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五十七章 戏精
    第两千五十七章戏精

    和他手下的这帮打手的想法一样,大掌柜也从来都没有想过会给我钱。

    开玩笑,在整个至仁之城,只有他向别人要债的份儿,有谁敢跟他要债?

    所以无论是每提一个问题一百两黄金也好,还是一千两黄金也好,对大掌柜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好,既然这帐可以欠下,那你就给我先看一下相吧!”

    “如果你从我的面相上能够看出一点什么来,那我就把生辰八字给你,再给我推演一下后半生的命运。”

    嘴角边浮现出了一抹冷笑,大掌柜很随意的对着我道。

    银鸽赌坊的大掌柜,在至仁之城算是地位比较显赫的人物了,说不定通过他我就可以和至仁之城的城主搭上关系。

    抱着这种想法,我肯就催动了功德之气,看起了大掌柜的面相。

    结果这一看之后,我的眉头紧缩了起来,看着大掌柜的眼神之中忍不住的闪烁出了两道冷光。

    大掌柜也算是久经江湖之人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向他的双眸之中闪烁出了两道冷光之时,竟然让他情不自禁的有一种心头一颤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就算是面对着林三公子的父亲,至仁之城的执事大人之时,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难不成,他所面对的人,是一个能够轻而易举就碾压了他的绝世高手?

    或者说,是他产生了错觉?

    就在大掌柜暗自揣度着之时,我早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云淡风轻的看着他道:“你的这种面相,天地人三格全都是残缺破败之相,被称之为三阴绝煞之相。”

    “你这种面相之人,生来就克双亲,所以从小就孤苦伶仃,从来都没有享受过人间温暖。”

    听到我此言一出,大掌柜的面色一惊,不由的想起了他小时候的场景。

    确实和我说的一样,自从他有了记忆以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是否还活在人间?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一名乞丐头子所圈养,每天要是乞讨不到足够的财物,就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

    如果不是被一个江湖人物看中了他的资质,收了他为徒的话,他能不能长大成人,活到现在都不一定呢。

    但他的身世很少为人所知,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我真的是从他的面相上看出来的?

    或者说,我是胡乱蒙的,正好蒙到了点子上?

    大掌柜感到有些吃惊,正在胡思乱想着之时,我继续说道:“从你的面相来看,幼年之时,命途多舛,但过了幼年之后,在你少年之时,情况会有所好转,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遇到了贵人相助,这个人改变了你的命运。”

    “至于你的中年和晚年的运势,虽然我从面相上可以看一个大概出来,但如果你想弄清楚,最好是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当然,你不想给我生辰八字也行,看相的费用总共黄金五百两,如果没有带那么多黄金的话,回头我去银鸽赌坊的时候你给我就行了。”

    周围的那些吃瓜群众们虽然有些怕大掌柜和银鸽赌坊的打手,但好奇心却让他们一直在一旁围观。

    那怕是距离银鸽赌坊的打手们远了一点,但我所说的话,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却全部都能够一字不差的听到。

    对于我通过面相所看出来的大掌柜的情况,围观的吃瓜群众们并不是太在意,因为无论我说的是准还是不准,全在于大掌柜的一句话之间。

    但我最后要的看相费用,却把围观的这些吃瓜群众们着实给吓了一大跳。

    五百两黄金,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可是几辈子都赚不到的,但我仅仅随口说了几句,就敢向大掌柜开口要这么多的钱,这是把大掌柜当成傻子了吗?

    在许多人看来,我向大掌柜要这么多钱,简直就是敲诈他!

    敲诈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这是不想要命的节奏啊!

    在这一刻,有不少人竟然为我担心了起来。。

    银鸽赌坊的那些打手们全都冷笑着,把我当成了一个傻子一样看待。

    五百两黄金,我还真敢要,但就算是大掌柜会给,我能有命拿吗?

    就在银鸽赌坊的这些打手们正这样想着之时,大掌柜却好像并不在意我说的五百两黄金,他反而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五百两黄金小意思,不过我倒是很奇怪,你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对我竟然了解的如此清楚的?”

