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五十八章 大掌柜的梦想
    第两千五十八章大掌柜的梦想

    大掌柜始终不认为我真的能通过面相看破他的命运轨迹。

    所谓的看相,和生辰八字,都是江湖手段,是我用来唬人的噱头而已。

    他装腔势的表演了一番,向我所提出的问题,其实是为了确定他的判断。

    他问我的这个问题,答案只有一个,而这个答案,在这个世界之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甚至可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秘密之一。

    如果我顺着他的表演和他的思路往下说,那就能证明我是个骗子。

    只要证明了这一点,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对我下手。

    相信只要控制了我,以他的手段,是不难查出我的来历和背景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问题价值多少两黄金,大掌柜根本就不在乎,他只想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回答他?

    “没有问题,姜先生你尽管说,只要你说的对,这八百黄金,我出了!”

    满面春风和笑意的点了点头,大掌柜表现的很是豪爽,对八百两黄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周围的吃瓜群众和打手们一点都不看好我,在他们看来,无论多少两黄金,无论我说是对还是错,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得罪了银鸽赌坊的大掌柜,不要说跟他要钱了,能不能继续在至仁之城混下去,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甚至,能不能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都很难预料?

    我给人看相算命那么的准,难道我就不会给自己算命吗?

    得罪谁不好,为什么非要去得罪至仁之城最不能得罪的贾掌柜呢?

    坑谁的钱不好,为什么非要坑至仁之城最能坑人的贾掌柜的钱呢?

    此时此刻,就在围观的众人各自带着各自的想法,表情复杂的看着我之时,我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大掌柜道:“你口中的恩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再知道他的情况了吧!”

    “他死在了谁的手中,死在了什么地方,乃至埋在了什么地方,你不都一清二楚吗?”

    大掌柜对自己的演技信心十足,他认为我肯定会顺着他的思路往下说,但无论我说什么,都不可能会说到点子上。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此刻我说出的话,每一句,甚至每一个字,全都字字诛心,让他冷汗直冒,浑身上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当年在学会了他师父一身的赌术之后,在大掌柜看来,如果他师父继续存在,他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为了他的美好前程,为了取代他师父在江湖上的地位,大掌柜偷偷给他师父的饮食之中下了毒,毒死了他的师父,将他尸体埋在了荒郊野外。

    这件事情,大掌柜做的天衣无缝,没有留下任何把柄,这么多年以来,外人只知道他的师父退出了江湖不知所踪,但却从来都没有人怀疑过大掌柜。

    正是因为他师父的突然消失,大掌柜才取代了他师父在江湖上的地位。

    可是此时此刻,我却一口道破了他身上的这件最大的秘密,这又岂能不让大掌柜震惊万分!

    “你?你?你是?”

    大掌柜很是震惊,差点儿问了出来我是怎么知道的?

    但如果他问了出来,就等于承认了是他杀死了自己的师父。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掌柜肯定是不会承认的,所以在说了一半之后,大掌柜硬生生的把即将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

    而这时,我回答起了大掌柜问我的第二个问题。

    只见我面带着淡淡的笑容,表情有些诡异,看着大掌柜身后不远的地方。

    在这同时,我笑着道:“其实你并不知道,在你口中的那位恩师死了之后,他一直跟随在你的身边不远处。”

    “他辛辛苦苦养大你,把他的一身赌术传授给了你,但最终你却恩将仇报,这让他岂能对你不怨恨滔天?”

    “不亲手将你杀死,他的执念是不会化解,不会去轮回转世,重新为人的。”

    六道轮回在任何一个世界之中都是一样的,所以在至仁之城虽然没有看相算命的,但人死了之后会变成鬼,这却是基本的常识。

    所以当我这样一说,周围的人就不难理解,看来大掌柜的师父,是死在了他的手下,而且大掌柜的师父还阴魂不散的跟着大掌柜,时时刻刻都准备向他报复。

    看着我脸上有些诡异的表情,周围的吃瓜群众们感觉阴森森的,好像真的有阴魂在附近一样。

    但大掌柜毕竟是江湖上混了几十年的人,是不可能被我这两句话给吓到的。

    “哼!”

