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七十五章 紫晶牌
    林执事的长相很是一般,但他的三个儿子却一个个全都长的一表人才,看样子是没有遗传到他的基因。

    此刻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完全没有把郭义放在眼里的,就是林执事的大儿子。

    根据大掌柜给我的介绍,林执事的这位大儿子名叫林文,据说是至仁之城的文人之首,是整个至仁之城最有文采的一个人。

    像林文这样的文人,自然是不会把郭义这样的修炼者看在眼里,在林文看来,像郭义这种人,不过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老粗而已。

    而就在林执事的老大林文对郭义出言嘲讽了一番之后,林执事的二儿子林武同样也出言嘲讽起了郭义。

    只见林武斜眼看着郭义,目光中流露出了明显的不屑和鄙夷之色道:“郭义,秀丽还没有生出来之时就已经被许配给了我们林家,如果竞争的话,只能在我们林家三兄弟之间竞争,你又能算那根葱?”

    搬出了陈年往事,林执事一家在气势上就压了郭义父子两个一头,再加上城主之前口头警告了郭统领,所以那怕是此刻被林家的兄弟两个当着众人的面冷嘲热讽,郭义却并没有发怒,而是隐忍了下去。

    为了他心爱的女人,付出这一点又算什么?

    目光从林家的三兄弟身上扫了一眼之后,郭义把拳头攥的紧巴巴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却并没有多说一个字出来。

    这一切全都被我看在眼里,甚至连郭义的心中所想,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全都了然于胸了。

    而就在下一刻,林三公子表现的比他两个哥哥还要更加嚣张,底气十足的把目光从其他几个竞争对手的身上扫过。

    “秀丽在没有出生之前就被许配给了我们林家,她应该嫁给谁,这本来是我们林家的事情,但你们这些人,却非要不自量力的掺和进来,让我父亲和城主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隔阂。”

    “为了照顾到城主的面子,我父亲才答应了城主,让他召开这个选婿大会。”

    “但我在这里却要告诉你们,就算是城主给了你们参加选婿大会的机会,但秀丽是不可能会嫁给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的。”

    “最有资格做秀丽丈夫的,只能是我林飞天!”

    林三公子在言语之间很是嚣张,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但他的这话一出口,他父亲林执事却在那里微微一笑,对他的这种行为好像表现的比较认可一样。

    不过至仁之城的城主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丝毫都没有受到林家三兄弟的影响,表情肃穆的坐在黄金座椅之上。

    但林三公子林飞天的这话就让其他的参与竞争者很是不服气了,一个个的做出了回应。

    杨执事的儿子白了一眼林执事的大儿子林文道:“一家之女百家求,这是上古之时就有的规矩,城主当年只不过说了一句戏言而已,你们林家的人也太自多情了。”

    杨执事其实是城主的心腹,所以当杨执事的儿子说出这话之时,在某些方面来说,就代表着城主的想法,所以林执事在听到杨执事的儿子这话之后,眼眸之中闪现出了一道寒芒,脸上的表情显的比较阴霾。

    就在杨执事的儿子话音刚落之后,金执事的儿子笑眯眯的道:“我们做生意讲究的契约精神,如果当年城主和林执事订了契约,林执事给城主下了聘书,送了聘礼,那我们自然就失去了竞争资格。”

    “但城主和林执事当年只是一句口头戏言而已,他们那时候连自己将来会生男生女都无法肯定,又怎么可能会把一句戏言当真?”

    “再说了,城主只有一个女儿,林执事却有三个儿子,就算是口头契约,这也是一个不对等的契约,像这样的契约对秀丽是不公平的,对城主也是不公平的,既然这契约不公平,自然就无法成立。”

    “所以对我们任何人而言,都是有机会娶秀丽为妻的。”

    金执事的儿子虽然长相不怎么样,但他的这番话却说的很有道理,就算是林执事父子,一时之间都很难反驳。

    而就在这时,吴将军的儿子吴迪却冷哼了一声。

    “哼!”

    随后吴迪向城主看了一眼,然后道:“你们说这些完全没有必要,纯粹是在浪费时间,我认为既然是给秀丽选女婿,那就应该让秀丽来做决定。”

    “我们只需要打动秀丽,让秀丽做出选择就行了,又何必争争吵吵的,说这些没用的?”

