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六十七章 百鬼现,掌柜跪
    大掌柜苦心经营了如此多年,已经在暗中把整个至仁之城的经济控制在了手中。

    用现代社会的理论,一旦控制了经济,就等于控制了一切,可以说整个至仁之城的命脉都被大掌柜所控制。

    正是凭借着这一张底牌,大掌柜才有十足的信心能让林三公子成为城主的女婿。

    一旦林三公子成为了城主,靠着对至仁之城的掌控,他绝对能够成为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存在。

    就算是林三公子,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被他所操纵的傀儡而已。

    但我却一口揭穿了他最大的一章底牌,而且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做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这让大掌柜面色惨白如纸,当即就愣在了当场。

    大掌柜可是很清楚的知道,我要做的大掌柜,可并不仅仅是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而是控制了整个至仁之城经济的大掌柜。

    换句话说,我想把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剥夺,让他这些年来的努力,全都为我做了嫁衣。

    对于大掌柜来说,把他这些年来的努力全部都付出,简直就如同要了他的命一样。

    这是大掌柜万万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大掌柜就故意跟我揣着明白装起了糊涂。

    “先生,您应该知道,银鸽赌坊的真正老板,其实是林三公子,说的再准确一点,执事大人才是真正掌控了银鸽赌坊的人。”

    “您要做银鸽赌坊的大掌柜,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但林三公子和执事大人那里,我就不好说了!”

    “如果先生您非要做银鸽赌坊的大掌柜,那我认为你很有必要跟执事大人和林三公子谈一下。”

    “我相信以先生你的手段和本事,肯定能让执事大人和林三公子答应你的这个条件的。”

    “其实不要说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了,以先生之能,就算是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也没有什么问题。”

    大掌柜陪着笑脸使劲儿的跟我说着好话,但他此刻所说,全都是言不由衷之语。

    如果我听了大掌柜的话,去找林三公子和至仁之城的执事,那大掌柜就可以脱身,他和我之间的矛盾,就转移到了林三公子父子和我之间了。

    因为林三公子的父亲毕竟是至仁之城官方的人,我并不想和至仁之城的官方之间有任何冲突。

    大掌柜是江湖中人,用江湖中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对付大掌柜,对我来说反而要容易很多。

    考虑到这一点,看着弯腰躬身,对我毕恭毕敬的大掌柜,我冷笑着又是一巴掌凌空挥了出去。

    “啪!”

    之前的一巴掌打肿了大掌柜的左半边脸,这一巴掌打在了大掌柜的右脸,把大掌柜又一次给凌空打飞了出去。

    “啊!”

    大掌柜的身体撞到了墙上,发出了痛苦的嚎叫之声。

    而就在这时,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大掌柜的小妾,却看到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喜色。

    这女人好像巴不得大掌柜被我打一样,大掌柜越痛苦,他反而越高兴。

    看来这个女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大掌柜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明显的怨毒之色,向着我看了一眼,不过大掌柜很快就收回了他的目光,又重新变回了之前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对着我毕恭毕敬的走了过来。

    “先生,不知道我那里又说错话了?让先生您动了真火。”

    “我真是该死,请先生恕罪。”

    大掌柜还真是一个演技派,他的这演技精湛到都快直追当年的秦楚楚了。

    不过早已经洞悉了大掌柜一切的我,看着大掌柜的表演,就好像看着一个小丑一样。

    冷笑着看着大掌柜,我冷冷的道:“贾云鹏,你在我的面前,还想演多久?”

    “我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

    “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这个身份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而我想要的,是银鸽赌坊所控制的一切。”

    “换句话说,我想要的,是你对我的忠诚。”

    “我要你对我百分百的忠诚,把你手中所掌控的一切,全部都交给我!”

    “如果你现在还没有听懂我话里的意思,那下一刻,就是被你残害致死的那些冤魂向你索命的时候,是你的师父,找你报仇的时候你信不信?”

    听见我这番话,大掌柜只感觉自己的浑身发冷,整个房间之内的温度,好像降到了零下几十度一样。

    他的名字叫贾云鹏,除了执事大人之外,就连林三公子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所说的是真的,那叫他何以应对?

    “先生,对您百分百的忠诚我可以做到,就算是当牛做马,为奴为婢都没有问题,但您想要的东西,我真的给不了啊!”

