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七十一章 滴水不漏
    第两千七十一章滴水不漏

    虽然大掌柜早就给他打好了预防针,说我的性格古怪,不好接触,但为大掌柜收买的手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他的手下,却对待他是这种态度,这让林三公子就很是不爽了。

    而此刻我竟然以三不算为名,不给他看相算命,这就让林三公子感到更加不爽了。

    站在林三公子的角度,他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这三不算代表着什么意思?

    究竟什么样的人,我才会不算?

    就算是因果缠身者,只要出了足够的钱我都会看相算命,这三不算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他的情况比因果缠身者还要严重吗?

    林三公子刨根问底的向我问起之时,脸上的表情很是阴沉,大有我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

    而见此情形,我却表现的很是淡定,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对着林三公子道:“既然你非要问,那我就告诉你我的三不算,究竟是那三不算。”

    看着我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林三公子只恨不得对着我的脸上狠狠的来上几拳。

    但考虑到我对他可能会有所帮助,而且我还没有具体说出三不算是那三不算,林三公子就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并没有发泄出来。

    “好,我洗耳恭听。”

    应承了一声之后,林三公子板着个脸看着我,等着我做出答复。

    我微微一笑,伸出了右手食指道:“我的第一不算,是将死之人不算。”

    “至于原因嘛,就不用我说了,这人都快要死了,我给他看相算命还能有什么用?”

    听到我这话,周围的那些吃瓜群众们全都替我捏着一把汗,因为我此刻所面对的可是林三公子,在整个至仁之城,有几个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有几个人敢对他说这样的话?

    而此刻的林三公子,面沉如水,已经快要被气炸了,当着他的面我说出了这样的话,岂不是在咒他即将要死?

    大掌柜花了重金招揽的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

    但林三公子还没有来得及发,我竖起了中指和食指并列,说出了第二不算。

    只见我笑眯眯的说道:“我的第二不算,是衰神附体之人不算。”

    “至于不算的原因嘛,正常人都能想到,这人被衰神附体,气运衰弱到了极点,做什么都不成,他的命运已经注定,给他看相算命还能有什么用?”

    听到我说出第二不算,林三公子就更加怒火滔天了,我这两不算连一句好话都没有,可以想象我的第三不算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大掌柜找来的这人简直是给他来拆台的!

    如果我说的第三不算更加难听的话,他一定会砸了我的摊子,让大掌柜灭掉我。

    就冲着我的这三不算,我对他的大不敬,他就绝对不会放过我。

    一个江湖中人,连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明知道他是林三公子,还当着他的面胡说八道,这简直岂有此理!

    “哼!”

    冷哼了一声之后,林三公子面带杀机的看着我。

    而此刻的我却表现的很是郑重,和林三公子相顾对视,一字一顿的对着他道:“我的第三不算,是天命贵人不算。”

    听到我这第三不算,林三公子顿时一喜,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天命贵人,一听这个称呼就很是不凡,原来我之前说的那两不算,就是为了给这最后一不算做铺垫。

    高手,真的是高手啊!

    如果没有之前的铺垫,那能体现出天命贵人这个称呼的不凡之处和高贵之处啊!

    为至仁之城执事大人的儿子,未来的城主女婿,我所说的天命贵人,自然就是他了。

    想至此,林三公子笑容满面的问着我道:“天命贵人,那何谓天命贵人,先生可以教我吗?”

    此刻的林三公子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天命贵人,他之所以会这样问,就是为了突出他的身份,让更多的人知道。

    所谓假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我之所以会这样说,就是为了混淆视听,暂时麻痹林三公子。

    当然,我肯定不会明确的告诉林三公子,他其实并不是天命贵人。

    “所谓的天命贵人,就是得到了天道认可,生来就不平凡,注定了会成为尊贵之人的人物。”

    “这种人的命运是天道所注定的,是无法改变和逆转的,所以看相算命之术,对这种人来说是起不到用的。”

    我当着众人的面声音洪亮的说出了这番话,听的林三公子心花怒放,在林三公子看来,我之所以会这样说,完全是为了给他造势,是大掌柜安排我这样说的。

    不过为了增强效果,林三公子想从我这里得到亲口确认。

    于是林三公子笑容满面的问着我道:“姜先生,那我在你的三不算之中,是那一不算呢?”