    冷哼了一声之后,大掌柜怒目而视的对着我道:“你不要用这种装神弄鬼的把戏来吓唬我,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的话,我还能活到现在?”

    “如果每一个鬼都找我报仇的话,那我恐怕已经死了好几百次了!”

    大掌柜话里的意思其实很明白,死在他手下的人至少有好几百人,但他却好好的活着,这说明我纯粹是在胡说八道。

    但大掌柜那里知道,他这种三绝阴煞命格的人,生来就有滔天的煞气,是一切阴魂鬼体的克星。

    如果没有达到黑脸鬼王的级别,距离他三米之内,都会被煞气给冲散鬼体,消失在天地之间。

    那些被他迫害致死的人,有不少人化为厉鬼想找他报仇,但在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滔天煞气之后,却只能常年跟随在他的身边,等待着报仇的机会出现。

    一旦大掌柜的三绝阴煞命格发生了改变,或者说大掌柜的气运衰竭之时,就是百鬼现身,向他追魂索命的时候。

    此刻在距离大掌柜十米之外的地方,有差不多上百名红厉鬼和慑青鬼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这其中有一名面目狰狞的老鬼,那怕是大白天都可以显现身形,他看着大掌柜的目光里,流露出了无穷无尽的仇恨和怨毒之色。

    估计十有八九,这老鬼就是大掌柜的师父。

    “无论你信与不信,事实就是如此。”

    “等到你的三绝阴煞命格发生了改变,或者说你的气运衰竭之时,就是你和你的师父见面之时。”

    “而那个时候,就是百鬼索命,找你了结因果,讨好血债的时候!”

    说出这话之时,我看着大掌柜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因为根据我用大掌柜的生辰八字所推算出来的结果,大掌柜的气运已经开始急速衰竭,他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

    差不多在半个月之内,他的气运就会衰竭到最低点,他的三绝阴煞命格就会发生改变,而那个时候,自然就是他恶有恶报之时。

    大掌柜本来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这番话的,但不知道为何?就在我表情冷漠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他却突然感到浑身发冷,产生了一种很是不详的感觉。

    难道说,我并不是在胡说八道?

    我所说的这所有一切,全都是通过他的生辰八字推算出来的?

    在这一刻,大掌柜虽然有些不大相信,但却隐隐约约的又有些相信了。

    “罢了,你虽然在胡说八道,但被你也算是蒙对了一些情况。”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问你几个问题,看看你能不能说到点子上?”

    盯着我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大掌柜表情凝重的对着我道。

    而见此情形,我微微一笑,回答着道:“一个问题一百两黄金,目前你已经欠了我八百两黄金了。”

    大掌柜丝毫不在意他欠了我多少黄金,点了点头之后直接问道:“既然你推演出了我前半生的命运轨迹,那我后半生的命运轨迹,想必你应该也知道。”

    “那我问你,我的后半生,是不是可以飞黄腾达,成为至仁之城的顶级人物之一?”

    向我问出这话之时,大掌柜的眼神之中满是渴望之色,他之所以会倾尽全力的帮助林三公子,就是为了成为至仁之城的顶级人物之一。

    虽然现在的他在至仁之城凶名赫赫,很少有人敢得罪他,但和至仁之城的那几个顶级人物相比,还是有不小的距离的。

    如果他能够帮助林三公子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那将来的他,就会成为至仁之城的执事,成为和林三公子的父亲一样的人物。

    甚至,大掌柜还经常会梦想着有朝一日他能掌控一切,成为至仁之城的城主。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大掌柜带着一丝幻想,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美好的答案,但我给他的回答,却如同一桶零下十几度的冷水,从头淋了下来。

    “你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就别想着飞黄腾达了,还是想着该怎样安排后事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