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四十一章 兑现赌约,令牌归属
    闻人镇国和呼风唤雨兄弟两个,全都被帝天给下了禁制,如果帝天想用河图洛书把他们三个收起来,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做到。

    所以在和帝天打赌之时,我明确的提出了要求,一定要先放了闻人镇国他们三个才行。

    毕竟我的功德金身能够达到小成境界,闻人镇国可算是给我帮了大忙的。

    要不是闻人镇国给南宫玉和公输赢造成了一种错觉,连帝天都觉的他气运滔天的话,是不可能和我来打这个赌的。

    而现如今,既然赌局已经结束,帝天明显的输了,那他就必须按照赌约放了闻人镇国他们三个。

    另外,帝天还必须以妖族天帝的身份给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下令,让他们交出朱雀令和玄武令,借给我们使用一番。

    至于如何用朱雀令和玄武令得到大妖白泽的传承,对闻人倾城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朱雀令和玄武令只是大妖白泽留下来接受传承的一个载体而已,在闻人家族的传承之地,如果有朱雀令和玄武令在手,是同样可以接受大妖白泽的传承的。

    此刻的帝天很是郁闷,但他却无可奈何,既然他已经发下了天道誓言,再加上有秦楚楚这个天道之剑存在,他根本就不敢耍赖。

    耍赖的风险实在是太大,大到了他承担不起的结果。

    所以当我要帝天兑现诺言之时,帝天并没有怎么迟疑,在对着闻人镇国三个轻轻的挥了挥手之后,就看到三道白光从闻人镇国三个的身上离体而出,没入了河图洛书所化的阴阳鱼之中。

    感受到自己身上的禁制被帝天解除,闻人镇国三人急忙向着我们走了过来,几步之间就走到了闻人倾城的面前。

    “倾城姐,我错信了倾国,把家族的青龙令输给了南宫家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你一定要惩罚我。”

    闻人镇国一脸的悔恨之色,对着闻人倾城道。

    但闻人倾城却微微一笑,安慰着闻人镇国道:“镇国,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掌控的,但是福是祸,是凶是吉,其实很难预料的。”

    “这一次你虽然把我们闻人家族的传承信物输了出去,但却让我们闻人家族斩断了因果,对我们闻人家族来说未必是坏事。”

    说至此,闻人倾城看了我一眼,然后道:“最关键的一点,在机缘巧合之下,你帮助姜一把他的功德金身修炼到了小成境界,无论是对姜一也好,还是对我们闻人家族也好,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所以,我并不认为你应该受到惩罚,反而我认为你应该受到奖励!”

    “为我们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你已经算是做的很好了!”

    本来闻人镇国充满了悔恨,认为自己罪大恶极,但在听到闻人倾城的这番话,看到闻人倾城脸上那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之后,闻人镇国的所有压力,瞬间就烟消云散,整个人都感到轻松了不少。

    “倾城姐,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

    “我真的对家族有功,不是家族的罪人?”

    闻人镇国有些兴奋激动,但还是有点儿不大相信的问道。

    闻人倾城点了点头,声音洪亮的道:“我不是说了吗?你输掉了青龙令,让我们闻人家族斩断了因果,从此之后,我们闻人家族的每一个人,可以正大光明的站立在阳光之下,可以用自己本来的姓氏。”

    “从现在开始,我们闻人家族的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在三仙岛内,还是在三仙岛外,都可以恢复端木家族的姓氏。”

    听到闻人倾城这番话,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人全都面露震惊之色,一个个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闻人倾城。

    要知道,四神兽家族为天道所不容,为了避免被天道察觉,为了遮掩天机,四神兽家族的人从来都不敢用自己的本来姓氏。

    那怕是在三仙岛之内,都没有人敢用自己本来的家族姓氏。

    可是此时此刻,闻人倾城竟然公然说出了闻人家族本来的家族姓氏,而且还明确的告诉了闻人镇国,说闻人家族可以恢复本来的家族姓氏,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阳光之下,这代表着什么?

    无论是闻人镇国,还是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此刻的心情都无比激动,只见大长老对着闻人倾城道:“倾城,你说我们可以恢复远古始祖的姓氏,难不成,我们闻人家族,已经得到天道的承认了?”

    大长老问出了这话,闻人倾城淡然一笑道:“大长老,你说的没错,我们闻人家族,不,应该是我们端木家族,从镇国输掉了青龙令的那一刻起,已经斩断了和大妖白泽的因果,已经得到了天道的认可。”

    “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称我为端木倾城!”

    闻人镇国见闻人倾城正大光明的让人称她为端木倾城,竟然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忍不住的对闻人倾城道:“倾城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可以称之为端木倾城,那我可以称之为端木镇国吗?”

