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五十二章 闻人忘仙 忘我无我空明之境
    自从封神大劫之后,因为仙道难成,所以对仙的标准降低了许多。

    只要突破了先天,达到了天阶,就可以称之为仙。

    天阶三品之下,称之为地仙。

    天阶四品到天阶六品之间,称之为天仙。

    天阶七品到天阶九品,因为可以成就金身之体,所以被称之为金仙。

    但其实只要不勘破大罗,不跳出三界之外,跨出五行之中,就依然受到阴曹地府的管辖,仍然属于人的范畴。

    只有勘破大罗,成就大罗金仙之道,才能够算是真正的成就了仙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勘破大罗,成就大罗金仙之时,天道所降下的天罚雷劫,被称之为真仙之劫。

    此刻,在闻人家族的传承之地,有两道强大无比的气息冲天而起,又有劫云笼罩在了上空,很显然是闻人家族之中有人勘破了大罗之道,打算度过真仙之劫,成就大罗金仙之道。

    而在闻人家族之中,只有闻人家族的前任家主闻人忘神和闻人倾城的父亲闻人忘仙是天赋绝伦之辈,要说能够堪透大罗的,恐怕只有他们两个了。

    之前的他们两个或许早已经达到了瓶颈,距离勘破大罗只有一线之隔,但闻人家族为天道所不容,一旦勘破了大罗之道,那天劫降落之时,必然会是他们两个的死期,所以这两个一直都不敢冒冒然的做出突破。

    然而此刻,当听到闻人镇国说他们闻人家族斩断了和大妖白泽之间的因果,已经得到了天道的认可,恢复了远古之时的姓氏之后,闻人忘神和闻人忘仙再无顾虑,立刻就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大罗境界。

    而对于天道来说,是无处不在,无所不在的,那怕闻人忘神和闻人忘仙处在三仙岛之中,被四神兽家族用镇族至宝和阵法屏蔽了天道,遮掩了天机,但当他们两个那属于大罗金仙的气息直冲天际之时,却在第一时间被天道所感知到了。

    真仙之劫,立刻就开始酝酿,一旦时机成熟,就会降临到闻人忘神和闻人忘仙的头上。

    不过在距离真仙之劫降临是有一段时间的,闻人忘神和闻人忘仙在雷劫降临之前还是有时间和闻人家族的人进行一番沟通的。

    就在我们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关注到了传承之地湖中心的凉亭之时,一个身穿彩色锦衣,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气质优雅,俊美无比的年轻男子凌波于湖水之中,缓缓的从凉亭之中走了出来。

    这男子的一举一动浑然天成,行走在湖水之上,宛如大道之痕,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如若是尘世间的普通女子,恐怕任何一个见到这名男子,都会被其风采所着迷所吸引,深深的迷恋上他。

    和这名男子相比,影视界,娱乐圈的那些小鲜肉,青春偶像之类的,简直就是辣鸡。

    不过我们都是见到大场面的人,此刻当面对着这名风采绝世的男子之时,都能够保持平常心,而且还在第一时间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虽然这男子看上去很是年轻,但恐怕他十有八九,是闻人倾城的父亲,是闻人家族那位近几千年来最为优秀和杰出的天骄人物。

    恐怕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够让闻人倾城的母亲公输灵为他无怨无悔的付出了一切,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够生出闻人倾城这个天生圣体。

    而此刻,当看着这名风采绝世的年轻男子之时,闻人倾城却目光平静,面无表情,就好像看着一个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闻人倾城而言,这个风采绝世的年轻男子,确实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从她生下来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而这个人,是和她血缘关系最近的一个人,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她最尊敬的人,最亲近的人。

    然而闻人倾城,却对这个人充满了恨意,看到他之时,她就会想起惨死在她眼前的那些亲人,会想到郁郁而终的她母亲。

    “大哥,她就是倾城,是你的女儿,是我们闻人家族,不,是我们端木家族的天生圣体。”

    “正是因为倾城,我们端木家族才能够得到天道的认可,你我兄弟才能够勘破大罗之道,敢面对这真仙之劫啊!”

    如果他们两个人距离太近,在真仙之劫降临下来之时两道天罚雷劫会加持到一起,会让他们渡劫的危险和难度成倍增加,所以闻人忘仙才走出了凉亭,走到了湖泊之中距离凉亭有七八百米远的位置。

    好在这湖泊足够大,这个距离已经能够让两个天劫互相之间不会叠加了。

    对于闻人忘神来说,闻人忘仙是他大哥,是他最尊重的人,他之所以能够勘破大罗之道,完全是因为他大哥闻人忘仙的缘故。

    为了缓和他大哥闻人忘仙和闻人倾城之间的关系,闻人忘神在第一时间给闻人忘仙介绍起了闻人倾城。

    闻人忘仙一心求取神仙之道,对于儿女私情和亲情并不看重,不过此刻在勘破了大罗之道后,当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的亭亭玉立,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之时,竟然忍不住的有一种父爱泛滥的感觉。

    要不是怕天劫会随时降临,会波及到他的女儿的话,闻人忘仙很想走到闻人倾城的面前,将他的女儿搂在怀里,好好地感受一下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父女亲情。

    自从闻人倾城生下来的那一刻,为了斩断情缘,忘记一切,去追求他的神仙之道,他看了一眼闻人倾城之后就躲在了那个凉亭之中,整整二十多年没有现身出来。

    现如今看到自己的女儿,闻人忘仙竟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倾城,你,是不是很恨我?”

    “你可知道,为父我为什么要抛下你们母女,躲起来的原因吗?”

    盯着闻人倾城看了许久,就好像永远都看不够的一样,片刻之后,闻人忘仙才用颤抖的声音问着闻人倾城道。

    闻人倾城闻言沉默了片刻,随后面无表情的回答着道:“恨你?或许在很多年以前,在我小的时候,我曾经恨过你。”

    “但自从我长大以后,懂事以来,我就再也不恨你了。”

    听到闻人倾城的这个回答,闻人忘仙感到很是奇怪,于是他问着道:“倾城,你为何不恨我?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你没有理由不恨我的。”

    闻人倾城闻言冷冷的一笑道:“是啊!你自己也知道,你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除了带我到世界上来之外,你跟我还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你我之间毫无瓜葛,那我为什么要恨你?”

    所谓情到浓时浓转薄,恨到深处恨归无,原来恨急了一个人,会忘掉这个人。

    此刻的我们一帮人,突然产生了一个这样的念头。

    对于闻人倾城的回答,闻人忘仙很是尴尬,他这才明白,原来闻人倾城所说的不恨他,并不是字面上所理解的意思。

    不过不管怎样,闻人忘仙总归要给闻人倾城解释一下。

    “倾城,其实我不是不想管你,也不是我不愿意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闻人家族。”

    “我们闻人家族之人为天道所不容,就让我在想,假如我们闻人家族之人能忘记一切,做到无欲无情,达到忘我,无我,空明之境,会不会让天道也忘记了我们闻人家族的存在,让我们闻人家族之人能够找到一条度过真仙之劫的方法呢?”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为此而努力,假如没有我的努力,我和你二叔又如何能勘破大罗之道,让真仙之劫降临呢?”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