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三十八章 金身小成(上)
    公输赢在这时候已经感到有些情况不妙了,毕竟为撼天尺的主人,撼天尺内的任何情况,他都是一目了然的。

    大量的气运在流失,这气运可是他们公输家族积攒了数百万年的,却在这短短的几十秒时间之内,损失了至少有百分之一。

    “姓姜的,你在搞什么鬼?”

    “南宫玉,你为何不提醒我?”

    公输赢见势不妙,在大声的质问了我一声之后,立刻又斥责起了南宫玉。

    而南宫玉却面露苦色,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公输兄,你没看我在想办法收回自己的法宝吗?还那有功夫去提醒你啊!”

    “你要是不想让你的撼天尺变成一件废品,那就赶紧想办法往回收吧,要是收不回去的话,我们两个的气运法宝,恐怕要废在姜一的手中了!”

    南宫玉其实可以提醒公输赢的,但他却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借口,不过被南宫玉这一提醒,公输赢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他如果不把撼天尺及时收回,长此以往下去,那他的撼天尺就注定了要废在我的手中。

    至于南宫玉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提醒他,公输赢已经没有办法跟南宫玉计较了。

    其实换位思考,换一个角度的话,如果他处在南宫玉的角度,恐怕同样也不会及时提醒自己的竞争对手的。

    可是公输赢拼了命的想收回他的气运法宝,但他的撼天尺却如同粘在了我的脑袋上一样,让他根本就无法收回。

    源源不断的大量气运,被我的身体所吞噬,吸收,我的功德金身的级别,在一级一级的往上提升,这种提升速度,简直是前所未有的。

    这种升级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法力无边,快乐似仙,或许这八个字能够形容我此刻的感觉。

    然而在围观着我们的其他人看来,我的样子却很是狼狈,好像被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气运法宝给镇压了一样。

    公输赢和南宫玉两个满面狰狞,应该是在拼了命的输出法力,想压垮我的身体,不过我虽然处在劣势,但我却一直在抗争,并没有被彻底镇压。

    闻人镇国可是最为清楚此刻的情况的,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感受他是最了解的一个人,所以当看到南宫玉和公输赢满面狰狞之时,闻人镇国简直不要太爽。

    这种借助他人之手报复的快感,比自己亲自动手还要更爽三分啊!

    要不是怕破坏了我的好事,闻人镇国都只恨不得仰天狂笑一番!

    尤其是想到帝天跟我打了赌,发下了天道誓言之后,闻人镇国对我的佩服之情,瞬间就达到了顶点。

    帝天这个妖族天帝,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我还可以吸收四神兽家族积攒了数百万年的气运,再加上玄冥祖巫和后土祖巫这两大祖巫转世的女人都追随在我的身边,恐怕五个天命之人中,只有我才最有资格是救世之主吧?

    闻人倾城选择了跟我和秦楚楚结盟,真是一个英明神武的决定啊!

    而就在闻人镇国想到了这些,面带着笑容看着我和南宫玉公输赢三个之时,居高临下坐在黄金王座之上的帝天,已经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

    如果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气运法宝能镇压了我,是不可能会耗这么长的时间的?

    现如今的南宫玉和公输赢满脸狰狞,简直就如同便秘一样,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有南宫玉和公输赢咬牙切齿的说出的那番话,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恐怕时间拖的越久,对南宫玉和公输赢会越加不利!

    趁着现在表面上还处在上风,他应该早一点结束这个赌局!

    一念至此,帝天从黄金王座上站了起来,俯视着比武台上的我们三个道:“姜一,你之前说过,说只要他们两个能用气运法宝镇压了你,让你失去了反抗,就算你输!”

    “现如今你已经被他们两个所镇压,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这说明你已经输了!”

    “按照我们两个的赌约,你要说服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归附于我。”

    帝天此言一出,秦楚楚斜眼看了一眼帝天,冷冷的道:“真是不要脸,胜负还没有分出来,就已经准备耍赖了!”

    陈婉秋冷哼了一声,同样看了一眼帝天道:“妹妹,难道你对帝俊的为人还不了解吗?他本来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伪君子!”

    “虽然已经轮回转世了无数次,但他的本性是不可能会改变的!”

