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三十三章 得失之间,吉凶祸福
    帝天可是曾经的妖族天帝,被无数大能顶礼膜拜的人物。

    但闻人倾城在言语之间对他颇为不敬,丝毫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对于闻人倾城而言,帝天就好像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普通人一样。

    让闻人倾城归附于他,帝天纯粹就是痴心妄想,让闻人倾城做他的女人,帝天就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然而帝天可并没有把他当成癞蛤蟆,在帝天看来,闻人倾城能做他的女人,是她的荣幸,是整个闻人家族的荣耀。

    不过闻人倾城的这一番话,倒是让闻人倾国长出了一口气,此刻的闻人倾国可是巴不得闻人倾城和帝天之间的矛盾激化,让帝天对闻人倾城越恼火越好。

    只有帝天和闻人倾城彻底翻脸,让他们处在了对立面,才会让帝天对闻人倾城彻底的死心,才会不影响到她在帝天身边的位置。

    就在这时,被闻人倾城鄙视加不屑,帝天愤怒无比的从黄金王座之上站了起来。

    “闻人倾城,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对本帝说出这样的话?”

    “你唯一值得自傲的,不过是你的天生圣体罢了,但你可曾知道,当年远古洪荒之时,本帝麾下的妖族皇者东皇太一,他就是天生圣体,顶级大能。”

    “还有妖族的两大妖师,也都是顶级大能。”

    “就连本帝手下的十大妖帅,全都是大妖巅峰,与顶级大能只差一线之遥。”

    “和本帝相比,你这个天生圣体,根本就不算什么!归附在本帝的手下,做本帝的女人,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帝天面色凌厉的怒视着闻人倾城,不过他还是没有死心,还是想让闻人倾城成为他的女人。

    然而就在这时,陈婉秋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帝天,撇了撇嘴道:“帝天,你就别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了,你和东皇太一的关系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吗?”

    “要不是羲和那个贱人算计了东皇太一,你以为他会把妖族天帝之位让给你?”

    “如果不是被羲和所愚弄,一直认为对你有愧,他会心甘情愿的被你所驱使?羲和那贱人做下的事情,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我却是最清楚的一个。”

    陈婉秋说到这里,帝天面色大变,原本他以为有关他和东皇太一羲和之间的秘密只有他们三个知道,没想到巫族十二祖巫之一的后土祖巫,竟然也对此有所了解。

    不过当年所发生的事情,对帝天来说是奇耻大辱,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于是帝天主动打断了陈婉秋。

    “后土祖巫,东皇是我兄弟,我们兄弟两个一个是帝一个为皇,是不分彼此,不分高低的,你休想用这种方式来挑拨我们兄弟两个之间的关系。”

    “你是巫族,我为妖族,我们巫妖之间,是永远都不共戴天的,不管你是不是姜一的女人,就冲着你是后土转世,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恼羞成怒的帝天恶狠狠的威胁起了陈婉秋,但陈婉秋却冷冷的一笑。

    “呵呵.....”

    冷笑着的同时,只见陈婉秋道:“帝天,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的那一套,在我面前没用。”

    “东皇太一和你之间我就不说了,但在这里,我要纠正一下,妖族的两大妖师,可并不是你的殿下之臣。”

    “当年在两大妖师面前,你敢用这种语气跟他们说话吗?”

    被陈婉秋这样一说,让帝天感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给扇了两个大嘴巴子一样。

    这脸被打的,真特么的爽啊!

    本来他借着和大妖白泽的渊源收服了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可是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人恐怕万万没有想到,大妖白泽和帝天之间竟然是平等关系,而不是君臣关系。

    大妖白泽,可是整个妖族之师,帝天的前世帝俊是妖族天帝不假,但他也是妖族出身啊!

    如此算起来,大妖白泽也是帝俊之师,为大妖白泽的传承家族,现如今却要对帝俊俯首称臣,还被种下了生死印,连生死都被其所控制,他们目前的这种处境,真是有点儿愧对祖宗啊!

    老朱雀和老玄武想到了这一点,忍不住的相顾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全都看到了满满的悔恨之意。

    如果他们归附了闻人家族,至少也不会让祖宗蒙羞吧!

    而就在老朱雀和老玄武同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际,帝天恼火至极,为了说服闻人倾城,为了证明他妖族天帝有无上气运,就只能拿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气运来说事了。

    “后土祖巫,今日之事,关系到四神兽家族的融合归一,关系到我们妖族一脉的无上气运,在灭世大劫没有降临之前,我们之间还没有到生死对决的时候。”

    “我希望你不要干涉我们四神兽家族之间的内部事务,所有的决定,都让倾城小姐自己来做出选择吧!”

    “我相信倾城小姐,为了闻人家族,为了四神兽家族的传承,肯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本帝承袭了妖族的无上气运,以闻人家族和妖族的渊源,她没有理由不选择本帝。”

    陈婉秋本来想驳斥一番帝天的,但在听到了帝天最后所说的话之后,陈婉秋不怒反笑,向着闻人倾城看了过去。

    为天生圣体,老青龙勘察天机所选定的闻人家族首座,就因为帝天这傻子所说的什么虚无缥缈的妖族气运,闻人倾城就放弃自己的坚持,转投到帝天的手下?

