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八十七章 孙先生
    吴迪做事条理和思路都很清楚,就在让他父亲和郭统领离开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安排城主府的人盯住了通往城主府的各个交通要道,一旦有任何的动静,就立马通知城主府这边,让城主府内做好准备。

    而对于我来说,只要催动了功德之气,方圆千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我都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所以此刻的我已经察觉到有一队人马正在向城主府靠近,这队人马的数量,应该至少在一千人以上。

    很显然,林执事来了一个先下手为强,既然不能通过合法的手段让他的儿子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那他就只有用武力手段来达到目的了。

    只不过城主是整个至仁之城唯一的一名天阶存在,林执事敢采用这种手段,肯定有他的依仗。

    由此可见,吴迪的判断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在林执事的身后,应该有一个实力不凡之人。

    但就算是至仁之城的城主,吸收了女娲石的力量,也才不过是天阶五品左右的实力,林执事身后的这人,他的实力能达到什么程度呢?

    这倒让我对这个人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城主,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就在我正想着这些之时,城主府的这名管家满脸紧张之色,慌里慌张的对着城主道。

    城主毕竟是至仁之城的第一高手,就算是林执事真的带着人向城主府发起攻击,他也未必会感到有多害怕。

    所以此刻见这名管家表现的如此慌乱,他反而面色一沉,对着管家道:“郭明,有我在这里,你有什么可慌张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不速速说来?”

    城主此言一出,叫郭明的这名管家情绪安定了不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说道:“城主,林执事他果然叛乱了,小三子刚刚传来消息,说林执事带着一大队人马正气势汹汹的向着城主府杀了过来。”

    “那队人马至少有一千人以上,而且据说还带了攻城器械,强弩和投石机这些。”

    “城主,要是林执事和他手下的这帮人强攻城主府的话,我们城主府能守的住吗?”

    因为林执事带来的人不少,而且还带了杀伤力巨大的重武器,所以这名管家还是很担忧的。

    城主的实力强大,自保肯定是没问题的,但城主府内的那些普通人,面对着杀伤力巨大的攻城器械,林执事刻意培养的那些死士之时,有几个能够幸存下来呢?

    但就算是城主的实力再强大,他也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就把林执事和他手下的那一千多名死士全部都杀光吧?

    和这名管家抱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少,宴会厅内的许多人全都一脸担心的看着城主,甚至有不少人暗暗的后悔,如果之前他们跟随着林执事离开,说不定就不会遭遇当前的这种情况。

    这下倒好了,如果林执事攻破了城主府,那林执事会放过他们这些人吗?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从他们的身上贴了城主一方的标签之后,就注定了林执事会容不下他们。

    而且林执事如果成功的攻下了城主府,杀死了城主,夺取了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他肯定要对至仁之城清洗一番,把整个至仁之城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如果一来,林执事更是没有能够放过他们的任何理由。

    想到了这些,有不少人那叫一个后悔啊!

    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卖!

    而就在这时,城主的目光从在场的人身上快速扫过,对于这些人的想法和心理状态,他全部都一目了然。

    表现的很是淡定,城主和颜悦色的对着吴迪道:“小迪,既然和你所说的一样,林执事果然图谋不轨,那接下来就由你来指挥。”

    “包括我在内,整个城主府的所有人,全都听你的号令。”

    “只要你能带领着我们度过这场劫难,能够挽救至仁之城于浩劫之中,那至仁之城的下仁城主,无论如何我都要让你来做。”

    当前之下,时间紧迫,情况紧急,吴迪来不及谦虚,所以城主的话音一落,吴迪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安排和部署了起来。

    “传我命令,所有城主府的守卫,全部都给我撤回来,城主府外一个人都不要留。”

    “等到所有人都撤回府内之后,立刻关闭府门,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一个方向派五十名守卫登上院墙,用弓箭锁定下方。”

    “只要林执事手下的人向院墙靠近,一律给我杀无赦!”

    说至此,吴迪的目光向着郭义看去,表情很是凝重的对着郭义道:“小义,我要你带一百名守卫保护好内宅女眷,如果院墙被林执事手下的人突破,你必须坚守内宅,等到我爹和郭统领带援军赶来。”

    郭义闻言想提出反对意见,此刻他最想做的事情,是和林执事手下的人堂堂正正的战上一场,而不是守护内宅的女眷,远远的躲在一旁。

    但郭义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吴迪却对着他摆了摆手道:“小义,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根本就不用说出来。”

    “城主和我们有自保之力,就算是林执事攻破了城主府,他也奈何不了我们,但如果内宅的女眷落入了林执事的手中,那我们就被动了。”

    “所以你必须要守住内宅,那怕是你死了,也绝不能让内宅的一名女眷被林执事的人抓走。”

