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二百零五章 神兽归一计划(下)
    闻人镇国是极度渴望完成这个任务的,因为一旦完成了这个任务,他就会成为神兽家族几百万年历史之中最伟大的一任家主。

    让四神兽家族归一,成为归一之后的第一任家主,这样的荣耀是四神兽家族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的。

    所以此刻当听到闻人倾国所说的一番话,言之灼灼的说她能够帮助他搞定南宫家族的头号天才南宫玉,最终达到说服南宫家族的目的之后,闻人镇国先被闻人倾国给说服了。

    毕竟他从闻人倾国的眼神之中没有看出她怀有不良心思,为他的妹妹,以他和闻人倾国的感情,以他对闻人倾国的宠爱,她没有理由不帮他,反而还会害他。

    想到了这些之后,闻人镇国点了点头,答应了闻人倾国。

    “倾国,你确定是真心实意的悔过了?”

    “你确定是想帮我,想帮我们闻人家族?你对倾城姐真的没有怨恨了吗?”

    虽然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已经选择了相信闻人倾国,但在答应闻人倾国之前,闻人镇国还是有些不大放心的跟她又确认了一番。

    而对于闻人倾国来说,从闻人镇国点头的那一刻起,她就很清楚的知道,她已经达到了目的。

    对于她的这个哥哥,她是再也了解不过了,她的演技可能骗不过其智如妖的闻人倾城,也可能骗不过演技超凡的秦楚楚,但骗过闻人镇国,却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面对着闻人倾国的再次询问,闻人倾国做出了一副有些恼火和不耐烦的样子,对着闻人镇国道:“哥,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难道你对我还有所怀疑吗?”

    “你是闻人家族的直系子弟,难道我就不是吗?”

    “我之前是对倾城姐有成见,但那是因为我并不知道倾城姐是天生圣体,如果早知道倾城姐是天生圣体,我还会对她有成见吗?”

    “除了倾城姐这个天生圣体,你说我们闻人家族还有谁能带着我们家族度过灭世大劫,获取天道的认可?”

    见闻人倾国有些恼火的对她说出了这番话,闻人镇国心头最后的一丝顾虑全部都打消了。

    “对,倾国,你有这个意识就太好了!”

    “倾城姐是万年难遇的天生圣体,这就算是放在远古洪荒时代,都会成为顶级大能人物的,我们闻人家族有倾城姐,真是滔天之幸啊!”

    露出了一脸的笑容,闻人镇国拍了拍闻人倾国的肩膀道。

    闻人倾国很是配合的连连点头,而见此情形,闻人镇国就把闻人家族的青龙令从他的纳戒之中拿了出来。

    接下来闻人镇国将法力输入了青龙令之中,催动了青龙令,就看到一条为法力所凝聚而出的神兽青龙张牙舞爪的向着前方的结界扑了过去。

    闻人呼风和唤雨这兄弟两个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闻人镇国催动青龙令打开结界的过程,闻人倾国虽然面带着微笑,心中却在暗自腹诽。

    闻人倾城是天生圣体,是四神兽家族万年不出的绝世人物,可她闻人倾国也不是普通人,她的身份要是说了出来,也是能够惊天地,泣鬼神的。

    在闻人倾国看来,她的身份丝毫都不比闻人倾城差,甚至还在闻人倾城之上。

    既然如此,闻人倾城那有资格来决定四神兽家族的前途?

    无论是闻人家族还是其他的两家神兽家族,命运应该被她所操控才对!

    四神兽家族归一,应该由她来主导!

    而就在闻人倾国这样想着之时,闻人镇国用青龙令凝聚而成的那条青龙已经打开了南宫家族的结界,在闻人镇国他们四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白玉堆砌而成的通道。

    “倾国,你可以要记住你说的话,到了南宫家族能帮上忙最好,要是帮不上忙千万不要给我添乱!”

    临踏上那条通道之前,闻人镇国又不大放心的交代了闻人倾国一番。

    “哥,你要说多少遍啊!”

    “你对我就这么不相信吗?”

    “我是诚心诚意的想帮你,想帮我们家族出点力的,你要是到现在都对我还不相信的话,那我还是回去好了!”

    噘着嘴很是不满的白了闻人镇国一眼,闻人倾国看上去有些恼火的道。

    而见此情形,闻人镇国很开心的笑了,在他看来,闻人倾国是真心实意的悔过,想帮他的忙为家族出力。

    既然如此,他没有任何理由让闻人倾国回去,说不定闻人倾国还真的能够给他帮上一定的忙。

    南宫玉是南宫家族的头号天骄人物,据说深得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喜爱,是被当做南宫家族的接班人来培养的。

    如果闻人倾国能搞定南宫玉,让南宫玉站在他们一边,那南宫家族的其他人就不难说服了。

    相信只要了解了当前大势,了解了秦楚楚这个后土祖巫的实力,还有闻人倾城是天生圣体这一情况,南宫家族肯定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东方家族被秦楚楚给灭了族,和杀性最强,手段最狠的玄冥祖巫做对手,南宫家族的人就不怕步了东方家族的后尘吗?

