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为柳生一刀流的开山祖师,柳生田一的刀法境界当世无匹,可是柳生天田一的刀法再厉害,面对着力之本源的混沌之力时,却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用处。

    手持混沌魔刀的武顺,就如同一座巍峨无比的大山,柳生田一就好比一个拿着锄头的农夫,那怕是农夫再努力,终其一世也不可能把这座大山挖倒挖空。

    然而大山一旦倒塌之时,当整座大山的力量压到了这个农夫的身上,农夫岂有幸存之理?

    此刻,武顺爆喝了一声,催动混沌魔刀的力量向柳生田一发动了反击,当武顺挥刀斩下,面对着那势不可挡,可以吞噬一切,毁灭一切的混沌本源之力时,柳生田一只感觉一股让他无法抗拒的力量碾压而来,面露惊慌之色,急忙挥刀一挡。

    可是混沌本源之力乃是大千宇宙的力量之根源,又岂能是柳生田一所能抵挡的?

    当武顺一刀劈下,柳生田一的东洋武士刀和武顺的混沌魔刀接触到一起的那一刹那,柳生田一就明确的能感觉到,一股足以毁灭整个世界的力量顺着他的武士刀传递了过来。

    在这一瞬间,柳生田一的东洋武士刀泯灭为钢铁粉末,柳生田一的双手,胳膊,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混沌本源之力毁灭和吞噬。

    在顷刻之间,柳生一刀流的开山鼻祖就化为了灰灰。

    “这,这是什么武器?这是什么力量?”

    那怕是在化为灰灰之前,柳生田一都无法明白,武顺手中的这把刀,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刀?

    这把刀所释放出来的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武器!

    这把刀的恐怖,简直可以和他的主人帝天的那件先天至宝河图洛书相提并论了。

    我们这帮人究竟是什么人物,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武器?

    如果早知道武顺的这把刀如此恐怖,那他不可能会和武顺为敌!

    但人生就是如此,一旦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就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

    而看着柳生田一化为了灰灰,武顺这货满脸得意的在那里道:“什么柳生一刀流,连我一刀都挡不住,简直就是辣鸡!”

    亚瑟王见武顺只用一刀就干掉了柳生田一,小兰陵到现在为止和之前的武顺一样也是一直都处在防守状态。

    这就让亚瑟王有些心虚了。

    小兰陵手中的这把长剑,能够挡住他的石中剑连绵不断发出的攻击,是不是和武顺的那把刀一样,也是一件威力盖世的神器呢?

    产生了这个想法之后,亚瑟王停止了向小兰陵发动攻击,对着小兰陵道:“这位东方少年,你在本王的手下能够坚持这么久,看来也是天赋卓绝之辈,你我之间就此言和罢战,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面对着主动示好的亚瑟王,小兰陵冷冷的一笑道:“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朋友?”

    “你想跟我言和罢战,那只需要接住我一剑即可!”

    此言一出之后,小兰陵催动了法力,他手中的浩然正气剑顿时就发出了耀眼夺目的白色光芒。

    在这同时,一股浩然正气从小兰陵的身上升腾而起,面对着一身正气的小兰陵,亚瑟王只感觉自己卑微如尘,竟然忍不住的对小兰陵有一种跪拜臣服的感觉。

    那怕是他现在的主人帝天,也没有给过他这种感觉。

    “不,请您放过我,只要您能放过我,那怕是让我认您为主,让我做您的仆人都可以!”

    亚瑟王面色大变,身体颤抖着对小兰陵道。

    但小兰陵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亚瑟王,或者说,帝天的这帮仆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打算放过。

    只要帝氏一族敢玩什么花样,做出任何对陈婉秋不利的事情,那只要和帝氏一族有关的人,我们就一个都不会放过。

    “想做我的仆人,你还没有资格!”

    “从你对我动手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什么狗屁的亚瑟王,给我去死吧!”

