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四十五章 得意的闻人倾国
    帝天的生死印是种在灵魂之中的,所以此刻的帝天,催动了生死印之后,就引爆了公输冰的灵魂之力,把公输冰这个楚楚可人的美貌女子整个人都炸成了一团血雾。

    可以说在顷刻之间,公输冰整个人泯灭在了天地之间,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全都不存在了。

    那怕是轮回转世的机会,帝天都没有给公输冰一个。

    无论是公输家族的人,还是闻人倾城,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帝天竟然用这么简单粗暴直接,卑鄙无耻下流的方式来威胁闻人倾城。

    当看到公输冰的身体化了一团血雾,溅了她身边的人一身一脸之后,愣了足足有好几秒,公输家族的人才反应了过来。

    “冰儿!我的冰儿!”

    公输冰的母亲大声的叫着她女儿的名字,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悚,充满了悲伤和绝望,对任何一个母亲来说,都无法承受自己的孩子遭遇了这种状况。

    此刻公输冰的母亲,宁可死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如果她能够替代她的女儿,那她会毫不犹豫。

    “冰儿!帝天,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女儿?”

    “我要杀了你!我跟你拼了!”

    公输猛是个暴脾气,对于他来说,他的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帝天不分青红皂白就杀死了他的女儿,让他的情绪瞬间就失控了。

    在大骂着帝天的同时,公输猛打算向帝天扑过去,那怕是明知道他不是帝天的对手,明知道帝天只需要一念之间,就可以让他和他的女儿一样化成血雾,但公输猛却毫不犹豫。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公输弦一脉的其他人肯定不会让公输猛冒冒然的对帝天出手,他们一家所有人的生死都在帝天的掌控之中,无论是为了公输猛还是为了他们这一脉的其他人,他们都必须阻止公输猛。

    “老三,别这样,你这样是没有意义的!”

    闻人倾城的二舅公输凌一把搂住了公输猛,大声的劝着他道。

    “三弟,你对陛下无礼,想害死我们大家吗?冰儿已经死了,你要替我们活着的人多考虑一下。”

    闻人倾城的大舅公输辕同样伸出双手抱住了公输猛,几乎用喊着的声音对着他道。

    还有闻人倾城的几个舅妈,表哥表弟之类的,纷纷扶住了公输猛两口子,全都在劝着他们。

    唯独闻人倾城的外祖父公输弦,老泪纵横,双目赤红的看着帝天,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

    帝天一言不合就让他的孙女身死魂灭,而他的目的显然是为了闻人倾城,那他们这一家人,是否应该配合帝天来说服闻人倾城呢?

    帝天如此对待他们,他们还需要为帝天做说客吗?

    可是他们一家人如果不按照帝天的要求去做,那下场不言而喻。

    突然发生的这一变故,让闻人倾城有些措不及防,她外祖父一脉为她母亲付出了太多太多,让闻人倾城感觉对他们这一脉的人很是愧疚,可是帝天却拿她外祖父一脉的人开刀,用这种近乎残酷而又残忍的方式来逼她,这叫闻人倾城一下子就凌乱了。

    平时的闻人倾城是最为睿智,最为沉稳的一个人,但此刻的闻人倾城,却面色仓皇,神情黯淡,就像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孩童一般。

    而见此情形,陈婉秋和秦楚楚急忙走到了闻人倾城的身边,扶住了她。

    还有曾梦倩和姚唯雨,同样也走上前去,站在了闻人倾城的身边。

    “帝天,你真是一个畜生!”

    “你为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曾经的妖族天帝,就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吗?”

    陈婉秋平时很少骂人,但此刻的陈婉秋在怒急之下,对着帝天大声的怒骂了起来。

    “帝天,你的所所为,肯定会遭到报应的,别以为天道无眼,只是时间未到而已。”

    秦楚楚双目如电,怒视着帝天,满面杀机的对着帝天怒道。

    但帝天却表现的毫不在意,竟然有些得意的回应着道:“秦楚楚,你错了,别以为你是天道之剑,就可以随随便便的替天行道。”

    “本帝行事,自有本帝的规则,他们公输家族的人既然被本帝种下了生死印,那他们的生死就只能和本帝有关,就算是阴曹地府也不得干涉。”

    “本帝就算是灭了公输家族一族,也不算是违背了天道,就和你替天行道一样,是不会沾染因果的。”

    “所以,你休想用你的天道之剑来威胁本帝。”

    对帝天的这番话,秦楚楚竟然有些无言以对,只要帝天的所所为没有违背天道规则,那她还真是无法让天罚雷劫降临到帝天身上的。

    那怕是她用天道之剑来对付帝天,在灭世大劫没有降临之前,天命之人受到天道庇佑,她是怎么样都杀死不了帝天的。

    如此一来,秦楚楚只能对帝天大为不满的发出了一声冷哼之声。

    而帝天这时还没有说完,在看了一眼陈婉秋之后道:“后土祖巫,你说本帝的手段是下三滥的手段,这你就错怪本帝了。”