    闻人镇国心头这样想着,已经通过白玉阶走到了通道对面,闻人倾国和呼风唤雨兄弟两个全都跟在了他的身后。

    而就在通道的对面,是南宫家族的人把守着,平时四神兽家族之间的人很少有往来,一般能够打开结界进入南宫家族的,都是四神兽家族的高层人物。

    比如四神兽家族的老祖,或者持有家主令牌的人物,像闻人镇国这样的年轻一代,很少有人能打开结界进入到南宫家族的地界来。

    所以当看到闻人镇国四个人之后,南宫家族驻守在结界旁边的人立马就迎了上来。

    “尔等何人?为何擅闯我南宫家族?”

    只见七八个南宫家族的守卫,手中拿着远古时代的武器,将闻人镇国他们四个人团团围了起来。

    其中一名守卫面色凝重,用手中的长矛指着闻人镇国厉声问道。

    而见此情形,我男人镇国面不更色,将他手中的青龙令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给这帮守卫看了个一清二楚。

    “闻人家族新任家主闻人镇国,有要事拜访南宫家族,还请各位通报一番,顺便带我们前去。”

    听到闻人镇国的介绍,这帮守卫们大吃了一惊。

    闻人镇国是闻人家族的头号天骄人物,南宫家族的人大多数都知道,要说闻人镇国代表闻人家族到南宫家族来,这也算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但闻人家族的家主闻人忘神为什么要把家主之位传给闻人镇国呢?

    难不成在闻人家族之内,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几个守卫心头闪现了许多疑问,但闻人镇国要真是闻人家族之主,那他们这些普通守卫是没有资格询问他原因的。

    所以当迟疑了几秒钟之后,为首的一名守卫表现的很是恭敬,对着闻人镇国道:“看来您就是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了,如此年纪就能担任家主之位,真是让我等钦佩。”

    “我这就去向家族通报,还请镇国家主稍等片刻。”

    既然是闻人镇国这个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前来,那按照礼数的话,南宫家族必须派一个身份相当的人物前来迎接才对。

    所以当这个守卫做出了这样的答复之后,闻人镇国并没有说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

    虽然四神兽家族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之中,三仙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但现代科技在这个空间之中却无处不在,什么手机网络,电话电视之类的,在三仙岛之中应有尽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三仙岛之中四神兽家族的年轻一代,在思想上和观念上,很多方面都和现代社会的年轻人一般无二。

    在这种情况之下,南宫家族的这些守卫只需要给南宫家族的高层人物打一个电话,估计很快就会有南宫家族的相关人物赶来。

    在时间上来说,是耽搁不了多长时间的,这点儿时间闻人镇国是等的起的。

    更何况从礼数上来说,闻人镇国这个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他需要别人的尊重和认可。

    大约等了五分钟之后,那名守卫一脸恭敬的来到了闻人镇国的面前。

    先对着闻人镇国行了一礼,随后这名守卫道:“闻人家主,听闻你们的到来,我们南宫家族的南宫玉少主已经亲自赶来了。”

    “最多二十分钟左右,南宫玉少主就会赶到这里,到时候由他带着你们去我们南宫家族。”

    说到这里,这名守卫身体笔挺的站在了那里,等着闻人镇国做出答复,不过这名守卫的目光却不经意之间投向了闻人镇国身后的闻人倾国身上。

    这守卫暗暗在想,就算闻人镇国是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南宫家族的高层却没有人打算亲自来迎接他,因为闻人镇国的辈分和年龄毕竟在那里,要是南宫家族的高层人物大老远的跑来迎接,那南宫家族也太掉价了。

    但南宫家族的头号天才南宫玉,在听到闻人镇国的身边跟随了一个美艳无比的女子之后,就自告奋勇的赶了过来,看来这天下的英雄,确实难过美人关啊!

    不过话说回来,像闻人镇国身边的这个女子,这世上的男人有几个能不被她所吸引的?

    “好,我就等一会儿你们南宫家族的这位头号天骄人物!”

    就在这名守卫暗自腹诽着之时,闻人镇国点了点头道。

    为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曾经的头号天骄人物,对于南宫家族的这位头号天骄,其实闻人镇国一直都没有放在眼里。

    尤其是此刻的闻人镇国为闻人家族的家主,南宫家族却仅仅派了南宫玉前来迎接,这让闻人镇国本来就感到有些不爽。

    不过为了大局,为了神兽家族的归一计划,闻人镇国却不打算跟南宫家族计较。

    就这样,在闻人镇国四个人等了大约有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一道浑身蓝色的身影从远处疾速而来,转眼之间就出现在了闻人镇国他们的眼前。

    只见来人面如冠玉,目似朗星,鼻若悬胆,眉若利剑,无论从相貌还是气质上来说,都丝毫不逊色于闻人镇国这位闻人家族的新任家主。

    很显然,这人就是南宫家族的头号天骄人物与南宫玉。

    “见过少主!”

    看到南宫玉前来,几个南宫家族的守卫全都单膝跪地,对着南宫玉行起了礼。

    不过南宫玉却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这几个守卫,甚至连闻人镇国这个闻人家族的家主都没有多看一眼。

    “倾国小姐,我终于又一次见到你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从上一次离别之后,给我的感觉好像过了有几千几万年一样!”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