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三十五章 帝天的阴影
    闻人镇国好歹也算是闻人家族的家主,他所说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能代表闻人家族。

    所以此刻当闻人镇国说出了这番话,当众提出了这个条件之后,帝天虽然感觉有点不大对劲,但他却不得不慎重考虑一番。

    而就在这时,闻人倾城见闻人镇国突然提出了这样的条件,以她对闻人镇国的了解,自然是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我和闻人镇国之间的那场比斗,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我吸收了镇国塔之中的气运,除了我和闻人镇国之外却没人知道。

    所以当闻人镇国突然提出了这个条件之后,闻人倾城就向我看了一眼,想弄清楚闻人镇国和我之间究竟在互相配合演着一场什么样的大戏?

    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么多年来所形成的默契,闻人倾城只需要和我对视一眼,就能够感受到我的想法。

    别人或许看不到,但闻人倾城却能够从我的眼神之中感受到我对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气运法宝有多么渴望。

    在这种情况之下,闻人倾城自然是也要配合闻人镇国来演这场大戏。

    “镇国,姜门主是我们闻人家族的盟友,你为了一己之私,就打算让我们闻人家族和姜门主解除盟友关系吗?”

    只见闻人倾城面色一凛,用质问的语气对着闻人镇国道。

    而闻人镇国却昂首抬头,看上去很不服气的对着闻人倾城道:“倾城姐,我的镇国塔是我们闻人家族的气运法宝,我们闻人家族几百万年的气运,还有无数个大小国家的一国之运,全都在镇国塔之中。”

    “可是我的镇国塔气运滔天,却镇压不了姜一这个天命之子。”

    “这说明姜一的气运,比我们闻人家族要旺盛,也正因为这一点,我才信服了你。”

    说到这里,闻人镇国的话锋一转,在看了一眼帝天之后道:“姜一虽然当众羞辱了我,让我丢尽了脸,但因为受到你的影响,我以为他是天命之人中气运最强的,最有资格成为救世之主的。”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天运之女陈婉秋是他的女人,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也和他关系匪浅。”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镇国塔镇压不了姜门主,连南宫家族的震天锤,公输家族的撼天尺都镇压不了。”

    “我的镇国塔被震天锤和撼天尺强势碾压,这就让我在想,是不是因为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归附了帝公子,才让这两家的气运大涨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姜一的气运旺盛呢?还是帝公子的气运旺盛?”

    “气运和天道有关,五个天命之人中最有可能成为救世之主的那一个,必然是气运最强之人。”

    “所以,为了我们闻人家族的未来,我想借助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气运法宝来确定一下,究竟姜门主和帝公子两个人之间,谁的气运最强?”

    “倾城姐,你想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无法决定,但为闻人家族的家主,我提出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闻人镇国说的有理有据,看上去像真事儿一样,但他这摆明了是在给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挖坑,想让这两家往坑里面跳。

    但在此情此景之下,无论是闻人倾城还是我,都要配合闻人镇国演一下戏。

    或许是和秦楚楚接触的久了,也或许是这些年经历的多了,我也差不多成了一个职业演员级别的戏精了。

    在闻人镇国的话音一落之后,我脸上的表情故意显的很是凝重,向着南宫玉和公输赢看了过去,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而闻人倾城好像受到了闻人镇国的影响一样,同样面色凝重,先看了一样黄金座椅上的帝天,然后又看了一眼南宫玉和公输赢。

    最终闻人倾城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之时,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怀疑之色,看上去好像对我不太信任了一样。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帝天看在眼里,让帝天都有些忍不住的相信,自己真的是气运滔天,是五个天命之人中气运最强的一个。

    如果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气运法宝能够镇压了我,或者如同闻人镇国所说的一样,能够让我没有还手之力,那就完全能够证明,他才是天命之人中气运最强的一个!

    而就在帝天正这样想着之时,南宫玉和公输赢为了在帝天的面前表现,已经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

    “陛下,我的震天锤能镇压了闻人镇国的镇国塔,就一定能镇压了姓姜的。”

    “还请陛下准许,给我一个报效陛下的机会。”

    南宫玉双手抱拳,对着帝天行了一礼,主动请缨了起来。

    公输赢同样也不甘落后,对着帝天拱了拱手道:“陛下,您的气运滔天,对付一个区区的姜一,又何须要南宫兄出手?就让我用我们公输家族的撼天尺,来证明陛下才是天道选定的救世之主吧!”

    就在这个时候,帝天还没有给南宫玉和公输赢做出答复,我却把鼻影拉的很长,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子,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对你们出手?”

    “就算是我站着不动让你们打,你们又能奈我何?”

    “在灭世大劫降临之前,没有人能够杀死天命之人,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我故意做出了一副极度嚣张的样子,对着南宫玉和公输赢道。

    不过在帝天看来,我的这幅表现,却很像是心虚了,不敢和南宫玉他们两个动手。

    如果万一我被他们两个给镇压了,在他们的气运法宝之下没有还手之力,那岂不是很难再继续让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的人信服于我?