    大掌柜一直都不愿意相信我是用相术看出他的身世的,但如果我是通过别的渠道对他了解的如此清楚,那我身后的背景和势力,简直强大到了让他感到恐惧的程度。

    所以大掌柜就更想弄清楚我的来历了。

    五百两黄金,无论给与不给,对大掌柜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你的命运轨迹,有很大一部分通过你的面相可以看出来。”

    “如果你给了我你的生辰八字,那我可以给你说的更加清楚!”

    对于大掌柜的问题,我没有做出正面回答,在我表情淡然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大掌柜很爽快的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

    “本来我是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但就在我长大成年之后,通过某一个渠道拿回了我父母留给我的东西,其中就有我的生辰八字。”

    “我的生辰八字是......”

    大掌柜简单的解释了一番,然后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

    从大掌柜所说的话来看,围观的吃瓜群众不难做出判断,我之前通过面相所说出来的情况肯定是正确的,如果不是大掌柜克死了双亲的话,他的父母就不会把他的生辰八字留给了他,在他长大成人之后才拿了回来。

    而就在大掌柜把他的生辰八字说了出来之后,我掐着双手十指推算了片刻,对于大掌柜一生的命运,已经推算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目光一冷,面色一沉,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我对着大掌柜语气冰冷的道:“你的前程命运,我已经了然于胸,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

    “不过你要记住,每一个问题一百两黄金,这还不包括之前看相的那五百两。”

    围观的吃瓜群众和打手们听见我这话,一个个都在那里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我。

    无论我要多少两黄金,那怕是一个字一百两黄金,那也要大掌柜给才行啊!

    但在至仁之城之中,谁敢向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要钱?

    “没有问题,只要你说的对,别说一个问题一百两黄金了,就算是一千两黄金,我也出的起。”

    大掌柜淡淡的一笑,很是随意的对着我道。

    其实从大掌柜的这番话不难听出,他是摆明了不想给我钱,所以无论是一百两还是一千两黄金,都没有任何区别。

    但大掌柜却并不知道,在他看来没有区别,到我这里就区别大了。

    “哼哼!”

    冷冷的一笑之后,我对着大掌柜点了点头道:“有什么想问的问题,你现在就可以问了。”

    大掌柜其实最想知道的,是我的来历和背景,但以他的判断,我是不可能会自己说出来的,所以大掌柜还是问起了他的命运前程。

    究竟我对他了解有多深?大掌柜很想弄清楚这一点。

    只见大掌柜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问着我道:“既然你对我幼年之时的情况了解的那么清楚,那你告诉我,我在少年之时,命运是如何改变的?”

    “这是你问的第一个问题,现在你欠我六百两黄金了。”

    在回答之前,我先给大掌柜强调了一番。

    接下来,我表情肃穆的正色说道:“之前我说过,你在少年之时命运发生了改变,是因为有贵人相助的缘故。”

    “而这个帮助你改变了命运的贵人,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是传授了你赌术的师父,正是因为他,你才有了混迹江湖的手段,才会成为银鸽赌坊的大掌柜。”

    听到我的回答,无论是银鸽赌坊的打手,还是围观的吃瓜群众,全部都把目光投向了大掌柜。

    我说的是对还是错,全都在大掌柜的一句话之间。

    不过大掌柜还没有做出回应,周围的人就已经从他的面部表情得到了结果。

    只见大掌柜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很是凝重,看着我的目光很是忌惮的道:“你说的确实没有错,那个帮助了我的贵人,就是我的恩师。”

    说到这里,大掌柜抬起了头,用四十五度角的姿势仰望着苍天,眼角之中流下了两滴泪水。

    随后大掌柜道:“恩师对我有再造之恩,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但就在我从他那里学到了一身本事之后,他却飘然无踪,消失不见,既然你能算到我的命运,那你能告诉我,我的恩师他现在去了那里?”

    “或者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我的恩师?”

    大掌柜说出这番话之时,声情并茂,感人肺腑,如果对他不了解的话,很容易被他所骗,会把他当成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大掌柜的演技虽然不凡,堪称是戏精这个级别的存在,但我对他这一生的命运早已经了然于胸,又怎么可能会被他给迷惑到?

    “哼哼!”

    又是冷哼了两声之后,我对着大掌柜道:“你所问的总共是两个问题,我要是做出了回答,你就得付我两百两黄金。”

    “加上之前的,总共八百两黄金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