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神兽家族之殇(上)
    当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无论他说什么都会让人觉的很假。

    帝天自认为此刻的他表现的很是真诚,但在我的眼里,帝天却是那么的虚伪,无比的做。

    更何况他还想让我跟他联手杀了秦楚楚和陈婉秋,这简直岂有此理!

    而对于帝天来说,以他对东皇太一的了解,东皇太一从来都不会用我这种态度跟他说话的。

    前世的东皇太一把他当成了兄长,当成了他最为尊重的人。

    那怕是妖族天帝之位,都被东皇太一让给了他。

    虽然东皇太一在名义上是妖族皇者,和他共同执掌妖族,但东皇太一在实际上,却只能算是一名对他忠心耿耿的手下。

    可为何东皇太一转世的我,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不承认他们两个之间的兄弟关系也就罢了,还完全不给他拉近关系的机会。

    难不成东皇太一在轮回转世之后学精明了?他想独吞鸿蒙紫气,想成为救世之主?

    如果让东皇太一独吞了鸿蒙紫气,成了救世之主,甚至证了混元大罗之道,那叫他这个妖族天帝干什么去?

    不过话说回来,东皇太一无论是天赋手段,还是因果气运,各个方面都不输于他,如果东皇太一转世的我跟他竞争的话,还真会成为他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尤其是我的这一世和巫族的两大祖巫二弟转世之身牵扯到了关系,有两大祖巫的转世之人相助,他还有机会成为救世之主吗?

    一念至此,帝天暗暗的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我成功的救出陈婉秋,甚至他还想借这次机会杀掉秦楚楚。

    只要我的身边没有两大祖巫转世的女人帮助,那我的竞争优势就会小了许多。

    说不定杀掉了两大祖巫,会让我回心转意,和上一世一样死心塌地的为他做事。

    “二弟,无论你怎么说,我都知道你是我二弟转世。”

    “你忘记了我们妖族和巫族之间的仇恨,忘记了我们妖族被巫族残杀的那些同胞,但为曾经的妖族天帝,巫祖对我们妖族所做的一切,我是无法忘记的。”

    “巫族和我们妖族之间的仇恨,在我这里是不能被抹杀的。”

    “就算是二弟你会恨我,我今天一定要斩杀了玄冥祖巫转世的秦楚楚。”

    “至于这后土祖巫转世的陈婉秋,就让她永远都化成雕像,世世代代镇守我们帝氏一族吧。”

    帝天表现的语重心长,面色无比凝重的对着我道。

    而听到帝天这话,我被气了一个一佛升天,二佛涅槃。

    我辛辛苦苦的努力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救出我的女人,帝天这混蛋,竟然要陈婉秋永远做雕像镇守帝氏一族,他简直是异想天开!

    还有秦楚楚,对我来说和陈婉秋一样,是我最重要的女人,帝天这货竟然想斩杀了秦楚楚,他这是在发烧说胡话吗?

    究竟是谁给他的勇气?

    是先天至宝河图洛书给他的勇气吗?

    或者说是周天星辰大阵给他的勇气?

    但先天至宝了不起吗?

    周天星辰大阵就很屌吗?

    你有先天至宝和周天星辰大阵,我们这边有好几件上品先天灵宝,还有十二都天神煞阵,加上秦楚楚的庚金之剑,难道底牌还不如你不成?

    “帝天,我真不知道你那来的勇气?”

    “不过我之前已经对天发誓,你们帝氏一族阻拦我救出婉秋,那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今天就非要灭了帝氏一族不可!”

    看了一眼秦楚楚之后,我满脸杀机的对着帝天道。

    秦楚楚的态度和我一样,在冷哼了一声之后道:“帝天,姜一说的很对,我真的不知道你那里来的勇气?”

    “就凭你的河图洛书能杀了我吗?”

    “想让我姐姐永远都化成雕像,就凭你的这一句话,无论是你,还是你们帝氏一族,我都绝不放过!”

    秦楚楚在说话之间杀意凛然,此刻的她已经产生了滔天的杀念,对于帝天和帝氏一族的人,秦楚楚全都起了杀心。

    为十二祖巫之中怨念最深的一个,杀念最强的一个,一旦受到了刺激,秦楚楚可是绝对不会手软。

    更何况巫妖两族本身就是敌对种族,秦楚楚虽然这一世转世成了人族,但对于妖族后裔的帝氏一族,秦楚楚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那怕是把帝氏一族的人杀个精光,秦楚楚也丝毫都不会介意。

    云若风这小子对帝天之恨深入骨髓,不管帝天是妖族天帝转世也好,还是天命之人也好,对云若风来说,帝天就是害死了他的前世土行孙的刻骨铭心之仇敌。

    所以只要有机会,云若风就会对帝天冷嘲热讽,他只恨不得把他刚刚得到的先天灵宝红绣球砸到帝天的脑袋上。

    帝天这货百分百的是个无情之人,红绣球如果砸到了帝天的脑袋上,肯定能把帝天给打死。

    “帝天,你这个混账东西,还想杀死楚楚,让婉秋继续做雕像,我看你不会是脑子被开水烫了吧?”

    “且吃我一记红绣球,把你的脑袋打清醒再说!”

