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二十五章 闻人镇国的算计
    闻人镇国十四岁就突破到了天阶,在四神兽家族年轻一代是头号天骄人物,按道理来说闻人镇国应该有他的骄傲和自尊,是不会轻而易举就认输的。

    更何况按照他自己所说,如果闻人倾城是天生圣体的话,那闻人家族应该有无上气运,闻人镇国的镇国塔,是不会那么容易被公输赢的撼天尺给碾压的。

    可为何却会是一个这样的结果呢?

    闻人镇国那么骄傲的人,为何会认输呢?

    公输赢感到很难理解,禁不住愣在了那里,而南宫玉却冷冷的一笑,在比武台之下嘲讽着道:“闻人镇国,我听说在你们闻人家族,你的镇国塔砸在了天机门主的脑袋上,却没有把他怎么样。”

    “可从你目前的表现来看,我怎么感觉好像被砸到了脑袋的,不是那位天机门主姜一,而是你呢?”

    听到南宫玉这话,比武场之中公输家族的人哄堂大笑了起来,在他们的眼中,闻人镇过就像一个小丑一般。

    被人肆意的凌辱和嘲讽,失败者的下场往往就是如此。

    闻人镇国此刻所承受的压力和愤怒已经达到了极致,但他却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并没有当场就翻脸。

    他和呼风唤雨两兄弟身在公输家族,翻脸没有任何意义,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

    他们只能忍辱负重,等待闻人倾城和我们一帮人赶来公输家族。

    “南宫玉,我已经输给你了,公输赢的撼天尺不比你的震天锤差,气运法宝比拼,我赢不了你们。”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闻人镇国在比武台上对着南宫玉大声道。

    听见闻人镇国的回答,南宫玉表现的很是得意,虽然在比武台上的是公输赢,但却因为他转移了注意力,嘲讽了闻人镇国一顿,让他出尽了风头。

    这就好像他连续打败了两次闻人镇国一样,公输赢的风头被他给抢了。

    如此一来,在帝天的面前他就比公输赢要占据一定的优势,会让帝天对他另眼相看。

    但公输赢是最为在乎输赢的一个人,南宫玉的这一番搅局,让公输赢很是不爽,站在他的角度,一定要从表面上跟闻人镇国分一个输赢出来,绝不能让南宫玉抢了他的风头。

    所以闻人镇国虽然认输了,但公输赢却依然把他的撼天尺向闻人镇国碾压了过来。

    “镇国兄,你就不要谦虚了,你们闻人家族有天生圣体,肯定气运滔天,你之所以会输给南宫兄,说不定是你在故意让他。”

    一边说着话,公输赢一边慢慢吞吞的将他的撼天尺碾压了下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闻人镇国就必须祭出他的镇国塔来抵挡了,因为如果他不抵挡的话,当撼天尺压到了他的身上,会将他的身体镇压在下面,让他吃一个大亏的。

    甚至很有可能,会将他的身体压成一张肉饼,让他在公输家族身死道消。

    “公输赢,我都认输了,你却非要当众羞辱我,真是欺人太甚!”

    “罢了罢了,索性就再丢一次人,让我的镇国塔,再被你碾压一次算了!”

    连连倒退着的同时,闻人镇国祭出了他的镇国塔。

    可是闻人镇国的镇国塔只有百分之十的气运,又如何跟公输赢的撼天尺相比?

    所以当镇国塔祭出之后,很快就被公输赢的撼天尺所碾压。

    当闻人镇国直接从比武上跳了下去之后,公输赢的撼天尺将镇国塔压制的死死的,落在了比武台之上。

    而见此情形,公输赢放声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

    笑了几声之后,公输赢双手揖对着比武台下的帝天道:“什么四神兽家族头号天骄,什么天生圣体气运无边,在我看来,全都不如陛下之万一。”

    “我们公输家族的撼天尺,正是因为有了陛下的滔天气运,才能如此简单和容易的碾压了闻人家族的镇国塔。”

    听到公输赢这话,看着比武台上正在对自己行礼的公输赢,帝天和闻人倾国全都感到很是满意。

    但如此一来,南宫玉却感到有些不爽了。

    没想到这公输赢拍马屁的功夫丝毫都不比他差,如果让公输赢在帝天的身边得势了,势必会影响到他在帝天心目之中的地位和形象。

    他必须要想一个办法,或者找个机会把公输赢打压一番,或者比下去,绝对不能让公输赢在风头上胜过他。

    甚至不要说在风头上胜过他了,就算是和他持平都不行。

    而就在南宫玉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际,闻人镇国看着比武台上的公输赢,却产生了一个比较蔫坏的想法。

    既然他的镇国塔之中的气运能被我所吸收,那南宫玉的震天锤和公输赢的撼天尺中的气运,是否也能被我所吸收呢?

    如果我能够做到,把他们两个的气运法宝变成两件废品,那对他来说,就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啊!

