之类的。

    昨天晚上她们两个正好被派到实验楼值班,熬了一晚上好不容易熬到天快要亮了,付宇茜和廖晓君两个在交了班之后就坐着电梯打算返回学校。

    可就在进入电梯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女人在电梯的角落里站着,这女人穿着一身附属医院的病号服,脸很白很白。

    付宇茜当时还在想,这天还没亮呢,这个病人要去那里?她们两个值了一晚上夜班,怎么就没见过这个病人呢?

    这时和付宇茜一起的廖晓君却脸色苍白,浑身抖。

    付宇茜觉的有点儿奇怪,就问廖晓君她怎么了?

    而廖晓君却已经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只是用她的手指着那个病人手上带着的一个牌子。

    付宇茜顺着那个廖晓君的手仔细一看,当时就把她也吓的浑身抖了起来!

    原来那个女的手上带着的牌子,是医院太平间的那些死人手上的牌子!

    付宇茜说她当时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难道这个女人,她并不是病人,而是一个死人!

    这时电梯轰隆隆的一直往下,付宇茜她明明记得她按了一楼的,但电梯在一楼的时候却并没有停,而是一直下到了负一楼。

    而实验楼的负一楼,正好是医院太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