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一章 破阵之人
    此刻,随着帝天对弥天之阵了一番调整,在弥天之阵中竟然演化出了无穷无尽的绚丽火焰,向着我们一帮人席卷而来。

    这些火焰有些类似娲皇宫外围的三灾九难,只不过相对三灾九难来说威力小了一些罢了。

    如果是普通人,或者普通的天仙金仙之流,只要沾上这火焰分毫,很有可能就会被火焰所吞噬,灰飞烟灭,泯灭于天地之间。

    但对我们而言,这些火焰根本就算不了什么,随便一个人驱动护身灵宝,都可以抵御这火焰的威能。

    曾梦倩见苏天已经耗尽了法力,不方便用他的混沌金殿帮我们抵御火焰的威能,二话不说就催动了她的素色云界旗。

    而随着曾梦倩催动了素色云节旗,一团白色烟霞就笼罩了我们,被这团白色烟霞所笼罩,无论是三昧真火,还是九昧神火,都不能伤到我们分毫。

    通过河图洛书看到我们轻而易举的抵挡住了他所激发的火焰,帝天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你们可能并不知道,从你们进入弥天之阵的那一刻起,你们的生死就已经被我所掌控。”

    “弥天之阵内相当于一个世界,而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世界之主。”

    “在这个世界之中,我可以做到言出法随,随心所欲,但你们的法力却始终都有消耗完的时候。”

    而就在帝天一脸傲然的看着我们,正发表着评论之时,我们一行人处在曾梦倩的素色云界旗的保护之中,商量起了接下来的对策。

    “姜一,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啊!”

    “这弥天之阵,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我们一帮人,就和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撞,根本就没有机会破阵而出的。”

    休息了一会儿,法力稍微有些恢复,苏天表情凝重的对着我道。

    武顺这小子很不耐烦的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不如就让我用混沌魔刀来试一下?”

    “管他什么山川河流,狠狠的劈他几刀再说。”

    “我就不相信,我的上品先天灵宝,还破不开一座小小的阵法?”

    见武顺这样说,小兰陵立刻随声附和着道:“对,顺子说的很有道理,我就不相信我们的两件上品先天灵宝还破不开他的这什么狗屁弥天之阵。”

    “让顺子先劈他几刀,然后我再来砍他几剑。”

    郑海冰这家伙也凑着热闹道:“我的生死玄门可以帮你们恢复生命能量,让你们消耗的法力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得到补充。”

    “有咱们三个配合,我就不相信破不开这弥天之阵。”

    这三个在那里说的热火朝天,云若风很想凑一下热闹,但想到他的红绣球只能针对天地间的无情之辈,却不能用来攻击没有生命没有感情的物体之时,只能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秦楚楚在一旁看着武顺和小兰陵三个讨论,却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闻人倾城在看了看秦楚楚之后,看上去有些无奈的道:“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三个就试一下吧。”

    “说不定,会有一定的用处。”

    从闻人倾城的话中不难听出,她对武顺他们三个不太抱有什么希望,但武顺他们三个见闻人倾城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就实际操了起来。

    武顺先祭出了他的混沌魔刀,将他所能发挥出来的混沌魔刀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用混沌魔刀对着漫天火焰和苍茫大海倾尽全力劈下了一刀。

    “轰!”

    随着武顺的这一刀劈下,顿时就山摇地动,波浪滔天,就连那漫天的火焰都寂灭了不少。

    但就在一刹那之后,火焰又一次的席卷而来,苍茫大海很快又回归了平静。

    他的这一刀没有起到用,武顺在怒急之下又连连的挥出了三刀,然而结果却是一样的。

    “顺子,让我来试一下吧!”

    “我的浩然正气剑,说不定能破开这弥天之阵。”

    小兰陵见武顺没有起到用,替换下了武顺,结果小兰陵连连挥舞出了好几剑,却仍然没有起到任何用。

    那怕是小兰陵的浩然正气剑斩出之时会引发海啸,搞的山崩地裂,天塌地陷一般,但弥天之阵却很快就会恢复原来的状态。

    武顺和小兰陵的上品先天灵宝,用在弥天之阵上,就如同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这让武顺和小兰陵很是恼火,但却隐隐约约的有一种绝望之感。

    那怕是有郑海冰的生死玄门给他们提供生命能量,把他们恢复法力,但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一个尽头啊?

    灭世大劫即将降临,陈婉秋没有救出来,我们却被困在了弥天之阵中,这可如何是好?

    武顺和小兰陵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基本上已经绝望了,闻人倾城纵然是智计无双,在此刻却也有一种无能为力之感。

    在这种情况之下,闻人倾城只能问着秦楚楚道:“楚楚,我们应该怎么办?”

    面对着闻人倾城,以及我们所有人,秦楚楚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秦楚楚看了一眼武顺和小兰陵道:“你们两个虽然有上品先天灵宝在手,但你们两个的法力太少,却无法真正催动上品先天灵宝的威能。”

    “帝天所布下的这弥天之阵,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小千世界,如果想要破阵的话,要么用至强之力强行破之,要么找到阵眼的根基所在用力破之即可。”

    “但这弥天之阵的阵眼根基所在,恐怕只有布阵之人才能找到。”

    秦楚楚一出此言,我们就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想破阵的话,那就只有以力破阵一途。

    但小兰陵和武顺他们的力量肯定不够,需要什么级别的力量才能够以力破阵呢?

