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九十五章 罪孽滔天的一家
    此刻的城主,身上杀气滔天,面上杀意凛然,手握着郭统领的大砍刀,一步一步的向着林执事父子几个走了过去。

    城主每走一步,听在林执事父子四人的耳中,就如同山摇地动一样,城主距离他们越近,就代表着死亡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二弟,你,你不能杀我!”

    “当年要不是我,你早就饿死在了荒野之中,难道你忘了吗?”

    “当年要不是我,你连见到老城主的资格都没有,又如何能得到他的赏识,让他把女儿嫁给你?”

    “当年要不是我花重金给你买下了天材地宝,修炼功法,你又如何能够成为至仁之城的第一高手,被城主之女看上?”

    “郭仁,你要是杀我,就等于杀死了自己的恩人,就等于做下了不仁之事!”

    “为至仁之城的城主,你却要做下不仁之事,你就不怕受到女娲娘娘的惩罚吗?”

    林执事牙齿不断的打颤,但为了劝说城主,为了给他们父子求得一线生机,他嘴上却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试图说服城主。

    但城主却丝毫都不为所动,高高举起了大砍刀,走到了林执事的面前。

    “呜.....”

    当大砍刀带着风声,一刀砍了下去之时,林执事闭上了双眼,只感觉情况不妙,城主的这一刀,如果不是砍到了他的身上,恐怕就是砍到了他的某个儿子的身上。

    “啊!”

    听到这声凄惨无比的惨叫之声,林执事只感到自己那狂跳着的心脏传来了剧痛,这个声音是他最熟悉的,是他寄予厚望的三儿子林飞天的声音。

    林飞天是林执事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只要林飞天提出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

    林飞天喜欢吃人心,他明知道这是一件极度残忍,丧心病狂的事情,但为了满足林飞天所提出的要求,他还是让手下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去满足林飞天。

    可现如今,他最宠爱的一个儿子,最寄予厚望的一个儿子,却被城主一刀下去给劈成了两半,鲜血溅了他一身一脸。

    不过即便是城主杀了他的三儿子林飞天,他还是不能和城主翻脸。

    为了保住他的这条老命,或者说为了保住他们林家的传承,他必须向城主继续恳求,看看是否能为他们父子求得一线生机?

    “杀得好!”

    “二弟,就算是你不出手,我也不会放过小天这个畜生!”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做下如此丧心病狂之事!”

    “这都是那只猴妖蛊惑了他,他所害死的那些人,全都和那只妖猴有关。”

    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林执事胡说八道的对着城主道。

    被林执事这样一说,他的很多罪名就让那只猴妖背锅了,但那只猴妖已经化了一根毫毛,不知道去了那里,早已经死无对证,这让城主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林执事了?

    再怎么讲,林执事毕竟对他有恩,是他的结拜大哥,城主不是特别想杀了他的。

    表情有些迟疑,城主向我看了过来,想让我给他一个具体的答案。

    而见此情形,我冷笑了一声道:“那只猴妖虽然在利用林执事,但为妖族一脉,在女娲娘娘的这方小世界之中,他是不可能会做出任何残害人族的事情的。”

    “你们父子为恶,就不要赖到人家猴妖身上了!”

    这方世界处在炼妖壶之中,而炼妖壶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为恶人族的妖魔鬼怪,所以那只妖猴根本就不敢残害人族。

    如果他敢残害人族的话,就不至于会在至仁之城浪费了好几百年的时间了。

    说不定在他对人族动手,做出残害人族的事情之时,炼妖壶内的世界之力,就已经把他给炼化了。

    城主对我深信不疑,所以在听到我这话之后,目光凌厉的投向了林执事。

    “林志龙,既然你罪孽滔天,就不要跟我再狡辩了!”

    “如果你认为我欠了你,那就让我下辈子再还给你吧!”

    “但我的这一刀,是替那些被你残害致死的无辜之人砍的,你必须要挨的。”

    这一刀要砍向自己的大哥,城主有些于心不忍,说出这话之时,声音都有些哽咽。

    但我却在一旁冷笑着道:“他那里还有下辈子?他们父子几个,只要进了阴曹地府,必然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生生世世都不会再出来!”

    林执事和林文林武听到我这话,全都被吓的瑟瑟发抖,面色如土。

    为了给他的两个儿子求得一条生路,为了保全他们林家,林执事咬了咬牙道:“二弟,既然你非要杀我,也是我罪有应得,大哥我无话可说。”

    “但看在我们两个兄弟一场,我当年对你不薄的份儿上,你能不能放了林文和林武一马?”

    “他们两个没有做下什么恶事,按道理罪不至死,求求你放过他们!”

    林执事这话一出口,林文和林武两个立刻就对着城主砰砰砰的磕起了头。

    “仁叔,求求您放过我!”

    “仁叔,城主,求求您放过我,我从来都没有害过人,你不要杀我好吗?”

    林文和林武一边磕着头,一边求着城主,就连林执事都砰砰砰的给城主磕起了头。

    这让城主又有点儿拿不定主意了,如果林文林武真的没有害过人的话,那放他们两个一条生路,也是未尝不可之事。

    为林执事的结拜兄弟,城主也不忍看到林家断了传承。

    “姜先生,他们两个是否做过恶事?”

    城主问我的这番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林文林武没有做什么太多的恶事,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放他们一马。

    但我却态度坚决的摇了摇头,面带杀机的看了一眼林文和林武这两个畜生。

    通过林文和林武的生辰八字,我早就推算清楚了这俩货曾经做过什么?

    “林文,你好意思说你没有做过恶事吗?”

    “仗着你是至仁之城的文人之首,凭着你的家世和你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妇女,被你糟蹋了贞洁,欺骗了感情?”

    “因为被你所玩弄,又无情的抛弃之后,自杀而亡的女人,至少有好几十名,她们的死,谁来负责?”

    被我当众质问,让林文无法反驳,呆呆的愣了片刻之后道:“你,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文这样一问,就代表着他承认了我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而见此情形,别说是城主了,就算是吴将军和郭统领,全都怒不可遏,杀意盎然。

    “这姓林的一家,真全都是人渣!”

    吴将军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咬牙切齿的瞪着林文道。

    在这一刻,我的目光投向了林武。

    见我的目光向他看来,就如同看穿了他一样,林武瑟瑟发抖,战战兢兢的对着我道:“姜先生,我没有做什么恶事,您就在仁叔面前说句好话,把我给放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林武还在胡说八道,睁着眼睛说瞎话,为他自己狡辩,让我很是无语。

    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冷冷的对着林武道:“你说你没有做恶事,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你大哥林文他用假面孔欺骗那些无辜女子,但那些女子被他欺骗之时,至少还是自愿的,可你这个畜生,只要看到了有亮点的女子,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抢到你的身边,强行占有了这些女人。”

    “被林飞天折磨致死的那些女人,基本上全部都是你抢来的,你以为我不知吗?”

    听到我这话,林武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恐惧的问着我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而周围的众人在看到林武的反应之后,基本上全都产生了同一个想法。

    林执事这一家,真是罪孽滔天,罪不容诛!

    我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林执事他们父子四人,真应该被打下十八层地狱!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