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五十五章 你是什么来头?
    “姜先生,你能不能给我看一下相,算一下命,看我什么时候能发财啊?”

    “姜先生,我儿媳妇也快生了,你给我算一下会生个男孩还是女孩啊?”

    “姜先生,你要是不带我去银鸽赌坊,帮我赢几百两银子,我就认为你是个骗子!”

    我帮了陆老四和王大妈的情况,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条街,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当我刚刚把桌子摆上,白布撑了起来之时,一大堆人立刻就围了上来,争着抢着要我给他们看相算命。

    甚至有的人还学起了陆老四,想让陆老四身上发生的故事重新再上演一遍。

    对于这种自聪明的人我肯定是不会理会的,就算是他在银鸽赌坊真的输的倾家荡产,我也不会去管他。

    在扫视了一圈围着我的众人之后,我指了指桌子上撑起来的白布道:“不准不要钱,每日限三人,我的规矩定在这里,所以接下来我会在你们之中随意选择三个人看相算命,要是没有被我选到,就请明日再来吧。”

    听到我这话,围着我的这帮人全部都屏住了呼吸,安静了下来,等着我做出选择。

    对于这些人来说,就好像我能够决定他们的命运一样。

    但其实我只能透漏一些有关他们未来命运的情况,但却并不能随意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逆天改命,毕竟是违背了天道运行的事情,偶尔帮助一两个人改命,可能对我的影响不大,但如果见一个改一个,那必然会触怒天道,让天道对我降下惩罚。

    “这位大爷,既然你我有缘,那今天的这第一个机会,就给你吧。”

    “你是想看相还是算命呢?”

    当我的手指指向了一名六十来岁的大爷之时,在场的人全都向这位大爷投以了羡慕的眼光。

    这位大爷本来没有抱太大的信心,就算是对我的神奇他也有点儿将信将疑,此刻见我指向了他,说和他有缘,反而让他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

    “你这看相和算命是怎么收钱的啊?”

    “小老儿我可是没有太多的钱给到你的。”

    这位大爷的这话一说出口,让在场的许多人连连点头,如果我这看相算命要很多钱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甚至有些自以为是的聪明人还在暗暗的想,我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在这条街上一夜之间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是不是为了抬高身价,好骗钱呢?

    王大妈和陆老四,其实都是我找来的托儿!

    就在这些人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法,等着我做出回答之时,我对着这位大爷微微一笑,很客气的回应着他道:“大爷,难道你忘了我的规矩吗?既然行善积德者分文不取,大爷您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我为什么要收你的钱呢?”

    围观的众人听到我这话,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按照我定的规矩,那他们这些普通百姓,市井小民,如果没有做下什么坏事的话,肯定是可以在我这里免费看相算命了。

    被我选到老大爷见我不收他的钱,自然就没有任何顾虑了,免费给他看相算命这种好事,他怎么可能会拒绝?

    “既然不收钱,那你帮我都来一下吧?”

    “我的生辰八字是......”

    这位大爷说出了他的生辰八字,虽然这个小千世界跟我们那个世界的时间计算方式不一样,但对我来说却问题不大,我只需要用这个世界的时间计算方式来推演这位大爷的命运轨迹即可。

    掐着双手十指推演了片刻,仔细看了一下这位大爷的面相之后,我对着他道:“大爷,事关天机,我不能泄露太多,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问我,但我只能回答你三个问题。”

    这位大爷对我还是有些将信将疑,所以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其实是试探我的。

    在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之后,这位大爷问着我道:“先生,小老儿今年六十有二,和我那老伴在一起已经有四十年了,不知道我们两个还能在一起多少年?”

    问出这个问题之后,这位大爷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如果我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估计他就不会问出下面的两个问题,会直接转身就走。

    这位大爷的情况我一清二楚,面对他所问的这个问题,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随后我对着这位大爷道:“大爷,你问的这个问题不算数,不过看在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的份儿上,我就容许你多问我一个问题吧。”

    “您的老伴在三年以前就先你而去了,你们两个这辈子是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随着我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全部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位大爷,而然那位大爷则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盯着我看了许久。

    他不是这条街上的人,仅仅只是路过这条街而已,在场的众人之中,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情况,但我却丝毫不差的一口道破了他老伴已经死了三年这一情况,这又岂能不让他震惊万分?

    “真是神人!先生,您真是神了,我不应该不怀疑您,我真是罪该万死!”

    反应了过来之后,这位大爷对着我一躬到底,急忙向我道起了歉。

    受了这大爷一礼,我笑着道:“对我有所怀疑,这是人之常情,大爷您不必在意。”

    “我还是给你三次机会,你有什么问题就请尽管问吧。”

    这一次对我没有了怀疑之心,大爷就直接了当的问起了我。

    只见大爷问着我道:“先生,我这辈子已经成这样了,也没什么可问的,我就想问一下,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什么时候能发点小财,能把日子过的好一点?”