    “其实要不是本帝的爱妃倾国,我还真想不出来这么好的办法。”

    说至此,帝天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闻人倾国,故意将她搂在了怀里。

    闻人倾国见她受到了帝天的重视,表现的很是得意,带着一脸冷酷的笑容,得寸进尺的依偎在了帝天的身上。

    姚唯雨的前世本来就是闻人倾国的前世高兰英所杀,所以此刻当看到闻人倾国的这幅得意忘形的样子之后,新仇旧恨全部都涌上了心头,让姚唯雨恨的直咬牙。

    “闻人倾国,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让你死在我的红绣球下的。”

    通过帝天,闻人倾国早已经知道了姚唯雨前世的身份,所以当姚唯雨怒骂着她之时,闻人倾国却一脸不屑的看着姚唯雨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邓婵玉那个贱人转世了。”

    “上一世我的太阳神针能赐下了你的双眼,然后将你一刀两断,这一世我要是想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陛下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有天命之人和妖族一脉的无上气运,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如果识相一点,投入到陛下的阵营,让陛下给你们种下生死印,或许你们还有一条生路,但如果你们不识趣,那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云若风是最见不得让姚唯雨吃亏的,此刻见闻人倾国在言语之间占了上风,就对着闻人倾国道:“闻人倾国,你说的陛下是谁?是帝天吗?你说帝天有无上气运,不知道你是从那方面做出的判断?”

    “可能帝天他没有告诉过你,曾经他因为打赌输给了我们,当着我们一群人的面吃过臭狗屎你知道吗?”

    “一个拥有着妖族气运和被天道认可的天命之人,竟然连臭狗屎也吃,这可能吗?”

    “天命之人被天道眷顾,难道天道对他的眷顾,就是让他吃臭狗屎吗?”

    云若风这小子戳到了帝天最痛的痛处,这是他一生之中永远都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此刻当云若风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帝天的愤怒值瞬间就达到了无穷大。

    “混账东西,你要再敢胡说八道,本帝会让你灰飞烟灭!”

    面对着帝天的威胁,云若风却丝毫不当回事,有闻人倾城的混沌钟,苏天的混沌金殿,曾梦倩的素色云界旗,帝天的河图洛书虽然厉害,但却奈何不了我们。

    所以云若风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帝天道:“帝天,什么叫做胡说八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吃狗屎的时候很多人都见证了,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公输家族的老玄武,他们两个都在场,难道你想抵赖?”

    闻人倾国并不知道帝天吃过臭狗屎这件事,在她的心目之中,帝天是这天地之间最为高贵的一个男人,除了她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能配上帝天。

    臭狗屎那种恶心肮脏的东西,帝天怎么可能会吃?

    可是云若风却这样说,而且还说的振振有词,难道帝天真的吃过?还是当众吃的?

    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闻人倾国就很是好奇的向老朱雀和老玄武看了一眼,想看看他们是什么表情?

    如果他们真的见证过帝天吃狗屎,那从他们脸上的表情肯定可以一眼看出。

    可是当闻人倾国向老朱雀和老玄武看去之时,却看到老玄武和老朱雀低下了头去,连和云若风正面相视的勇气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这已经足以说明云若风所说的是真的。

    此时此刻,在基本上确定了帝天吃过臭狗屎之后,闻人倾国突然有了一种极度恶心的感觉。

    尤其是想到了昨天晚上她自荐枕席,和帝天享受鱼水之欢,和帝天深情拥吻的过程之时,有点洁癖的闻人倾国,突然觉的好像自己也吃了臭狗屎一样的恶心。

    而就在这时,闻人倾城突然面色一寒,双目如电的投向了闻人倾国。

    “闻人倾国,我现在以端木家族首座的身份,将你逐出家族。”

    “从现在开始,你将是我们端木家族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

    “你只要有机会落在了我的手中,我一定会杀了你!”

    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闻人倾国造成的之后,闻人倾城把所有的仇恨全部都算在了闻人倾国的身上。

    为一家之主,闻人镇国,也就是端木镇国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了他的态度。

    “闻人倾国,我现在以端木家族家主的身份,将你逐出家族。”

    “从现在开始,你我兄妹之间,再无兄妹情分。”

    毕竟有血缘关系,让闻人镇国说出杀死闻人倾国的话他是说不出来的,但闻人倾国对闻人倾城和闻人镇国的这番话,却完全不屑一顾。

    “哼,谁稀罕你们端木家族的身份?”

    “不过既然你们都改回了端木家族的本姓,那闻人倾国这个名字就属于我一个人了!”

    “我闻人倾国有陛下庇佑,你们谁能杀我?”

    “哈哈哈.....”

    闻人倾国在那里表现的很是嚣张得意,短时间之内我们却奈何不了她,在帝天的身边,有帝天的河图洛书保护,想收拾她确实没那么容易。

    “闻人倾城,我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考虑,你考虑好了吗?”

    “如果你还没有考虑好,那我每问你一次之前,就会杀死一个你外祖父一脉的亲人。”

    “接下来十秒钟之后,我会再问你一次。”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