    “银鸽赌坊的真正老板,是执事大人和林三公子,我只是一个替他们打理生意和管事的。”

    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大掌柜还在那里敷衍着我。

    而见此情形,我冷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说出这话之后,我直接把一道功德之气注入到了大掌柜的双眼之中。

    只要达到了地阶,就可以做到相气外放,我的功德之气比相气还要高一个档次,大掌柜的双眼被我注入一道功德之气,就相当于帮他开了阴阳眼一样。

    之前因为是三阴绝煞之身,所以大掌柜看不到聚集在他身边的那些被他迫害之死的冤魂,但此刻被我开了阴阳眼,大掌柜的眼睛一眨,就看到房间门口挤满了面部狰狞可怕,浑身鲜血淋淋的厉鬼。

    这些厉鬼一个个都张牙舞爪的,看着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仇恨,只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将他碎尸万段。

    其实这些厉鬼常年都存在的,但因为大掌柜有三阴绝煞命格,所以这些厉鬼一直都不能靠近大掌柜。

    但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大掌柜的气运衰弱的厉害,被这帮厉鬼感受到了,所以他们能够接近大掌柜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当然,因为我在当场,而且大掌柜的三阴绝煞命格还有余威,他们并不敢进入房间之内。

    通常状况之下,大掌柜是看不到他们,也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的。

    然而,被我开了阴阳眼之后,大掌柜眼中的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大掌柜做了一辈子亏心事,他又岂能不怕这些被他害死的冤魂?

    当看到一堆面目狰狞,怨气滔天的厉鬼挤在了门口,一个个用无比怨毒的目光看着他之时,大掌柜只感觉自己如堕阿鼻地狱一般,无穷无尽的恐惧,让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尤其是这帮恶鬼之中的一个陈年老鬼,耳鼻眼口之中全都流着鲜血,看着他的眼神无比怨毒,这张面孔可是大掌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他当初用三更断魂水毒死了他的师父,他师父临死之前,就是这幅样子。

    很显然,这个陈年老鬼就是大掌柜的师父。

    而就在这时,大掌柜本来都已经快要崩溃了,我给大掌柜又加了一点料。

    右手打了一个响指,我又送出了两道功德之气。

    这两道功德之气被我分别注入了大掌柜的双耳之中,所以接下来大掌柜不仅能够看到这群被他残害致死的厉鬼,还能够听到他们所发出的声音。

    “贾云鹏,我从乞丐头子那里救了你,把你养大成人,教了你一身的本事,视你为自己的亲生儿子,但你这个畜生,为何要害我?”

    “贾云鹏,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灭了你的魂,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贾掌柜,你还我命来!”

    “大掌柜,你为何要杀我?”

    “贾掌柜,你会不得好死的!”

    这些厉鬼用各种各样无比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大掌柜,一个个张牙舞爪,呲牙咧嘴的。

    听在了耳朵里,看在了眼里,大掌柜只感觉自己要疯了。

    他的师父,还有那些被他迫害致死的冤魂,全都对他仇深似海,恨意滔天,有那一个会放过他?

    如果那些厉鬼们扑了上来,岂不是会把他撕成碎片?

    这样的状况之下,他连一秒钟都坚持不了。

    “先生,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的条件,我愿意百分百的效忠你,求你收了他们,求求您收了他们!”

    大掌柜直接跪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捂住了双眼,状若癫狂一般的对着我道。

    不过大掌柜那怕是捂住了耳朵,但那些厉鬼的嘶吼声,咒骂声,还是能够传被他所听到,反而让他感到更加恐惧。

    其实大掌柜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他认为这些向他追魂索命的厉鬼,是我放出来的。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能放他们出来,自然就能够收了他们。

    在这种情况之下,大掌柜就只能求我,答应我提出的任何条件。

    这个时候的大掌柜,根本就没得选择。

    而既然大掌柜跪了,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挥了挥手,我收回了功德之气,那些厉鬼的嘶吼声瞬间就从大掌柜的耳朵里面消失了。

    大掌柜睁开了双眼,鼓足了勇气向房间门口处看去,却只看见敞开着的房门,一个厉鬼都看不到。

    这让大掌柜更加确信,那些厉鬼是我放出来的,我能够掌控他所害死的那些厉鬼。

    要想让我放过他,不放那些厉鬼来害他,他就只能向我效忠。

    “先生,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贾云鹏的主人,我的这条命,就是你的。”

    “无论你让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会全力以赴。”

    跪在地上对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大掌柜对着我连连的磕了好几个响头。

    不过大掌柜虽然认了我为主人,但我却并不会帮他化解因果,保住他的这条命的。

    我只是暂时利用他一下而已。

    他所欠下的因果牵扯太大,必须由他自己来偿还。

    等到时间一到,他的气运衰竭到了极点,就是天理循环,报应之时。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