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既然生而为人,就要与人为善
    圣人虽然不死不灭,但却最注重因果,女娲娘娘之所以能够证道混元,皆是因为她有缔造人族的功德,但女娲娘娘之所以能够缔造出人族,和十二祖巫之中的后土把九天息壤给了她有很大的关系。

    那怕是后土因此而得到了天道赐予的两道天魂,但女娲娘娘欠下后土的因果却依然不足以弥补。

    所以在我看来,女娲娘娘把九天息壤给我,让我解除后土转世的陈婉秋身上的终极禁术,是一件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

    既然红绣球为云若风所得,那接下来女娲娘娘就应该把九天息壤给我了。

    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云若风得到了红绣球,表情庄严而又肃穆的给云若风交代了一番之后,女娲娘娘竟然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挥了挥手就把我们八个远古八族之主送出了炼妖壶之外。

    当我们反应过来之际,我们已经出现在了修义家中的老房子里面,秦楚楚和闻人倾城,郑海冰幽丽他们都在房间里等着我们。

    看到我们八个人突然出现,炼妖壶直接飞出了房间之外,缥缈而去,飞向了九天之上,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之时,秦楚楚他们一帮人这才反应了过来,表现的无比惊喜。

    “姜一,你回来了?没想到你们这一去,竟然用了差不多二十天的时间,我们这段时间可担心死了。”

    秦楚楚一脸深情的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欣喜之情,如果不是碍于天道誓言,这二十天的别离,让秦楚楚度日如年,她只恨不得冲上来扑进我的怀里,好好的感受一下我那坚强的臂弯。

    “姜一,你们终于回来了,看来这一次,你们应该是大有收获啊!”

    闻人倾城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淡定,看着精神奕奕的我们八个人,满脸欣慰的说道。

    “老大,你这一去就是二十天,可把我们给担心坏了,你们要是再不出来,我还以为你们在炼妖壶里面出什么事了呢?”

    武顺这乌鸦嘴从来都不会改变,虽然嘴上一如既往的不着调,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的激动和兴奋。

    郑海冰同样一脸兴奋的对着我道:“师父,你们这一去就是二十天,应该在炼妖壶之中大有收获吧?女娲娘娘是不是把九天息壤赐给你了?我师母应该是有救了吧?”

    幽丽和曾梦倩姚唯雨都等着给我打招呼,但郑海冰的这番话,却让处在懵逼状态的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见到了秦楚楚,虽然让我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但女娲娘娘没有把九天息壤给我,这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脸色一变,三步并了两步,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房间之内。

    此刻,炼妖壶早已经消失在了九天之上,但我却对着天空大声的喊道:“娘娘,女娲娘娘,你还没有把九天息壤给我啊!”

    “女娲娘娘,你是不是把九天息壤忘了给我啊!”

    “女娲娘娘,我可以不要造化神丹,不要你传授的造化之术,你不能不把九天息壤给我啊!”

    喊出这话之时,我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按道理来说,女娲娘娘是混元圣人,可知过去未来之事,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

    难道女娲娘娘不愿意让陈婉秋解除身上的终极禁术,她不愿意了结她和陈婉秋之间的因果吗?

    秦楚楚听到我这样大喊,面色马上变的阴沉了下来,走出了房间之外,冷眼看着天空,双眸之中投射出了两道如电一般的光芒。

    “女娲,我姐姐对你有恩,你欠下了我姐姐因果,难道你为混元圣人,就是这样偿还因果的?”

    秦楚楚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她此刻所说出的话,却和女娲娘娘的大道之音有几分相似,从她口中传出来的声音,化了一个个金色字符,传进了无尽星空之中,传到了无穷远处。

    但苍穹之中却毫无反应,对于秦楚楚的质问,女娲娘娘好像并没有感应到一样。

    这让秦楚楚更加恼火,只见秦楚楚的身上升腾起了一股滔天的杀机,指着苍天厉声斥道:“女娲,是我姐姐帮你成就了人族圣母之名,证了混元大罗之道,如果你不救我姐姐脱困,那这世间还有什么公道可言?”

    “你不能以身则,行公平公正之事,有什么资格做人族圣母?”

    “你靠着缔造人族证了混元道果,那我就借助灭世大劫让人族毁灭,看你还凭什么来做人族圣母?”