    闻人倾城闻言,笑着道:“端木镇国,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难道还不相信执掌天道之剑的秦楚楚吗?”

    “如果天道不认可我们端木家族,在我刚才自称为端木倾城的那一刻,恐怕天道就会有所反应,通过楚楚引来天罚雷劫了!”

    闻人镇国见闻人倾城这样一说,不由的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笑了三声之后,闻人镇国道:“没想到我们端木家族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取得了天道的认可,既然得到了天道的认可,那我们端木家族从此之后就再也不会受到天道的束缚,在神仙之道上走的更远了!”

    而见此情形,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同样发出了大笑之声,心情无比的畅快,自从远古洪荒之时,得到了大妖白泽的传承之后,他们端木家族一直为天道的所不容,高高在上的天道,就如同一座牢笼一样镇压和封锁住了他们端木家族。

    而现如今这座牢笼被解除,蓄势了数百万年的端木家族必然会一飞冲天,成为三界六道大千宇宙之中威名赫赫的家族。

    老朱雀和老玄武,还有南宫家族,公输家族的人此刻却面色凝重,看着闻人家族的人开怀大笑,心里面却很不是滋味。

    同为四神兽家族,但闻人家族的人却已经解除了桎梏,为天道的所承认,他们两家之人却被帝天掌控了生死,这相当于除了天道之外在他们的身上又加了一把锁,一座山,让他们连气都快要喘不出来了。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这个让他们做出错误选择的人,除了闻人倾国这个贱女人还能有谁?

    老朱雀和老玄武,还有这两家的几个核心人物,在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对闻人倾国恨的要死,只恨不得冲到帝天的身前,把闻人倾国给碎尸万段。

    可是帝天掌控了他们的生死,闻人倾国是帝天的女人,所以他们只能想一想,不敢有任何的具体行动。

    人生没有后悔药,既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那就只能在一条道上走到黑了!

    亡羊补牢,虽然为时未晚,但他们被帝天种下了生死印,却让他们连反悔的资格都没有。

    而就在老朱雀和老玄武,这两家的一些核心人物正感到后悔无比,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之时,帝天为了兑现赌约,不违背诺言,向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下达了命令。

    “把你们两家的传承信物交给倾城小姐吧!”

    “既然这场赌局我输了,那就没有赖账的道理。”

    帝天说出这话之时表现的很是无奈,其实他不是不想赖账,是他根本就赖不了这个帐。

    在这种情况之下,老朱雀和老玄武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同样也很是无奈的对着各自家族的家主下达了命令。

    “把朱雀令交给倾城小姐吧。”

    “把玄武令交给倾城小姐吧。”

    在两家的老祖宗说出了这话之后,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家主只能从自己的纳戒之中把朱雀令和玄武令拿了出来,走到了闻人倾城的面前,郑重其事的把令牌交给了闻人倾城。

    当看到闻人倾城接过了令牌之时,我忍不住的长出了一口气,既然令牌到手,说明对付魑魅魍魉的办法肯定是没有问题了,虽然钦天八老有四个已经被魑魅魍魉所害,但能救下四个,我们总归要安心许多。

    如此一来,我祖爷爷那里也算是有个交代了,他老人家虽然伤心是难免的,但为八个人伤心痛苦和为四个人伤心痛苦总归是不一样的。

    “姜门主,你之前曾经说过,说等你们借用完了我们两家的神兽令之后,不仅会把神兽令还给我们,而且还会把东方家族的白虎令也一起给我们,不知道你这话,还算数吗?”

    就在我产生了这些念头,暗自盘算着之时,老朱雀对着我一脸正色的问道。

    老玄武同样表现的很感兴趣,满脸期待着我给他们做出回应。

    大妖白泽可是远古洪荒之时的妖族妖师,是天地之间最为神秘的几个人物之一,四神兽家族要是得到了大妖白泽的完整传承,或许能够得到大妖白泽的通天之能,为他们的家族在灭世大劫之中求得一线生机。

    抱着这种打算,老玄武和老朱雀生怕我不会兑现诺言,不把白虎令给他们。

    但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是说话不算数的人?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秦楚楚给我交代的,青龙令和白虎令对闻人倾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留在手上反而不能斩断和大妖白泽的因果,送出去却会起到意想不到的用。

    所以,当老朱雀和老玄武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极度渴望的神情向着我看过来之时,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白虎令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倾城,干脆你把白虎令交给玄武老祖吧。”

    青龙令本来就在朱雀老祖的手中,是闻人镇国输给南宫玉的,而此刻在听到我说的话之后,闻人倾城从她的纳戒之中把东方家族的白虎令拿了出来,信手一丢就丢给了玄武老祖。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