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二十一章 撼天尺
    老玄武和和公输家族的家主公输平,还有公输家族的头号天骄人物公输赢,都不认为秦楚楚有灭了整个东方家族的能力。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秦楚楚她虽然是祖巫转世,但她不可能使用出祖巫的力量,毕竟巫族一脉是为天道所不容的,秦楚楚一旦使用了祖巫手段,天道会立刻就降下天罚雷劫,将她轰的灰飞烟灭。

    而就在这时,只见老朱雀很是无奈的苦笑了一番,摇着头道:“起初我和你们一样,也认为秦楚楚即便是祖巫转世,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的。”

    “就算是她能够施展祖巫手段,在天道的严密监控之下,她的祖巫手段能施展出来吗?”

    “可是我们却忘记了一点,秦楚楚她既然是天道选定的天命之女,就说明天道早已认可了她的身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转世和成为天命之女,本来就是天道所注定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楚楚不仅能施展出她的祖巫手段庚金之剑,而且斩杀我们这些不容于天道的存在,是不沾因果的。”

    “龙汉大劫之中幸存的混沌魔神,被她斩杀了有十多名,要不是得到了天道的认可,秦楚楚恐怕早就被天罚雷劫给轰的灰飞烟灭了!”

    听至此,公输家族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老玄武更是面色大变的对着老朱雀道:“你说秦楚楚她能够使用祖巫手段?她的庚金之剑,斩杀我们这些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连因果都不沾?”

    老朱雀闻言点了点头道:“秦楚楚的庚金之剑,可以说就是天道之剑,她杀人等于替天行道,你说沾不沾因果?”

    老玄武闻言又倒吸了一口冷气,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道:“如此说来,老白虎他是死在了秦楚楚的庚金之剑下面了?”

    “东方家族的所有人,都是被秦楚楚的庚金之剑所灭了?”

    为四神兽家族的老祖宗,对于十二祖巫之中的玄冥祖巫,老玄武肯定有所了解的,玄冥祖巫的庚金之剑,号称是远古洪荒第一杀伐之剑,名声还在诛仙四剑之上,所以庚金之剑能破了老白虎的混沌鼎,老玄武并不怀疑。

    但秦楚楚仗着庚金之剑把整个东方家族的所有人全都给灭了,这就让老玄武有些难以相信了。

    要知道,东方家族传承了几百万年,族人的数量有好几万,甚至十多万,秦楚楚即便是用庚金之剑,也没有那么容易把整个东方家族给灭了族吧?

    在洞天福地之中,世俗界之中,三仙岛之内,到处可都有东方家族的人啊!

    难不成这些分布在全世界各地的人,都被秦楚楚给灭了?

    而对于老玄武的疑问,老朱雀却并不感到奇怪,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有这种念头。

    和老玄武相顾对视着,老朱雀的面色无比凝重的道:“我的老兄弟啊!秦楚楚是玄冥祖巫转世,她既然能用庚金之剑,难道就没有别的祖巫手段吗?”

    “十二祖巫的祖巫血咒,你应该有所了解吧?”

    “东方家族之所以被灭族,就是因为秦楚楚对东方家族的人,用了祖巫血咒。”

    在老朱雀说出了这话之后,公输家族的前厅之中顿时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老玄武的脸色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变到后来的震惊,再到后来的恐慌之色。

    虽然没有确认这个消息,但老玄武却基本上能够肯定,老朱雀所说的情况应该是真的。

    东方家族的人已经被秦楚楚用祖巫血咒给灭了。

    “祖巫血咒,没想到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竟然杀性还是那么的强,一个传承了几百万年的家族,说被她给灭了就灭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老玄武自言自语着,此刻的他,竟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同为四神兽一脉,东方家族被灭,那下一家被灭的会是那一家呢?

    神兽归一,大劫降临,难道这个流传在他们四神兽家族的预言,真的无解吗?

    老朱雀和闻人家族的人,还有帝天来到他们公输家族,是为了何事呢?

    一念及此,老玄武把目光投向了坐在椅子上满脸傲然之色的帝天。

    “老朱雀,你们和帝公子前来我们公输家族,是为何事呢?”

    “从你对帝公子的称呼来判断,你们南宫家族已经取代了东方家族和帝氏一族结为盟友了吗?”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千万可别忘了东方家族的下场啊!”

