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八十四章 揭穿阴谋(下)
    其实吴迪的实力比郭义要强那么一点,在综合能力上比郭义更是要优秀一些,所以城主最看好的是吴迪,并不是郭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城主才会把自己的那面玉牌投给了吴迪。

    城主是一个大公无私之人,他并不因为郭义是自己的侄子是郭家的人就偏向于郭义,他反而比较认可吴迪。

    然而此刻,吴迪却要退出竞争,因为兄弟之情,把城主女婿的身份让给郭义。

    这让城主略微有些遗憾,让吴将军更是勃然大怒。

    站在城主的角度,他固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但他更不想把至仁之城交给一个他不是特别认可的人手中。

    不过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他看好的人他女儿不喜欢,为了他女儿的幸福,他只能表示沉默。

    但吴将军肯定不会沉默,在吴将军看来,这是吴迪施展他一生抱负的最大机会,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在这种机会面前,又怎么能退缩呢?

    男子汉大丈夫,固然要重情重义,但却不能因为儿女情长受到羁绊,用自己的一生去成全他人。

    “混账东西,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难道你忘了吗?你从小就立下了志向,要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要让至仁之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成为一方净土!”

    “不成为城主之婿,不坐上城主之位,你如何去实现你的志向?你如何让至仁之城的百姓不再为贫困所苦,不再被恶人欺凌?”

    “不和自己的兄弟争,成全你的兄弟,这固然没有错,但为了成全你的兄弟,你就要放弃你的理想,灭绝你的希望吗?”

    “混账东西,你的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开水烫了?”

    “如果你错过了这个机会,那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吴将军怒骂着吴迪,但吴迪却倔强的低着头,连一句回复都没有。

    像吴迪这种年轻人,为了兄弟义气,一旦做出了决定是很难让他们改变的。

    不过在我看来,吴迪做出的这个决定并没有错,而且这个决定和他的志向和抱负并没有冲突。

    只是至仁之城的规矩和传承限制了吴迪的志向和抱负而已。

    但规矩和传承这种东西,是用来打破和改变的,如果墨守成规,一直不改变的话,人类的文明又怎么会进步?

    女娲娘娘让我来到了至仁之城,其实就是为了破除以往的规矩。

    在这一刻,我好像有所明悟一样。

    郭义虽然对吴迪的行为很是感动,但站在兄弟的角度,此刻的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吴迪的志向和理想,郭义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于吴迪的能力,郭义也是相当的认可和佩服。

    可如果让吴迪实现了他的志向,让吴迪成为了至仁之城的城主,需要他付出的代价,却是他无法承受的。

    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自己关系最好的兄弟,这是郭义无法接受的。

    所以此刻的郭义,只能用充满着感动的目光看着吴迪。

    而见此情形,我对着吴将军道:“吴将军,你还是把吴迪的生辰八字告诉我,让我来推演一番吧。”

    “至于最终的结果,还是等我推演完之后再说吧。”

    听到我这话,吴迪还没有来得及发表意见,吴将军就已经把他的生辰八字说了出来。

    “小迪的生辰八字是......”

    就在吴将军把吴迪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之后,我又一次的掐着双手十指推算了片刻。

    在这个过程之中,无论是吴将军还是城主,乃至林执事父子几个,全部都死死的盯住了我,对于我所推算出来的结果,表现的很是关注。

    但让这些人没有想到的是,我推算完了吴迪的命运轨迹之后,却还是没有当众说出来。

    甚至连投出玉牌的资格,都被我给放弃了。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城主之女和城主之位,同样也不能兼得,既然这面玉牌我无法投出,干脆就不投也罢。”

