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进入娲皇宫
    这片区域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火焰,有三昧真火,六昧真火,九昧神火,石中火,木中火,金中火,土中火,水中火,甚至连凤火凤一族的涅槃之火,都存在于这片区域之中。

    烈火铺天盖地,玄老载着我们进入了烈火之中,各种各样的火焰立刻就蜂拥而至,想要把我们吞噬,把我们燃烧成灰烬。

    玄老有玄武神甲护体,而且玄老擅长使用水之力,那些扑向他的火焰只要靠近他的身体一寸左右的距离,就会被水之力所阻,泯灭于无形之间。

    如此一来,那些火焰的力量就集中在了我们八个人的身上,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各种各样的火焰,连绵不绝的向着我们八个席卷而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小兰陵和云若风有八卦紫绶仙衣保护,苏天他们五个有混沌金殿保护,唯独我只能靠功德金身来硬扛各种火焰。

    被无数种火焰灼烧,那滋味真叫一个酸爽啊!

    我身上的衣服被烧了个一干二净,一丝不挂的站在了玄龟背上。

    不过在火焰的灼烧之下,我的功德金身竟然大放光芒,颜色越来越璀璨,甚至我有一种感觉,好像被这无数种火焰灼烧过之后,我的功德金身变的越来越凝练了。

    这就好比用烈火锻炼钢铁一样,被这天下万火锤炼,我的功德金身将会变的更加坚硬,更加强大。

    各种各样的雷电,各种各样的火焰,再加上各种各样的风,经过了三灾九难之后,不仅不会伤害到我,反而会让我的功德金身更上层楼。

    由此看来,女娲娘娘不让玄老帮我们,让我们凭借自己的能力度过三灾九难,她这是用心良苦的在帮我。

    也不知道我有何德何能?我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女娲娘娘如此帮我?

    就这样,一路上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灾劫,我硬是凭着功德金身给扛了过去。

    等到玄老带着我们穿越了大雾,来到了娲皇宫之前时,苏天的法力正好消耗的差不多了,小兰陵和云若风也感觉自己的八卦紫绶仙衣也快要撑不住了。

    毕竟催动八卦紫绶仙衣也需要法力,长时间的输出法力,小兰陵和云若风肯定有法力枯竭的时候。

    但和他们不同的是,我越往后却感觉越爽,功德金身被三灾九难锤炼了一番之后,让我只恨不得返回去重头再来一遍。

    当然,我的这种想法肯定是不可能的,既然到了娲皇宫的门前,没有任何理由再返回去。

    “诸位八族之主,你们可以下去了。”

    “接下来只要按照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这八个方位,把你们的女娲石镶嵌到正确位置,就可以开启娲皇宫了。”

    “老朽到时候要沾你们的光,跟着你们一起进入娲皇宫之内。”

    老玄龟带着我们从大雾之中穿了出来之后,降落到了地面上,摇动着他的大脑袋说道。

    而见此情形,我们八个人立刻就老玄龟的龟背上跳了下来。

    因为我的衣服被烈焰灼烧成了灰烬的缘故,我在第一时间就从纳戒之中拿出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换了上去。

    待会儿进入了娲皇宫之后还要见女娲娘娘,在女娲娘娘这个人族圣母面前,我可不敢对她不敬。

    不管我有什么样的身份,这是我一贯的做人原则。

    接下来我们八个人就随便选了八个方向,分别向前走去。

    玄老在这时候已经化身为人,恢复了他那苍老无比的样子。

    看着我已经距离他有好几十米的背影,玄老自言自语着道:“能让女娲娘娘如此的重视于你,但却并不是吾皇,那你会是什么人呢?”

    “在这天地之间,还有什么人,能让女娲娘娘如此重视呢?”

    而就在玄老一脸不解的自言自语着之时,我们八个人已经各自走到了一块女娲石之前。

    因为我有之前的经验,这一次就毫不迟疑的把我的女娲石镶嵌进了那一块女娲石凹陷的位置。

    就在我把女娲石放进去之后,当两块女娲石完美无瑕的镶嵌到了一起之时,一道红色的光芒从女娲石之中投射而出,就如同探照灯射出的光芒一样,向着远处的娲皇宫投射而去。

    紧跟在我之后,小兰陵也把他的女娲石镶嵌了进去,一道橙色光芒从两块镶嵌到一起的女娲石之中投射了出来。

    接下来,从云若风那里投射出了一道黄色光柱。

    从苏天那里投射出了一道绿色光柱。

    从秦无敌那里投射出了一道青色光柱。

    从姚辉那里投射出了一道蓝色光柱。

    从周贺那里投射出了一道紫色光柱。

    修义是最后一个把女娲石镶嵌到一起的,所以从修义那里投射出了一道金色光柱。

    而随着修义那里投射出了金色光柱,当八道耀眼夺目,无比璀璨的光柱汇合到了一起之后,处在正中央位置的娲皇宫,缓缓的打开了大门。

    顿时,仙乐渺渺,仙香扑鼻,整座娲皇宫被庆云笼罩。

    最关键的一点,辉煌大气而又庄严无比的娲皇宫,整座宫殿在这一刻竟然升腾起来,到了半空之中。

    我们八个人分别位于娲皇宫之外的八个位置,就在我们正暗自想着,是否应该催动法力,脚踏虚空而起,进入娲皇宫之时,从娲皇宫的宫殿大门之内,竟然有八道七色彩虹缓缓的投射而下,直接到了我们八个人的面前。

    这八道彩虹,是女娲圣人用圣人之力凝聚而成,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能够登上这道彩虹,就相当于登上了成仙之路,那怕是毫无法力的凡夫俗子,只要在这道彩虹上能走一遭,至少能增加好几百年的寿命。

    玄老看着我们八个人眼前的彩虹桥,表情不知道有多羡慕,但女娲娘娘没有降下额外的彩虹桥,这是否代表着女娲娘娘没打算让他进入娲皇宫之内呢?

