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六十四章 讨债(上)
    第两千六十四章讨债(上)

    夺刀,砍头,整个过程我只用了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简直快的不可思议,快到了他们根本就无法想象的地步。

    直到那名打手的脑袋掉落到了地上,鲜血喷天而起,闫十三和王十四这帮人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无尽的恐惧瞬间就笼罩了他们,平日里习惯了以杀人为乐的这帮人,在自己面对着死亡之时,比死在他们手下的那些人还要更加懦弱,更加卑微,更加胆小。

    “你,你,你杀人了!”

    王十四战战兢兢的对着我道,虽然王十四也算是一名实力强大的高手,但此刻在我的面前,王十四却连一丝一毫和我对抗的勇气都没有。

    正如同我所说的一样,在我的面前,他们这帮人都和蝼蚁无异。

    闫十三缓缓的倒退着,对三更断魂水已经没有了任何幻想。

    “既然我们对你来说弱小如蝼蚁,那你能不能放过我们?”

    “只要你放过我们,饶我们一条生路,那无论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会答应你。”

    “那怕是你想成为银鸽赌坊的主人,想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我们都会支持你。”

    为了给自己求得一条生路,闫十三极尽可能的想着办法,增加着自己的存在感。

    但闫十三那里知道,我对至仁之城的城主之位,根本就没有任何想法。

    更何况女娲娘娘对我们有一定的限制,在这个小千世界之中,我们八个人是不能随随便便就使用蛮力来解决问题的。

    不过这些打手杀人无数,而且还对我起了杀心,于公于私,站在任何一个角度,我出手杀了他们,女娲娘娘都不会惩罚我,将我驱逐出小千世界之外。

    “对我而言,你们确实弱小如蝼蚁,但你们可曾想过,那些被你们所杀之人,他们临死之前对你们说过什么话?”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们现在的下场,只不过是为你们曾经的所所为,付出代价而已。”

    “而且你们就算是死了,在阴曹地府也要受尽苦难,生生世世不得轮回为人。”

    表情淡漠冷傲的说出了这番话,等到闫十三这帮人反应过来之际,我已经来到了一名杀手的面前。

    “你,你不能杀我!”

    这名杀手无比惶恐,但他的话音还没落,一道寒光一闪,他的脑袋已经从脖颈上分离。

    在这一刻,闫十三和王十四快要被吓疯了,他们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从我住的天字第八号房逃离。

    我这个杀人魔王,是不可能会放过他们的。

    如果能够逃离的话,他们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踏入至仁之城半步。

    那怕是在至仁之城之外的大山荒野之中度过一辈子,也总好过被砍掉脑袋,变成一个死人。

    但他们那里知道,从看到这些人煞气冲天,阴德缺失的面相之后,我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仁之一字虽然是至仁之城的根本,但如果对坏人仁慈,就是对好人的犯罪。

    以暴制暴,以杀止杀,让这天下没有穷凶极恶的坏人,才是真正的以仁为本。

    “杀!”

    暴喝了一声的同时,我启动了早先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而这个时候,王十四和闫十三他们已经窜出了房间,准备向院子外面逃去。

    一旦他们逃了出去,就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们十几个人的。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就在我启动了封天锁地大阵之后,王十四和闫十三他们这帮打手就如同无头的苍蝇一样,在院子里面四处乱撞,根本就找不到院子的大门在那里?

    反而在他们的眼前,时不时的会出现,丛林,大海,荒漠,高山,各种各样他们无法想象,无法接受的场景。

    对于王十四他们来说,这简直就如同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先生,饶命啊!”

    “姜先生,求放过啊!”

    “姜先生,求求你放了我!”

    这帮打手们也不算是特别傻,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肯定和我有关。

    能够有这种手段,他们是根本就逃不掉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除了向我求饶,他们别无办法。

    但我的回答却只有一个字。

    杀!

