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河图洛书的妙用
    此刻,帝天的一帮仆人,除了艾富里半死不活,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之外,只有阮惊天一个还活着了。

    死亡的阴影,巨大的恐怖笼罩着阮惊天,如果他的主人帝天不出手的话,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

    甚至在阮惊天看来,他很有可能会落得一个和艾富里一样的下场。

    从内心深处来说,阮惊天宁可去死,也不愿意承受和艾富里一样的痛苦,但真正面临生死之时,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坦然面对?

    那怕是只有一线生机,阮惊天也不想放弃。

    所以此刻当幽丽挡在了他的面前,向他问话之际,阮惊天反而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个能让他侥幸逃脱的机会。

    至少幽丽和秦楚楚那个女魔头不一样,就算是死在幽丽的手下,也不至于像艾富里一样那么痛苦。

    退一万步来讲,阮惊天宁可死在幽丽的手下,也不愿意面对秦楚楚这个女魔头。

    当然,如果能够不死,那自然是极好的。

    “这位姑娘,我记的你曾经说过,你是阿修罗族的气运之女。”

    “据我所知,阿修罗族掌控着三道六界之中的阿修罗界,姑娘您能够成为阿修罗族的气运之女,想来必然是阿修罗界的绝代天骄人物。”

    “能够见到姑娘您这种人物,阮惊天真是三生有幸啊!”

    那怕是幽丽满脸杀机,但为了给他争的一线生机,阮惊天却在言语之间拼了命的讨好幽丽。

    他只恨不得把幽丽夸的天上无双,地下无二。

    然而幽丽对于阮惊天的恭维却丝毫都不感兴趣,依然面色阴冷杀意凛然的道:“阿修罗族的气运之女,仅仅是我这一世的身份而已。”

    “你可知道,我上一世的身份?”

    幽丽此言一出,阮惊天从幽丽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敌意和杀意,而这股杀意,很显然是针对着他的。

    难不成幽丽的上一世,和他之间有什么仇怨吗?

    一念至此,阮惊天满脸惶恐的道:“这位姑娘,您上一世的身份我又怎么能知道?”

    “更何况你这一世已经投生到了阿修罗族,成了阿修罗族的气运之女,那说明你已经斩断了上一世的因果,我看您没有必要再纠结上一世的身份了吧?”

    深感不妙的阮惊天在拼了命的劝着幽丽,想减少幽丽对他的敌意和杀念,但我们对幽丽的身份早就有了了解,为上一世的九黎圣女,幽丽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阮惊天?

    阮氏一族和九黎一族是不共戴天的不世仇敌,那怕是幽丽已经投生到了阿修罗族,拥有了阿修罗族气运之女的身份,但让幽丽忘却她的前世,这是不可能的!

    她前世的身份,前世的族人,前世的感情,这些都是幽丽的执念,如果没有这些,幽丽也不可能会投生阿修罗族,所以让幽丽斩断执念,忘却她前世的身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哼哼。”

    冷笑了一声之后,幽丽面如寒霜的对着阮惊天道:“我上一世的身份,是九黎一族的圣女,你们阮氏一族,是我们九黎一族的叛逆,你说我又如何不会纠结上一世的身份?”

    “现如今你这个阮氏一族的重要人物落到了我的手里,你觉的我会放过你吗?”

    阮氏一族和九黎一族斗的你死我活,斗了将近有数万年之久,是不共戴天的绝世之仇。

    这种仇恨,已经深入到了阮氏一族和九黎一族每一个族民的灵魂之中,所以当听到幽丽说她是九黎一族的圣女之时,阮惊天就很清楚的知道,无论他巧舌如簧,那怕是把天说破,幽丽也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换一个位置,如果此刻占据了主动的是他,面对着九黎一族的圣女,他肯定也不会放过幽丽。

    他会用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手段,最惨无人道的刑罚去对付幽丽,让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然而此刻,他除了向帝天求救之外,已经别无他法了。

    “主人,求求您救救我,如果您能救我一命,那我阮惊天为您当牛做马,无怨无悔。”

    阮惊天大声的向帝天求救,但帝氏一族却没有任何反应,很显然,帝氏一族是放弃了这帮仆人,或者说帝氏一族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理和我们之间的关系。

    其实我们一直没有快刀斩乱麻的灭掉这帮帝天的仆人,就是想看一下帝氏一族这边会有什么反应?

