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三十九章 金身小成(下)
    气运这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一个家族的气运,一个国家的气运,都和这个家族,国家福祸相关,如果气运流失,甚至气运耗尽,那就代表着这个家族或者国家有灭族和灭国之祸。

    纵观历史,多少家族和国家的灭亡兴衰,都和气运息息相关。

    尤其是四神兽家族,对此更是感受深刻,他们用秘法吸收气运,炼制气运法宝,不知道让多少个大小国家被吸收了气运之后从兴盛走向了衰落。

    在这种情况之下,任何一个家族的气运法宝对一个家族来说无比重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气运法宝的重要性,甚至在家族的镇族至宝之上。

    因为气运法宝的气运一旦消耗完毕,就代表着这个家族将衰落甚至灭亡。

    闻人家族的镇国塔之中的气运被我所吸收,但闻人家族和我结成了盟友,所以闻人家族的气运可以和我共享,一旦我成为了救世之主,那闻人家族就可以从我这里获取到滔天的功德,和无上的气运。

    但公输家族和南宫家族就大为不同了,他们两家并没有和我结盟,所以不能和我共享气运,一旦他们的气运被我所吸收,那就代表着他们两家气运耗尽,将走向衰落和毁灭。

    朱雀老祖和玄武老祖深知气运的重要性,所以不顾一切的想出手,想阻止我吸收他们两家的气运。

    而对于闻人倾城来说,既然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无法成为盟友,那就只能成为敌人。

    四神兽家族无法真正的融合为一,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要自取灭亡,那闻人倾城就只能成全他们。

    站在闻人倾城的角度,她没有任何理由不帮我这个盟友,眼睁睁的看着老朱雀和老玄武对我祭出先天灵宝。

    闻人倾城的混沌塔是先天至宝,老朱雀和老玄武的先天灵宝低了好几个级别,所以当闻人倾城祭出了混沌塔之后,就镇住了整个比武台,让我能安心的吸收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气运。

    老朱雀和老玄武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而对于帝天来说,他同样很清楚的知道,气运法宝之中的气运对这两个家族有多么重要?

    甚至不仅仅是这两个家主,就连对他都相当的重要。

    这两个家族归附了他,如果这两个家族失去了气运,就等于他也失去了气运。

    最关键的一点,如果这两个家族的无上气运被我所吸收了,那我的气运会强大到何种程度?

    同为天命之人,为何我能够吸收气运,他却不能呢?

    此消彼长之下,我的气运越来越强,他的气运越来越弱,那岂不是说明他这个妖族天帝,并不受到天道眷顾,反而不如我这个来历身份都极为普通的人物?

    这简直岂有此理!

    为了阻止我吸收气运,为了维护他的利益,帝天在这个时候也不顾一切的悍然出手,祭出了他的先天至宝河图洛书。

    先天至宝同样有强有弱,分为三六九等,闻人倾城的混沌塔,在先天至宝之中只能算是比较低等的,而帝天的河图洛书,在先天至宝之中却能算的上是上等的。

    所以当帝天祭出了他的河图洛书之后,闻人倾城的混沌塔就未必能够抵御的住了。

    可就在这时,秦楚楚见帝天祭出了河图洛书,打算干扰我吸收震天锤和撼天尺之中的气运,就双目如电的向着帝天透射去了两道凌厉无比的目光,在这同时对着帝天言道:“帝天,你信不信?只要你敢催动河图洛书,我就能让天道降下混沌神雷,把你这个天命之子轰的灰飞烟灭?”

    “你自己发下了天道誓言,现如今却要干扰赌局,亲自向姜一出手,就不怕受到天道的惩罚吗?”

    随着秦楚楚此言一出,帝天顿时就愣在了那里。

    天道可是最为公平公正的,一旦他发下了天道誓言,那他就不能对这场赌局有任何干涉和影响。

    尤其是他这种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是绝对不能够做出任何忤逆天道的事情的。

    上一次打赌他想反悔,天空之中立刻就阴云密布,混沌神雷差一点降下,这一次有秦楚楚这个天道之剑在场,恐怕更容易让天道降下混沌神雷。

    想到了这些,帝天那叫一个后悔啊!

    为什么他非要跟我打这个赌?

    明明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为什么却总是忍受不住诱惑呢?

