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郑教授(上)
    我虽然仅仅是个玄阶八品的相师,但我却能算出周贺他大哥周杰的命运还没有成为定数,还存在着一定的变数,这已经能够足以说明,周贺他大哥还活着,他并没有被那个飞尸给吃掉。

    不过即便是我拼尽了全力,竭尽我所能的去推演周贺他大哥的命运轨迹,但却并没有推演出任何结果。

    虽然他这个人的命运还没有终结,还没有画上句号,还没有成为定数,但他的命运却已经变数很小,他的命运轨迹好像在原地踏步一样。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一些相关介绍,人的命运轨迹之所以会生这种状况,十有是人的灵魂和同时受到了禁锢的缘故。

    也就是说他人虽然还活着,但却和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听到他大哥没死的消息,周贺本来非常的激动和兴奋,但被我这样一说,他立刻就蔫了下来。

    但在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之后,周贺却突然跪在了我的面前。

    “姜一,你能不能帮我再算一下,我大哥他现在在那里?究竟是谁禁锢了我大哥的灵魂和肉身?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大哥?只要你帮我算出来,你就是我周贺的恩人,你就是我们整个周家的恩人!”

    说着话的同时,周贺满脸的泪水,他甚至要给我磕头。

    我急忙扶住了周贺,但我使劲了浑身的力气想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却没有做到。

    先是因为之前帮周贺他大哥推算他的命运轨迹耗费了我太多的精神的缘故,其次是周贺这家伙的实力确实不凡,他的力量好像比我还要大一样。

    所以,他要是跪在地上不起来,这会儿的我还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奈之下,我只能让他继续跪在那里,但我却并没有站在他的面前,而是换了一个方向,才跟他继续说话的。

    要知道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轻易是不能给人下跪的,受人一跪那可是要承担因果的,而因果这种东西,承担的太多了并没有好处。

    所以说那些道上混的人大多数老了之后过的很惨,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动不动让人跪在自己的面前,承担了太多的因果缘故。

    用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在神相天书里面的一句话来说,叫因果是债,还要加倍!

    如果欠了人一份因果,你就至少要做好还两份的准备吧!

    而且这辈子如果不还,下辈子只会还的更多!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在刻意避开了周贺并没有让他直接跪在我面前之后,就给他解释着道:“周贺,并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以我目前的能力实在是帮不到你!我所告诉你的,已经是我竭尽全力算出来的东西了!”

    听到我的话,周贺抱住了我的腿,在那里眼泪汪汪的求着我道:“姜一,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再帮我大哥算一次好吗?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大哥的灵魂和被禁锢啊!这比让我死了还要让我难受啊!”

    说实话周贺的这一番表现让我很感动,他能对他大哥做到这样,这就足见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如果我能帮他,我一定会帮他,但我却实在是帮不了他!

    于是我摇了摇头,说:“周贺,你对我们相师还真不了解!我们第一次算出来的结果是最准的!如果觉的自己算的不准,再去算第二次,第三次,只能越算越偏,越来越离真相越远!”

    “如果你再让我算一次,我很有可能算出来的结果是你大哥他已经死了!你还要我继续算吗?”

    听到我这样一说,周贺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一脸的惊悚,连连的摆着手道:“不要!不要!我不要我大哥他死了!我不要你再算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周贺的一副表现,我突然觉的他很无助,觉的他很可怜,就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了他几句。

    “你刚才不是给我说过吗?终结并不代表着毁灭,有时候却代表着新的开始,你哥他的灵魂和虽然被禁锢着,但只要他人还没死,他总归就有活着返回你们周家和你继续做兄弟的机会!”

    “还有一点,即便是现在的我算不出你哥他目前的具体状况,但这并不代表着将来的我同样也算不出!只要我的相师品阶能够提升,我推演天机的能力进一步加强,我相信我迟早能把你哥的命运轨迹给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本来周贺一脸的悲伤,一脸的绝望,但在听了我的这几句话之后,他的眼睛开始变的明亮了起来,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对啊!我哥他只要还没死,他就有希望!天机一脉的人说他没死,那他就肯定没死,这总归是一个好消息!”

    说到这里之时,周贺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刷的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姜一,就冲着你今天为我哥算的这一卦和你刚才给我说的那几句话,你就是我周贺这辈子能过命的兄弟!我现在要回家一趟,把你算到的这些东西告诉我家里人,有关秦家的事情,咱们两个改天再谈!”

    急急忙忙的给我说了几句话之后,周贺转身就跑,我估计我算出来的这些信息,对周家来说还是有着不小的用处的。

    既然周杰没死,而且他的灵魂和肉身都被人给禁锢了,那这事儿究竟是谁干的呢?

    很显然,这事儿绝不是那个飞尸干的,那个飞尸只不过是个噱头而已!

    能在周家的眼皮子底下把周杰给抓了,而且还能禁锢了周杰的灵魂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或者势力并不是很多,如果能把范围缩小到一定程度内,说不定还能查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

    这些情况绝对不是电话里几句话能够说清楚的,而周贺在想到了这几点之后,他自然是要赶回家去和家里人商量了。

    本来我还想跟周贺讨论一下他们周家对秦家的偏见的,我想把我的观点告诉周贺,那就是我认为秦家的三姐妹并没有什么问题。

    秦秀秀我不做评价,但秦美美和秦楚楚她们两个,我却认为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认为秦美美对周贺他大哥的感情绝对是真的,而秦楚楚对我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因为如果秦楚楚她对我是有目的的,那她就不会对我那么坦诚,把她从有目的的接近我到最后反而真的喜欢上了我的整个过程都告诉了我。

    不过这会儿周贺已经匆匆忙忙的跑了,而且他也说有关秦家的事情改天跟我再谈,我就没有什么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着他不放了。

    于是我就晃晃悠悠的拖着疲惫的身体脸色不大好看的返回了教室。

    这一堂课正好是郑教授这个老古板的课,因为我和周贺在外面耽搁了太多的时间,所以我到教室的时候,郑教授已经在讲台上讲了老半天课了,而见我这会儿才走进了教室,郑教授就阴阳怪气的挖苦起了我。

    “我说姜一啊!本来我是挺欣赏你这个高考状元的!但我最近却对你是越来越失望了!我觉的你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上,那样你在学术上肯定会取的非常高的成就!”

    “而你,却把精力放在了谈恋爱和一些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上!你说你这样你的学习能学好吗?我看你这个高考状元算是废了!”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郑教授竟然说我这个高考状元已经废了,我自然是不会认同的。

    于是我就很装逼的大声回应着郑教授道:“报告郑教授,我谈恋爱和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学习,不信你可以随便考我,我要是回答不上来一个问题,您这门课就直接让我重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