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六十八章 散财求名
    “把九百两黄金给我。”

    “城主府选婿大会召开之时,我需要你带我一起去城主府,参加选婿大会。”

    “至于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还是由你来做吧,你只需要时刻记住,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必须无条件的去做就是了。”

    “在你的身上我已经施了法,如果你敢对我有任何叛逆之心,那些被你残害致死的冤魂,会在第一时间向你追魂索命。”

    表情冷漠的看着大掌柜,我说出了这番话。

    跪在地上的大掌柜在这个时候已经把我当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我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他凄惨无比的死去,甚至连灵魂都不会留下,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不会有。

    像我这样的人,大掌柜又岂能不惧?岂能不从?

    甚至在大掌柜看来,如果他成了我的手下,说不定有机会成为和我一样的人。

    只要我掌控了至仁之城,那为我的手下,他在至仁之城照样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大掌柜对我提出的条件很是配合。

    “主人,您就放心吧,城主府召开选婿大会的那一天,我会亲自来请您,和我一起去参加的。”

    “九百两黄金是不是太少了点儿,要不要我给您多拿一点?”

    跪在了地上,大掌柜像一条狗一样,语气之中带着无尽的卑微和谄媚之意,对着我道。

    这九百两黄金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不过既然大掌柜非要多给,那就让他多出一点血也好。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相当于我来替银鸽赌坊散财了。

    “那好吧,你就给我拿五千两黄金。”

    “至于其他方面,全都一切照旧,你还是银鸽赌坊的大掌柜。”

    在我交代了一番之后,大掌柜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从他的房间内的密室之中给我拿了五千两黄金出来。

    这五千两黄金足足有一麻袋那么多,重量有好几百斤,大掌柜从他的密室之中搬出来,都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好几次,但我却当着大掌柜和他的小妾的面,轻轻的一挥手,就把五千两黄金收进了我的纳戒之中。

    这让大掌柜对我的手段更为惊叹,对我的恐惧更加深了一分。

    像我这样的人,是他根本就不能得罪和为敌的,如果他能够取的我的信任,成为我的心腹的话,说不定会让他的未来更为光明。

    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大掌柜在这一刻,坚定了他的想法,打定了主意要抱我的大腿。

    从银鸽赌坊离开之后,我并没有返回银来客栈,而是去了我摆摊算命的那条大街,把我的桌子摆了出来,支起了白布,亮出了招牌。

    街道上的人大多数都认为我肯定凶多吉少,有不少人替我担心了整整一个晚上,但此刻见我竟然平安无事,而去还打算继续摆摊,一个个就全部都围了上来。

    “小姜先生,昨天银鸽赌坊的人没有找你的麻烦吗?”

    “小姜先生,你还敢在这里摆摊,难道真的不怕银鸽赌坊的人找你的麻烦吗?”

    “小姜先生,我劝你还是跑吧,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的,”

    这些人见我没事感到很是惊奇,不过他们认为我这全是运气,或者是银鸽赌坊的人把我给忘了。

    所以这些人全都好心好意的劝起了我。

    这些人虽然都是普通人,但他们对我的好意我却全部都记在了心里。

    人的身上最大的风水就是善念,一旦善念发动,就可以化解一切灾厄。

    这些人替我担心,为我好的时候,就等于帮他们自己积累了功德。

    既然这些人对我存着好心,我肯定要报答他们一番的。

    从银鸽赌坊之中弄了几千两黄金出来,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报答这些心存善念的人。

    “谢谢你们,我没有事,也不会有事的。”

    “我和银鸽赌坊之间的矛盾已经解决,以后银鸽赌坊再也不会找我的麻烦了。”

    “为了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这里有一点小小的心意。”

    说话之间,我走到了那位劝了我好几次的老者面前,把一锭十两的金元宝直接递给了他。

    “这位大伯,你是一个好人,好人就应该有好报,这一锭金子是我送给你的,你放心收着吧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十两黄金相当于一千两白银,对于一名普通老百姓来说,这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

    我跟他素不相识,仅仅因为他劝了我几句,好心替我着想,就有如此巨大的回报,这让这名老者完全无法理解,更是不敢接受,整个人直接懵了。

    “小姜先生,这,这怎么可以?”

    “这万万使不得啊!”

    周围的人也全都懵了,他们简直无法想象,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土豪的人,十两黄金,说送人就送人了。

    而就在周围的这些人满脸凌乱,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和那名老者之时,我挨个儿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把一锭又一锭的黄金,塞到了他们的手中。

    不过给那名老者的黄金是十两一锭的,给其他人的黄金绝大多数是一两一锭或者二两一锭的,最多不会超过五两一锭。

    可以说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之内,我撒了几百两黄金出去。

    但凡劝过我的人,在场的心存善念之人,只要心术端正,没有因果缠身,没有做过害人之事,基本上都有资格从我这里得到一锭黄金。

    那些经常行善积德之人,得到的黄金的重量相对来说就会重一点。

    当然,那些为恶乡里,因果缠身之人,肯定是不会从我的手中沾到一分钱的便宜的。

    我的功德之气运用于双眼,只需要一眼看去,就能够分辨出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天在这条街道上,我的所所为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随着这些老百姓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扬,很快就把我的名称传遍了整个至仁之城。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我每天都在这条街上摆摊,给人看相算命,因为我的名声传的越来越远,知道我的人越来越多的缘故,找我来看相算命的人也越来越多。

    每天上午只要我一出现,立刻就会涌来大量的人,争着抢着要找我看相算命。

    但我的规矩却从来都没有变过,每天只限三个人。

    最让至仁之城的这些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每天只给三个人看相算命,不仅能够把这些人过往的命运轨迹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能够对他们将来的命运做出一定的指点。

    找我看相算命的人,或者说仅仅和我有缘的人,只要被我碰到了,不仅不需要给我支付任何报酬,而且还能够从我这里得到一锭一两到五两不等的黄金。

    几天的时间下来,大掌柜给我的五千两黄金,被我送出了有两三千两。

    这两三千两黄金,虽然不能改变那些人的命运,但却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让他们过的更好一点,可以做更多的善事。

    让善人有善报,让仁者得到好处,这才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

    如此一来在整个至仁之城我的名声就越来越大,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就连至仁之城的一些当权人物,对最新冒出来的我这个奇人,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林三公子的父亲在听到了这一情况之后,就主动问起了林三公子。

    在这种情况之下,林三公子主动来到了银鸽赌坊,向大掌柜询问起了情况。

    “老贾,最近在市集之间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姜先生,是不是前段时间到银鸽赌坊来找过我们麻烦的那个?”

    “你不是答应过我,会把他的来历和身份查清楚的吗?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反而让他在短短的几天时间之内,就闯出了如此之大的名声?”

    坐在了大掌柜平时坐的那个位置,林三公子板着脸,就如同上司质问下属一样,质问起了大掌柜。

    但大掌柜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他表现的很是镇静,一点都不慌张。

    在对着林三公子鞠躬行了一礼之后,大掌柜很是淡定的道:“公子,那个姜先生的来历我已经查清楚了,你完全不用担心,他只是一个江湖中人而已。”

    “而且他已经被我收买,成了我们银鸽赌坊的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