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七十八章 两个没有用的垃圾
    第两千七十八章 两个没有用的垃圾

    林武接连挥出了十几拳,看上去好像全都打在了郭义的身上一样,但对于郭义却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这让郭义感到很是奇怪,林武的每一拳都来势汹汹,看上去只恨不得将他一拳打死一样,怎么打到他的身上,比给他挠痒痒的力量还要小呢?

    但郭义每一次反击之时,林武的身体却像一块铁板一样,反击之力无比的强悍,让他的拳头撞的生疼,所以郭义干脆就不反击了,任凭林武一拳又一拳的向他轰来。

    就这样,在连续往郭义的身上轰了二十几拳之后,林武的体力有些顶不住了,口中喘着粗气,额头上冒着热汗,脚步也开始缓慢了下来。

    “郭义,看来我们两个一时之间是很难分出一个胜负的,但你的长相不如我,实力不比我高,家世更不如我,你凭什么跟我竞争?”

    “以你的条件,根本就配不上秀丽。想做城主的女婿,你做梦去吧!”

    主动收手,不再继续打下去,但林武却极尽言辞的打击着郭义。

    对此郭义并没有发表评论,只是表情复杂的看着林武。

    按照郭义对林武的了解,林武的实力应该是在他之下的,但林武今天的表现真是太奇怪了,他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打翻在地,让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但为什么林武却放过了他,每一拳打到他的身上之时都软绵绵的毫无力气呢?

    郭义并不知道是我帮了他,反而认为是林武在放水,所以对林武此刻所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做出回应。

    本来林武打算轮番挑战郭义和吴迪的,但此刻的林武却已经严重的体力不足了,所以在言语上打击了一番郭义之后,他表现的有些无奈,对着林执事摇了摇头。

    其实这会儿的林武也感到很是奇怪,本来以他的底牌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把郭义打倒在地,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在城主和城主之女面前丢尽脸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郭义却跟一个没事儿人一样。

    难不成郭义和他一样,拥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

    就在林武想着这些,对着林执事摇了摇头之后,林执事的目光立刻就投注到了他的大儿子林文的身上。

    好在他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如果仅仅靠林武的话,说不定会出什么纰漏。

    林文和他父亲相顾一视,父子两个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林文立刻就明白了林执事的眼神里所表达的意思。

    只见林文信步走到了之前林武和郭义比斗的位置,目光凌厉的向着吴将军的儿子吴迪看了过去。

    “至仁之城的人都知道我林文的文采绝世无双,乃是至仁之城的文人之首。”

    “但你们或许并不知道,我林文不仅文采无双,就连武功也都是数一数二的。”

    “吴迪,你号称是至仁之城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我林文今天就向你请教一番。”

    “如果你输给了我,就给我滚出城主府,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林文说出了这番话,让在场的许多人感到很是震惊,林文的文采绝世,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林文竟然向吴迪发出了挑战,看他的气势很有信心会打败吴迪,他究竟是无知者无畏呢?还是真的有实力?

    如果林文真的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绝世人物,他真的能打败吴迪的话,那至仁之城的城主人选,恐怕就非他莫属了!

    而就在众人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之时,吴迪表情凝重的走了过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林文的身上。

    吴迪是一个修炼者,像林文这种所谓的文人他是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因为在吴迪看来,那些所谓的文人只会无病呻吟,整天谈什么风花雪月,是最没有用的一个群体。

    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就是这个道理。

    但就在林文狂妄无比的向他发出了挑战之后,吴迪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林文,他却惊奇的发现,林文还真是一个实力不俗的修炼者。

    没想到林文这小子不仅擅长吟诗对,号称是至仁之城的文人之首,而且还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样的人,是最可怕的!

    所以此刻面对着林文这样的对手之时,吴迪丝毫都不敢小觑了他。

    “林文,没想到你竟然隐藏的挺深,但你想让我滚出城主府,这是不可能的!”

    说话之间,吴迪凝聚了罡气,将罡气化为了一个拳头大小,对着林文爆射而去。

    实力达到了地阶,就可以凝聚罡气,而且让罡气外放,不过吴迪的实力级别相对来说差了一点,所以他所凝聚出来的罡气只能做到像拳头这么大小,而且对他的消耗很大。

    可以说吴迪所发出的这一击已经是全力施为了,如果他的这一击都奈何不了林文,那他就很有可能不是林文的对手。

    吴迪所发出的这一击如同炮弹出膛一样,让林文根本就无法躲避,而且林文也没有躲避的意思,任凭这一记罡气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发出了“砰”的一声响之后,罡气打中了林文的身体,让林文连连的倒退了好几步。

    但让吴迪感到很是失望的是,原本他寄予厚望,能够打败林文,让林文吃一个大亏的这一击罡气,竟然并没有起到他预料之中的用。

    甚至让林文受伤都没有做到。

    林文的实力,竟然强悍如斯!

    此时此刻,不要说在场的其他人了,就连至仁之城的城主,都皱着眉头向着林文和林武这兄弟两个看了过去。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林文和林武的实力是不会超过郭义和吴迪的,但为什么他们两个会突然之间变的如此厉害呢?

