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八章 帝言相激
    弥天之阵是妖族皇者东皇太一感悟天地宇宙,星辰运转的轨迹所演化出来的一门阵法。

    当年东皇太一把妖族天帝敬为兄长,对于妖族天帝他毫不藏私,不仅把他的轮回之术传授给了妖族天帝,就连他演化出来的弥天之阵同样也传授给了妖族天帝。

    而现如今,在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看来,东皇太一已经化为灰灰,当今之世能够布下和破解弥天之阵的,就只有他了。

    那怕是大千宇宙的大能人物,一旦进入弥天之阵内,除了以力破阵,把布下阵法的整个星球毁灭之外,是没有别的办法破阵的。

    但毁灭整个星球,让亿万生灵化为灰灰,所牵扯到的因果简直有无穷大,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大能者会出这样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之下,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就很有信心的认为,只要我们进入了他所布下的弥天之阵内,就没有任何理由会破阵而出。

    那怕秦楚楚是十二祖巫之中的玄冥祖巫转世,这一世已经转世为人的秦楚楚,会冒着承担无穷因果的风险,毁灭掉整座星球来破阵吗?

    如果秦楚楚真的这样做,恐怕她还没有来得及破阵,天道就已经降下混沌神雷,把她轰的灰飞烟灭了。

    这座星球是人族的起源之地,大千宇宙的核心,关乎到天道的根本,任何对这个星球的威胁,都会被天道抹杀在萌芽状态。

    在这种情况之下,一旦我们进入了弥天之阵,如果没法破阵的话,就只能被困在阵法之内。

    等到灭世大劫降临,天命之人之间可以互相掠夺气运和鸿蒙紫气之时,帝天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动用他的先天至宝和周天星辰大阵,将我和秦楚楚诛杀。

    这是帝天的全盘计划,但要实现这个计划,首先要让我和秦楚楚进入弥天大阵之内,被弥天大阵所困才行。

    历经多世轮回,帝天对人心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他相信只要派出了帝言老货,让帝言老货刺激我一番,肯定就会让我进入弥天大阵之中。

    帝言老货久经江湖,见帝天要他用陈婉秋刺激我一番,心念一转之下,立马就有了想法。

    对于我来说,陈婉秋是我们最重要的人,用陈婉秋来刺激我,必然会让我失去理智。

    “陛下放心,我一定会用陈婉秋来刺激姜一,让他失去理智进入弥天之阵的。”

    “只要姜一进阵,秦楚楚拿女人肯定也会进阵,到了那个时候,这两个天命之人,就成了陛下您砧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了。”

    言罢,对着帝天相视一笑,帝言老货转身离开。

    因为整座弥天之阵都在帝天的掌控之中,所以当帝天告诉了帝言老货如何在弥天大阵之中行走之时,穿梭于整座弥天大阵之中,帝言老货没有任何障碍。

    转眼之间,帝言老货就来到了弥天之阵的边缘位置,距离我们只有几十米远。

    不过这弥天之阵很是神奇,虽然帝言老货和我们仅仅隔着几十米,却因为弥天之阵的缘故,我们丝毫都察觉不到帝言老货的存在。

    所谓人可欺,天不可欺,但东皇太一所演化出来的弥天之阵,却可以做到欺天弥天。

    几十米的距离,对我们来说就如同隔了一个星球,不在同一块天地之下,自然就无法感知和察觉了。

    此刻的帝言老货,可以透过阵法看到我们,但我们却看不到帝言老货。

    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抹阴冷之色,帝言老货冷笑着的同时,在弥天之阵内发出了声音。

    “来者,可是天机门的姜门主?”

    “你们到我们帝氏一族前来,所谓何事啊?”

    帝天的一帮仆人被我们打杀殆尽,还有的处在巨大的痛苦之中生不如死,但帝言老货却装了一个没看到的样子,丝毫都没有提起。

    而听见帝言老货这话,我在第一时间就催动了功德之力想感受帝言老货所在的位置。

    如果能够感受到帝言老货所在的位置,通过帝言老货,说不定我就能够对弥天之阵有所了解,从而寻找到破阵之法。

    但让我无比失望的是,帝言老货的声音虽然从弥天之阵中传了出来,但我却根本就无法用声音来判断帝言老货此刻身在何处?