    一念至此,闻人镇国对着公输赢道:“公输赢,既然我已经输了,那你把我的镇国塔还给我。”

    而对于公输赢来说,他的目的是打败闻人镇国,并不是杀了闻人镇国,所以既然他已经达到了目的,就很干脆的收了自己的撼天尺。

    “闻人镇国,我劝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本来你的镇国塔有滔天气运的,但就因为我们公输家族加入了陛下一方,能够借助到陛下的无上气运,才让我的撼天尺碾压了你的镇国塔的。”

    “你是闻人家族之主,你应该替闻人家族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他能够说服闻人镇国,让闻人镇国代表着闻人家族加入了帝天的阵营,那他在帝天心目之中的地位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基于这个目的,公输赢在收起了他的撼天尺之后劝起了闻人镇国。

    闻人镇国急忙收了他的镇国塔,眼珠子滴溜的转了几圈之后,他的表情看上去比较凝重,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如果在这个时候,闻人镇国做出了决定,代表闻人家族加入帝天的阵营,那功劳肯定会算在公输赢的身上。

    南宫玉生怕他的风头被公输赢给抢了,于是急忙也劝起了闻人镇国。

    “镇国兄,我早就给你说过了,只要你加入了陛下一方,不仅能够得到神兽血脉,而且还可以借助到陛下的妖族气运。”

    “这么好的机会,你就不要再错过了!”

    见南宫玉也劝起了闻人镇国,摆明了要抢他的功劳,争他的风头,公输赢气的直翻白眼。

    不过当着帝天的面,他却不好说南宫玉什么,只能把对南宫玉的怨念暗暗的埋在了心中。

    而此刻的闻人镇国,却在暗自发笑,这俩货如此着急的想劝他向帝天臣服,正好就中了他的算计。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闻人镇国先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做出了一脸的无奈表情道:“公输兄,南宫兄,你们两个有所不知,我之所以不能随随便便答应你们,加入帝公子一方,主要的原因是我和那天机门主,曾经打过赌。”

    “如果我现在加入了帝公子一方,就等于违背了赌约。”

    “我闻人镇国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违背赌约的事情是决然不会做的。”

    听到闻人镇国这话,不要说南宫玉和公输赢了,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究竟闻人镇国打了什么赌,才会让他如此的纠结呢?

    呼风唤雨这两兄弟可是一直在现场的,他们全然不知闻人镇国在搞什么鬼?所以只能一脸懵逼的向闻人镇国看去。

    不过这两兄弟还算聪明,他们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问。

    万一要是被他们问出了声,闻人镇国接下来就不好算计南宫玉和公输赢了。

    “镇国兄,你和那天机门主打的是什么赌?竟然会让你如此的纠结?”

    南宫玉在第一时间就忍不住的问起了闻人镇国。

    公输赢自然是不甘落后,同样问着闻人镇国道:“镇国兄,我听说那天机门主无比奸诈狡猾,和他打赌的人,就从来都没有赢过。”

    “看来你是肯定被他给算计了!”

    听到公输赢的这番话,帝天的脸色瞬间就变的很是难看,至于原因就不用多说了。

    因为打赌,帝天输掉了东皇钟,还吃了一泡臭狗屎,这对于帝天来说,简直让他有心理阴影。

    不过越是这样,帝天就越是奇怪,究竟闻人镇国和我打了什么赌?

    而这时,闻人镇国装出了一副很是愤怒和不甘的样子,胡说八道了起来。

    只见闻人镇国道:“那个该死的天机门主,他跟我打赌,说他能够凭借金身扛住我的镇国塔一击。”

    “如果他扛住了,我就要对他心服口服,闻人家族就只能和他结盟,他会让我坐上闻人家族的家主之位。”

    “如果他扛不住,被我的镇国塔压在下面,那怕身死道消,他都毫无怨言。”

    “而在我看来,天机门主不过是二品神相,中品金仙,他的中品金身又怎么可能会扛住我的镇国塔?”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机门主的金身竟然不是中品金身,而是巫族大巫的万古不灭之身。”

    “所以,我才输给了天机门主!”

    闻人镇国说到这里,表现的很是沮丧,还有后悔和愤怒之色。

    南宫玉和公输赢见此情形,用脚去想都能想到原因,看来闻人镇国是输给了那位天机门主,才会让他很是无奈的向那位表示臣服的。

    不过巫族的万古不灭之身仅仅只是大巫之身而已,闻人镇国的镇国塔镇压不了,难道他们两个的撼天尺和震天锤也镇压不了吗?

    如果说以前,撼天尺和震天锤是同一个级别的气运法宝,但现如今的撼天尺和震天锤,有了妖族天帝的气运加成,又岂能是闻人镇国的镇国塔相提并论的?

    想至此,好胜性极强的公输赢立刻对着闻人镇国道:“镇国兄,如果我能帮你打败天机门主,用我的撼天尺镇压了天机门主,那你能不能加入陛下一方,让我们四神兽家族融合为一?”

    南宫玉也不甘示弱的道:“镇国兄,我的震天锤也不是吃素的,如果我能镇压了天机门主,那你能不能代表闻人家族加入陛下的阵营?让我们四神兽家族合为一家?”

    面对着被他算计了的南宫玉和公输赢,闻人镇国心里乐开了花儿。

    只见闻人镇国连连的点着头道:“南宫兄,公输兄,无论你们两个之中的任何一个,或者你们两个一起,只要能够打败天机门主,能让我出了这一口恶气,我就一定会代表闻人家族,加入到帝公子的阵营。”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