    怒火中烧的秦楚楚身上杀机弥漫,已经无法控制她自己的情绪,什么话都说了出口。

    为天道选定的天命之人,她应该秉承天命化解灭世大劫,却没想到因为女娲娘娘的这一举动,勾起了她灵魂深处的无尽杀念。

    此刻的秦楚楚,就如同入魔了一般,已经无人可以控制了。

    如果女娲娘娘不给她一个交代,下一刻的秦楚楚会出什么,没有人能够预料。

    此刻我最担心的,是秦楚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她的祖巫之力为天道所感知到,她灵魂深处对天道的怨恨,盘古陨落之前的怨念,这些负面情绪要是全部都集中到了一起,很有可能会让天道降下混沌雷劫,将她轰的灰飞烟灭。

    果不其然,就在秦楚楚的话音一落之后,一团乌云瞬间就出现在了我们的上空,浩瀚天威凌然而下,如果秦楚楚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之言,恐怕混沌神雷在第一时间就会降下来。

    无论是我的功德金身,还是十二都天神煞阵,乃至闻人倾城的混沌塔,面对着混沌神雷这种顶级的天罚雷劫之时,恐怕都会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要知道,混元圣人证混元大罗之道时,必须经历混沌雷劫才行,这天地之间能够扛住混沌雷劫的,恐怕只有混元大罗圣人的混元大罗金身了。

    我的功德金身还没有达到最高级别,自然是扛不住混沌雷劫,秦楚楚的玄冥金身肯定也不行。

    在这种情况之下,生怕秦楚楚失去理智再胡言乱语,我急忙挡在了秦楚楚的身前,大声喊着劝起了她。

    “楚楚,你不要胡说八道!”

    在当前这种情况之下,能对秦楚楚产生一定影响的人,恐怕只有我了。

    听到我大喊着对她所说的话之后,秦楚楚身上的气势收敛了一些,目光也没有那么凌厉,向着我看了过来。

    “姜一,如果不是我姐姐,那有女娲的今天,她这样做,简直是欺人太甚!”

    虽然气势有所收敛,但秦楚楚依然怒气难消,然而就在秦楚楚的这话刚刚一说出口之后,一道璀璨无比的阳光穿透了乌云,转瞬之间,乌云四分五裂,化成了一朵朵的白云四散而去。

    即将降下的天罚雷劫,浩瀚天威,全都化了虚无。

    而在这同时,女娲娘娘那温柔而又甜美,充满着母性光辉的声音在苍穹之中响了起来。

    只听见女娲娘娘道:“玄冥,十二祖巫为盘古浊血吸收了盘古怨念所化,而后土是距离盘古之心最近的那滴浊血,所以在十二祖巫之中,后土的怨念最小。”

    “反之,你是距离盘古之心最远的那滴浊血,所以十二祖巫之中,对盘古所开辟的这方天地,你的怨念是最大的。”

    “也正是因为你的怨念最强,所以前世的你掌握了庚金之道,而庚金之道,又称之为庚金杀道,是天地宇宙之间的最强杀伐之道。”

    “那怕是两世为人,你的怨念和杀念都没有减少多少,如若不磨练一下你的性子,你迟早都会迷失在怨念和杀念之中,从而真正的为天道所不容。”

    “那九天息壤本宫早就给了云氏一族之主,之所以没有告诉姜道友,只是想磨炼一下你的性子而已。”

    “你和后土是好姐妹,看在后土的面子上,本宫也就帮你这一次了,希望你能够切记,千万不要被怨念和杀念迷失了心智,忘记了你现在人族的身份。”

    “既然生而为人,就要与人为善,本宫不再多说,就此告辞了!”

    “等到后土脱困之时,替本宫告诉她一声,就说我们两个之间,终于两清了!”

    女娲娘娘言辞恳切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天地之间又归沉寂,秦楚楚默然不语,在思考着女娲娘娘所说的话。

    而此刻的我,却一脸惊喜的把目光投向了云若风。

    “小云,女娲娘娘真的把九天息壤给了你吗?”我问着云若风道。

    云若风一脸懵逼,愣了片刻之后才道:“没有啊,女娲娘娘除了把红绣球赐给了我之外,没有给我九天息壤啊!”

    听到云若风这话,让我很是纳闷,按道理来说女娲娘娘乃是圣人之尊,她应该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但为什么云若风这样说呢?

    这时闻人倾城在听到了云若风所说之后,对着云若风问道:“小云,你说女娲娘娘把红绣球赐给了你?可是那三千混沌魔神之中大情魔神的红绣球?”

    云若风闻言点了点头:“对,就是大情魔神的红绣球。”

    姚唯雨听到这话,激动无比的道:“大情魔神的红绣球,是不是先天灵宝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闻人倾城和云若风点了点头。

    只见闻人倾城道:“大情魔神的红绣球,可是一件很独特的先天灵宝啊!”

    姚唯雨见闻人倾城这样说,笑颜如花的道:“我们终于也有先天灵宝了,小云你快给我看一下,这红绣球是什么样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