    秦楚楚如果动用了祖巫之力,借助庚金之剑的威能,能不能破了这弥天之阵呢?

    可关键的是,如果秦楚楚动用了祖巫之力,会不会被天道察觉,降下惩罚呢?

    让秦楚楚以力破阵的后果,是我们所能承受的吗?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秦楚楚才有所顾虑,一直都不愿意出手。

    此刻,帝天通过河图洛书看着我们,听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立刻就忍不住的发出了狂笑之声。

    “哈哈哈.....”

    笑完之后,帝天嚣张无比的道:“在三界六道之内,除了本帝之外,就没有人能够知道弥天之阵的阵眼根基,你们要想破阵,只有以力破阵一途。”

    “但以力破阵,所付出的代价是你们能承受的吗?”

    “玄冥要是动用了祖巫之力,会提前引发灭世大劫降临,会让天道不容于她,她敢动用祖巫之力,凝聚庚金之剑吗?”

    在帝天说出这番话之后,帝言老货和帝氏一族的人,还有东方家族的这些人,全都面露微笑之色,看着我们一帮人就如同看着一帮马戏团的小丑一样。

    “陛下圣明,真是智计无双,把两个天命之人,算计的死死的啊!”

    东方家族的老白虎在一脸谄媚的拍着帝天的马屁,帝天却感到很是舒服,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之后道:“既然他们这么喜欢闹腾,那我就给他们再添一点堵。”

    “我倒要看看,如果玄冥祖巫被激怒的时候,她会不会为了她的姐姐后土,动用祖巫之力,凝聚出庚金之剑。”

    而随着帝天说出了这番话,弥天之阵内立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见海浪滔天,天空之中闪电雷鸣,紫色的闪电一道一道的对着我们劈了下来。

    还有无穷无尽的火焰,滚滚而来自天而降的巨大石块,等等各种天然灾难,一波又一波的向我们席卷而来。

    这种感觉,就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了一般。

    而见此情形,闻人倾城只能祭出了她的先天至宝混沌塔。

    先天至宝可以镇压鸿蒙,随着黑色的混沌塔祭出,浮现在了闻人倾城的头顶,庆云笼罩,万道霞光闪烁,顿时就镇住了天地,让风云雷电,各种天灾全都远离了我们。

    通过河图洛书看到闻人倾城头顶的混沌塔,无论是帝氏一族还是东方家族的这些人,一个个的全都露出了一脸的贪婪之色。

    先天至宝,那可是连混元圣人都会动了妄念的法宝,现如今却在我们一方的人手中。

    如果闻人倾城的混沌塔能归他们所有,那他们一方就有了三件先天至宝,那岂不是代表着妖族大兴的时代要来临了?

    “闻人家族得到了妖族传承,却没有和妖族共进退,陛下,以我看来,这闻人家族是没有必要留存于天地之间了。”

    “甚至在我看来,只要不和妖族共进退,站在人族一边的神兽家族,都不应该留存于世。”

    老白虎说出这话之时带着满脸的杀意,其实他的心里面还存着一个打算,他要借助帝天来达到他的目的。

    要想平安度过灭世大劫,四神兽家族就只能剩下一家,东方家族要想存在于世,其他的三家就只能被灭掉。

    帝天并不知道老白虎心中的想法,看着闻人倾城头顶的混沌塔,他的脸上同样也露出了明显的贪婪之色。

    “大妖白泽当年是本帝亲自敕封的妖师,你们四神兽家族得到了妖师白泽的传承,自然就应该归入本帝麾下。”

    “既然他们三家不认可本帝,非要去支持别的天命之人,那就相当于妖族的叛逆,本帝又岂能容下他们?”

    “等到灭世大劫降临之后,待本帝吸收了他们两个的鸿蒙紫气,夺了他们的先天灵宝,就去灭了那三家叛逆!”

    帝天认为他已经困死了我们,所以自信满满的说出了这番话,而就在这一时间,我问着秦楚楚道:“楚楚,你说这弥天之阵是东皇太一所创?是他传给了妖族天帝的?”

    秦楚楚被我问的莫名其妙,但却点了点头道:“是的,这弥天之阵确实是东皇太一所创。”

    见秦楚楚确认了这一点,我和小兰陵苏天相视一笑,立刻就有了想法。

    “楚楚,那我问你,在这天地之间,是不是除了妖族天帝之外,只有东皇太一才能破了这弥天之阵了?”我问着秦楚楚道。

    见我提出了这么多此一举的问题,秦楚楚感到很是奇怪,一脸诧异的道:“当然了,这阵法本身就是东皇太一所创,他自然能够破阵。”

    “不过你为什么会有次一问呢?”

    “东皇太一在巫妖大劫之时早已陨落,难道你还能让陨落已久的东皇太一来破阵不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