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解决问题的办法
    既然魑魅魍魉能够轻易而举的夺舍三界六道之内的任何一个种族,那之前的四个煞魔肯定是被魑魅魍魉给夺了舍。

    所以被夺舍的煞魔还拥有者煞魔的能力,可以吸收煞气。

    但就在煞魔爆炸的功夫,借着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被爆炸所吸引,魑魅魍魉又一次进行了夺舍。

    估计魑魅魍魉中的某一个想夺舍我祖爷爷,但我祖爷爷被陈婉秋用她的心头血下了防护之术,所以魑魅魍魉中的这一个,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夺舍了钦天八老之中的四名。

    而被魑魅魍魉夺舍之后,钦天八老的记忆,乃至所有一切,都会被魑魅魍魉所掌握,所以此刻的钦天八老,让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真假。

    究竟那四个是被夺舍的?那四个是没有被夺舍的?

    被夺舍了的那四个,他们是生是死?还有没有机会再重新夺舍回来?

    我祖爷爷为钦天八老的师父,和钦天八老的感情最深,所以此刻当听到魑魅魍魉夺舍了钦天八老之中的四人之后,不由的焦急万分,急忙问起了闻人倾城。

    “倾城丫头,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的这八个弟子之中,真的有四个已经被魑魅魍魉给夺舍了?”

    面对着一脸紧张的我祖爷爷,闻人倾城表现的很是无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老人家,我基本上能够肯定,就是魑魅魍魉夺舍了您的四个弟子。”

    听到闻人倾城的回答,看着闻人倾城那一脸无奈的样子,我祖爷爷只感觉头大如斗。

    钦天八老是他的亲传弟子,对待他的这八个门人弟子,就如同他的亲生儿子一样,每一个都是他的心头肉,他们师父之间的感情,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所以此刻的我祖爷爷,最为关心的是纳四个被夺舍的情况如何?

    只见我祖爷爷战战兢兢,结结巴巴的问着道:“倾,倾城,我想问你,被夺舍的我那四个弟子,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他们,他们还有没有机会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我祖爷爷此刻如履薄冰一般,心情紧张的简直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他生怕从闻人倾城这里听到不好的消息。

    如果他的四个弟子门人全部都无力为天,那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就太大了!

    简直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可是人一辈子,有些事情却是必须要承担的。

    就像封神大劫之时一样,广成子大仙和赤精子大仙明明知道他们的弟子下山之后会被申公豹说反,会助纣为孽,但他们却根本就无法改变。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子受到天道惩罚,应验了自己曾经发下的誓言。

    闻人倾城虽然很不想说出结果,但如果她不说出结果,反而会误导了我们,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

    所以在咬了咬牙之后,闻人倾城硬着心肠对我祖爷爷道:“老人家,魑魅魍魉之所以能够轻而易举的夺舍,就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天生的能力。”

    “而这种能力,能够让魑魅魍魉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吞噬掉大千宇宙之内任何一个种族的灵魂,占据其身体,读取其记忆。”

    我祖爷爷本来还报了一点希望,但在听到闻人倾城所说之后,让他不堪承受打击,顿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个人最重要的莫过于灵魂,如果连灵魂都被吞噬了,那岂不是等于连轮回转世的资格都没有了?

    难怪魑魅魍魉非妖非魔,非鬼非精,在这大千宇宙之中竟然有此等恶毒至极的物种。

    能够轻而易举的吞噬任何一个物种的灵魂,占据其身体,这是一种何其逆天的能力,像魑魅魍魉这种物种,就不应该存在于大千宇宙之中!

    “真是可怜了我的四个弟子啊!”

    我祖爷爷的声音无比悲呛,双目之中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坐在地上大哭着道。

    而见此情形,钦天八老竟然全部都跪了下来。

    “师尊,请您老千万要节哀啊!不要伤到了您老的身体。”

    这钦天八老之中必然有四个被魑魅魍魉夺了舍,但因为占据了钦天八老的记忆,此刻无论是真的假的,面对着我祖爷爷之时,全都表现出了一副对师尊关心无比,拳拳赤诚的样子。

    这让我们根本就无法分辨,究竟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我祖爷爷抹了一把眼泪,看着对着他跪在地上的钦天八老,心中百感交集,如同被毒蛇噬咬着一般的痛苦。

    在钦天八老之中有四个是杀死他弟子的凶手,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无法给他的弟子报仇,这叫人情何以堪!

    “你们,你们之中谁是我的弟子?谁是魑魅魍魉啊!”

    我祖爷爷一边哭着,一边问着钦天八老道。

    但魑魅魍魉可不是傻子,肯定是不会承认他们是假的。

    只见赖老先对着我祖爷爷磕了一个头道:“师尊,我是正春啊!我是您的大弟子,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被魑魅魍魉夺舍,还是原来的我!”

