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零九章 闻人倾国的身份(下)
    既然秦楚楚是天道之剑,可以替天行道,肆意诛杀神兽家族却不沾因果,那神兽家族的命脉就等于掌握在了秦楚楚的手中。

    如果神兽家族不答应秦楚楚,不屈服在秦楚楚的威严之下,那秦楚楚诛杀起他们来就名正言顺,以玄冥祖巫的杀性,杀起他们来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闻人镇国和闻人倾国兄妹两个前来南宫家族,以闻人家族所占的优势,南宫家族只能选择屈服。

    除非老朱雀和南宫坚父子想让传承了数百万年的南宫家族泯灭于世,布了东方家族的后尘。

    不过老朱雀也是久经世故之人,以他的阅历却不难看出,闻人倾国之所以单独跟着南宫玉来找他,肯定是别有用心,并不仅仅是想劝服南宫家族向他们闻人家族屈服那么简单。

    闻人倾国这女人,肯定有她的想法!

    或者说,有她不想让闻人镇国知道的秘密。

    一念至此,老朱雀的目光变的犀利无比,似乎能够看透闻人倾国一样。

    面对着老朱雀那犀利无比的目光,闻人倾国却表现的很是淡然,丝毫都不在意一般。

    “朱雀老祖,我哥到你们南宫家族来的目的,确实是想让神兽家族融合,具体来说,他是想得到你们南宫家族的传承。”

    闻人倾国亲启朱唇,声音之中透着无尽的妩媚,直言不讳的说出了闻人镇国此番前来的目的。

    而对于南宫家族来说,大妖白泽留给南宫家族的传承,是南宫家族之所以能够立足于世的根本,怎么可能会轻易传给别人?

    闻人镇国想得到南宫家族的传承,这简直岂有此理!

    可是闻人家族的背后有秦楚楚这个玄冥祖巫转世的天道之剑撑腰,一旦和闻人家族翻脸,他们南宫家族能够承受的住这个后果吗?

    老朱雀和南宫玉相顾对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全都表现的很是愤怒,但却又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老朱雀从闻人倾国的话里面却听出了弦外之音,更是认为闻人倾国有她想达到的目的。

    或许闻人倾国的这个目的,对南宫家族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之后,老朱雀对着闻人倾国道:“倾国小姐,你跟着玉儿专程来找我,恐怕并不仅仅是想把有关玄冥祖巫的情况告诉我吧?”

    “你哥到我们南宫家族来的目的是为了我们南宫家族的传承,那你呢?”

    “你到我们南宫家族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说至此处,老朱雀目光如刀,死死的盯住了闻人倾国,仿佛要看穿了她的身体,看穿了她那黄金比例一般的身材之内,藏着一个什么样的心思一样。

    南宫玉是闻人倾国的仰慕者,但此刻的南宫玉却收起了他对闻人倾国的仰慕之心,和朱雀老祖一样,目光凌然,死死的盯在了闻人倾国的身上。

    此刻的南宫玉有一种感觉,他觉的南宫家族的前途命运,恐怕很有可能就在闻人倾国这女人的一句话之间。

    或许闻人倾国的一句话就能让南宫家族飞黄腾达,或许闻人倾国的一句话,就能让南宫家族灰飞烟灭。

    像闻人倾国这样倾城倾国的女人,绝大多数都是红颜祸水,祸害天下苍生的。

    这天地之间正是因为有闻人倾国这样的女人,才会产生那么的纷争和混乱吧!

    突然之间,也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玉竟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而闻人倾国面对着朱雀老祖和南宫玉,却淡然一笑,反问起了朱雀老祖。

    只见闻人倾国道:“老祖,那你认为我到你们南宫家族来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想,你肯定不会认为我的目的和我哥一样,是为了让南宫家族融入我们闻人家族,从而得到你们南宫家族的传承。”

    “多此一举的事情,我又何必去做呢?”

    “就算是你们打算交出南宫家族的传承,也不可能会给我吧!”

    “我哥是闻人家族的家主,如果你们南宫家族打算屈服,那肯定是向他屈服,绝不会是我!”

    闻人倾国侃侃而谈,直接堵死了朱雀老祖和南宫玉的想法。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闻人倾国既然不是为她自己争取好处,难不成她还是为了南宫家族?

    但闻人倾国她有什么理由要对南宫家族好呢?

    是因为南宫玉对她的感情吗?这简直荒谬,就算是南宫玉本人都不会相信是因为这个原因。

    想了许久,南宫玉和朱雀老祖都没有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这两个在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同时摇了摇头。

    “倾国小姐,我们实在是无法猜透你的目的,还是请你自己说出来吧。”

    老朱雀带着一脸的无奈,对着闻人倾国道。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国觉的她已经吊足了胃口,就对着老朱雀道:“朱雀老祖,如果我让你们南宫家族拒绝我们闻人家族,和帝氏一族结盟,你愿意吗?”