    借着封天锁地大阵的优势,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这些人的身边。

    他们有的人跪在了地上向我求饶,有的人拿着手中的武器四处乱砍,状若疯癫。

    但对我来说,他们的下场没有区别,对每一个人我只需要一刀,就可以砍掉他们的脑袋。

    加上之前被我砍掉脑袋的两个,王十四和闫十三他们总共十七个人,被我砍下了十七个脑袋。

    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就搞定了这帮打手。

    而且在搞定了这帮打手之后,我找了一个多余的纳戒把这帮打手的尸体和脑袋全部都收入到了其中。

    至于房间内和院子里的血迹什么的,就留给银来客栈的人去打扫吧,让我做这些琐碎的事情,对我来说太浪费时间了。

    就这样,在收拾好了这帮打手的尸体之后,我又返回了卧室,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的睡了过去。

    这个晚上,因为有了具体的目标,有了见到至仁之城城主的办法,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他却一直都在等候消息,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安然入眠。

    按道理来说银鸽赌坊出动了那么多打手,还用上了他的三更断魂水,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但大掌柜却没来由的感到很是不安。

    只要闭上双眼,他就会想起我那张平凡而又普通的面孔,会想起我对他所说的话。

    如果他的气运衰竭,那些被他害死的人会放过他吗?

    抚养他长大,传授了他一身本事的他师父会放过他吗?

    难道他的死,会和那些被他害死的人有关?

    每次闪现了这些念头,大掌柜就会觉的无限恐惧,他住的房间之内,都会觉的阴森森的。

    那怕是睡在他身边的第十八房小妾长的如花似玉,在他看来却如同一具红粉骷髅一般。

    整整一个晚上辗转反侧,眼睛几乎都没有闭上,大掌柜只感觉到自己要疯了。

    如果闫十三和王十四能够完成任务,那大掌柜的心魔就会消除,以后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但闫十三和王十四却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这两个畜生,真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无论有没有把事情做成,他们都不会先给我通报一声吗?”

    “看来我很有必要再派几个人去银来客栈了解一下情况了。”

    在他的第十八房小妾伺候着给他洗完了脸,用了早餐之后,大掌柜已经打定了主意。

    而这个时候,我刚刚从银来客栈的天字第八号房的院子里面走了出来。

    自从王十四和闫十三一帮打手们进入我住的院子之后,一直都没有动静,所以银来客栈的掌柜和几个知情的伙计都在暗暗的盯着我天字第八号房。

    此刻见我从院子里面走了出来,闫十三和王十四那些人不见踪影,银来客栈的掌柜和这几个伙计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看来闫十三和王十四他们这回栽了,遇到了一个实力强大的高手。

    银来客栈的掌柜心头这样想着,主动迎了上来,走到了我的面前。

    “这位客官,您这是要出去吗?”

    对我表现的很是恭敬,银来客栈的掌柜点头哈腰的问着我道。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面带着笑容道:“对,我要去银鸽赌坊。”

    说到这里,我面色一冷,目若闪电的看着银来客栈的老板道:“我住的那间房有些脏了,昨天晚上被我踩死了一堆臭虫,等会你给我派几个人去打扫一下。”

    “未来的这段时间,我在那间房还要继续住,我可不希望再有臭虫来打扰我。”

    “还有,昨天晚上的饭菜虽然味道不错,但好像多加了一些东西,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说完这话,我扭头转身就走,在走出银来客栈之后,我直接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术,仅仅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银鸽赌坊的门前。

    不过此刻因为时间尚早,银鸽赌坊的大门还没有打开,那些赌徒们一般都是中午以后才会陆陆续续的来到赌场,晚上才是赌场最热闹人最多的时候。

    且说银来客栈的掌柜,见我离开了银来客栈,急忙带着几个伙计进了天字第一号房。

    结果当进去之后,他们就看到了满地的鲜血,但闫十三和王十四那帮打手,却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这,究竟发什了什么情况?”

    就在银来客栈的掌柜和几个伙计一脸凌乱昏昏然不知所以然之时,我已经一脚踹开了银鸽赌坊的大门,直接向银鸽赌坊的四楼而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