    而就在玄老正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之时,从娲皇宫之内竟然传来了女娲娘娘那温柔而又甜美,带着母性光辉的声音。

    “玄真,你的福缘本来还不足,想让本宫认可你,还需要一点时间,不过姜道友是大有来头之人,如果你能够征得姜道友的同意,让你跟随在他之后进入娲皇宫之内,那本宫就不再说什么了。”

    “如果姜道友不愿意,那你就留在娲皇宫之外,替本宫镇守娲皇宫一万年再说。”

    听到女娲娘娘这话,玄老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他为了追随女娲娘娘,心甘情愿的被砍下了四肢,还在娲皇宫之外诚心诚意的守候了这么多年,但对于女娲娘娘来说,却仅仅落到了一个福缘不够的评价。

    想追随在圣人旁边,真的就如此之难吗?

    此刻的玄老,对青龙白虎和火凤无比羡慕,如果能够给他一个自己选择的机会的话,他宁愿追随妖族皇者东皇太一,也不愿意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还没有被女娲娘娘所认可。

    当然,玄老虽然产生了这种念头,但现在的他却已经没有了退路,能够进入娲皇宫之中,被女娲娘娘所认可,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几个起落之间,玄老就来到了我的身边,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玄老就对着我双膝跪地跪了下来。

    “姜族长,请您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和您一起进入娲皇宫之内。”

    “只要姜族长您能点点头,那您的恩德,我玄真必定会铭记于心,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

    一边苦苦的哀求着我,玄老一边对着我猛的磕起了头。

    而见此情形,我急忙走到玄老面前,伸出双手扶住了玄老。

    “玄老,你大可不必如此,你对我们所做的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既然女娲娘娘给了我这个资格,那你就跟随我一同进入娲皇宫之中吧。”

    玄老一直在苦口婆心的劝那三大神兽,他对我们毫无恶意,而且我们来到娲皇宫,全靠玄老载着我们前来,从这些方面来说,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玄老。

    更何况我隐隐约约的觉的,女娲娘娘之所以会这样,她的目的是想让玄老欠下我一个人情,想让玄老对我有感恩之心。

    也不知道女娲娘娘出这种安排的原因是什么?

    圣人的算计,以我目前的实力境界来说,是完全看不透的。

    “谢谢姜族长,谢谢姜族长给了我这个机会,我玄真无以为报,只能记在心里了。”

    硬是给我磕了一个头之后,玄老这才站起了身体。

    接下来我迈步踏上了七色彩虹凝聚而成的彩虹桥,玄老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而就在我们两个踏上彩虹桥之后,就如同坐上了电梯一样,脚下的彩虹桥竟然缓缓的动了起来。

    根本就不需要我们两个移动脚步,顷刻之间,彩虹桥就把我和玄老送到了娲皇宫的宫门之外的台阶前。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八个远古八族之主全部都被彩虹桥送到了台阶前。

    相互之间在眼神之中了一个交流,此刻的我们全都感到有些激动。

    不知道在娲皇宫之内,有什么样的机缘在等着我们?

    女娲娘娘她会给我们远古八族赐下什么样的宝物?

    尤其是我,只要一想到女娲娘娘会把九天息壤交给我,陈婉秋很快就能够解除封印,心情就更加激动无比。

    “远古八族之主,姜一,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池文柏,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周贺,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姚辉,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苏天,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秦无敌,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云若风,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远古八族之主,修义,恳请觐见人族圣母女娲娘娘。”

    以女娲娘娘的身份,我们要想进入娲皇宫之中,必须有足够的礼数才行,就在我们八个毕恭毕敬的对着女娲娘娘弯腰行了一礼,每一个人提出了觐见请求之后,女娲娘娘的声音从娲皇宫之内传了出来。

    “各位八族之主,请进来说话。”

    “玄真,既然姜道友没有异议,那你也跟着进来吧。”

    听到女娲娘娘这话,等于女娲娘娘认可了他,玄老激动的无以复加,立刻双膝跪地,对着娲皇宫的宫门磕起了头。

    “谢谢娘娘恩德,谢谢娘娘给了我这个机会,谢谢姜族长,谢谢各位八族之主。”

    就在玄老千恩万谢的感谢了一番之后,我们八个和玄老进入了娲皇宫之内。

    一进入娲皇宫的大殿之内,我们抬头看去,就看到女娲娘娘的丈六金身法相双腿盘坐在云床之上,头顶上庆云笼罩,宝相庄严而又慈祥无比的看着我们。

    “见过女娲娘娘。”

    为人族圣母,在女娲娘娘的金身法相之前,我们八个乃至玄老,都没有任何不跪拜之理。

    但就在我们全都打算双膝跪地之时,女娲娘娘却轻轻的挥了挥手,一股无形无影,让我无法抗拒的力量瞬间就托住了我的身体。

    “姜道友,你就不必多礼了,本宫可是受不了你的一拜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