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九十九章 吴迪的想法
    为缔造了人族的人族圣母,混元大罗级别的存在,女娲娘娘在大千宇宙之中的地位,是仅次于以身合道的鸿钧老祖的。

    就算是三清天尊和佛门二圣,地位都在女娲娘娘之下。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三清天尊和佛门二圣之所以能够证得混元大罗之道,都是因为立下了以人为本的教派,才能够得到天道认可,吸收到无上功德,证了混元大罗之道的。

    从这方面来说,无论是三清天尊还是佛门二圣,全都欠下了女娲娘娘因果,所以女娲娘娘的地位自然在他们之上。

    至仁之城本身就存在于炼妖壶内的小千世界,而且在至仁之城之中有不少女娲娘娘所留下的传说。

    为至仁之城的城主,女娲石的传承者,郭仁可是最为清楚的知道,女娲娘娘这个身份,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

    缔造了人族的人族圣母,至高无上的混元圣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女娲娘娘只存在于他们的信仰之中,可是我,竟然是女娲娘娘亲自派来的,这又岂能让城主不感到惊讶万分?

    虽然我表现出来的手段神乎其神,已经超乎了普通人的想象,但女娲娘娘一念之间就可以毁天灭地,举手投足,就可以让星空崩塌,世界毁灭,和女娲娘娘相比,我的那点手段,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有鉴于此,城主有点儿不大相信,我是女娲娘娘派来的?

    在城主看来,我很有可能是扯着女娲娘娘的虎皮,想名正言顺的拿走他们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

    既然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是女娲娘娘赐下的,那我只需要打着女娲娘娘的旗号,就可以让他们心服口服的把女娲石给我。

    为一城之主,郭仁肯定有这个脑回路,所以他问着我之时,脸上流露出了很明显的怀疑之色。

    城主的心思我自然能够猜到,微微一笑之后我很淡定的回应着城主道:“郭城主,我之前不是说过,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如果不是女娲娘娘用她的大能手段,把我送到了至仁之城,你觉的以我的手段,能够跨越了两个世界,来到这里吗?”

    本来城主对我的目的有些怀疑的,但此刻听我这样一说,城主却认为有那么几分道理。

    勘破大罗境界之后,就会对空间之力有一定的领悟,境界越高,对空间之力的领悟就越高。

    一旦斩出了三尸,达到了大罗巅峰,对空间之力的领悟就能够达到圆满。

    所以斩出了三尸的顶级大能,可以在大千宇宙之中任意穿梭。

    女娲娘娘为混元大罗圣人,她不仅掌控了空间之力,更是能够掌控时间之力,女娲娘娘把我从另外一个世界送到至仁之城,是一件不难做到的事情。

    如此说来,我是女娲娘娘派来的,就很有可能了。

    难道真的和我说的一样,女娲娘娘派我到至仁之城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他们,至仁之城的根本,究竟是什么吗?

    以仁为本,这本来就是至仁之城的根本,在过去的几千年乃至几万年以来,至仁之城的历任城主都以这四个字来要求自己,用这四个字来管理至仁之城,难道他们对以仁为本的理解不对吗?

    难道至仁之城的历任城主,管理至仁之城的方式不对吗?

    城主感到有些凌乱和迷茫,皱着眉头想了片刻之后,主动问着我道:“姜先生,您说至仁之城的真正根本,是以仁为本的仁字,而这个仁,却是有人来决定,请恕我愚钝,不能理解你话里的意思。”

    “不知道姜先生,能给我们详细的讲述一番吗?”

    城主向我问出了这话,在场的人绝大多数感到很有兴趣,尤其是金执事和杨执事,还有吴迪,全都连大气都不敢喘,等着我做出回答。

    唯独大掌柜对这块儿没有任何兴趣,默默的转身离开了城主府。

    在大掌柜看来,林执事父子的死,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我得到了女娲石,应该会离开至仁之城,只要我不在至仁之城,那我给他批的命应该就不会实现,他就不会在一个月之内死去。

    如果我短期内不离开至仁之城,那以他和我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不会对付他的。

    只要我不出手对付他,在整个至仁之城,有谁能把他怎样?

    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些,大掌柜才没有打扰我,先返回了银鸽赌坊。

    此刻的我看到大掌柜转身离开,一道黑气从他的头顶直冲天际,这在我们姜家的相术之中叫恶贯满盈,看来大掌柜返回银鸽赌坊之时,就是他遭报应的时候。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大掌柜连一个月都没有撑到,气运就已经衰落到了极点,他的下场自然就可以预料。

    要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大掌柜在临死之前,肯定会为他这辈子的所所为而感到后悔吧!

