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你在搞什么鬼?
    我的实力等级不过是二品神相,相当于天阶八品的中品金仙,所以在闻人镇国看来,实力级别最低的我,应该是他唯一能找回面子的机会。

    不过因为我们这帮人几乎人手一件先天灵宝的缘故,闻人镇国在向我发起挑战之前,先跟我确认了一番,是否有先天灵宝?

    假如连我这个中品金仙级别的人物都有先天灵宝,那在他看来深不可测的秦楚楚和陈婉秋就更不用问了。

    好在我的回答是没有,这让闻人镇国大喜过望,他认为我们这帮人之中终于有一个能让他找回场子,给他们闻人家族,争得一点点可怜的面子了。

    然而闻人镇国并不知道,其实我也有先天灵宝,而且我的先天灵宝还是一件能够让他的镇国塔失去用的先天灵宝。

    一旦我的落宝金钱落下了闻人镇国的先天灵宝,凭借我的功德金身,功德神鞭和功德神旗,闻人镇国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用混沌金钱来对付闻人镇国,我倒想看看,凭借我的功德金身,是否能扛住闻人镇国的镇国塔?

    这镇国塔之中有闻人家族所吸收的无数国之气运,我倒要看看,是我这个天命之子的气运旺盛,还是闻人家族用秘法吸收的镇国塔的气运旺盛?

    如果我的气运连闻人家族的镇国塔的气运都不如,那我和闻人家族合,建立同盟关系,凭什么来帮助闻人家族度过灭世大劫?

    是闻人家族帮我还是我帮闻人家族,主次关系必须要弄清楚?

    为天命之人,气运要是不够强大,能够成为救世之主,化解灭世大劫吗?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才决定用功德金身来硬扛闻人镇国的镇国塔。

    闻人镇国自然是不知道我的心思,他只需要确定我没有先天灵宝就行了。

    在闻人镇国看来,如果我没有先天灵宝在手,以我中品金仙的实力级别,就算是不用镇国塔这件极品后天法宝,他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我碾压。

    如果用了镇国塔,镇国塔每一次祭起,当落下之时,都会有相当于一个小型国家的气运之力加持,一个区区的中品金仙,又如何能扛住一个小型国家的气运之力?

    只要没有突破到大罗境界,没有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中品金仙也好上品金仙也罢,实力纵然是比普通人要强大许多,但总归是没有脱离了人的范畴。

    人力总有匮乏之时,当一个小型国家的气运之力加身时,我又如何能够抵抗呢?

    看着平凡而又普通的我,闻人镇国此刻已经给我判了死刑,在他看来,当他的混沌塔落下之时,我必然会落得一个被镇压在塔下,粉身碎骨,化为灰灰的结果。

    “小子,如果没有先天灵宝在手,那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滚出我们闻人家族,离开三仙岛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对我说出这番话之时,闻人镇国终于找到了自信,表现的是那么不可一世,但闻人镇国的表现,却让我们天机门的这帮人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他。

    “小子,谁给你的勇气,这么跟我老大说话的?是梁静茹吗?”

    武顺的性子比较急,在第一时间就出言嘲讽起了闻人镇国,但我并不想给闻人镇国太大的压力,所以我对着武顺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再多说话。

    小兰陵和云若风苏天他们本来打算怒叱一顿闻人镇国的,但在见到我这个表情之后,全都硬生生的把准备说出来的话又吞了回去。

    看来我准备玩扮猪吃老虎,闻人镇国这小子,恐怕要倒霉了!

    天机门的众人几乎全部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闻人镇国本来以为我是一个小喽啰,是我们这帮人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武顺这个拥有着上品先天灵宝,混沌魔刀的人物却叫我老大,这让闻人镇国再也不敢用之前的眼光来看待我了。

    “他管你叫老大,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到底有没有先天灵宝?”

    闻人镇国最担心的是我有先天灵宝,所以当听到武顺叫我老大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问起了我的身份,还有我究竟有没有先天灵宝?

    暂时我还不想让闻人镇国知道我的身份,所以面对着一脸狐疑,无比忌惮和紧张的闻人镇国之时,我面无表情的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不过我可以跟你确定,先天灵宝这种东西,我是不会用的。”

    “尤其是和你这样的对手过招之时,根本就不需要用先天灵宝。”

    闻人镇国为闻人家族最顶级的天骄人物,自然有他的骄傲,虽然在武顺和小兰陵他们的面前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但这原因却是因为他们有先天灵宝的缘故。

    可是我明明没有先天灵宝,语气却这么狂妄,言语之间好像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一般,这一瞬间就让闻人镇国气的五脏六腑都要炸了一般!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小子,你说话这么狂,谁给你的勇气?是梁静茹吗?”

    “既然你敢放出这话,那待会儿死在了我的手下,被我的镇国塔给镇压致死,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暴跳如雷的闻人镇国把武顺对他所说的话原封不动的用到了我的身上,在这同时,闻人镇国祭起了他的镇国塔。

    这镇国塔之中有闻人家族用秘法吸收的历朝历代无数国家的气运,随着气运之力向外辐射,在场的众人全都感受到了一股重逾山岳的威压。

    尤其是闻人家族的一帮绝世天骄们,一个个在暗自嘀咕,闻人镇国的镇国塔有如此之威能,凭着我的杏黄旗能承受的住吗?