    很显然,林三公子想让我当众告诉大家,天就是天道选定的天命贵人。

    但林三公子的天中发白发青,命门处黑气弥漫,最多十天之内,就会有死劫降身,我怎么可能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睁着眼睛说瞎话?

    欺骗世人,是我们相师一脉最大的禁忌,这种事情我肯定是不会做的。

    “这位公子,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总而言之,你在我的三不算之内,请恕我不能给你看相算命。”

    摇了摇头,装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直接拒绝了林三公子。

    甚至接下来我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林三公子一眼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没有达到目的的林三公子又感到有些不爽了,但考虑到我这么说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为了突出我的神秘感,为了继续给我造势,林三公子就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并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先生不能给我看相算命,那就打扰了!”

    尽量表现出了一副礼贤下士的态度,临走之前,这位林三公子还给我的桌子上放了一锭一百两的黄金。

    而就在转身离开之后,林三公子很快就和大掌柜汇合到了一起。

    因为大掌柜距离比较远,他并不清楚我对林三公子说了什么,所以当林三公子给他讲起了整个过程之时,大掌柜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我会说错什么,惹怒了林三公子,那他就不好收场了。

    但就在林三公子把他找我算命的记过叙述了一遍之后,大掌柜在内心深处暗暗的叹了一声真是高明。

    我拒绝林三公子的这种方式,还真是滴水不漏,一点毛病都没有。

    至于林三公子,以他的情商和智商,是很容易被他给忽悠的。

    就在大掌柜正这样想着之时,林三公子对我有些不满的对着大掌柜道:“老贾,你说那个姓姜的他就不能机灵点儿?他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

    “刚才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是天道选定的天命贵人不就得了?为什么非要说个天机不可泄露呢?”

    “他这样一说,不就带有不确定性了吗?难不成,我会是一个将死之人,或者衰神附体之人?”

    大掌柜对林三公子的性格了如指掌,早已经研究透了他,所以林三公子这会儿的反应,全部都在大掌柜的预料之中。

    只见大掌柜淡然一笑,很是自信的对着林三公子道:“公子,你这样说姜先生,那你就真的是误会他了。”

    林三公子闻言白了大掌柜一眼道:“他一点面子都不给我,我怎么误会他了?”

    这时大掌柜道:“公子,您觉的您是将死之人,或者是衰神附体之人吗?”

    被大掌柜这样一问,让林三公子很是恼火,狠狠的瞪着大掌柜道:“老贾,你这话问的简直岂有此理?我怎么可能是将死之人和衰神附体之人?”

    大掌柜闻言笑道:“公子您这样认为就对了,既然您不是将死之人和衰神附体之人,那您必然是天命贵人啊,这还需要姜先生说出来吗?”

    “姜先生不说,别人都会这样认为,但如果姜先生说了出来,反而有人会怀疑他是在配合你造势。”

    “普通老百姓好糊弄,但城主和那些至仁之城的当权者,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被大掌柜这样一说,林三公子也觉的大掌柜说的很有道理。

    如果我给他造势造的太明显,反而比较容易让人怀疑,但如果我说的似是而非,让人往那个方向去猜,反而会达到更好的效果。

    如果在关键时刻,在城主府的选婿大会上我当着城主的面,当着至仁之城所有当权者的面旗帜鲜明的支持他,说他就是天命贵人,是最适合做城主女婿,下一任城主的人选,那必定会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老贾,姜先生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琢磨了片刻之后,林三公子很是满意,带着一丝兴奋之情,对着大掌柜道。

    而大掌柜则表现的很是恭敬,连连的点着头应付着林三公子。

    “公子,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到时候您就等着成为城主女婿,坐上城主之位吧。”

    嘴上虽然在这样说,但大掌柜的心里面却在暗暗的嘀咕,难不成林三公子真的是将死之人,或者是衰神附体之人吗?

    如果我所说的没错的话,那他在一个月之内必死,是不是也是真的?

    如此一来,那他还有救吗?

    不行,他必须找我问个清楚明白。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