    怒骂着帝天的同时,云若风这小子直接祭出了他的红绣球。

    只见红绣球高速旋转着,突然出现在了凌空出现,向着帝天的脑袋上横扫了过去。

    红绣球专打无情之人,对于无情之人来说其威力就相当于一件上品先天灵宝,但可惜的是,帝天这货却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在手。

    就在云若风的红绣球发出了绚丽夺目的红光,向着帝天的脑袋上砸去之时,在帝天的头顶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阴阳鱼的图案,从阴阳鱼的图案之中,有一道道的白色光芒投射而出,瞬间就定住了红绣球。

    毕竟河图洛书是先天至宝,不是红绣球所能相提并论的,所以当河图洛书定住了红绣球之时,我就显的有些着急了。

    要知道,在红绣球的内部空间,可是有女娲娘娘所赐下的九天息壤的,如果让帝天这货把云若风的红绣球给收了,那叫我们如何帮陈婉秋解除她身上的终极禁术?

    “小云,快收了你的红绣球!”

    云若风虽然对帝天恨之入骨,但在听到我这话之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第一时间就收走了他的红绣球。

    “帝天,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收起了红绣球的同时,云若风还咬牙切齿的对着帝天道。

    而帝天却冷冷的一笑,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之色,对着云若风道:“就凭一件下品先天灵宝,竟然也敢对本帝出手,像你这样的货色,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当年本帝为妖族天帝之时,像你这样的货色,和本帝连说话的资格都不一定有,所以你的前世能死在本帝之手,对你来说也算是莫大的荣耀了!”

    听到帝天这番话,云若风差点被气的半死,但帝天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云若风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奈之下,云若风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秦楚楚的身上。

    他前世的仇能不能报,就看秦楚楚的庚金之剑能不能破了帝天的河图洛书了?

    “楚楚,不能让帝天再这样嚣张下去了!”

    听到云若风这话,秦楚楚的面色一凛就开始凝聚起了庚金之剑。

    顿时,随着秦楚楚的心念一动,催动了玄冥祖巫独有的法门,天地之间的庚金之力就开始向秦楚楚所在的位置汇聚。

    只要庚金之力汇聚到了一定程度,凝聚出庚金之剑后,就可以用庚金之剑和帝天的河图洛书斗上一场了。

    只要在秦楚楚和帝天争锋相斗的过程之中,我们能把九天熙攘让陈婉秋所吸收,就可以达到解救陈婉秋的目的。

    帝天这货也不是傻子,见秦楚楚开始凝聚起了庚金之剑,他立刻就给帝氏一族和东方家族的人下达了命令。

    “给我布下周天星辰大阵,今天本帝誓要把这巫族的妖女斩杀在了周天星辰大阵之内。”

    随着帝天此言一出,帝氏一族和东方家族的人就动了起来,顷刻之间就布下了周天星辰大阵,把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包围在了周天星辰大阵之内。

    帝天的河图洛书升腾而起,化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形状,悬浮在了我们头顶的天空之上。

    我们明显的能够感觉到,从河图洛书所化的那巨大太极图之中会有可以吞噬一切,毁灭一切的混沌本源之力释放而出。

    一旦这混沌本源之力和我们所接触到,自然是会让我们落得一个灰飞烟灭二弟下场。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在第一时间就祭出了他们闻人家族的先天至宝混沌塔。

    随着混沌塔被闻人倾城祭出,立刻就产生了数朵庆云和万道霞光,在庆云和霞光笼罩之下的我们,短时间内肯定是安全有保障的。

    就在闻人倾城祭出了混沌塔,让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后,苏天把十二金人从他的混沌金殿之中放了出来,这十二金人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阵。

    这一次,十二金人所布下的十二都天神煞阵,把陈婉秋所化的雕像团团的围了起来,正好处在了帝氏一族和东方家族的人所布下的周天星辰大阵的阵中心。

    可以说帝氏一族的人用周天星辰大阵围住了我们,而秦楚楚却用十二都天神煞阵围住了帝天。

    不过帝天这货有先天至宝傍身,他到是丝毫都不惧十二都天神煞阵。

    只见帝天冷笑着对秦楚楚道:“玄冥,你这十二都天神煞阵,不过是十二具没有巫魂的大巫之身所布下,你觉的对本帝来说会有用吗?”

    “本帝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在手,再加上周天星辰大阵,必然可以镇压了你们!”

    面对着得意无比,嚣张无比的帝天,秦楚楚同样冷笑着道:“帝天,你虽然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在手,但现在的你是当年度的你吗?”

    “和当年相比,你所能发挥出来的河图洛书的威能,会是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呢?”

    “想镇压你姑奶奶我,下辈子你也做不到!”

    怒叱着说出了这番话,秦楚楚二话不说,直接催动了庚金之剑。

    只见连绵不绝的数万道剑光,向着帝天疾射而去。

    而就在这时,东方家族的老白虎身形一闪,突然出现在了陈婉秋所化的雕像之前。

    “大胆巫族妖女,竟然敢侵犯我妖族天帝的威严,真是罪无可恕!”

    老白虎在说话之间,把他们东方家族的先天至宝混沌鼎也祭了出来。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