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章 隔壁村的二傻子
    修炼界是一个讲究强者为尊的地方,尤其是对于西方强者和东瀛武士来说,胜者为王,强者为尊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骨子里面。

    在柳生田一和这帮西方强者的眼中,我们一帮人充其量是一帮和他们处在同一实力境界的人物,在法力积累上,在实战经验上,各个方面肯定不如他们这帮至少活了好几百年的老古董。

    那怕是我们能够诛灭大食魔神,但大食魔神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把烹饪之术和酿酒之术做到了极致的人物,至于个人实力,并不一定能够强到那里?

    大食魔神的烹饪之术和酿酒之术,此刻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过是旁门左道之术而已。

    只有他们的主人,妖族天帝转世的帝天,才是真正的神威盖世,法力通天。

    只有这种人,才是他们应该追随的存在。

    只有追随了这种级别的大能人物,才能让他们在修炼之途上走的更高更远。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帮人把帝天奉若神明,让帝天在他们的心目之中占据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小兰陵和武顺他们这帮人侮辱帝天,说帝天当众吃过狗屎,这就好比在一个狂热无比的粉丝面前诋毁他的偶像,又岂能是柳生田一这帮人所能接受的?

    帝天把他们派出来的目的是试探一下我们的虚实,但这帮人却打算在帝天的面前好好地表现一番,让帝天对他们更加认可。

    只要帝天能够更加认可他们,那他们追随在第天的身边,就有可能会获得更加多的好处。

    侮辱他们的主人,侮辱帝天者,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在心里面对小兰陵和武顺他们,甚至我们所有人全都判了死刑的同时,帝天的这帮仆人,一个个要么亮出了自己的武器,要么准备发动自己最擅长的术法,对我们给予致命一击。

    东瀛柳生家族的创立者柳生田一,这位柳生一刀流的开山鼻祖,手握着他们柳生家族的祖传宝刀,目露凶光的看着武顺,一旦他发动了他赖以成名的柳生一刀斩,在他看来,必然会将武顺这小子斩于刀下。

    此刻在柳生田一的眼中,武顺已经和一个死人一般无二。

    但面对着杀意凌然的柳生田一,武顺这小子却完全没有把他当回事,冷冷一笑之后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认为你的柳生一刀流很厉害啊?”

    “其实在我看来,你的刀法就算是再厉害,要是刀不行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的。”

    “你的刀不如我的刀,所以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表情平淡的对着柳生田一说出了这话,在这同时,武顺亮出了他的混沌魔刀。

    不过武顺并没有用法力催动他的混沌魔刀,所以在柳生田一看来,武顺手中的刀,不过是一把很普通的金背砍山刀而已。

    为创造了一个刀术流派的一代宗师,见武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柳生田一对武顺就更加鄙视和不屑了。

    在面带着不屑之色白了一眼武顺之后,柳生田一无比傲然的道:“对我而言,天下万物皆可为刀,别说我手中的这把刀是我们柳生家族传承了千年的绝世宝刀,就算这是一把木刀,我也可以将你斩于刀下。”

    “本座的刀法,已经到了你无法理解的境界,能死在本座的刀下,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柳生田一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但在武顺看来,不知死活的柳生田一,简直就像隔壁村的二傻子一样。

    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武顺对着柳生田一道:“你的刀法怎么样我不知道,但你吹牛逼的本事,我感觉应该是天下无双了。”

    “来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把你吃奶的本事都使出来吧!”

    武顺表现的狂傲无比,把柳生田一给气的半死,怒不可遏之下大吼了一声,挥舞着他的武士刀就对着武顺一刀斩了下去。

    “迎风一刀斩!”

    含恨之下,柳生田一的这一刀,可以说是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锁定了武顺,这一刀的气势一往无回,遇神杀神,遇佛斩佛,无论武顺如何抵挡,都逃脱不了一个被斩成两段的下场。

    可让柳生田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武顺这小子竟然面带着微笑,仅仅只是摆出了一个守势,在他的身体周围就形成了一道无形无影的力量,让他的迎风一刀斩根本就无法攻进去。

    柳生田一所发出的迎风一刀斩的力量,相当于上品金仙全力一击,但面对着武顺之时,却丝毫都起不到任何用。

    其实柳生田一那里知道,武顺的混沌魔刀一旦催动,就有混沌本源之力释放而出,和混沌本源之力相比,他的迎风一刀斩所发出的力量又能算什么?

    更何况混沌本源之力乃是力量之根本,这世间的所有力量遇到了混沌本源之力,只能落得一个被吞噬,被削弱的下场。

    此刻的柳生田一并不知道武顺的混沌魔刀是上品先天灵宝,迎风一刀斩没有起到用,爆喝了一声,又对武顺斩出了第二刀。

    “凌空一刀斩!”