    闻人倾城在这个时候认为她已经没有必要再配合我演戏了,索性撕破了面皮,直接怒怼起了帝天。

    “帝天,你真不要脸,你从那里看到姜一被镇压了?”

    “你从那里看到姜一没有反抗之力了?”

    “南宫玉和公输赢都快把吃奶的力气用出来了,姜一却跟没事儿人一样,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你这个妖族天帝转世的天命之人,眼睛瞎了吗?”

    被闻人倾城很粗暴的骂了一通,让帝天感到很没面子,而闻人倾国这时候却在暗自欣喜,闻人倾城和帝天的关系闹的越僵,对她来说就越有利。

    最好让闻人倾城和帝天之间闹的不共戴天,成为势不两立的仇人,那她在帝天身边的位置才会不受到影响。

    此情此景之下,如果我一点动都没有,那肯定会给帝天造成耍赖的借口,按照我做事的风格,这种机会肯定是不会给帝天的。

    所以我顶着公输赢的撼天尺和南宫玉的震天锤,宛如闲庭信步一样,往前缓缓的走了三步。

    “帝天,你认为像我这个样子,是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吗?”

    “不是我不想还手,只是我不愿意还手而已!”

    “等到我达到了目的,那个时候,才是我还手之时!”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悠然自得的样子,老朱雀和老玄武全都面色大变,帝天同样也是神情一震。

    我说要达到目的,究竟是什么目的呢?

    在南宫玉和公输赢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他们两个变成了这般模样?

    从表象上来看,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气运法宝虽然镇压着我的身体,但南宫玉和公输赢好像对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玉儿,发生了什么状况?如果奈何不了姜门主,你为何不收了震天锤?”

    老朱雀皱着眉头问着南宫玉道。

    还没等南宫玉做出回答,老玄武也问着公输赢道:“赢儿,输赢胜负乃是常事,你不要太纠结输赢,如果奈何不了姜门主,你就收了撼天尺便是,为何非要死死的坚持呢?”

    南宫玉和公输赢这时候简直快要崩溃了,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他们两个的气运法宝,已经流失了百分之十以上的气运。

    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在几十分钟之内,他们两个的气运法宝就会变成两件废品。

    “老祖宗,我的震天锤奈何不了姜一,而且他,竟然能够吸收震天锤之中的气运!”

    南宫玉苦着脸对老朱雀说出了这话,让老朱雀大吃了一惊。

    公输赢在这时也对着老玄武道:“老祖宗,我的撼天尺也在大量的流失气运,而且我还无法收回,这姓姜的身上有鬼啊!”

    老玄武在听到南宫玉所言之后就已经感到大为不妙了,此刻听到公输赢所说的情况,让老玄武顿时就感到头大如斗。

    撼天尺内有公输家族数百万年的气运,如果被我给全部吸收了,那岂不是代表着公输家族的气运要被耗尽?

    一个家族要是没有了气运,在灭世大劫降临之后将何以生存?

    这场灭世大劫,他们公输家族能安然度过吗?

    老玄武是这样想的,老朱雀同样如是,所以在这两个看来,他们两家的气运法宝是绝对不能被我吞噬掉气运的。

    “姜门主,还请您归还我们南宫家族的气运法宝,如若不然的话,就别怪为对你出手了!”

    老朱雀在说话之间把他的先天灵宝混沌锤祭了出来,老玄武同样不甘落后,把公输家族的先天灵宝混沌尺也祭了出来。

    “姜门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一次我们公输家族认栽了!”

    “还请您归还我们公输家族的气运法宝。”

    “只要您肯放过我们两家的气运法宝,我们两家的神兽令,完全可以借给你们一用。”

    为了保住自己的家族气运,老朱雀和老玄武也算是蛮拼的,连他们两家的先天灵宝都祭了出来。

    但这两家的气运对我的功德金身提升相当重要,想让我就这样错失这个机会,这是绝无可能的!

    闻人倾城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毫不犹豫的祭出了闻人家族的混沌塔。

    将混沌塔高悬在了头顶之上,塔中的庆云和黑光辐射到了比武台上之后,闻人倾城面色肃穆的道:“两位老祖,这是他们三个之间的赌局,还请你们不要随便干涉。”

    而见此情形,帝天面色一沉,催动了他的河图洛书,只见一个巨大无比的阴阳鱼图案,瞬间就浮现在了整个演武场的上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