    这除非闻人倾城的脑子抽风了,她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不过既然帝天这样说,那把选择权交给闻人倾城又如何?

    “倾城,既然帝天这样说,那为朋友,为姐妹,我们相信你,就由你来做出选择吧!”

    “如果你真的要做帝天的女人,带着闻人家族加入到帝天一方,那我们无话可说。”

    陈婉秋说到这里之时,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基于对闻人倾城的相信,秦楚楚,曾梦倩,姚唯雨这几个全都笑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狠狠的白了陈婉秋一眼。

    “婉秋,玩笑可不是这样开的,难道你认为,我的脑子进水了吗?”

    就在嗔怪着埋怨了陈婉秋一顿之后,闻人倾城突然面色一寒,把目光投向了帝天。

    “帝天,我还是那句话,谁给你的自信和勇气?”

    “想让我做你的女人,让我们闻人家族归附你,谁给你的脸?”

    “承袭了妖族的无上气运,拿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忽悠我,你当我是傻子吗?”

    为帝天手下的马仔,见闻人倾城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帝天的脸,不给帝天面子,南宫玉这厮就忍不住的想在帝天的面前表现一番了。

    如果他此刻能在帝天的面前为帝天挣得一份面子,让闻人倾城相信了帝天所言是真,那他在帝天心目之中的形象和地位,肯定会直线上升,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果帝天能够成为救世之主,那他在帝天的手下,必然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好处。

    心里面打着这些如意算盘,南宫玉对着闻人倾城大声说道:“倾城小姐,你用这种语气和态度对陛下说话,请问你的自信和勇气是那里来的?”

    “陛下为曾经的妖族天帝,承袭妖族气运,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为何认为是虚无缥缈的?”

    “如果不是有陛下的妖族气运,我们南宫家族的气运法宝,为何能轻而易举的镇压了你们闻人家族的气运法宝?”

    南宫玉就像一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他冒冒然说出的这番话让闻人倾城犹如丈二的金刚一般,有些摸不着头脑。

    南宫家族的气运法宝竟然镇压了闻人家族的气运法宝,这和帝天的妖族气运有关吗?

    不过如此说来,闻人镇国看样子是在南宫玉的手中吃亏了。

    而就在闻人倾城闪现了这个念头之际,公输赢不愿意让南宫玉大出风头,急忙也表现起了自己。

    “闻人倾城,你好大的胆子!”

    “你竟然敢质问陛下,谁给他的脸?那我倒要问你,对陛下如此的不敬,又是谁给你的脸?”

    “傍上了玄冥祖巫和天机门主,你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如果不加入陛下一方,连灭世大劫都无法度过,你的天生圣体又能算什么呢?”

    “和陛下的无上气运相比,你的天生圣体简直不值一提!”

    “我们公输家族的气运法宝,就是因为借用了陛下的无上气运,才能强势碾压了你们闻人家族的气运法宝镇国塔。”

    “你若不相信我说的话,那完全可以问你们闻人家族的闻人镇国啊!”

    南宫玉和公输赢所说的情况都和帝天的无上气运有关,而且从他们所言来判断,闻人镇国应该在这俩货的手下都吃了亏。

    这就让闻人倾城多多少少的感到有些诧异了,闻人镇国的实力不弱,闻人家族的镇国塔在后天法宝之中也算是顶级的,为什么闻人镇国会输给南宫玉和公输赢呢?

    就算南宫玉和公输赢被帝天赐下了神兽血脉,也不至于能够碾压了闻人镇国的镇国塔啊!

    难不成,真的和帝天的妖族气运有关?

    一念至此,闻人倾城向着帝天看了过去。

    “帝天,把镇国放出来,我要弄清楚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闻人镇国对帝天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正好通过闻人镇国的遭遇,可以让闻人倾城相信他的气运滔天,所以面对着闻人倾城的这个要求,帝天并没有拒绝,直接催动了河图洛书,把闻人镇国和呼风唤雨放了出来。

    当帝天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阴阳鱼的图案之后,闻人镇国和呼风唤雨三个就像下饺子一样,从半空之中跌落到了地上。

    不过虽然闻人镇国三个被帝天放了出来,但他们三个却依然处在了帝天的掌控之中,要想把他们重新收入到河图洛书,帝天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做到。

    而闻人镇国在看到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之后,顿时就满面羞愧,跪在地上对闻人倾城连连的磕起了头。

    “倾城姐,我把家族的青龙令输给了南宫家族,丢了我们闻人家族的传承,还请倾城首座和三位长老降下惩罚!”

    呼风唤雨两兄弟同样也跟随在闻人镇国之后磕起了头,脸上的不甘之色,愤懑之色一览无余。

    而见此情形,无论是闻人倾城还是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全都表情凝重,陷入了沉默之中。

    本来闻人镇国到南宫家族来的目的是想获取南宫家族的传承信物,却没想到连他们闻人家族的传承信物都给丢了,这叫人情何以堪!

    所谓一啄一饮皆由天定,一得一失具为天数,闻人镇国输掉了闻人家族的青龙令,对闻人家族来说是福是祸,是吉是凶呢?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