    “就算是我们神兽家族要融合为一,也应该建立在一个公平公正,不受威胁的基础上,而不是被玄冥祖巫用祖巫血咒来威胁,以我们闻人家族为主,让你们其他两家做我们闻人家族的附庸。”

    听到闻人倾国此番言语,老朱雀和南宫玉大大的吃了一惊。

    “倾国小姐,你说什么?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因为闻人倾国的言论太过于惊世骇俗,让老朱雀认为他听错了,所以忍不住的让闻人倾国再强调一遍。

    此刻的南宫玉同样也瞪大着眼睛,虽然他所听到的内容和老朱雀一般无二,但南宫玉也想让闻人倾国再后重复一遍,以此来确定闻人倾国是否在胡说八道?

    闻人倾国对老朱雀和南宫玉的反应早有预料,所以闻人倾国反而表现的云淡风轻一般,淡淡的笑着道:“再说一遍也是如此,我希望你们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和帝氏一族结为同盟,辅佐帝天做救世之主。”

    “我们四神兽家族融合归一,前提必须是建立公平公正的基础之上,绝不能因为受到秦楚楚的威胁,才向闻人家族屈服。”

    听到闻人倾国的这番话,老朱雀和南宫玉简直无法相信,这是闻人家族的嫡系,闻人家族的家主之妹,前任家主的女儿所说出来的话。

    闻人倾国她是疯了吗?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东方家族是和帝氏一族结盟的,但东方家族却被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给灭了族,闻人倾国让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与帝氏一族结盟,这不等于让他们两家找死吗?

    难不成闻人倾国这女人,是打算用这种方式,借秦楚楚之手,灭了他们两族吗?

    从这方面来说,闻人倾国简直其心可诛!

    产生了这个念头,老朱雀面色一凛,对着闻人倾国厉声说道:“倾国小姐,你让我们两家和帝氏一族结盟,这是打算借玄冥祖巫之手灭了我们两族吗?”

    “其他三族被灭,你们闻人一族就可以成为四神兽家族之中仅剩的一族,就可以安然无恙的度过灭世大劫了是不是?”

    “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很好,但你却太小看了我们南宫家族吧?”

    老朱雀在说话之间释放出了他的气势,整个溶洞之中的温度瞬间就好像提升了几百度一样,闻人倾国虽然也是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但她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在法力的精纯程度方面,她和老朱雀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如果和老朱雀动手,就算老朱雀不动用他的先天灵宝混沌锤,她也绝对不是老朱雀的对手。

    当然,闻人倾国从来都没有打算和老朱雀动手,她仅凭着她的说辞,就可以说服老朱雀和南宫玉。

    只见闻人倾国微微一笑,对着老朱雀轻描淡写的道:“朱雀老祖,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你就误会了我的一番好意了。”

    “之前东方家族被灭,是因为东方家族对帝氏一族的天命之人帝天还不够信任,所以才被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抓住了机会,用祖巫血咒灭了整个东方一族。”

    “但你要想,帝天乃是妖族天帝转世,为曾经的妖族天帝,先天至宝河图洛书的掌控者,他肯定有办法对付玄冥祖巫的祖巫血咒。”

    “如果连妖族天帝都没有办法对付祖巫血咒的话,那在巫妖大劫之时,恐怕所有的妖族,都被十二祖巫用祖巫血咒给诛杀了个一干二净了吧!”

    听闻人倾国这样一说,本来对闻人倾国产生了敌意的老朱雀和南宫玉全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帝天是妖族天帝转世,按道理他肯定有应对祖巫血咒的办法,如果能和帝天结盟的话,对于南宫家族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四神兽家族本来就和妖族有渊源,而且帝天是妖族天帝转世,承袭了妖族的无上气运,本来南宫家族就最看好帝天,但却因为东方家族的缘故南宫家族不能和帝天结盟。

    现如今东方家族被秦楚楚给灭了族,对于南宫家族来说,反而是一个和帝天结盟的机会。

    只是闻人倾国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她不让南宫家族向秦楚楚屈服,反而和帝氏一族结盟呢?

    这对于闻人倾国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会有人平白无故的给你好处,朱雀老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在和闻人倾国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朱雀老祖问着闻人倾国道:“倾国小姐,请恕我冒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希望我们和帝氏一族结盟?这样对你,或者对你们闻人家族有什么好处?”

    面对着一脸不解的朱雀老祖,闻人倾国微微一笑,向南宫玉看了看之后道:“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帝天的女人!”

    “为帝天做事,就是为我做事,帮了帝天,就是帮了我!”

    南宫玉对闻人倾国仰慕已久,听到闻人倾国这番话,看着闻人倾国说起帝天之时那满脸幸福的样子,他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但闻人倾国和帝天从未谋面,她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帝天的女人?

    南宫玉感到很不服气,除了妖族天帝转世,天命之人的身份之外,他那里不如帝天了?

    “倾国,你不会是疯了吧?你连见都没有见过帝天,为什么认为你是他的女人?”

    南宫玉如痴如狂一般,大声的对着闻人倾国道。

    而闻人倾国却好像沉浸在了回忆之中一般。

    “帝天的上一世,是殷商渑池县的县令张奎。”

    “而我,就是他上一世的女人,我上一世的名字,叫高兰英!”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