    给我的感觉,好像帝言老货跟我不在同一个世界一样?

    帝言老货的声音,无处不在,又处处皆在,让人根本就无法判断。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语言来震慑帝言老货了。

    “帝言,我们到你们帝氏一族来的目的,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我劝你们帝氏一族赶紧撤了这弥天之阵,让我们解除了婉秋身上的终极禁术。”

    “如果你们帝氏一族敢耍什么花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们帝氏一族不客气。”

    “无论是弥天之阵也好,还是你们帝氏一族的周天星辰大阵也好,只要我们以力破阵,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破不了的阵法。”

    弥天之阵根本就无解,至少对于我们来说是这样的,所以我就想了一个以力破阵之法,而且用这种方式来威胁帝言老货。

    但帝言老货根本就不吃我这一套,他表现的很是淡定的道:“姜门主你有所不知,我们帝氏一族的这弥天之阵,已经和这个世界关联到了一起,如果你想用以力破阵之法破了弥天之阵的话,那恐怕你只有把这座星球给毁灭了才行。”

    “在这个星球之上有亿万生灵,光人族就有六七十亿,如果姜门主你不怕牵扯到因果,不怕受到天道的惩罚的话,那您就尽管动手,以力破阵好了!”

    帝言这老货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所说的这一点让我根本就没有办法。

    如果真的和帝言老货说的一样,破了弥天之阵必须毁灭这座星球的话,这个阵法根本就没法破。

    先不说我们有没有能力毁灭了这座星球,就算是我们真的这样干了,天道会容许吗?

    恐怕还没有等我们动手,混沌神雷就已经降下来了!

    “楚楚,是不是和他说的一样,以力破阵无法做到?”

    无奈之下,我只能问秦楚楚,如果秦楚楚也没有把握的话,那我们就只能从长计议了。

    秦楚楚看着大雾笼罩的弥天之阵,表情显的很是凝重,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道:“弥天之阵乃是东皇太一所创,据说是东皇太一感悟天道运行轨迹,星辰变化,世界衍生,才创出的一门阵法。”

    “这弥天之阵一旦布下,就相当于凭空制造出了一个小型的世界。”

    “要放在远古洪荒之时,一个小型的世界破坏了也就破坏了,但现在,要是破坏了这个小型世界,恐怕和这个小型世界有关联的大型世界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这种因果,还真不是我们所能承受的起的。”

    秦楚楚此言一出,我就很清楚的知道,以力破阵这个办法肯定是行不通了。

    但如果不能以力破阵,帝氏一族不撤掉阵法的情况之下,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帝言,我再问你一遍,你们帝氏一族是撤还是不撤?”

    “如果你们帝氏一族不撤了弥天之阵,由此所引发的所有后果,将都由你们帝氏一族所承担。”

    无奈之下,我只能继续诈唬帝言老货,但帝言老货却冷冷的一笑。

    “呵呵....”

    接下来只听见帝言老货道:“姜门主,你们来我们帝氏一族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救陈婉秋脱困而已。”

    “其实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如果你们再晚来几天的话,陈婉秋脱困就不用你们帮忙了。”

    “我们帝氏一族的天命之人帝天,他乃是妖族天帝转世,有先天至宝河图洛书在手,自然是可以将陈婉秋救出的。”

    “陈婉秋是天运之女,是十二祖巫之中的后土祖巫转世,如果陈婉秋嫁给了我们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那简直就是天之合啊!”

    听到帝言老货这话,我差点被气的肺都炸了。

    此刻的我,只恨不得把整个帝氏一族血洗。

    敢觊觎我的女人,帝氏一族真是罪不可恕!

    “帝言,你们帝氏一族要是敢打婉秋的主意,我在这里对天发誓,必定要将帝氏一族斩尽杀绝。”

    怒不可遏之下,我对着大雾之中的帝言老货发下了誓言,但帝言老货却继续冷笑着道:“想救你的女人,那就进阵来啊!”

    “只要你们能破了我们帝氏一族的弥天之阵,在弥天之阵中找到陈婉秋所化的那座雕像,那就任由你们把陈婉秋救走,我们帝氏一族绝不会阻拦。”

    “但如果你们破不了我们帝氏一族的弥天之阵,那你们就永远的留在弥天之阵内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