    我的金身虽然能够扛住他们的法宝和武器,但能够扛住镇国塔的一国气运之力吗?

    一旦镇国塔一次又一次的碾压而来,每一次都是一国气运之力,我能扛住几次呢?

    就在闻人家族的这些绝世天骄们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际,抬头看着光芒四射,威压滔天的镇国塔,我心念一动就凝聚出了功德神旗。

    我的打算,是先用功德神旗来试一下,如果功德神旗能扛住,就用功德神旗来扛,如果功德神旗扛不住,那就用我的功德金身来扛。

    我倒要看看,闻人镇国的镇国塔,能有多少一国之气运?

    我这天命之子的功德金身,在国之气运的锤炼之下,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至于我的功德金身扛不住闻人镇国的镇国塔,这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是绝对不会发生的状况!

    要是发生了这样的状况,那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带着陈婉秋返回万妖谷算了,别想着去化解灭世大劫,做什么救世之主了。

    “来吧,把你的手段都使出来吧!”

    “嘴上逞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说话之间,我的功德神旗已经悬浮在了头顶之上,等待着闻人镇国用他的镇国塔来镇压我。

    看到我头顶悬浮着的功德神旗,闻人镇国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我的身份。

    不过在闻人镇国看来,仅凭着杏黄旗想挡住他的镇国他,那恐怕我这个姜氏一族的天命之人,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对手的手段。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他本来就不赞成闻人倾城选择我和秦楚楚做闻人家族的盟友,现如今他很有可能用正大光明的手段替闻人倾城来纠正这个错误。

    一念至此,闻人镇国面带着喜色道:“原来你就是姜氏一族的天命之人,不过就算你是天命之人,在我的镇国塔之下,也会成为过往云烟!”

    言罢之后,闻人镇国催动镇国塔向着我碾压而来。

    这镇国塔每一次落下,都会有一国气运之力加持,对于我的功德神旗而言,只能勉强抵挡住一次。

    具体来说,我的功德神旗只能相当于一件防御性的上品后天法宝,而且因为功德神旗是由功德之力所凝聚的缘故,当功德之力消耗殆尽之时,功德神旗就会化为虚无。

    所以当镇国塔第一次落下之后,我的功德神旗虽然扛住了镇国塔,但却在镇国塔反弹回去之后,渐渐的泯灭消散,化为了虚无。

    要想再凝聚出功德神旗,那我又要消耗不少功德之力,这样下去对我反而不利。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我已经打定了注意,接下来就用我的功德金身,来硬抗镇国塔的一国气运之力。

    而对于闻人镇国来说,虽然我的功德神旗扛住了他的第一击,但我的功德神旗却已经化为了虚无,那接下来我还有什么手段和底牌呢?

    “姓姜的,你的杏黄旗还能凝聚出来吗?”

    “如果不能的话,那你就死定了!”

    闻人镇国得意无比的大声喝道,在这同时催动了他的镇国塔。

    在此刻,我们天机门的人并没有替我担心,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知道,和功德神旗相比,我的功德金身才是防御力最强的。

    如果功德神旗相当于一件上品后天法宝级别的防御型法宝的话,那我的功德金身至少相当于一件极品法宝级别的后天防御型法宝。

    可是闻人家族的这帮绝世天骄们却并不知道我的功德金身究竟强悍到了何种程度?

    在他们看来,我的金身能扛住他们的武器和法宝,却未必能扛住闻人镇国的镇国塔!

    如果万一被闻人镇国的镇国塔把我给镇压了,那岂不是说明闻人倾城为闻人家族所做出的选择是错误的?

    但如此一来,和闻人家族结盟的天命之人,岂不是只剩下了秦楚楚这一个?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等于破解了四神兽家族内部的那个预言。

    这对于闻人家族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啊!

    有玄冥祖巫转世的天命之人做盟友,必然能够帮助闻人家族度过灭世大劫啊!

    闻人家族的这些绝世天骄们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不过他们却并不知道,我在秦楚楚的心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如果我在闻人家族出了什么意外,别说被闻人镇国给镇压了,就算是擦破点皮,受到一丁一点伤的话,恐怕整个闻人家族,都会被秦楚楚和陈婉秋给灭了吧!

    而就在此刻,闻人镇国的镇国塔,已经落了下来,砸在了我的头顶之上。

    “砰!”

    镇国塔砸在了我的头上,发出了金属交击的声音,不过出乎了闻人镇国和闻人家族所有人的意料的是,我的脑袋并没有被镇国塔的一国气运之力砸的桃花万朵满天红,反而闻人镇国的镇国塔,却好像粘在了我的脑袋之上一样。

    “姓姜的,你在搞什么鬼?”

    感受到他的镇国塔发生的变化,闻人镇国面色大变。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