    这几个竞争者之间的口舌之争,长辈并没有参与,但当吴迪说出了这番话之时,林执事立刻就提出了反对意见。

    如果说让城主的女儿自己来做出选择,那他的三个儿子就一点把握都没有了。

    郭义和吴迪平时和城主的女儿走的最近,关系最好,他们两个的把握反而要大了很多。

    所以这种情况,是林执事绝对不容许发生的。

    只见林执事摇着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亘古以来就有的规矩,秀丽是城主之女,让她自己择婿,这种于理不合的事情,不符合她的身份。”

    “而且众所周知,城主之婿关系到下一任城主的人选,这对我们至仁之城来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又岂能交给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子来决定?”

    “让秀丽自己择婿,我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杨执事和金执事也非常清楚,如果让城主之女来做出选择,他们两个的儿子机会渺茫,所以杨执事和金执事在这一刻也表达出了他们的态度。

    “这个我认为执事大人说的对,秀丽涉世未深,不能让她做出选择。”杨执事点了点头道。

    “没错,如果让秀丽自己做出选择的话,她只需要给城主说一声就行了,又何必召开这选婿大会呢?”

    金执事面带着笑容,眼睛里面透着精明,说话之时向城主看了过去。

    对于如何给他的女儿选择女婿?城主心中早就有了打算,所以此刻当宴会厅内的众人向着他看了过来之时,城主微微一笑,表现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既然这是给秀丽的选婿大会,那秀丽自然是有参与权的。”

    “不过秀丽的夫婿关系到下一任城主的人选,这对我们至仁之城来说是一等一的大事,是绝对不能马虎的。”

    “所以让秀丽自己来选定夫婿,这肯定是不可以的。”

    “此番我召开这个选婿大会,请了你们诸位前来,就是为了用一个公平公正的办法,让你们来替秀丽选出夫婿,也替我们至仁之城选出一个新任城主。”

    听城主说到这里,我基本上算是猜到了城主的想法,不过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还需要城主来亲自说明一番才行。

    只见城主继续道:“我只有秀丽这么一个女儿,为她的父亲,我肯定想她一生一世都过的开心快乐,所以我肯定希望我的女儿能嫁给最适合她的男人。”

    “秀丽的夫婿,关系到她一生的幸福,所以秀丽她应该有参与权。”

    “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我决定采用一种最为公平公正的办法。”

    城主说到这里,整个宴会厅里鸦雀无声,都在等着城主说出下文。

    几个参与选婿的竞争者,脸上的表情都表现的比较紧张,眼睛全都死死的盯着城主。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城主所说出的选婿办法,很有可能会决定他们一生的命运。

    就在下一刻,只见城主说道:“此番选婿大会,我设置了八个金色座位,每个金色座位上之人,可以拿到一张金牌,把这张金牌投给自己认可的人选。”

    “除了金色座位之外,我还设置了三十个银色座位,而每个银色座位上之人,可以拿到一张银牌,把这张银牌投给自己认可的人选。”

    “另外,还有六十个木质座位,这六十个木质座位上之人,可以拿到一张红色木牌,把这张红色木牌投给自己认可的人选。”

    城主这样一说,众人有点儿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我却暗暗的想,这位城主还真是睿智,为了给自己的女儿选女婿,竟然被他给想出了现代社会的选举之法。

    在某些方面来说,城主的想法还真是和我有些不谋而合啊!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有人提出了异议。

    “城主,不知金牌和银牌,木牌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在一名木质座椅上的中年男子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所有人全都默默的点头。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众人都想知道的问题,城主自然要解释一番。

    只见城主笑着道:“一块金牌相当于三块银牌,一块银牌相当于两块木牌。”

    “不过除了金牌和银牌木牌之外,另外还有两块玉牌。”

    “这两块玉牌属于我和秀丽,每一块玉牌相当于两块金牌。”

    城主和他的女儿都有参与权,这两块玉牌虽然能顶的上四块金牌,但对整体的影响却不会很大,所以林执事这边并没有对此提出异议。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城主所制定的选婿方式就此算是定下来了,但让他们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城主却继续说道:“除了玉牌之外,我还准备了一块紫晶牌,这块紫晶牌相当于五块金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