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三十一章 陈婉秋的杀意
    南宫玉在那里猛拍着帝天的马屁,公输赢也不甘示弱。

    只见公输赢先对着帝天拱了拱手,随后用无比恭敬和崇拜的语气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这天地之间那有永恒的主角一说?陛下承袭了妖族一脉的无上气运,以人族的身份降临到了这人世间。”

    “一旦整个世界都为陛下所救,人族的兴衰存亡都在陛下的手中,那这救世之主的身份不为陛下所有,还能有谁?”

    公输赢以因为果,把先后次序都搞乱了,不过他的这番话蛊惑人心倒是没有问题,很多人在不经意之间受到了他的影响,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

    本来公输家族和南宫家族有一些人已经被闻人倾城所说的一番理论给打动了,但此刻听到公输赢巧言令色,强词夺理的一番话之后,又让他们陷入了矛盾之中,不知道该如何做出选择?

    不过这些人被帝天种下了生死印,他们只能在思维上做出选择,在行动上却已经无法做出选择了,每一个人都宛如行尸走肉一般。

    对于南宫玉和公输赢这两个,闻人倾城却并没有怎么理会,在当众说出了她的理由,表达出了闻人家族的态度之后,闻人倾城的目光投注到了坐在帝天旁边,黄金王座之上,闻人倾国的身上。

    很显然,能坐到帝天的身边,和帝天表现的如此亲昵,闻人倾国和帝天之间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

    但就在短短的一天时间之内,闻人倾国和帝天之间是如何建立起这层关系的呢?

    还有闻人镇国和呼风唤雨两兄弟情况如何?闻人倾城都需要从闻人倾国这里得到答案。

    一念至此,闻人倾城直接对着闻人倾国道:“倾国,镇国和呼风唤雨他们三个怎么样了?为何我只见到你,不见他们三个呢?”

    闻人倾国虽然对闻人倾城恨的咬牙,只恨不得当场撕裂了闻人倾城,让她享尽最残忍的刑罚而死,但此刻的她却故意做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闻人倾城。

    “哼哼....”

    冷笑了几声之后,只见闻人倾国道:“闻人倾城,我劝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闻人镇国是我哥,我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只要他愿意归附陛下,效忠于陛下,那我自然就会让陛下把他从河图洛书之中放出来。”

    听到闻人倾国这话,我们自然不难做出判断,原来闻人镇国被帝天收入到了河图洛书之中。

    闻人家族的大长老心系他的两个孙子,急忙插言问道:“倾国,既然家主被帝天收到了河图洛书之中,那呼风和唤雨呢?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表情冷漠而又不屑的看了一眼大长老之后,闻人倾国道:“他们两个是我哥的跟班,自然是跟在我哥的身边。”

    “不过他们两个和我哥一样是死脑筋,如果他们两个不愿意归附陛下,那就休想获得自由。”

    闻人倾国此言一出,大长老长出了一口气,只要呼风唤雨这兄弟两个没有出问题,那情况就不算太坏。

    不过被帝天的河图洛书所困,想让闻人镇国和呼风唤雨获得自由,却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而就在大长老正想着该如何解救闻人镇国和他的两个孙子之时,闻人倾城对着闻人倾国厉声问道:“倾国,你是我们闻人家族的嫡系,你父亲和哥哥是我们闻人家族的关键人物,但你为何要背叛我们闻人家族?”

    “镇国和呼风唤雨两兄弟落入帝天的手中,是不是因你而为?”

    对于闻人倾城的质问,闻人倾国却不屑一顾,在黄金座椅上又是冷笑了几声。

    “背叛闻人家族?闻人倾城,你可能并不知道,陛下才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是我最亲近的人。”

    “至于闻人家族和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对我而言,不过是浮云而已。”

    闻人倾国的这番话,听的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全都火冒三丈,没想到他们从小到大一直宠爱有加的闻人倾国,竟然说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和他有血脉亲情的家族中人,成了浮云,素不相识的帝天,却成了他最亲近的人,难道是因为帝天的身份,就可以让闻人倾国如此的恬不知耻吗?

    “混账东西,闻人倾国,你真不要脸!”

    二长老怒不可遏的骂道。

    “闻人倾国,你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我们闻人家族,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

    三长老气的七窍生烟,怒骂着闻人倾国。

    唯独大长老因为他的两个孙子会和闻人镇国落在了帝天的手中,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和闻人倾国彻底的撕破脸皮。

    而就在这时,闻人倾城却阴沉着脸,问着闻人倾国道:“你为何会说帝天才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为何帝天成了你最亲近的人?”

