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周家和姜家的渊源(上)
    随着相气对我的身体的开程度越高,我对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传下来的那本神相天书的内容理解的就越多,理解的就越深刻。

    甚至连许多用上古之时的语言所记录下来的内容都能理解一部分了。

    而根据我对神相天书的理解,在我们姜家的老祖宗看来,推算出一个人过去所生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过去已经成了定数,就好像历史书一样,只要翻到那一面就能够知道内容。

    但未来却永远都充满了变数,除了像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那样的一品神相之外,恐怕没有一个相师敢说自己能够准确无误的预知未来。

    就算是三国时候的诸葛亮,他可是自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之后第一个达到了神相级别的相师,但他却也无法准确的预知未来,最终六出祁山失败,陨落在了秋风五丈原。

    但诸葛亮虽然陨落在了秋风五丈原,但他给世人所留下的最深刻的记忆,恐怕就是他的神机妙算之能吧?

    而在历史记载,或者小说演义中的诸葛亮,经常会说他掐指一算,就能算到会有什么事情生,以及该如何去应对等等。

    其实诸葛亮的掐指一算之能,正是从我们姜氏一脉所学来的,但因为没有我们姜氏一脉独有的相气配合,他的掐指一算之能并不算是最正宗的。

    只有用我们姜氏一脉的独门相气,打通了双手十指,才能达到掐指一算的最高境界。

    不过双手十指全部都打通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按照我的预计,恐怕至少要达到玄阶一品,才能够用相气打通双手十指的所有脉络。

    当然,在双手十指没有被相气全部打通之前,就只能按照双手十指被打通的数量多少来判定掐指一算能力的强弱了。

    双手十指打通过的越多,预测未来的准确度就越高,时间跨度也就越长。

    打个简单的比方,在我刚刚突破到玄阶九品的时候,以我的推算能力,算过去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我要算未来所生的事情,恐怕我最多只能比较准确的算到最近一个月内所生的事情。

    但这会儿我的相师品阶提升到了相师八品,我所能推算到的未来所生的事情,就能够大幅度的延长时间和大幅度的提升准确度了。

    我估计只要有准确的生辰八字,任何一个人最近三个月内即将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我应该都能算个不离十。

    不过这一次搞定胖厨师这一伙人所获得的功德能让我的相师品阶提升一个台阶,能用相气打通我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我固然高兴,但相师等阶的提升究竟需要多少功德,我却越来越感到没谱了。

    要知道胖厨师他们这帮人割死人肉,害活人命,不知道造了多少孽,做下了多少损阴德的事情,而我除掉了这帮人所获得的功德却才仅仅能帮我晋升一品相师等阶。

    那如此说来,我如果想进阶到玄阶七品所需要获取的功德岂不是比这一次还更要多?

    玄阶六品,玄阶五品到玄阶一品,每一次进阶所需要的功德只会更多,绝不可能会减少!

    还有地阶九品到一品,天阶九品最终进阶到天级一品的神相所需要的功德,这我已经无法想象了!

    也不知道我成功的阻止外星人入侵地球,或者在地球毁灭之前,我拯救了全人类,所获得的功德能不能让我进阶到一品神相?

    但如果我真的能达到那么牛逼的地步,能拥有那样的能力,我进阶不进阶到一品神相,还有什么必要吗?

    也不知道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是如何获得了那么多的功德,才能进阶为一品神相,成为了敕封诸神的存在的!

    本来进阶到了玄阶八品,我的心情还算是挺好的,但想到了目前的我和一品神相之间的差距之后,我就有点儿万里长征才走出了第一步的感觉,心情无限的惆怅。

    不过我这个人有个好处,不愿意在一件事情上太过于纠结,既然目前的我距离一品神相还差的很远,那暂时就不用去想那些了。

    就这样,我在进阶为玄阶八品的相师之后,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然后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和平常一样我和秦楚楚一起去了学校,当然,在我正式加入了天道门之后,我和秦楚楚的关系又近了一步,所以无论是在校园里还是班级教室里,我们两个都毫不避讳的手拉着手。

    这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狂,但却只能看着我们两个的背影干瞪眼而无可奈何。

    要知道就算是把蒋晨扇了嘴巴子蒋晨却还得赔礼道歉的姚远,都被我一拳打的连连倒退了三步最终却连个屁都没敢放。

    和蒋晨姚远相比,他们在各方面的条件更是差了一筹,又岂敢在我和秦楚楚的面前放肆?

    就这样,虽然很多人只恨不得用目光杀了我,尤其是蒋晨和经常跟着他的那几个狗腿子,但我和秦楚楚却无视了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而就在上午第一堂课下课之后,平时很少搭理我的周贺却说他有几句话想单独跟我聊聊,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我走出了教室。

    原来昨天周贺因为有事没有来上课,所以他并不知道生在姚远和我之间的事情。

    但随着昨天下午我正式加入了天道门,我这个小县城来的土豹子的所有资料,已经被天道门的高层所了解的清清楚楚。

    周贺所在的周家,作为天道门远古八族仅剩的三家之一,以周家对天道门的掌控程度,自然是能在第一时间就知道我这个人,以及我的出身和来历。

    作为周家的嫡系子弟,周家自然是会派他来和我接触一番。

    秦楚楚看上去好像不大愿意周贺和我接触的太多,但周贺和我是一个宿舍的舍友,而且同为天道门三大家族,周家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地位上都不比秦家差,所以秦楚楚并不想和周贺闹的太难堪。

    最终在周贺咬着牙齿强调他要和我单独谈谈之后,秦楚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和周贺走出了教室。

    而在和周贺走出了教室,来到了一个相对僻静,并不是有很多人的地方之后,周贺这家伙的脸上竟然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说秦家的三小姐怎么缠着你不放,原来你是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也是天机一脉的终结者!”

    周贺笑着说出了这番话,我却听的云里雾里的,要说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我还能够理解,但什么天机一脉的终结者我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这说明我是天机一脉的最后一个人吗?还是天机一脉将在我的手里终结?

    所以我很不高兴的问周贺,为什么说我是天机一脉的终结者?

    而周贺给我的回答,却和秦楚楚给我的回答如出一辙。

    他说,因为你是姜一,所以你是天机一脉的终结者。

    听到周贺的回答,我反而更郁闷了!

    为什么都特么的因为我是姜一,难道我们姜氏一脉历经了九九八十一代传到我这里,把字数最小写起来最简单的一个名字传给了我,真的有什么玄机吗?

    这时看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儿不是很高兴,周贺就解释道:“你是天机一脉的终结者,这对我们天道门三大家族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要不是我们周家和你们姜家有着比较深的渊源,我还不愿意告诉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