    帝天在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就算是牵扯到天大的利益,那怕是救世之主的归属问题,鸿蒙紫气的所有权,他都绝对不会再跟我打赌。

    就这样,在秦楚楚的威胁之下,帝天不敢冒然动手,既然帝天不敢催动他的河图洛书,那老玄武和老朱雀就只能干瞪眼,干着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家的气运法宝被我源源不断的吸收气运。

    他们那怕是催动了自己的先天灵宝,有闻人倾城的混沌塔在,他们也无可奈何,既然如此的话,那还不如省一点力气。

    要说最痛苦的,此刻莫过于南宫玉和公输赢两个,为气运法宝的主人,当法宝之中的气运源源不断的流失,被我所吸收之时,他们有着最为深刻的感受。

    起初他们挣扎过,他们拼了命的想收回自己的气运法法宝,用他们的武器,拳脚,对我发动了疯狂的攻击,但在我的功德金身面前,他们的所有努力全都徒劳无功。

    我的防御力简直达到了变态的程度,他们的武器,法宝,拳脚,施加在我的身上,起不到任何用,给他们的感觉,我就像一堵几百米厚的城墙,几百吨重的钢铁,是他们永远都攻不破的防线。

    最终当南宫玉和公输赢累成了狗,浑身乏力的瘫坐在了地上,眼神之中充满着绝望的看着我之时,我已经将他们的气运法宝之中的气运,吸收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这个时候的南宫玉和公输赢,只觉的自己是家族罪人,让家族的气运流失,气运法宝废,全都是他们造成的。

    “姜门主,我认输,求求你把我的震天锤还给我好吗?”

    挣扎着坐了起来,南宫玉用哀求的语气对着我道。

    “姜门主,是我们不自量力,求求您大发慈悲,给我们两个留一条活路吧!”

    “我们家族的气运法宝要是气运耗尽,我们没法跟家族交代啊!”

    公输赢同样也挣扎着坐了起来,说话之时就差没有对我跪着了。

    但我的功德金身正在不断的提升,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气运,对我非常的重要,我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心软?

    更何况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跟我非友是敌,放过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那岂不是给我自己找麻烦吗?

    能够把这两家的气运全部吞噬,我就绝对不会给他们留下一丝一毫,妇人之仁的事情,可不是现在的我能做的出来的了!

    “每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狂妄而付出代价,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向我发起挑战,那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其实对你们两个家族而言,如果能归附闻人家族,让四神兽家族真正的融合为一,那你们的家族气运被我吞噬,对你们两家就不会造成影响了。”

    “这是我唯一能给到你们的出路,至于如何来选择,你们自己来决定吧!”

    吸收着气运的同时,我表情淡漠的对着南宫玉和公输赢说道。

    我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从比武台之上可以清晰无比的传入到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南宫玉和公输赢听到我这话,忍不住的向着他们家族的老祖宗看了过去。

    他们两个已经尽力了,但我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他们家族的气运法宝肯定是保不住了。

    而朱雀老祖和玄武老祖也深知这一点,此刻的朱雀老祖和玄武老祖那叫一个后悔啊!

    如果早知道是现在的这一情况,他们又怎么会归附到帝天手下呢?

    现在倒好,家族气运眼看要被我吞噬的一丝都不剩,他们的生死还被帝天给控制了。

    至于我给他们指出的那条出路,完全是不可能的,只要他们有一丝一毫的这种念头,恐怕帝天就会让他们灰飞烟灭,泯灭在这天地之间。

    “姜门主,你欺人太甚了!”

    朱雀老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悲愤和无可奈何,对着我大声的道。

    “姓姜的,你吞噬了我们公输家族的气运,我跟你势不两立!”

    玄武老祖明明知道对我无可奈何,但他却只能用这种方式对着我大喝一番,以此来发泄他愤懑而又无奈的情绪。

    不过此刻的我正处在关键时刻,完全不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当震天锤和撼天尺中的气运被我吞噬的只剩下了一丁点儿之时,从我的身体之上,竟然爆发出了耀眼夺目,璀璨无比的金色光芒来。

    这金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强,处在金色光芒之中的我,宛如大日如来降世,天庭正神临凡。

    看到我的身上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朱雀老祖和玄武老祖的脸色全都变了,帝天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还是上品金仙的上品金身吗?”

    “就算大罗金仙的大罗金身,也不是他这样的吧?”

    “他这到底是什么金身?”

    老朱雀和老玄武看着金光灿烂的我,忍不住的失声问道。

    帝天纵然是妖族天帝转世,但他却同样看不懂我的金身究竟是什么金身?

    在帝天的认知之中,从来都没有一种金身和我当前的一样。

    无论是妖族的大妖之身,还是巫族的祖巫金身,乃至人族的大罗金身,还有混沌魔神的混沌魔体,三界六道的亿万种族,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我这样的金身。

    这个时候,如果他们把我的金身还当成了巫族大巫的万古不灭金身,那他们就弱智了一点。

    “姜一,你这金身是什么金身?”

    盯着我看了许久,等到我彻底吸收完了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气运法宝中的气运,当我身上的金光开始渐渐的散去之时,帝天阴沉着脸直接问起了我。

    而此刻的我,已经确定把功德金身修炼到了第三十六层,达到了小成境界。

    从此之后,那怕是大罗巅峰境界的强者,面对着我的功德金身之时都奈何不了我。

    “帝天,我这金身叫功德金身,你听说过吗?”

    缓缓的抬起了头,远远的和帝天相顾而视,我淡然应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