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四十四章 卑鄙的手段(下)
    比武台上,公输弦一家人哭成了一片,全都沉浸在了巨大的悲伤之中。

    从公输弦一家的表现来看,他们对闻人倾城母亲的感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不能再真的感情。

    无论是闻人倾城的外公,还是闻人倾城的三个舅舅,他们全都是真情流露,并不是刻意而为之。

    正是因为感受到了她外祖父一脉对她母亲的情义,闻人倾城才会如此的悲伤,才会对她那薄情的父亲如此的痛恨,才会对她外祖父一脉感到如此的内疚。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生,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天生圣体,如果她母亲没有死,或许这一切就不会是如此。

    或许这个世界上的痛苦会少很多。

    但最关键的,却是因为她那薄情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他,又怎么会让她的母亲和她外祖父一脉遭受如此之重的打击?

    此时此刻,不要说闻人倾城了,就连陈婉秋和秦楚楚都对闻人倾城的父亲产生了强烈无比的怨念。

    “我说怎么倾城对男人没有任何想法,原来她有一个这样的父亲!”

    “这要是换了我,我也不会对这天底下的男人有想法了!”

    陈婉秋在小声的说出这话之后,向着我看了一眼,她可能在暗自庆幸,幸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这样的男人。

    而秦楚楚则面带杀机,冷哼了一声之后道:“像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竟然还去追寻神仙之道,要是连他这种人都能成神做仙,那天道就太过于无情了!”

    “只要我秦楚楚执掌天道之剑,就绝对不会让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度过真仙之劫的。”

    而就在秦楚楚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公输家族的家主公输平又开始插话了。

    只见公输平对着公输弦道:“公输弦,你该说的也说的差不多了,现在到你给倾城小姐介绍一下她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一些亲人的时候了。”

    “等你给倾城小姐介绍完之后,陛下自然有办法让倾城小姐归附于他。”

    公输平是公输家族的家主,而且公输弦一家也被帝天种下了生死印,所以此刻的公输弦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只能按照公输弦交代的去做。

    “倾城,你先起来吧!既然你的父亲他抛弃了你,那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这一脉的人,就是你最亲的亲人了!”

    “你长这么大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的亲人,就让外公我给你介绍一下吧。”

    在公输弦对着闻人倾城说出了这番话之后,闻人倾城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向着比武台上公输弦一脉的人看了过去。

    既然她外祖父要给她介绍,她自然要认识一番她的这些亲人。

    可是帝天让公输弦一脉这样做,他究竟想干什么?

    凭着她外祖父一脉的关系,就想让她屈膝低头,放弃自己的原则吗?

    闻人倾城可是闻人家族的首座,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闻人家族的前途命运,即便是她恨她的父亲,可她毕竟是闻人家族嫡系传人,她会用闻人家族的命运前途来成全她的外祖父一脉吗?

    更何况闻人倾城和我们之间是朋友关系,这种朋友关系已经近乎于亲人了!

    这所有的一切加在一起,会让闻人倾城向帝天妥协吗?

    心头已经打定了主意,闻人倾城对着她外祖父点了点头道:“外公,那就麻烦你给我介绍一下。”

    公输弦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指着他身边的一名儒雅无比的中年男子道:“倾城,这是你大舅,他比你母亲大十二岁,你母亲在小的时候,他抱的最多,是最疼爱你母亲的一个。”

    “你大舅的名字,叫公输辕!”

    在公输弦介绍完了之后,闻人倾城的大舅公输辕一脸深情的看着闻人倾城,眼神之中充满了亲人之间的那种爱护表情,对着闻人倾城用无比亲切的声音道:“倾城,你长的太像你母亲了,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我那可怜的妹妹一样。”

    说着话之时,公输辕又忍不住的眼泪流了下来。

    而闻人倾城同样也流着眼泪,感受着她大舅对她的爱护,感受着这种久违了的亲情,对着她大舅深深的鞠了一躬。

    “倾城见过大舅。”

    在闻人倾城向她大舅行礼之后,公输弦又把闻人倾城大舅身边的一名女子给闻人倾城做了一个介绍,这女子自然是闻人倾城的大舅母。

    在礼节性的给她大舅母打了一个招呼,行了一礼之后,公输弦指向了他身边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

    “倾城,这是你二舅公输凌,他和你母亲的名字同音不同字,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经常叫一个的名字,他们两个却会同时答应。”