    紧随在赖老之后,我祖爷爷的二弟子也对着我祖爷爷磕了一个头。

    “师尊,我是您的二弟子,当年要不是您收留了我,让我成了天机一脉的弟子,我早就成了一个饿死的孤儿,还那有现在钦天八老镇国神士的荣耀啊!”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被魑魅魍魉夺舍!”

    接下来钦天八老全部都对着我祖爷爷磕起了头,介绍起了他们和我祖爷爷之间的关系,诉说起了他们曾经和我祖爷爷经历的一幕幕,以此来证明他们并没有被魑魅魍魉夺舍。

    但魑魅魍魉在夺舍之后能够吞噬记忆,所以此刻的钦天八老无论说什么,其实都没有任何意义。

    吞噬了记忆的魑魅魍魉,和真人没有区别,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最没有破绽的演员。

    假的始终是假的,真的永远是真的,可最让人痛苦的是,当假的假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根本就无法分辨真假。

    “倾城,你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如果不能分辨出那四个是被魑魅魍魉给夺了舍,那该如何是好?”

    “难不成,我们要把八位师叔,全都禁锢起来吗?”

    看着我祖爷爷那痛苦无比的样子,我爷爷却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现如今钦天八老中的四个被魑魅魍魉给夺了舍是一个既定的事实,可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如果让钦天八老离开了万妖谷,就等于放虎归山,让魑魅魍魉去为祸天下苍生。

    有着吞噬灵魂,随便夺舍的能力,魑魅魍魉一旦为祸人间,能够制造出来的麻烦,简直无法想象。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魑魅魍魉夺舍了某个位高权重的人物,直接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或者直接动用了可以毁灭世界的武器,那后果简直就不堪设想。

    可是在分辨不清钦天八老之中那四个是魑魅魍魉的情况之下,难道要把钦天八老全部都禁锢起来吗?

    那对于钦天八老之中的其他四个,是何等的不公平啊!

    我爷爷说出了这个很残酷,很现实的问题,让我们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一个问题,叫我们如何去面对,如何去解决?

    甚至就算是禁锢钦天八老,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禁锢呢?

    魑魅魍魉可以轻而易举的吞噬大千宇宙之中任何一个物种的灵魂,有这种手段和能力,用什么办法才能够保证不出问题的把钦天八老禁锢起来呢?

    秦楚楚和陈婉秋应该是早就猜到了魑魅魍魉的来历,也早就考虑到了接下来我们需要应对的难题。

    所以此刻的秦楚楚一脸杀意,目光凌厉的从钦天八老的身上扫过。

    陈婉秋虽然很是无奈,但她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所以秦楚楚的想法,在陈婉秋看来反而是一劳永逸的。

    就在我们一帮人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时?秦楚楚的声音之中带着浓烈无比的杀意道:“魑魅魍魉可以轻易而举的吞噬灵魂借体重生,想禁锢魑魅魍魉,除非有女娲的圣人手段,把它们困在某一个小千世界之中。”

    “如果没有圣人的手段,不能把魑魅魍魉困在小千世界之中,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白猫还是黑猫,只要和魑魅魍魉有关系的,一个不剩的全部杀掉!”

    说至此处,秦楚楚毫不客气的释放出了她身上的杀机。

    在秦楚楚看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把钦天八老全部都杀掉。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隐患,彻底的化解了这一场浩劫。

    但站在我祖爷爷的角度,他已经失去了四个门人弟子,又怎么可能在失去四个?

    无论如何,这是我祖爷爷所不能接受的!

    “不行,我不能再让我的弟子死掉一个!”

    “楚楚,我不能接受你的这个办法!”

    “你要是敢对我的弟子动手,敢动他们一分一毫,我就不认你这个孙媳妇!”

    从地上站了起来,挡在了秦楚楚的面前,我祖爷爷一脸正色的道。

    虽然明知道他这样不对,但我祖爷爷却没得选择,失去了四个弟子,他已经心如刀绞了,要是连剩下的四个弟子都被秦楚楚所杀,那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本来秦楚楚对钦天八老已经动了杀念,她决定不顾一切的杀死钦天八老,就算是有因果加身,让她承担了就算了。

    可是我祖爷爷的这个态度,让秦楚楚就没法动手了!

    尤其是我祖爷爷所说的那一句,如果她敢动钦天八老一分一毫,他就不认她这个孙媳妇这一句,对秦楚楚来说,简直是她不可抗拒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钦天八老一个个相互对视,在眼神之中做着交流,或者说在相互猜测着对方是真是假?

    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们都是局中的棋子,根本就混淆不清,判断不明。

    就在我们这帮人全都一脸凌乱,不知如何是好之时,钦天八老之中的大师兄赖老,一脸决绝的对着我祖爷爷道:“师尊,我认为楚楚的办法是对的,只有我们的死,才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掉所有的魑魅魍魉。”

    “今生为你的弟子,是我赖正春最大的幸运!”

    说出这话之后,赖老挥掌就对着他的天灵盖拍了过去。

    这一掌要是拍中了,赖老必然会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不过我祖爷爷又怎么可能会让赖老在他的面前自尽而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