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五十九章 我要他活不过今天晚上
    第两千五十九章我要他活不过今天晚上

    大掌柜不仅是银鸽赌坊的老板,而且还是林三公子身边的智囊军师人物,这些年来他利用银鸽赌坊疯狂敛财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给林三公子铺路,让林三公子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

    就在他的规划之下,在最近这段时间之内,他的目的就很有可能达到,如果林三公子成了至仁之城的城主继承人,那他的梦想就有很大的机会实现。

    我连他的师父是怎么死的,都准确无误的说了出来,这让大掌柜在震惊之余,对我的推演天机之术不由自主的相信了几分。

    所以大掌柜就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想知道他有没有机会成功?

    可是我所说出的话,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刺耳,让他根本就无法接受。

    不要说他是否能实现梦想了,就连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都剩下不到一个月了,这简直岂有此理?

    他早就算计好了,怎么可能会失败?

    如果他失败了,他真的会死掉,那被他残害致死的那些冤魂,还有辛辛苦苦抚养他长大成人,但却被他所杀的他师父岂能放过他?

    忍不住的闪现了这些念头,大掌柜突然觉的阴森森的,产生了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恐惧之感。

    即便是此刻的大掌柜怒火滔天,只恨不得让他手下的打手们砸了我的摊子,把我活活打死,但他却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在大街上这样做。

    毕竟至仁之城是一个讲究“仁”字的地方,如果他这样做了,是至仁之城的规矩所不容许的,而且要是被至仁之城的城主给知道了,会影响到他的长远规划。

    “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这个骗子,从头到尾都在胡说八道!”

    “你们都听好了,这人他看相算命一点都不准,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你们可千万要小心,莫要上了他的当,被他骗了你们的钱财!”

    怒气冲冲的丢下了这几句话之后,大掌柜直接拂袖而走。

    那几个银鸽赌坊的打手向我投以了恶狠狠的眼神,不过大掌柜走了,他们自然也跟随在了大掌柜的身后返回了银鸽赌坊。

    “大掌柜,总共是九百两黄金,最迟明天上午,我会到银鸽赌坊来找你要的。”

    看着大掌柜和一帮打手的背影,我面带着微笑,朗声说道。

    大掌柜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周围的吃瓜群众们却在连连的摇头,在他们看来,我是不可能会从大掌柜那里要到钱的。

    别说九百两黄金了,就算是一钱银子,可能我都要不到。

    惹恼了银鸽赌坊的大掌柜,我能不能在至仁之城立足都成了很大的问题。

    而就在大掌柜这帮人往银鸽赌坊的方向走了有几十米,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之后,大掌柜对他身边的两名打手小声的吩咐了起来。

    “给我盯着那小子,弄清楚他住那里?”

    “还想着明天来找我要债,我要让他活不过今天晚上!”

    说出这话之时,大掌柜满脸的狰狞之色,身上杀气腾腾,这些年来死在他手下的人虽然不少,但能够让他动了这么大的肝火,把他气成这样的人却从来都没有过。

    为大掌柜的心腹手下,这两个打手自然是知道该怎么做?

    像这样的事情,这些年来他们不知道替大掌柜做了多少次了?

    “掌柜你放心,我们哥俩会把他盯的死死的,只要他现在还没有离开至仁之城,那他就永远都跑不了了!”

    一个打手点头哈腰的答应了一声之后,这两个打手混迹在了人群之中,又偷偷摸摸的返回了我所在的那条街,站在离我比较远的地方,死死的盯住了我。

    而此刻,在确定了大掌柜和银鸽赌坊的人已经离开之后,一直在一旁围观的那些吃瓜群众们就走上前来纷纷劝起了我。

    “姜先生,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离开至仁之城,或许你还能有一条活路。”

    一名年级比较大的长者,语重心长的劝着我道。

    另外一名中年男子也在一旁随声附和着道:“姜先生,你真是太鲁莽了,银鸽赌坊的大掌柜,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得罪的起的,你怎么能对他说出那样的话呢?”

    “你的九百两黄金就别指望去要了,我劝你赶紧跑吧,要是迟了就跑不掉了!”

    除了这两位之外,还有其他的几个人也在一旁劝起了我,基本上都是让我赶紧逃离,不要再留在至仁之城的。

    从这方面来看,这个世界上的好心人还是有不少的。

    不过我却没有丝毫要逃离的意思,反而反问着这些人道:“我们这里不是至仁之城,以仁为本的地方吗?难不成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还会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

    “难道至仁之城的规矩是摆设,至仁之城的城主不会管吗?”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问题,这些吃瓜群众们一个个却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之色。

    “姜先生,我们至仁之城以仁为本是不假,但这仅仅是明面上的啊!”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规矩,刚才你对大掌柜信口雌黄,说他一个月内必死之时,大掌柜手下的那些打手,恐怕早就对你动手了!”