    想到了这一点,帝天就急于看到我被南宫玉和公输赢的气运法宝所镇压的场景。

    只要南宫玉和公输赢能够干成这件事,那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必然会归附于他。

    “姜一,莫非是你怕了吗?”

    “你好歹也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子,难道你对自己的气运一点信心都没有?”

    “南宫玉和公输赢最多只是借用本帝的气运而已,并不是真正动用本帝的气运,你要是连面对他们两个的勇气都没有,那你凭什么做本帝的对手?”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帝天这货试图用这种简单而低级的办法来让我出手。

    但我又怎么可能会被帝天给算计了?

    只见我冷冷的一笑道:“帝天,不要跟我说什么天命之子,既然你知道我是天命之子,就不会派两个辣鸡来对付我了。”

    “你要是不用河图洛书,仅凭着你自身的实力能答应我,那我就对你心服口服,从此之后,再也不和你为敌。”

    “如果你不愿意亲自下场,想让我这个天命之人自贬身价的和两个辣鸡比斗,那好歹要有点彩头才行!”

    听到我这话,帝天暗自思量了一番,如果他不用河图洛书的话,他恐怕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毕竟我的实战能力他是见识过的,在当今之世,凭借肉身和法力,没有人是我的对手的。

    不过跟我打赌,他从来都没有赢过,不知道这一次我要跟他赌什么呢?

    难不成,我又要跟他赌吃狗屎,或者什么其他动物的粪便之类的?

    想到了当初他输给我的场景,帝天忍不住的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和我打赌,简直成了帝天这一生一世,甚至生生世世都挥之不去的阴影了。

    “姓姜的,你想要什么彩头?”

    咬了咬牙之后,帝天对着我厉声问道。

    而我却淡然一笑,回应着帝天道:“放心,这一次我是不会让你再吃狗屎的。”

    听到我这话,我们一方的人全都大笑了起来,因为他们都亲眼见过帝天当初那副狼狈的样子,而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人,除了少数几个知道内情之外,其他的人却一头雾水,满脸懵逼。

    帝天可是妖族天帝转世啊!难不成,在这种高贵无比,让他们只能仰视的绝世人物身上,竟然还发生过什么很不堪的往事吗?

    而就在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许多人抬起头向着帝天看了过去之时,帝天恼羞成怒,满脸黑线的道:“姓姜的,废话少说,你想赌什么,尽管说出来!”

    帝天此言一出,我就很清楚的知道,他的耐性已经被我给磨的差不多了。

    现在提出条件,应该是最容易让他答应的时候。

    于是我看了一眼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两位老祖,然后表现的很是淡然,好像并不怎么在乎一样。

    随后我缓缓的道:“我的条件只有两个。”

    “第一,如果我赢了,公输家族和南宫家族的气运法宝镇压不了我,那闻人家族的闻人镇国他们三个,你必须解除他们身上的禁制,放了他们三个。”

    “第二,如果我赢了,那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需要把他们的传承信物朱雀令和玄武令借给我一用。”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顿,然后补充着道:“这朱雀令和玄武令我们只是借用而已,在用完了之后会还给他们两家,甚至连闻人家族的青龙令和东方家主的白虎令,都可以给他们。”

    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和公输家族的老玄武一听我的这个条件,眼睛不由的一亮,忍不住的就在心头算计了起来。

    如果四神兽家族的神兽令能够全部得到,那就代表着可以得到大妖白泽的全部传承,他们四神兽家族中的任何一家,恐怕都想实现这个愿望吧?

    大妖白泽所预言的神兽归一,不正就是这个结果吗?

    如此说来,就算是南宫玉和公输赢镇压不了我,对他们两家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坏处啊!

    而就在老朱雀和老玄武正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之时,帝天却面色一冷,目光如电的直视着我道:“姓姜的,如果你赢了是这个条件,那你要是输了呢?”

    “你拿什么跟我来赌?”

    帝天此言一出,早有心理准备的我,看了一眼闻人倾城,然后面色木然的道:“如果我输了,那说明我真的气运不如你,那让倾城跟着我,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到时候我会说服倾城,让她和闻人家族归附于你。”

    “当然,想让倾城做你的女人,那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这一点我可不能保证。”

    听到我这话,看着气质清冷,高贵典雅,站在那里宛如一朵亭亭玉立的白莲花一般圣洁的闻人倾城,帝天竟然忍不住的有一种心猿意马的感觉。

    尤其是想到了闻人倾城那天生圣体的身份,让帝天就更加迫不及待的想征服闻人倾城,得到闻人倾城了!

    就算是他的上一世,为统帅亿万妖族的妖族天帝,他的女人也不是天生圣体!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那个贱人,还给他带了一顶通天绿帽!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