    说至此时,公输弦闭上了双眼,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当年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那段岁月。

    然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可以摧毁一切,想回到当年,已经是不可能了!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享受天伦之乐,人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段时间,这种美好,只能存在于记忆之中。

    就这样,一边回忆着当年,公输弦一边给闻人倾城介绍着道:“你二舅比你母亲大八岁,你母亲小时候他也没有少抱她,可以说你母亲的小时候,是她的两个哥哥带大的。”

    听到这里,闻人倾城对着她二舅深深鞠了一躬。

    “倾城见过二舅。”

    公输凌见此情形,急忙摆了摆手,对着闻人倾城道:“倾城,在二舅面前就不比如此多礼了,我们是一家人。”

    “你的样子真的像你的母亲,看到你就让我忍不住的想起了当年,想起了我背着她,抱着她的那些日子。”

    说着这话之时,公输凌的眼睛已经润湿了,心头的痛,就像刀割一样。

    接下来公输弦给闻人倾城介绍了她的二舅母,随后又把手指指向了剩下的一名中年男子。

    基本上不用猜就能知道,这男子十有八九是闻人倾城的三舅。

    果不其然,只见公输弦对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你可能有所不知,你大舅和你二舅或许是最疼爱你母亲的,但和你母亲关系最好的,却是你三舅。”

    “你三舅仅仅比你母亲大一岁,所以你母亲的童年,是和你三舅一起长大的,他们兄妹两个的关系是最好的。”

    “你三舅公输猛,脾气特别暴躁,但他和你母亲有任何争执之时,都会让着你你母亲。”

    “无论你母亲要做任何事情,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帮她。”

    “当初你母亲之所以能够逃离家族,和你父亲在一起,就是因为你三舅想办法借到了家族的传承信物,让她去了闻人家族的缘故。”

    “但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得知了你母亲的死讯之后,你三舅一直不肯原谅自己,这些年来一直都处在痛苦自责之中。”

    公输弦介绍到了这里,只见闻人倾城的三舅公输猛脸上的表情表现的无比痛苦,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父亲,求求您别说了!”

    “如果当年的我知道闻人忘仙那畜生他会那样对待灵儿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把灵儿推进火坑?”

    “那怕是打不过闻人忘仙,我也一定要和闻人忘仙那个畜生做上一场!”

    公输猛看这样子是恨急了闻人倾城的父亲,但这却分明是他对自己的妹妹爱护到了极致的表情。

    所以公输猛在一口一声的骂着她的父亲,闻人倾城却丝毫都不觉的别扭,反而对她的这个三舅,产生了一种独特的亲切感。

    “倾城见过三舅,三舅你就不要太自责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命啊!”

    在对着公输猛深深的一躬到底之后,闻人倾城满怀深情,很是无奈的道。

    公输猛同样也表现的很是无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

    “倾城,我宁可没有你这个天生圣体的外甥女,也不想失去我的妹妹啊!”

    公输猛的话虽然不好听,但闻人倾城却完全能够理解和接受,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命运能够折返的话,就连闻人倾城都不希望她来到这个世界上。

    如果她的母亲能少受一些苦难,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然而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那怕是混元大罗圣人,也不可能做到让时间倒流,让命运折返。

    在介绍完了,公输猛之后,公输弦把公输猛的妻子,还有闻人倾城三个舅舅的子女给闻人倾城挨个儿介绍了一番。

    这些舅母,表弟表妹,都算是她的亲人,闻人倾城都有礼有节的跟他们打了招呼,记下了他们的名字。

    而就在公输弦介绍完毕,闻人倾城算是认识了她的这些亲人之后,坐在黄金座椅上的帝天突然发话了。

    “闻人倾城,本帝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加入到本帝一方?”

    “如果你愿意,那四神兽家族将以你们闻人家族为尊,公输家族,将以你外祖父公输弦一脉为尊。”

    说至此,帝天突然话锋一转,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杀气,冰冷无比的道:“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外祖父一家,就会像你的表妹公输冰一样。”

    公输冰是闻人倾城的三舅公输猛的女儿,年龄比闻人倾城还要小几岁,长的亭亭玉立,楚楚可人,但就在帝天说出了这话之后,她的身体瞬间就炸裂开来,化成了一团血雾。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