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九十章 孙先生的目的(下)
    女娲娘娘本身就是妖族出身,所以在炼妖壶的小千世界之内有妖族我并不感到奇怪。

    虽然炼妖壶能够炼化妖魔鬼怪,但被炼妖壶炼化的妖魔鬼怪,却是有针对性的。

    只有残害人族的妖魔鬼怪,才会被炼妖壶所炼化。

    孙先生这个猴妖,他之所以会借助林执事父子来得到女娲石,并没有直接出手抢夺的原因,恐怕就在这里吧。

    既然他知道女娲石,那他应该就知道这个世界是炼妖壶内的一方小千世界。

    但这个猴妖他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得到女娲石呢?

    女娲石对他来说能有什么用呢?

    在上古传说之中,那些实力强大的妖族,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杀死成千上万的人族,羸弱无比的人族,是被妖族当做血食的。

    对于妖族的恐惧,可以说深入到了人族的灵魂之中。

    所以此时此刻,看着尖嘴红腮,满脸狰狞的猴妖,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算是林执事父子和那一千多名死士,都忍不住的倒退了好几步,生怕这猴妖发狂之后会伤害到他们。

    但对于我来说,这只猴妖虽然实力不弱,却仍然不足为惧。

    “城主的传承之物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看着手握黄金棍的猴妖,我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惧怕之色,表情很是平淡的问着他道。

    猴妖闻言点了点头道:“如果不知道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是什么?我会在这里浪费几十年的时间吗?”

    “想必你也知道,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是人族圣母女娲娘娘曾经用来炼石补天所剩下的女娲石。”

    女娲娘娘缔造了人族,炼石补天的传说在这个小千世界之中同样为众人所知,所以当猴妖此言一出之后,在场的人忍不住的发出了惊叹之声。

    “什么?我们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是女娲娘娘的女娲石?”

    “那如此说来,每一任城主所吸收的力量,其实是女娲娘娘所赐下的力量了?”

    “原来是女娲娘娘在保佑着我们至仁之城!”

    就在众人发出了惊叹之声,不胜感慨之时,我对着猴妖道:“女娲娘娘留给至仁之城的女娲石,对你来说有什么用处?你为何非要得到女娲石不可?”

    这个问题很是关键,所以当我问出之后,所有人全都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等着猴妖做出回答。

    而对于猴妖来说,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隐瞒的必要,索性就把原因说出来。

    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猴妖握着手中的黄金棍,语气平缓的道:“我本是这方世界之中的一只很普通的猴子。”

    “可就在千年之前,我突然觉醒了血脉传承,在这血脉传承之中,有专属于我们猴妖一族的修炼之法,还有远古之时的诸多秘密。”

    “按照血脉传承之中的修炼之法,我用了不到三百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小妖巅峰之境,在这方世界之中,堪称无敌的存在。”

    “可就在达到了小妖巅峰的境界之后,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无法突破到大妖境界。”

    说到这里,猴妖刻意对着我道:“你应该知道,只要无法突破到大妖境界,我就始终都无法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那怕是我们妖族的寿命悠长,至少可以活几千年之久,但只要大限一到,总归会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结果。”

    “为了突破到大妖境界,为了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活的更加长久,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而在我的血脉传承之中,有一则远古之时的秘闻。”

    “据说女娲娘娘在炼石补天之后,给一块剩余的女娲石赐予了灵智,让这块女娲石修炼成了妖族之身。”

    “而这块女娲石在得道化形之时,所显化出来的形体,竟然是我们猴妖之身。”

    “据说这女娲石修炼得道的猴妖,他在显化身形的那一刻,就突破到了大妖境界,天生的跳出了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这就让我在想,假如我也有机缘能够得到一块女娲娘娘的女娲石,炼化了这块女娲石,让女娲石和我的妖身融为一体,那我是否也会突破到大妖境界,从此之后,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能够和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呢?”

    听猴妖说到这里,我基本上已经明白了他为什么对女娲石如此执着的原因了。

    猴妖所说的大妖境界,其实就是大罗境界,只要突破了大罗,除非天人五衰降临,不然的话,就可以享受无穷无尽岁月,相当于长生不老了。

    说白了,猴妖之所以这么拼,这么想得到女娲娘娘的女娲石,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想突破境界,想长生不死而已。

    对人来说是如此,对妖族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就在我这样想着之时,猴妖继续说道:“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至仁之城之中,对至仁之城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

    “经过我的仔细观察,在至仁之城之中,我竟然发现了许许多多和女娲娘娘有关的蛛丝马迹。”

    “这让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我认为至仁之城每一任城主的传承信物,很有可能就是女娲娘娘曾经炼石补天所剩下来的女娲石。”

    “不过女娲娘娘乃是混元大罗圣人,既然这至仁之城和她有一定的关联,她不可能没有布下任何手段。”

    “所以在过去的这几百年之中,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对每一任至仁之城的城主,全都有一个是无比深刻的了解。”

    “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敢对至仁之城的城主下手,更是不敢冒冒然的去干涉至仁之城的运转。”

    “女娲娘娘不仅是人族圣母,在妖族也是有着无上地位的,为妖族一脉,我不敢对女娲娘娘有任何不敬。”

    猴妖在说到这里之时,脸上的表情很是恭敬,为要为妖族一脉,他的血脉传承之中,自然而然的传承了对女娲娘娘的敬畏。

    而见此情形,我问着猴妖道:“既然你对女娲娘娘有所顾忌,为什么会选中了林执事,想通过他来得到女娲石呢?”

    闻言后看了一眼林执事,猴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鄙夷之色。

    随后猴妖说道:“我潜伏在至仁之城几百年时间,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总体来说,至仁之城的人讲究的是以仁为本,很少有人会处心积虑的去利用别人和算计别人。”

    “可就在三十年之前,我第一眼见到他之时,就看穿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这个人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去算计别人,他和任何人打交道,都是带着不仁的心思而去的。”

    “在至仁之城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物,这就让我在想,是不是天意使然,以仁为本的至仁之城,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呢?”

    “如果这个不仁之人颠覆了至仁之城的根本,那我借助这个人,是不是就可以得到至仁之城的传承之物,但却不会受到女娲娘娘的惩罚呢?”

    “抱着这种想法,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我就开始利用这个人,想把他扶上城主之位。”

    “可这个人当时已经破了纯阳男子之身,他已经失去了成为城主的资格。”

    “无奈之下,我只能寄希望于他的后代。”

    “区区的几十年时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自然是能够等的起。”

    “这个人他所行的都是不仁之事,他所教育出来的后代,肯定也和他一样。”

    “甚至我在想,如果他的后代之中,有比他更加不仁之人,让这个人做了至仁之城的城主,或许会起到更好的用。”

    “就这样,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培养他的三个儿子,尤其是他的小儿子林飞天,从他一生下来的那一刻,我基本上就认定了他。”

    “这小子的心眼之坏,胜过他爹十倍,别看他年级不大,但他却心狠手辣,从小到大他所做的不仁之事,简直罄竹难书。”

    “如果让他做了至仁之城的城主,那整个至仁之城,肯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我从他的手中抢走了女娲石,应该都不会受到女娲娘娘的惩罚。”

    猴妖说到这里,算是把他的计划和目的全部都给我们讲了出来。

    而听到猴妖所说的这些,站在院墙之上的城主表情很是凝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说他做下的不仁之事罄竹难书,那请问他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连你都会这样说?”

    城主问出了这话,猴妖轻蔑的一笑,看了一眼林三公子之后,对着城主说道:“打个简单的比方吧,你知道从他十岁之后,他每天中午必吃的一道菜是什么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