    一脸无奈的说出了这话,当着所有人的面,我把那面紫晶玉牌放在手中轻轻的一捏,转瞬之间,那面坚硬无比的紫晶玉牌就被我给捏成了一堆粉末,顺着我的手掌心洒了下来。

    城主是至仁之城的第一高手,但就算是以他的实力,也不能像我一样,做到把一面紫晶玉牌瞬间捏成粉末,所以此刻当看到紫晶玉牌化了粉末从我的手中洒下之时,城主露出了满脸的震惊之色,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不过对于林执事父子几个来说,我放弃了投出紫晶玉牌的资格,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现如今还有六十块木牌没有投出,这六十块木牌会决定谁才有资格成为城主女婿,只要林三公子能够得到三分之一以上的木牌,按照城主定下来的局规矩,林三公子就必然会成为城主女婿。

    这六十个有资格投出玉牌之人,是整个至仁之城各行各业的商界名流,而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和银鸽赌坊的大掌柜有一定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这六十个人之中,有四十个以上是大掌柜的手下,是被大掌柜所控制的人。

    如此一来,在林执事父子四人看来,林三公子必然会成为城主女婿,这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甚至林执事父子四个还暗暗的在想,我之前和他们父子撕破脸皮,是不是大掌柜故意安排我这样做的?

    大掌柜下的这一招,还真是一手妙棋。

    正所谓是山穷水复无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在这种情况之下,林执事父子几个人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张无比坚硬的紫晶玉牌在我的手中化成了粉末,迫不及待的催促起了那些木质座椅上的商贾名流们。

    “既然姜先生放弃了他的资格,那你们就把手中的木牌投出来吧!”

    “大掌柜,我记的你刚才的那张银牌,是投给了小天是吧?”

    林执事故意用这种方式提醒着大掌柜手下的这帮人,只要这些人的脑子不是太笨,就应该能够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可人生就是特么的如此戏剧性,原本他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就在这关键时刻,大掌柜却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接下来大掌柜从坐位上站了起来,目光从那些木质座椅上所坐着的人身上一一扫过。

    “执事大人说的并没有错,刚才我的那张银牌确实投给了林三公子。”

    “但听了郭统领和吴将军父子两对父子之间的对话,我深深的感觉到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如果再能给我一个重新投出银牌的机会,我一定不会投给林三公子。”

    “至于会投给郭义还是吴迪,你们自己来决定吧!”

    林执事父子四人对大掌柜抱着无限希望,但当大掌柜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把林执事和林三公子差点儿给气了个一佛升天,二佛涅槃。

    “老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林三公子急头白脸责问起了大掌柜。

    林执事更是怒不可遏的质问着大掌柜道:“贾云鹏,如果不是我,根本就没有现在的你,你为何要背叛我?”

    面对着怒火滔天的林执事和林三公子,大掌柜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在冷冷的一笑之后,对着他手下的那些商贾名流们直接下达了命令。

    “你们把手中的木牌投出吧,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这些商贾名流们绝大多数都是大掌柜的人,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把柄落在了大掌柜的手中,所以大掌柜说出的每一个字,对他们来说就和圣旨一样。

    虽然大掌柜没有明确的告诉他们应该把木牌投给谁,但大掌柜话里的意思他们却再也清楚不过。

    总而言之,三个竞争对手之中,吴迪和郭义都可以投,唯独林三公子,是绝对不能给他投一张木牌的。

    再加上本来这些人对林三公子就没有什么好感,既然大掌柜不让他们把木牌投给林三公子,那对他们而言就再好不过了。

    就这样,在林执事父子四人铁青着脸的注视之下,六十张木牌全部都投了出来,竟然没有一张投给了林三公子。

    甚至,有些巧合的是,这六十张木牌有三十张投给了郭义,有三十张投给了吴迪。

    如此一来,郭义和吴迪两个所得到的玉牌数,金牌数,银牌数,木牌数正好相等,两个人算是打成了一个平局。

    但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一个难题,城主不可能把他的女儿一分为二,劈成两半嫁给郭义和吴迪。

    不过林三公子是彻底没有了任何希望,这让林执事脸上的表情显的很是阴冷。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啊!”

    “郭仁,我倒是小看了你了!”

    林执事阴沉着脸,对着城主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