    说话之间,小兰陵催动了浩然正气剑,只见一团耀眼夺目无比的剑光笼罩了亚瑟王,在顷刻之间就让亚瑟王和他的石中剑全部都粉身碎骨,泯灭于世。

    此时此刻,帝天的仆人只剩下了采花大盗艾富里和阮惊天两个,阮惊天还在拼命的向云若风的生死玄门内释放他的噬灵之力,试图扳回一局。

    如果他的噬灵之力能够对郑海冰有效,能够控制住郑海冰的话,或许他就有了和我们这帮人谈判的条件,能够让他争取到一线生机。

    采花大盗艾富里却眼珠子乱转,四处打量着的同时,在拼了命的向他的主人帝天求救。

    “主人,这些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只有伟大的您才能救我们。”

    “如果您不再现身出来的话,那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向帝天求救着的同时,艾富里满满的向后退着,想退回弥天大阵之中。

    只要退入了弥天大阵之中,那他的安全就有了保障,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

    可让艾富里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刚刚退了两步,正打算转身进入弥天大阵之时,秦楚楚却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专门侵害女人的男人。”

    “像你这样的人,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简直是太便宜你了!”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轻轻的拂了一下手,而随着秦楚楚的这一拂手,一道无形无影的祖巫之力就附着在了艾富里的身上。

    被这道祖巫之力附身之后,艾富里立刻就发出了痛苦无比的嚎叫之声。

    只见艾富里的左半边身体开始剧烈的腐烂,顷刻之间就流血流脓,化了一团烂肉掉落在了地上。

    但艾富里右半边的身体却完好如初,和平时并无任何差别。

    不过在转眼之间,当艾富里的左半边身体腐烂完毕之后,他的右半边身体就开始了腐烂,然而就在艾富里的右半边身体开始腐烂之时,本来已经腐烂的只剩下了骨头的左半边身体,却开始长出了新肉,焕发了生机。

    到了最后,当艾富里的右半边身体腐烂的只剩下了白骨之时,他的左半边身体却又重新长出了新肉,恢复了原样。

    可以说是左右两边一生一死,无论是死去还是新生,这种痛苦滋味艾富里都要承受。

    这种痛苦,简直比死亡要严重千倍万倍,让艾富里无比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发出了连绵不绝的哀嚎之声。

    然而只要他的身体不会彻底死亡,只要有新生的肉体长出,艾富里就要一直承受这种痛苦下去。

    这种手段,可以说是巫族最恐怖最惨烈的手段,就算是当年远古洪荒之时,十二祖巫都很少施展出来。

    由此可见,秦楚楚对采花大盗艾富里痛恨到了何种程度?

    阮惊天看着艾富里的惨状,所受到的惊吓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果此刻的他有选择的权力的的话,他绝对不会和我们为敌。

    但他们认了帝天为主,从那一刻开始就成了帝天手中的棋子,为棋子,又岂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此刻的阮惊天很清楚的知道,向我们投降是没有用的,除非他能够用他的噬灵之力控制住郑海冰,利用郑海冰为他争取到一线生机。

    那怕这种可能只有万分之一,但他却没有了别的选择。

    他的主人帝天一直都没有出手,很显然已经放弃了他们。

    “小子,我要你死!”

    厉声爆喝着的同时,阮惊天把他身上所有的法力耗尽,释放出了一道水桶粗细的黑烟,向着郑海冰的生死玄门滚滚而来。

    如果生死玄门抵挡不住这道黑烟,那他的噬灵之术就能够用到郑海冰的身上。

    一旦如此的话,郑海冰的生死就会被他所控制,他就有了和我们谈判的权力。

    但阮惊天那里知道,他的噬灵之力对生死玄门的生命能量来说,就如同养料一般,无论他输出多少,生死玄门都可以吸收多少。

    其实生死玄门的生命能量,本质上来说还是混沌本源之力,而混沌本源之力为大千宇宙的力之本源,自然是可以吞噬任何力量。

    像噬灵之力这种力量,被生死玄门所吞噬,就成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等到阮惊天发现他的噬灵之力被生死玄门吞噬殆尽之时,脸上的颜色瞬间就变了。

    “你,你这是什么法宝?为何我的噬灵之力能被它所吞噬?”

    阮惊天虽然一万个不服,但对于郑海冰的生死玄门这件法宝,却感到万分惊奇。

    除了他的主人帝天的河图洛书之外,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法宝?

    “不是给你说了吗?我这是上品先天灵宝,生死玄门!”

    郑海冰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冷笑着对阮惊天道。

    要说其他的人不知道上品先天灵宝是什么概念,但阮惊天为九黎一族的后裔,从九黎一族的传承之中肯定对上品先天灵宝有一定的了解。

    所以此刻当听到郑海冰说他的生死玄门竟然是一件混元圣人都忍不住的要生出执念的上品先天灵宝,不由的面色大惊。

    “上品先天灵宝?你这生死玄门,竟然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

    露出了一脸的骇然之色,阮惊天对着郑海冰道,而就在这时,幽丽一脸杀意的走了过来,几步之间就来到了阮惊天的身后。

    “阮惊天,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声音之中带着彻骨的冰寒之意,幽丽对着阮惊天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