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三十七章 输赢之间
    帝天虽然感到有些不踏实,但此刻的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天道誓言已经发下,有秦楚楚这个天道之剑存在,耍赖的成本他恐怕承受不起。

    不管秦楚楚说的是真是假,帝天都不敢拿天道来赌。

    为曾经的妖族天帝,对于高高在上的天道,帝天还是充满着敬畏的,所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他要想成为救世之主,成为天地之间的第八圣人,就绝不能做出任何忤逆天道的事情。

    如此一来,帝天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南宫玉和公输赢的身上,希望他们两个能够创造奇迹,能够把我镇压在气运法宝之下。

    如果南宫玉不成,那就加上公输赢,他们两个的气运法宝,蕴含了两大神兽家族数百万年的气运,还有他妖族天帝的气运,要还是镇压不了我,那只能说明我的气运已经强大和旺盛到一个他无法想象的程度了!

    而就在帝天产生了这些念头,正在暗自琢磨着之时,南宫玉和公输赢已经忍耐不住的想要表现自己,争着抢着把自己的气运法宝祭了出来。

    “姜门主,你的万古不灭金身能硬抗闻人家族的镇国塔,但我们南宫家族的震天锤有陛下的滔天气运,可不是闻人镇国的镇国塔所能相提并论的!”

    “我倒要看看,你的万古不灭金身,是否能扛住我的震天锤?”

    表情狰狞的说话之间,南宫玉这小子已经把他的震天锤祭了起来,化了一柄巨大的锤子,看上去比神王宙斯的雷神之锤还要更加的气势凶猛,如同一座万钧大山一般,向着我碾压了过来。

    公输赢在这个时候已经祭出了他的撼天尺,但见南宫玉的震天锤已经向着我碾压而来,公输赢就暂时没有催动他的撼天尺。

    在公输赢看来,如果此刻的他催动了撼天尺,不一定能体现出撼天尺的威能,反而很有可能让南宫玉出尽了风头,不如等上片刻,一旦南宫玉的震天锤奈何不了我之时,他再催动撼天尺,把我镇压在撼天尺之下,那样才会起到最佳的效果。

    但如果我连南宫玉的震天锤都抵挡不住,让南宫玉把我给镇压了,让他的撼天尺都没有表现的机会,那他就只能把这个大出风头的机会让给南宫玉了。

    不过公输赢偷偷的打着他的小算盘,他认为我为天命之人,肯定不是那么好镇压的,让南宫玉先出手试探一下,到时候他再出手,最终让他大出风头,赢的胜局的几率比他在第一时间就出手要大的多。

    而就在公输赢打着他的小算盘之时,南宫玉的震天锤已经向着我的头顶百会穴处碾压了下来,我肯定不会让这个巨大的锤子砸在我的脑袋上,即便是伤不到我,那也会让我很是狼狈。

    所以我侧身移动了一点距离,让南宫玉的震天锤砸在了我的右肩上。

    “嘭!”

    我的万古不灭金身坚韧无比,被震天锤砸在了右肩上,仅仅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而已,但就在震天锤砸到了我右肩上的那一刻,从震天锤之内立刻就有无穷无尽的气运之力,疯狂的向外输出。

    这种气运之力,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承受的,那怕是上品金仙,甚至普通的大罗金仙,在面对着排山倒海一般的气运之力时,都会在气运之力的碾压和冲撞之下身形破碎,四分五裂,化为齑粉。

    然而南宫玉却万万没有想到,在他看来可以碾压一切的气运之力,到了我这里却如同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被我的身体贪狼而疯狂的吸收。

    我的身体简直就像一个黑洞,可以吞噬一切,疯狂的吞噬和吸收着震天锤之中的气运之力。

    南宫家族数百万年的家族气运,还有这数百万年之中他们通过各种方式所吸收来的无数个国家和种族的气运,全都如同长江大河入海一般,源源不断,浩浩荡荡的被我的身体所吸收了进去。

    短短的几息之间,南宫玉就能够明确的感觉到,他的震天锤之中气运在流失。

    不过南宫玉在一时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见震天锤虽然砸在了我的肩膀上,却并没有把我打倒,让我站立不稳,扑倒在地,所以南宫玉反而更进一步的催动了震天锤,催动了更多的气运之力。

    这样一来,震天锤之中输出的气运之力比之前要更加凶猛,我吸收起气运之力时,比之前就更加容易的多,也更加快了许多。

    在这种情况之下,南宫玉就更加明显的感受到了震天锤内的变化,就在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之内,震天锤的气运之力,竟然被我吸收了至少有百分之十。

    在这一瞬间,南宫玉突然明白了闻人镇国为什么会输给我的真正原因?