    但以大掌柜所犯下的罪孽,就算是后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他是注定了要在十八层地狱之中待上个几万年的。

    “唉!”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我这才对着城主和吴迪他们一众人道:“郭城主,你得到了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吸收了传承之物的力量,是至仁之城实力最为强大的人,但从你所犯下的错误来看,我认为你并不算是一个称职的城主。”

    我的这番话,等于在城主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让他的表情很是尴尬很是痛苦。

    杨执事和金执事,还有吴迪他们对城主都很是尊重,见我一次又一次的揭城主的短,看着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大服气了。

    “是的,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城主,我是至仁之城的罪人!”

    “我有罪,我有罪啊!”

    城主表情痛苦的自责着,杨执事急忙在一旁劝着他道:“城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觉的你不要太过于自责了,要怪的话,只能怪林执事太丧心病狂。”

    杨执事不敢说我,金执事的胆子相对杨执事来说要大一点,斜眼白了我一眼之后,金执事对我很是不满的道:“就算是城主有错,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他。”

    “我们至仁之城的事,不需要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金执事此言一出,把城主给吓了一跳,如果惹怒了我,金执事焉有命在?

    我的实力虽然和女娲娘娘这种混元圣人无法相提并论,但金执事在我的面前却如同蝼蚁一般,他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不就等于找死吗?

    万一我要是一个暴脾气,一怒之下一巴掌把金执事给拍死了咋办?

    “老金,姜先生没有说错,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姜先生说话?”

    “如果不是姜先生,我们至仁之城就陷入了浩劫之中,被林志龙父子给掌控了,你对姜先生说这种话,是对他的大不敬。”

    “我命令你给姜先生道歉?”

    金执事这人别看平时笑呵呵的,但他却是一个倔脾气,城主要他给我道歉,他却把头一拧,摆出了一个誓死不从的架势。

    对于金执事这样的人,我反而比较欣赏,他对我所说的那些话,我是丝毫都不会在意的。

    微笑着摆了摆手道:“城主你不必紧张,金执事是性情中人,他这样说我不会在意的。”

    说到这里,我突然话锋一转,问着城主道:“不知城主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没有管理好至仁之城呢?”

    被我突如其来的问出了这个问题,让城主陷入了沉思之中,就算是对我不满的金执事和杨执事,全都皱起了眉头,在苦苦的思索着原因。

    吴迪这小子的反应比较快,或者说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有了一些成形的想法,所以吴迪在第一时间试探性的问着我道:“姜先生,城主之所以会犯下错误,是不是因为他太过于在乎林执事对他的恩情,对林执事太过于放纵的缘故?”

    吴迪的想法其实恰恰相反,他此刻不过是在试探我而已,所以面对着吴迪的这个问题,我和他相顾而视,冷眼问着他道:“吴迪,那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那我认为至仁之城的下一仁城主,你并不适合来做。”

    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聪明人之间,是不需要多言的。

    既然我这样说,吴迪就没有必要再掩饰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在看了一眼城主之后,吴迪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鼓足了勇气说道:“其实在我看来,城主之所以会犯下错误,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足,也不是因为他太在乎林执事对他的恩情,对林执事太放纵了的缘故。”

    听到吴迪这话,众人全都感到有些不解,尤其是城主,一脸凌乱的问着吴迪道:“小迪,那你认为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原因导致我犯下了错误?”

    吴迪闻言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只见吴迪先对着城主拱手行了一礼,然后正色言道:“城主,我认为你之所以会犯下错误,是因为你手中的权力太过于集中,无法做到公平公正的缘故。”

    “林执事正是因为借了你的势,所以他才能在至仁之城一手遮天,做下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

    “如果城主的权力能够得到削弱,或者受到限制,甚至连执事,副执事的权力都受到限制,那或许就会避免再出现像林执事一样的人。”

    听到吴迪的这番话,城主和金执事他们全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而我则非常满意的看着吴迪,向他投以了赞许的目光。

    吴迪的想法虽然接近我的思路,但还是不够充分,如果我能够把现代社会最为先进的管理体系传给吴迪,让吴迪用这种方式来管理至仁之城,那至仁之城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虽然不能够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贫富差距和阶级体系是永远都消灭不了的,但和当前相比,肯定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对至仁之城的这个改变,势必会影响到几亿人的生活,不知道会不会让我收获到海量的功德?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