    “但大掌柜他当着我们这些人的面不会对你动手,只要你落了单,只要在夜深人静,没有人的时候,他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些年来得罪了大掌柜的人,就从来都没有一个能够活过第二天的。”

    “你不是已经算到了吗?在他的手下有几百条冤魂,假如你不想成为死在他手下的又一名冤魂的话,我劝你赶紧跑吧,不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如果你手上没有钱,我们可以给你凑一点!”

    我不得不承认,至仁之城确实是一个民风淳厚的地方,就在最先劝我的老者说出了这番话之后,一帮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竟然一个个从他们的身上掏了一些琐碎的银两出来,打算资助我离开至仁之城。

    远远的盯着我的那两个打手,见这帮吃瓜群众们这样做,双目之中凶光毕露,一名打手忍不住的咬着牙道:“这帮该死的穷鬼,要是让这小子跑了,坏了大掌柜的事,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另外一名杀意凛然的盯着那名老者道:“那个老不死的最可恶,回头一定要找他算账。”

    “不把他弄的家破人亡,我们在银鸽赌坊就算是白混了!”

    其实方圆千米之内,所有的动静我全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大掌柜吩咐他两个手下的打手之时,我就已经盯上了这两个打手。

    所以此刻这两个打手所说的话,全部都被我听进了耳朵里。

    面上的表情一凛,我的目光往这两个打手所在的方向轻轻的瞥了一眼,不过我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并没有让他们意识到我早已经发现了他们。

    接下来,我表现的很是感动,对着周围的吃瓜群众们挥了挥双手。

    “感谢大家,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们的钱,我真的不需要。”

    “不过有你们的这番好意,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回报你们一份大礼的。”

    “至仁之城,我是不会离开的,我相信在这个以仁为本的地方,我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要说一定有人会出事的话,那出事的肯定是那些坏人!”

    对着吃瓜群众们说出了这话之后,我收起了桌子上的白布,把桌子推到了一边,转身离开,打算返回我住的客栈。

    今天的三次机会已经用完,和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产生了如此之大的矛盾,对我来说,目的已经达到,我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街上了。

    而看着我转身离去的背影,一帮吃瓜群众们全都连连摇头,对我的安危很是担忧。

    “唉,这年轻人,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啊!”

    “江湖险恶,他就不知道吗?”

    那位好心的老者长叹了一声,很是无奈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

    “姜先生他算命算的那么准,肯定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说不定他有他的应对之法。”

    有的人对我还是抱有了不小的信心,也或许是在安慰着众人。

    就在这帮人看着我的背影议论纷纷着之时,那两名银鸽赌坊的打手却已经混在了人群之中,偷偷摸摸的跟随在了我的身后。

    无论我走到那里,他们都会跟到那里。

    在这期间,我故意带着他们瞎逛,在至仁之城之中逛了足足有四五个小时,去了很多地方之后,才返回了我住的那间客栈。

    而就在我返回了客栈房间之后,两名打手看着客栈的招牌,嘴角边浮现出了一抹冷笑之色。

    “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带着我们兜了一大圈,但他却并不知道,在这至仁之城之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客栈,是我们银鸽赌坊开的。”

    “只要他住在了我们银鸽赌坊开的客栈,那他就注定了活不过今天晚上。”

    在一名打手表情阴冷的说出了这话之后,另外一名打手走进了客栈大堂,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一块黑色的木牌。

    客栈大堂的伙计看到了这块木牌,对待这名打手的态度就表现的无比恭敬,跟他说话之时连腰都弯了下来。

    “这位爷,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面对着客栈的伙计,这名打手显的很是傲慢,阴沉着脸问道:“刚才进去的那小子,他住那间房间?”

    “他在这里住了多长时间了?”

    客栈的伙计闻言急忙回答着道:“刚才那个客人他已经住了三天了,他住的是天字第八号房。”

    听到这伙计的回答,两个打手相顾对视了一眼,一名打手皱着眉头道:“能住的起天字号房,看来这小子还挺有钱的。”

    另外一名打手道:“既然弄清楚了这小子住的地方,那我现在就去告诉大掌柜,你在这里给我盯着他,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