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九十八章 女娲娘娘派我前来
    站在我的角度,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让有能力的人发挥出他的能力,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提出了这个解决方案之后,无论是城主还是宴会厅的绝大多数人,全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

    城主长叹了一口气,表现的很是无奈,对着我道:“姜先生,您是有所不知啊!我们至仁之城的城主,必须是城主的女婿才行。”

    “因为不是城主的女婿,不和城主女儿结为夫妻,就无法被传承之物所认可。”

    “不为传承之物所认可,就不能够从传承之物吸取力量,一个没有实力的城主,是很难管理好至仁之城的。”

    听到我所说之后,本来已经失去了希望的吴迪睁开了双眼,多多少少的产生了一丝希望。

    但此刻在听到了城主所言之后,吴迪看了一眼和郭义紧握着双手的郭秀丽,忍不住的长叹了一口气。

    城主之位他虽然很想得到,但让他违背良心,抢夺自己兄弟的女人,这种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既然如此,那这城主之位,还是让给郭义吧。

    但就在吴迪这样想着之时,郭义却拉着郭秀丽的手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我的面前。

    看了一眼城主之后,郭义鼓足了勇气说道:“大伯,我觉的姜先生说的很对,我根本就不适合做城主。”

    “我可以用我的这条命来保证,我一定会让秀丽幸福,这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都不会辜负于她,但你让我管理至仁之城,以我的能力是做不好的。”

    “那怕是吸收了传承之物的力量,我认为我仍然做不好城主。”

    “甚至在我看来,就算是您,在管理至仁之城方面,都不会比吴迪做的好。”

    郭义说出这话,可是鼓足了勇气的,那怕是他想娶城主的女儿,但他还是说出了对城主的评价。

    见郭义这样说他,城主虽然有些不爽,但城主这人还算是大气,他并没有和郭义计较。

    沉着脸点了点头,有些自责的道:“你说的对,我在管理至仁之城方面,确实很不到位。”

    “这些年来因为我对林志龙父子的放纵,让至仁之城的不少人受到了伤害,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城主。”

    看着城主那一脸自责的样子,我并没有安慰他,反而又给了他一记暴击。

    “城主,你在至仁之城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个,但为什么你却管理不好至仁之城,让至仁之城的老百姓,因为你的管理不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呢?”

    “因为你犯下的错误,差点儿让至仁之城陷入了一场浩劫之中,如果让林执事父子掌控了至仁之城,你可以想象,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城主本来就很是自责,被我这样一说,他的脸色瞬间就变的煞白煞白的,豆大的汗珠从两鬓和额头流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我吸收了传承之物的力量,却把至仁之城管理成了这样呢?”

    城主感到很是迷茫,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而见此情形,我向着吴迪看了过去。

    “吴迪,我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用本心来回答我。”

    吴迪一直都低着头,不想去纠结他是否有机会成为下任城主,但此刻听到我所说的话,让他抬起了头向我看了过来。

    “姜先生,你问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定会用本心来回答。”

    吴迪点了点头,正色答应着我道,而见此情形,我指了指郭义和郭秀丽道:“如果郭义和郭秀丽成全了你,让你做了至仁之城的城主,那你会如何对待他们?”

    “你是否会和城主一样,因为他们夫妻对你的恩情,无论他们做出任何事情,都会不管不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怕是他们侵犯到了至仁之城老百姓的利益,打破了至仁之城的规则,你都会肆意放纵他们?”

    我所问出的这个问题,就等于当着众人的面打城主的脸,但这个问题却是一个直指本心很关键的问题。

    如果吴迪不能做出正确的回答,那说明他不适合做至仁之城的城主。

    我的神念在此刻已经锁定了吴迪,所以他说出的话是不是他真正的想法,是不会骗到我的。

    就在我的话音一落之后,吴迪基本上没有怎么犹豫,在看了一眼郭义和郭秀丽之后回答着我道:“公是公,私是私,如果不牵扯到至仁之城老百姓的利益,无论他们两个做了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干涉。”

    “但如果牵扯到了至仁之城老百姓的利益,他们违反了至仁之城的规则,那我绝对不会轻饶。”

    “为一城之主,要是连最起码的公平公正都无法做到,那这个城主就不做也罢!”

    吴迪此言一出,宴会厅内的所有人陷入了沉寂之中。

    很显然,吴迪的话对这些人的触动很大,让这些人都在想,如果真的让吴迪做了城主,那他他所说的话,能够实现吗?

    公平公正,从来都在那些有实力的人手中,就像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只有吸收了传承之物的力量,拥有了强大实力的人才可以担任,这对于实力弱小的普通人来说,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这个世界上,那里有真正的公平公正?

    包括城主在内,在场的人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法,而就在这时,我却问着城主道:“郭城主,你认为至仁之城的根本是什么呢?”

    “是女娲娘娘给至仁之城所赐下的传承之物吗?”

    “只有女娲娘娘给至仁之城所赐下的传承之物,才能够保证至仁之城的传承不朽,让至仁之城永恒存在吗?”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问题,城主和宴会厅内的人全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就算是吴迪,都表情凝重的看着我,在思考着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

    很显然,我的答案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但如果至仁之城的根本不是女娲石,不是女娲娘娘所赐下来的这件传承之物,那会是什么呢?

    一时之间没人能想明白,所以城主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直接问着我道:“姜先生,那您认为我们至仁之城的根本是什么呢?”

    我没有直接回答城主,而是反问着城主道:“不知城主你是否想过,为什么你吸收了女娲石的力量,是至仁之城的第一高手,但却还是犯下了错误,让林执事这种人把持了至仁之城许多年,做下了无数恶事呢?”

    “如果不是我恰好来到了至仁之城,说不定林执事父子已经达到了目的,掌控了至仁之城。”

    “让不仁之人差点儿掌控了至仁之城,这是为什么呢?”

    面对着我连珠炮一样提出的几个问题,城主只感到压力山大,却根本就无从回答。

    这所有的错误都是他所犯下的,原因都在他的身上。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果早知道林执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对林执事姑息,绝对不会放纵林执事,让他在至仁之城一手遮天。

    “都怪我,都怪我,我是至仁之城的罪人,我不配做至仁之城的城主。”

    城主表现的很是痛苦,在那里喃喃自语着。

    郭秀丽毕竟是城主的女儿,见她父亲表现的那么痛苦,就走到了城主的身边,挽住了城主的胳膊。

    “父亲,这其实不是您的本心,你也是无心之过,你就不要太过于自责了!”

    郭秀丽在安慰着城主,但城主的痛苦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郭秀丽一两句话就能让他放下自己所犯的错误的。

    就在这时,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城主和在场的人正色说道:“其实你们都大错而特错了,至仁之城的根本,并不是女娲娘娘所赐下的传承之物。”

    “我到现在才算是明白,女娲娘娘派我到至仁之城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至仁之城的真正根本,是以仁为本的仁。”

    “而这个仁,却是由人来决定的!”

    “传承之物所带来的力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实力,却不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心性,所以女娲娘娘赐下的这传承之物,对你们至仁之城来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

    听到我这话,城主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你说什么?姜先生,你是女娲娘娘派来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