    闻言我丝毫都不带拖沓,立刻回答着道:“大爷,您的儿子年少之时确实有点不成器,但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这两年他已经有所改观,估计再有个三年时间,他就能够有一定的成就,大富大贵很难做到,小康之家是没有问题的。”

    我的回答让这位大爷对我更加相信,因为他儿子前几年确实有些不成器,但这两年也确实扭转了过来,如果和我说的一样,那他就不用替他儿子操心了。

    表情欣慰的笑了笑,这位大爷继续问道:“既然我那儿子能够有一定的成就,小老儿我就放心了,不过他什么时候能给我娶个儿媳妇,能让我抱上孙子?先生您能算出来吗”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简单不过,随便掐了一下手指,我回答着大爷道:“您儿子两年内必定娶妻,三年之内,您肯定能抱上孙子,大爷你就放心吧!”

    听到我的回答,大爷大感满足,思考了片刻之后,问出了他的最后一个问题。

    “先生,既然我儿子能够浪子回头,三年之内能够娶妻生子,那我的人生也算是圆满了。”

    “现在我就想知道,我的阳寿还剩下多少?我死了之后,还能不能见到我的老伴?我们两个下一世,还有没有机会做夫妻?”

    这位大爷问出这话之时,带着满脸的期待之色,看他的这幅样子,对他的老伴应该感情很深,说明这大爷是一个至情之人。

    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我对着大爷道:“大爷,你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但您却一口气又问了我三个问题啊!”

    大爷见我这样说,表现的有些紧张,生怕我不给他做出回答。

    但就在大爷还没有来得及为他辩解一番之时,我说道:“十年之后,便是你们夫妻再度相见,再世为人,再续情缘之时。”

    听到我这话,大爷欣喜若狂,因为对他而言,在这十年之中他既可以享受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又可以在十年之后和他的老伴再续情缘,再为夫妇,如此一来,还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吗?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小老儿无以为报,只能向您磕头了!”

    激动欣喜之余,这位大爷跪在了地上对着我磕了三个响头。

    因为我泄露了天机,透露了他的命运轨迹,算是替他承担了一定的因果,所以这位大爷对着我跪拜磕头,我理所当然的要承受下来。

    等到这位大爷起身之后,我的目光投向了一位年龄在六十多岁的老大妈。

    “那位大妈,我们两个之间有缘,第二个就是你吧!”

    远远的指了指那位大妈,我朗声说道。

    这位大妈本来距离我的位置比较远,在听到我的话之后,立刻就欣喜若狂的挤到了前面来。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给我这个机会。”

    “先生,我这辈子行善积德的事情没少做,按道理来说,您不应该收我的钱吧?”

    就在这位大妈试探性的问着我之时,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位大妈并不像她说的一样行善积德的事情没少做,但她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没有什么因果缠身,所以我没有必要收她的钱。

    “还是老规矩,您只能问我三个问题?而且这一次超过了三个问题请恕我不能回答,所以你一定要想好了。”

    在我表情肃穆的对着大妈说出了这话之后,这位大妈思考了片刻,问出了她最想知道答案的三个问题。

    其实世俗的人都差不多,无非是想知道和自己有关的功名利禄这些方面的情况而已。

    就在我给大妈做出了回答,让她和周围的人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简直快要把我当成了神仙一样来膜拜之时,对于剩下的最后一个看相算命的机会,周围的人都不想再错过了。

    “先生,下一个机会给我吧!”

    “姜先生,我可以出钱,您帮我算一下好吗?”

    “小姜先生,您可怜可怜我吧!您要是再不帮我,我都快活不下去了!”

    就在一帮人又围了上来,在争着抢着想让我把这个机会给他们之时,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个机会只能是我的,我看谁敢跟我抢?”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方头大耳,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昂首阔步的走了过来。

    这男子穿着一身黄色锦衣,在他的身前身后分别跟随着四名穿着玄色劲装,身上透露着凶悍之气的彪形大汉。

    “这是,银鸽赌坊的贾掌柜?”

    本来那些人全部都围在了我的面前,但在听到有人说出了中年男子的身份之后,围在我面前的人全都倒退了七八步,没有一个人敢和银鸽赌坊的大掌柜来争抢这个机会。

    银鸽赌坊的大掌柜,那可是凶名赫赫的人物,在传说之中,有无数的赌徒被他整的家破人亡,整个至仁之城,没有几个人能够惹的起他。

    为升斗小民,至仁之城最底层的存在,谁敢不要命的和贾掌柜这种人来争夺一个看相算命的机会?

    转眼之间,贾掌柜和他身边的八个彪形大汉来到了我的面前。

    “说吧,你是什么来头?”

    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大掌柜直接质问着我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