    闻人镇国的镇国塔,为什么在遭遇他的震天锤之时会那么的不堪一击!

    原来闻人镇国的镇国塔,被我给吸走了气运!

    “姓姜的,你在搞什么鬼?”

    南宫玉怒气冲冲,在大声的质问着我,但我这时候肯定是不会搭理他的,趁着这个机会,我得全力以赴催动功法,吸收震天锤之中那源源不断,连绵不绝的气运才是正道。

    而见此情形,南宫玉心念一动想收回他的震天锤,以免气运流失的太多。

    可让南宫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功德金身在遇到了气运法宝之时,就如同有磁力一样,不吸收完所有的气运,如果我不愿意的话,是不可能让南宫玉的震天锤离开我的身体的。

    闻人镇国的镇国塔,之所以被我留了百分之十的气运,主要的原因是看在闻人倾城的面子上,不想让闻人镇国的气运法宝变成一件真正的废品而已。

    不过镇国塔虽然只剩下了百分之十的气运,但用来对付普通的上品金仙,还是有着很大的用处的,在后天法宝之中,镇国塔仍然能算是顶级的。

    而此刻,从表面上来看,南宫玉的震天锤压在了我的右肩上,南宫玉面红耳赤,好像拼尽了全力在镇压我。

    其实其他人并不知道,南宫玉之所以表现的这么拼,这么努力,只是想收回他的震天锤,不想被我吸收太多的气运而已。

    公输赢见南宫玉果然在短时间之内奈何不了我,就在一旁冷冷的一笑,然后道:“南宫兄,姜门主可是天命之人,他有天道赐下的无上气运,仅凭着你一个人看样子是镇压不了姜门主了。”

    “不过好在姜门主刚才所提出的条件之中,并没有说我们两个不能同时对他出手。”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的撼天尺派上一点用场吧!”

    说话之间,公输赢催动了他的撼天尺,向着我的头顶碾压而来。

    因为我的身体表面上看去被南宫玉的震天锤给压着,所以不能够移动,只能让公输赢的撼天尺打到了我的头上。

    “砰!”

    公输赢的这一尺打的确实挺重,在围观的众人看来,我被公输赢的这一尺打到了脑袋,算是在他的手里吃了一点小亏。

    如果公输赢和南宫玉能让我失去还手之力,或者能让我跪在地上,倒在地上,我和帝天之间的赌局就算是输了。

    不过此刻的南宫玉心里面却很清楚,他和公输赢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赢我的机会。

    公输赢的撼天尺只要挨到了我的身体,就会知道用气运法宝来对付我,是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本来南宫玉是可以提醒公输赢的,但他的气运法宝注定了要被我吸收完气运,心理不平衡的南宫玉,又怎么可能会好心的去提醒公输赢?

    他要是给公输赢好心提醒了,到时候只会让公输赢看他的笑话,而且以他对公输赢的了解,公输赢肯定是不会顾念他的这个人情的。

    恐怕到时候在帝天的面前,公输赢只会打压他,削弱他的地位。

    而那个时候,他却会因为气运法宝变成了废品,根本就奈何不了公输赢。

    既然如此的话,那大家的气运法宝,就全都变成废品吧!

    南宫玉抱着这种打算在一旁咬牙切齿的等着公输赢落得一个和他一样的下场,而公输赢起初见他的撼天尺砸到了我的脑袋上,就有些得意的嘲讽起了我。

    “天机门主,不过如此嘛!”

    “没想到我公输赢,竟然也有把天命之人碾压在我们公输家族气运法宝之下的一天!”

    就在公输赢肆意嘲讽着我,装着逼之时,从撼天尺之中有大量的气运之力倾泻而出,被我的身体一股脑儿的吸收了进去。

    在吸收气运的时候,我的功德金身简直就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那怕震天锤和撼天尺之中的气运像黄河决堤一般的滚滚而来,却在一瞬间就会被我的功德金身所吸收。

    公输赢刚刚装完逼,就发现他的撼天尺状况异常,脸色瞬间就变了。

    而这时,我却冷笑着对公输赢道:“公输赢,你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怪呢?”

    “你觉的,我和帝天的这场赌局,是会输还是会赢呢?”

    “你和我之间,是会输还是会赢呢?”

    “我觉的,你应该是想赢,但自从你们两个对我祭出了气运法宝的那一刻,你们就输定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