    “难道你最亲近之人,不是你的父亲,不是你的哥哥吗?”

    之前闻人家族的三大长老忽略了闻人倾国所说的这两点,所以此刻当闻人倾国问出了这番话之后,三大长老包含我们其他人,全都聚精会神的竖起了耳朵,等着闻人倾国做出答复。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国向着帝天看了一眼,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柔情蜜意,炙热无比的光芒。

    在这同时,闻人倾国缓缓说道:“陛下是我前世的夫君,我们两个有两世情缘,难道他不是我最重要的人吗?”

    “这世上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做我最亲近的人?”

    闻人倾国此言一出,我们所有人全都大吃了一惊。

    闻人倾城更是万万没有想到,闻人倾国和帝天之间,竟然有这一层关系?

    不过如此一来,所有的疑问全部都有烟消云散,对于闻人倾国和帝天之间的关系,算是有了一个合理而完美的诠释。

    除了前世情缘,因果牵连之外,没有任何理由让闻人倾国和帝天之间有现在的这层关系。

    “原来如此!”

    闻人倾城正在喃喃自语着,而这时的陈婉秋却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闻人倾城的前面。

    抬起了头,目光锐利如刀,身上杀意凌然,平日里温柔可人,和蔼可亲的陈婉秋,此刻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

    “你说帝天是你前世的夫君?难不成,你是羲和那贱人?”

    在陈婉秋看来,帝天的前世是妖族天帝,那妖族天帝的女人就只有一个,这个女人就是妖族天后羲和。

    而羲和,在性格温和,很少杀戮的后土祖巫来说,却是她最想杀的一个人。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羲和的所所为,让曾经的后土祖巫对她恨之入骨。

    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对后土祖巫最为熟悉不过,在她的认知之中,她姐姐后土祖巫从来都没有对一个人如此憎恨过。

    羲和是妖族天后,她姐姐后土祖巫和妖族天后之间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呢?

    虽然巫妖之间本身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但为十二祖巫之中的后土祖巫,不至于对妖族天后恨到如此程度啊?

    毕竟妖族天后不怎么管妖族事物,没有做过伤害巫族的事情。

    想不通的情况之下,秦楚楚就直接问着陈婉秋道:“姐姐,你和羲和之间有什么仇怨吗?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陈婉秋闻言,目不转睛的看着黄金王座之上的闻人倾国,连头都没有回,回应着秦楚楚道:“楚楚,你有所不知,羲和那贱人所做下的事情简直丧心病狂,我那可怜的妹妹,就是被她给害死的。”

    听到陈婉秋这话,秦楚楚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后土祖巫的妹妹,不就是她吗?怎么又另外冒出了一个妹妹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除了我之外,难道你还有一个妹妹吗?”

    秦楚楚一脸懵逼的问着道。

    其实这时候不要说秦楚楚了,就连我都彻底懵逼了,陈婉秋表现的这么反常,究竟牵扯到了什么秘密?

    闻人倾国在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做出回应,陈婉秋瞪着闻人倾国,头也没有回的回应着秦楚楚道:“楚楚,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我会告诉你。”

    “我的另外一个妹妹是人族,是女娲娘娘造出来的第一个女人。”

    “但我的这个妹妹,她却被羲和那个贱人给害死了,而且还让她堕入了轮回之中,要轮回万世才能恢复本性和记忆。”

    为陈婉秋的妹妹,和陈婉秋之间感情深厚,在听到陈婉秋这样说之后,感受到了陈婉秋的愤怒,秦楚楚竟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于是秦楚楚的身上立刻就爆发出了滔天杀意,向着闻人倾城透射而去。

    “你可是羲和那个贱人转世?”

    秦楚楚满面杀机的向着闻人倾国问出了这话,只要闻人倾国承认了她是羲和转世,那秦楚楚会毫不犹豫的催动庚金之剑。

    后土祖巫转世的陈婉秋虽然最擅长防守,但并不代表着陈婉秋不会攻击之术,如果闻人倾国承认了她是羲和转世,那陈婉秋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的向闻人倾国发动攻击。

    所以此时此刻,当面对着两大祖巫转世的绝世人物之时,那怕身旁坐着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闻人倾国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让她连气都喘不出来。

    虽然她居高临下,坐在黄金王座之上,但陈婉秋和秦楚楚,给她的感觉却是那样的强大,在她们两个的面前,闻人倾国只感觉自己弱小如蝼蚁,卑微如刍狗。

    “不,我不是!”

    “我的前世是高兰英,是陛下的前世张奎之妻,和羲和没有任何关系。”

    “羲和她另有机遇,现在已经成了大能人物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