    双足一顿地,柳生田一腾空而起,双手握刀以泰山压顶之势,自上而下的一刀对着武顺劈了下来。

    不过结果没有什么区别,柳生田一的这一刀,又没有起到任何用。

    就这样,柳生田一像一个被激怒了的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着对武顺挥舞出了一刀又一刀。

    此情此景之下,柳生田一虽然没有伤到武顺,但在那些傻乎乎的西方强者看来,武顺被柳生田一压着打,死在柳生田一的刀下,那肯定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他们肯定不会让柳生田一专美于前,于是这帮傻子一个个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对手。

    “小子,我看你也是一个用剑的,为一个剑士,能够死在本王的石中剑下,也算是你的荣耀了!”

    亚瑟王用的石中剑指着小兰陵道。

    小兰陵微微一笑,把他的浩然正气剑亮了出来。

    不过和武顺一样,小兰陵并没有立刻用法力催动浩然正气剑,所以看上去浩然正气剑就和一把普通的宝剑一样。

    “你们这些西方鬼子,别的本事没有,吹牛逼的本事倒是一点都不比东瀛鬼子差。”

    白了一眼亚瑟王之后,小兰陵用浩然正气剑指着亚瑟王道。

    而见小兰陵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脸上的表情都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亚瑟王顿时就怒火滔天,对着小兰陵一剑就直刺而来。

    “你给我去死吧!”

    亚瑟王的这一剑直刺小兰陵的面门,但小兰陵却轻轻地挥动了一下他的浩然正气剑,就有一道混沌本源之力散发而出,抵挡住了亚瑟王的这一剑。

    感觉到自己所发出的力量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亚瑟王面色一惊,但看到小兰陵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却让亚瑟王的愤怒瞬间就达到了极致。

    “混账东西,我要杀了你!”

    接下来的亚瑟王就如同疯了一样,对着小兰陵一剑又一剑的刺了出去。

    当然,有浩然正气剑在手,亚瑟王的所有攻击,对小兰陵来说起不到任何用处。

    就在柳生田一和亚瑟王跟武顺和小兰陵打的天翻地覆之时,西方世界的屠龙英雄卡瑞对云若风发动了攻击。

    “小子,我可不像他们一样没用,对付你这种垃圾,我只需要一剑就可以解决问题。”

    随着话音一落,卡瑞直接用他手中的巨剑朝着云若风的头顶上一剑斩下。

    但让卡瑞没有想到的是,云若风竟然没有抵挡,面带着微笑看着他。

    就在他的巨剑斩落了下去,快要接触到云若风的头皮之时,云若风这小子的整个身体,竟然没入了大地之中,让他倾尽全力的一剑,斩到了地上。

    就在下一刻,卡瑞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云若风的声音竟然在他的身后想了起来。

    “傻大个,我在这里呢。”

    卡瑞的反应也算是不慢,听到云若风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直接反手一剑,就朝着他的身后斩去。

    但云若风的身体在泥土之中,就如同鱼儿在海水之中一样,无论卡瑞从任何一个角度和方向用巨剑砍去,云若风都能够遁入到地下,躲开卡瑞的这一剑。

    这把卡瑞给气的暴跳如雷,但他却又不能停止攻击,只用陷入了死循环之中,像打地鼠一样的手握着巨剑,一剑一剑的向云若风斩去。

    在这同时,越南阮家的阮惊天找上了郑海冰,不过阮惊天并没有对郑海冰发动攻击,他对郑海冰所使用的,是他们越南阮家的巫蛊之术。

    为越南阮家在巫蛊之道上最有天赋的人物,跟随着大食魔神的这些年来,阮惊天的蛊术修为从来都没有落下。

    恐怕就算是九黎一族的大长老,在蛊术修为上都无法和阮惊天相提并论。

    而此刻的阮惊天,在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对着小兰陵指了一指,就看到有一道黑烟向着郑海冰滚滚而去。

    这道黑烟可以吞噬一切生机,普通人只要沾染到一丝一毫,顷刻之间就会死于非命。

    那怕是天阶九品的上品金仙,面对着阮惊天所发出的这道黑烟,都没有抵御之法。

    但郑海冰面对着这道黑烟之时,却淡然一笑,冷哼了一声。

    “哼!”

    随着郑海冰的这声冷哼发出,在郑海冰的生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门户,阮惊天倾尽一生修为所发出的这道黑烟,却始终都无法穿透这道门户。

    而且只要进入了这道门户之中,那可以吞噬一切生机的黑烟,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顷刻之间就消弭于无形。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