    但帝氏一族始终都在装聋哑,就让我们的耐心达到了极限。

    看来只有把帝天的这帮仆人全部都灭掉,给帝氏一族一定的震慑,才会让帝氏一族有所反应了。

    就在我们产生了这个念头之际,面寒如霜的幽丽已经把她的阿鼻神剑祭了出来。

    只见赤红色的阿鼻神剑在幽丽的头顶之上散发出了刺眼无比的光芒,在这血光之中有一条阴风怒号的血色长河隐隐约约闪现。

    无穷无尽的污血之力在幽丽的身体周围辐射。

    “你的主人是救不了你的,不过你想死,却没有那么容易。”

    “你们阮氏一族是九黎一族的罪人,为阮氏一族的族人,我罚你在我的幽冥血河之中承受污血之毒百年,方能魂飞魄散而死。”

    说出这话之后,幽丽挥动了一下她的阿鼻神剑,只见阿鼻神剑之中的那条滚滚血河向着阮惊天席卷而来,瞬间就把阮惊天吞噬进了血河之中。

    被幽冥血河所吞噬,阮惊天并没有立刻死去,他的身体不断在幽冥血河之中腐烂,重生,发出了惨烈无比的嚎叫之声。

    幽丽的这一手段,竟然和秦楚楚对待艾富里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阮惊天的下场比艾富里就要更惨了。

    艾富里可能坚持不到半个月就会耗尽所有的身体机能而死,而且这主要看秦楚楚的心情,如果秦楚楚的心情好一点,或许会让艾富里死的更早一些。

    然而阮惊天却和幽丽的前世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被幽丽打入阿鼻神剑之内的幽冥血河百年,恐怕只要幽丽不死,阮惊天就得承受百年的痛苦。

    就这样,随着阮惊天被幽丽的阿鼻神剑给收了起来,帝天的所有仆人全部都被我们给解决了。

    但整个帝氏一族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帝天,我劝你不要耍花样,快给我打开弥天之阵,让我们进入你们帝家。”

    “如果耽搁了我救婉秋,你们帝氏一族就别想留下一个活口。”

    此刻的我心情无比焦急,看着大雾笼罩的帝氏一族所在,只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解救陈婉秋脱困。

    但帝氏一族为弥天之阵笼罩,如果冒冒然的进入了弥天之阵的范围之内,恐怕我们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够找到陈婉秋化为雕像的那个地方。

    弥天之阵乃是上古妖皇东皇太一所领悟出来的阵法,那怕是天地间的顶级大能,一旦进入了阵法之中,都会不辨东西,不分南北,如果不能破除弥天之阵,我们就不能够进入其中。

    可这弥天之阵该如何破除呢?

    妖族皇者东皇太一的灵魂在东皇钟之内,但东皇太一和妖族天帝是前世的兄弟,这弥天之阵是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所布下,东皇太一能够帮我们破阵吗?

    更何况东皇太一和秦楚楚的前世之间牵扯到了巨大因果,他会帮我们吗?

    此刻的我焦虑无比,秦楚楚表情凝重,短时间之内也想不出任何办法。

    至于我们之中的其他人,无论是宋慈航还是闻人倾城,或者武顺小兰陵他们,一个个都苦着个脸,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帝氏一族布下了弥天之阵,真是不要脸啊!

    而就在这时,当我们一帮人在弥天之阵外围不知所措之时,在弥天之阵的核心部位,帝氏一族的家族正厅所在之地,帝天坐在正厅的主位之上,帝言老货一脸恭敬的站立在帝天的身边左手之位,东方家族的老白虎,同样一脸恭敬的站立在帝天的右手之位。

    帝家家主帝王,还有帝氏一族的一些核心人物,以及东方家族的诸位长老,全都表情恭敬,面色肃穆的站在帝天的面前。

    此刻的帝天催动了他的河图洛书,把河图洛书化了一面巨大的水雾,在这水雾之上,竟然投影出了我们一帮人的形象。

    甚至连我们所说的话,全都通过这面水雾传了出来。

    河图洛书这件先天至宝,在帝天的手上有无穷变化,简直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工具。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