    因为帝天表现的很是高傲,所以老玄武对帝天有些不满,在这里故意提醒老朱雀,用这种方式把他对帝天的不满传递了出去。

    但帝天却并不在乎,斜着眼看了一眼老玄武,却没有发表意见。

    老朱雀奸猾无比,他自然知道这是他们南宫家族在帝天的面前表现一番的最佳时机。

    “老玄武,你说这话明显就不知内情了。”

    “东方家族之所以被秦楚楚的祖巫血咒所灭,是因为东方家族对陛下不够信任,没有让陛下给他们东方家族之人种下护身印记的缘故。”

    “我们此番到你们公输家族前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你们公输家族投入到陛下的麾下,然后让陛下给你们种下护身印记,以免受到秦楚楚的荼毒。”

    “你应该很清楚,神兽归一,大劫降临,在灭世大劫降临之前,四神兽家族必然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东方家族被灭,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你不归附陛下,或者不归附秦楚楚他们那帮人,那你们公输家族的下场,必然会和东方家族一样。”

    老朱雀对着老玄武说出了这番话,让公输家族的几个核心人物全都变的面色无比凝重。

    神兽家族之中所流传的预言,他们这些人全都知道,但被老朱雀这样一说,那他们公输家族所面临的,就只剩下了两种选择。

    要么选择向秦楚楚和我们一帮人屈服,要么选择成为帝天的手下,和南宫家族一样。

    至于公输家族之前的盟友周家,肯定是无法保得公输家族周全了。

    就算是周家的天命之人周杰有大来头,但远水却解不了近渴,此刻帝天和南宫家族的人找上门来,还会给公输家族其他的选择余地吗?

    不过老玄武也是存活了上千年的人物,人老成精的他即便是同意加入帝天这一方,也会想方设法的给他们公输家族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在看了一眼闻人镇国三个之后,只见老玄武缓缓说道:“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位小哥应该是闻人家族的那位头号天骄人物闻人镇国吧?”

    “难不成,闻人家族的这位头号天骄人物,也加入了帝公子一方,成为了帝公子的手下?”

    “闻人家族可是秦楚楚和姜一的盟友,镇国公子加入了帝公子一方,不就等于背叛了闻人家族吗?”

    在给他们闻人家族争取利益之前,老玄武先旁敲侧击的做着试探,想弄清楚帝天这帮人之间的关系?

    站在老玄武的角度,他必须要弄清楚,一旦他们公输家族加入了帝天一方的阵营,将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闻人镇国自然是不屑和帝天一帮人为伍,所以老玄武的话音刚落,闻人镇国就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闻人镇国一脸不屑的道:“我们闻人家族虽然为天道所不容,但却是地地道道的人族,让我们闻人家族加入妖族天帝一方,成为妖族的一份子,这是绝无可能的!”

    “我这个闻人家族之主,宁可死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听到闻人镇国这话,老玄武皱了皱眉头,忍不住的问道:“闻人家族之主?你们闻人家族之主不是你父亲闻人忘神吗?怎么成了你了?难不成在你们闻人家族内部,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闻人镇国闻言冷哼了一声,大为不满的看了一眼闻人倾国之后道:“我们闻人家族是出了一个叛徒,但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变故。”

    “倾城姐让我做了家主,那是她看的起我,想让我为家族多尽一份力!”

    听到闻人镇国这话,看了一眼坐在帝天旁边的闻人倾国,老玄武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

    看来是闻人家族的这个女人出了一点问题,才让闻人镇国落在了南宫家族和帝天的手中。

    女人是祸水,看来此言不虚啊!

    就在感慨着的同时,老玄武把目光投向了帝天,好像是说给帝天,又好像在自言自语的道:“神兽归一,大劫降临,我们公输家族应该何去何从呢?”

    “如何能在大劫降临之前,让我们公输家族安然保存下来,然后度过灭世大劫呢?”

    帝天自然是明白老玄武这样说的目的,不过站在帝天的角度,有些话不需要他来说,让他手下的人说话,反而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就在帝天看了一眼老朱雀之后,心领神会的老朱雀立刻对着老玄武道:“玄武老兄,这还用我给你说吗?”

    “我们此番前来你们公输家族,就是想让你们公输家族也加入到陛下的麾下,将我们四神兽家族融合为一个神兽家族。”

    “你可能并不知道,为妖族天帝转世,陛下有神兽血脉,只要你们公输家族愿意加入到陛下一方,陛下就会给你们公输家族的核心人物赐下神兽血脉,让其实力更上层楼。”

    “而且陛下有妖族一脉的无上气运,只要加入了陛下一方,你们公输家族必然会气运大涨,度过灭世大劫,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老朱雀的这番话让老玄武确实有些心动了,为四神兽家族的老祖宗,老玄武可是很清楚的知道神兽血脉有多么珍贵!

    如果能够得到神兽血脉,那将会成为天道的宠儿,在实力上会碾压同一阶的修炼者。

    仅凭着这神兽血脉,就有必要加入帝天的阵营。

    而就在老玄武正思考着,打算做出决定之时,他身旁的公输家族的头号天骄人物公输赢却有些不大相信的问着老朱雀道:“加入帝公子一方,就能够气运大涨,这如何来判定?”

    “气运这种东西,关系到天道运转的大势,我们四神兽一族为天道所不容,又如何来判断自己家族的气运是增强了还是削弱了?”

    其实公输赢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的身上同样有一件镇压家族气运的宝物,这件宝物的名称叫撼天尺。

    这撼天尺是仿造公输家族的镇族至宝混沌尺炼制而成,公输家族传承了几百万年的气运,还有公输家族吸收了历朝历代无数大小国家的一国之运,都在这撼天尺之内。

    为撼天尺这件气运法宝的执掌者,公输赢自然是最为关注家族气运的强弱。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