    城主感到有些不解,目光向着林执事看了过去,但林执事却面无表情,好像发生的这一切都很正常一样。

    而见此情形,城主轻叹了一口气,表情很是无奈。

    有些事情,他明明是知道的,但碍于某些原因,他却一直都下不了狠心,一直在迁就着。

    就在此刻,林文扛住了吴迪的最强一击,就开始向吴迪发起反击了。

    “吴迪,你要是能再发出十下刚才那样的一击,那我就向你认输。”

    “但如果你做不到,就等着被我打成一个猪头,灰头土脸的滚出城主府吧!”

    嚣张无比的说出这话之后,林文如狼似虎一般的扑了上来,对着吴迪狠狠的挥出了一拳。

    吴迪急忙用胳膊去招架,当让他没想到的是,林文那瘦弱的身躯之中,竟然如同潜藏了一个力大无穷的怪兽一样,被林文的这一拳打到,他只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顺着他的胳膊强势碾压而来。

    虽然挡住了林文的这一拳,但吴迪的胳膊就好像要断了一样。

    连连后退了五六步,吴迪这才定住了身形。

    忌惮无比的看着林文,吴迪忍不住的问道:“林文,你连罡气都无法凝聚,最多只有地阶一品,但你为何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你是怎么挡住的我的那一记罡气的?”

    对于林文的实力如此诡异,吴迪感到很是不解,其实不要说吴迪了,就算是吴迪的父亲吴将军,郭义的父亲郭统领,他们对林家的这兄弟两个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都感到很是不解。

    抗击打能力简直强的可怕,实力级别不高,但却力大无穷,在林家的这兄弟两个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是怎么挡住你的罡气的?只要你滚出城主府,我肯定会告诉你的!”

    就在众人看着林文万分不解之时,林文咆哮着向吴迪冲了上去,双拳同时挥出,一招双龙出海,对着吴迪发出了至强一击。

    吴迪虽然明知道他很难抵挡住林文的这一击的,但为男人,为了他心爱的女人,他是不可能退缩的。

    所以吴迪把牙齿一咬,同样挥出了两拳,决定和林文来一个乌龟壳子碰石板,硬碰硬。

    而见此情形,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林文之所以会力大无穷,抗击打能力如此之强,是因为在他的身上佩戴了一件蕴含着微弱法力的法器的缘故。

    林武同样也是如此。

    所以别说郭义和吴迪这两个地阶二品的人物了,就算是地阶九品的高手,也很难破了林文和林武想兄弟两个的防御。

    只有达到了天阶,能够调动天地之力,才能够轻而易举的破除了林文和林武身上的法力。

    吴迪和林文硬碰硬的结果,肯定是他被打的灰头土脸,连他爹都不认识。

    最终丢尽了脸的吴迪,只能放弃竞争,灰溜溜的离开城主府。

    不过从吴迪的面相来看,他是一个胸襟广阔,重情重义之人,而且他的印堂发亮,紫气冲天,说明他是气运加身之人,像这样的人,我肯定要帮助一番,不能让他在林文这种阴险小人的手里吃亏。

    所以当林文和吴迪的双拳碰撞到了一起之时,我暗暗的催动了天地之力,在吴迪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能量罩,将吴迪保护了起来。

    “嘭!”

    林文和吴迪的双拳相撞,仅仅发出了一声比较沉闷的声响,但却并没有起到林文想要的效果。

    原本他以为会废了吴迪的一双拳头,但他的两拳却好像打在了棉花堆里一样,没有任何受力的感觉。

    吴迪这时候也感觉很是奇怪,原本以为他会被林文双拳打飞,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拳头碰到了林文的拳头,竟然没有任何感觉。

    难道林文这小子,是在演戏和放水吗?

    但他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呢?

    很是想不通的情况之下,吴迪一脸不解的向着林文看了过去。

    林文这时候也感到很是诧异,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见吴迪的眼神之中带着迷茫之色,向着他看了过来,不由的恼羞成怒。

    “吴迪,我倒要看看,你能挡住我几拳?”

    林文怒吼着一拳又一拳的向着吴迪轰了过来,起初吴迪还会招架一番,到了后来吴迪干脆连招架都不招架了,任凭林文的拳头往他身上招呼。

    因为吴迪在这个时候发现,无论他招架还是不招架,林文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这让吴迪一头雾水,实在是搞不懂林文他究竟要干什么?

    和林武一样,在连绵不断的轰了二十几拳之后,林文的体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收回了拳头,停止了攻击,林文一脸不屑的对着吴迪道:“吴迪,亏你号称是我们至仁之城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但在我看来,你这个第一高手也不过如此啊!”

    说到这里,林文转过了身子,向他父亲林执事看了一眼,按照他们父子三人提前排练好的开始起了表演。

    “我能打的你只有招架之功,却没有还手之力,但在我三弟的手下,我却连他的一招都接不住,你说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三弟竞争?”

    随着林文对吴迪说出了这话,林武同样也站了出来。对着郭义也说出了类似的话。

    “郭义,就算我们两个打了一个平手,但你始终是被我压着打的。”

    “可是我三弟,他每次都只需要一招,就可以让我彻彻底底的失去战斗力!”

    “你和吴迪在我三弟的面前,就是两个没有用的垃圾!”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