    吴迪振振有词的说出了这话,让郭义根本就无言以对,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城主,小迪,你们就放心吧!除非我郭义死了,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的话,内宅的女眷是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郭义说出了这话之后,就拉着郭秀丽的手带着一百名城主府内的守卫去了内宅。

    接下来吴迪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城主府的守卫和管家们关上了城主府的大门,在城主府四周的围墙上分别布满了守卫。

    城主府在至仁之城来说是最为雄伟的一栋建筑,就像古代的皇宫一样,正门的顶上有着一道可以站立数十人的院墙。

    就在城主府的大门关闭之后,我和城主,大掌柜,杨执事,金执事,以及至仁之城内的一些重要人物,全都登上了正门之上的院墙。

    这个时候,正好是林执事带着他的三个儿子,还有一堆人骑着高头大马,握着各种兵刃,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来到了城主府大门外的时候。

    隔着城主府大门的距离差不多有五十米远,骑着一匹黑色骏马的林执事,目光阴冷的抬起了头,向着院墙之上正居高临下,表情复杂的看着他的城主投射而来了两道冷光。

    城主看着林执事的目光里带着满满的无奈,他对林执事一直心存感激,所以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林执事恣意妄为,在至仁之城之中横行霸道。

    但他对林执事纵容到了这种程度,却还是无法满足他的野心,让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发展到了当前的这一步。

    这是城主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城主所无法接受的!

    不过林执事他可不这样想,他认为城主所拥有的一切是他给城主,如果没有他,城主就不可能拥有现在的这一切,所以城主应该无条件的接受他所提出的任何要求。

    那怕是他想取代城主的位置,城主也不能拒绝。

    但城主却算计了他,让他的计划落空,这简直岂有此理?

    在这种情况之下,林执事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怨恨,和城主对视了片刻之后,厉声说道:“郭仁,如果你把你的女儿嫁给小天,让小天做了至仁之城的城主,那我会给你留一条活路,让你安安乐乐的颐养天年。”

    “如果你不识抬举,非要跟我对,那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当年我能把城主之位让给你,今天我就能够把我当年所失去的一切从你的手中抢过来!”

    林执事说出这话之时杀意凛然,满脸狰狞之色,但城主却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执事,城主缓缓说道:“大哥,当年你和我一起闯荡江湖,你确实帮了我许多。”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不可能得到老城主的青睐,让他把女儿嫁给了我。”

    “但你说我这城主之位是你让给我的,那我就不知道你从何说起了?”

    “当年的你早已不是纯阳之身,根本就没有资格竞做城主女婿,又何来你把城主之位让给了我之说?”

    “这些年来看在你当年帮了我,对我有大恩的情分之上,我任凭你在至仁之城内威福,从来都没有管过你,但让我把女儿嫁给你的儿子,把至仁之城传给一个不仁之人,这是绝无可能之事!”

    “大哥,如果你悬崖勒马,带着你手下的人现在就返回,你以前做下的那些事情,我就不予追究了,但如果你非要用这种手段来争城主之位,那就别怪我跟你新账老账一起算了!”

    “我这辈子,一直都不愿意做不仁之事,不愿意对自己的兄弟不仁,但姜先生却一语惊醒梦中人,他说我不愿意对你不仁,是对至仁之城的所有老百姓不仁。”

    “让你在至仁之城威福,残害百姓了这么多年,我不配做至仁之城的城主。”

    林执事父子四人本来就对我恨之入骨,此刻听到城主的这一番话,他们认为城主之所以在态度上对他们林家的人发生了日此之大的变化,肯定是因为我的缘故。

    所以林执事父子几个对我的恨意,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姓姜的小子,你要是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执事恶狠狠地对着我道。

    “姓姜的小子,你说我是大凶必死之人,我看你说的是你自己吧?”

    “不过我肯定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就死掉的,我至少要折磨你十天十夜,让你生生世世都不敢在和我对!”

    林三公子咬牙切齿的指着我道。

    而就在这时,一名穿着黑色衣服,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神秘人物从林执事手下的死士之中穿行而出,来到了林执事的旁边。

    “你们父子两个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还不赶快攻进城主府,把他给我抓起来。”

    说出这话之后,黑衣蒙面人的眼睛里投射出了两道十分诡异的光芒,如同实质一般,向着城主看来。

    而城主面对着这两道目光之时,竟然忍不住的有些恐慌之感。

    这个黑衣蒙面人,实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是,孙先生!”

    林执事虽然骑在黑色骏马之上,但他对这个黑衣蒙面人做出回答之时,却表现的很是恭敬。

    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说话之时的姿态,和他平时都大不一样。

    就算是在城主的面前,林执事都没有表现出过这种姿态。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