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五十三章 林三公子的怀疑(上)
    以秋哥的身份是没有机会接触到林三公子这种人物的,对于秋哥来说,林三公子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是一句话就能够决定他一生前途命运的人物。

    他让赌场遭受到了损失,如果惹的林三公子不快,砸了他的饭碗事小,让他在至仁之城无法生存下去,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了。

    对于那几个小伙伴来说,林三公子更是他们仰望都无法仰望的大人物,他们带来的陆老四让银鸽赌坊损失了如此一大笔钱,如果林三公子迁怒于他们的话,那他们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银鸽赌坊的大掌柜心狠手辣,不知道有多少欠钱不还的赌徒被他逼的家破人亡,还不是因为在他的背后有林三公子撑腰的缘故?

    他们几个欠了银鸽赌坊的钱,如果还不上的话......

    想到这里,几个小伙伴只感到头皮发麻,有点儿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可以说在这一刻,这几个小伙伴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沉迷于赌博,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产生了悔意。

    但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后悔是没有用的,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跟在了秋哥的身后进入了房间之内。

    就在这几个人进入了房间之后,看到房间里面除了方头大脸,像个死人一样不苟言笑的大掌柜之外,还有一个一身白色锦衣,面白如玉,鼻若悬胆,目似朗星,英俊无比的年轻公子正坐在平时大掌柜经常坐的那张太师椅上。

    很显然,这英俊无比的年轻男子,就是执事大人的三公子,也是他们银鸽赌坊真正的老板。

    这位林三公子虽然相貌很是英俊,但他的眼神却显的有些阴冷,给人一种很难亲近的感觉。

    看到秋哥和几个小伙伴从外面推门进来,林三公子面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的眼神没有产生任何波澜,看样在林三公子是完全没有把这几个人放在他的眼里。

    不过林三公子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但这几个人可是万万不敢不把林三公子放在眼里。

    一进入房间之内,在秋哥的带领之下,这几个人弯下了腰给林三公子和大掌柜行起了礼。

    “见过三公子!”

    “见过大掌柜!”

    这几个人在给他行礼,但林三公子却连眼皮都没有抬,像秋哥这种级别的小人物,在林三公子看来,就不值得他给他们做出回应。

    银鸽赌坊的大掌柜负责管理整个银鸽赌坊,是无法避免跟秋哥和这就几个小伙伴打交道的。

    所以当看到秋哥的身后竟然跟着那几个小伙伴之时,大掌柜表现的略微有点儿诧异。

    “杨秋,你这突然来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还有,你带他们几个来干什么?我不是给你说过吗,低于两千两以内的生意,你自己做主就行了!”

    在大掌柜看来,秋哥之所以带着这几个小伙伴前来,应该是为了给他们争取利益而来的,所以在看了一眼林三公子之后,大掌柜对着秋哥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大掌柜越是表现的豪放大气,秋哥的心里面就越是没底,尤其是林三公子在场的情况之下,秋哥更是如履薄冰,胆颤心惊。

    要知道,大掌柜所说的低于两千两以内的生意,可是净赚两千两,绝对不是赔了两千两。

    想至此,秋哥的额头上低下了豆大的汗珠,战战兢兢的对着大掌柜道:“大,大,大掌柜,就在不久之前,我输了一笔金额不小的钱出去。”

    听到秋哥的这话,不要说大掌柜了,就连那位面无表情的林三公子,都把目光投注到了秋哥的身上。

    虽然林三公子的目光很是淡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被林三公子的双眼盯上,秋哥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只毒蛇给盯上了一样,瞬间就压力山大,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大掌柜对秋哥的赌术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能在银鸽赌坊做一个包房的伙计,手上要是没有两下子是干不了这份工的,能让秋哥输一大笔钱,看来秋哥是遇到手段非凡的赌术高手了。

    既然是手段非凡的赌术高手来砸场子,那他为什么要把这几个小伙伴带进来呢?

    在大掌柜的眼中,这几个小伙伴是赌场的狗腿子,是属于不入流的那种人物的,秋哥和赌术高手之间的争斗,是不可能会牵扯到他们几个的。

    转眼之间,意识之中闪现了诸多念头,大掌柜的表情无比严肃的对着秋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给我和公子讲出来吧!”

    面对着威严无比的大掌柜,还有面无表情的林三公子,秋哥冷汗直冒,但他还是把之前所发生的情况说了出来。

    只见秋哥指了指他身后的几个小伙伴,然后说道:“就在前几天,他们几个做了一个局,让经常在我们赌坊小赌几把的陆老四输红了眼,最终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和房契都输在了我们赌坊。”

    秋哥所说的这事,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在银鸽赌坊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所以无论是大掌柜还是林三公子,全都没有任何反应,等着秋哥继续往下说。

    于是秋哥继续说道:“本来我以为陆老四这辈子是不可能有机会翻身了,只要过了今天晚上,我就打算让我们赌坊的人带着他们家的房契去收房子。”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之前不久的功夫,这几个家伙又把陆老四和另外一个年轻人带到了我的包间之内。”

    之前大掌柜和林三公子都没有动静,但此刻在听到秋哥讲到这里之时,林三公子却眉头一皱,主动问着秋哥道:“是不是陆老四带来的那个年轻人,让你输了一笔金额不小的钱?”

    林三公子主动询问,让秋哥的压力更大,但这个时候的秋哥,那怕是压力再大,也得给林三公子做出答复。

    “公子真是英明,一下子就猜到了问题根本!”

    又对着林三公子行了一礼,秋哥不着痕迹的拍了林三公子一个马屁。

    但林三公子对这种马屁并不在意,他皱着眉头问着秋哥道:“具体是怎么个情况,你给我详详细细的道来?”

    见此情形,秋哥就只能把当时的过程说了个一清二楚。

    “当时陆老四带着这个年轻人到我的房间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楼的赌桌上赢了一百多两银子。”

    “刚开始的时候,陆老四连输了六把,不过这六把他压的都很小,仅仅输了六十两银子。”

    “但后来他每一把都会把所有的赌注押上去,但每一把我都会输,以我的手段,连一把都赢不了!”

    “几局下来,总共输了一千六百两银子,让陆老四赢回了他的房契,还有一千多两银子。”

    说到这里之时,秋哥把头低了下来,等着大掌柜和林三公子对他做出评论。

    他还能不能在银鸽赌坊继续混下去,甚至他还能不能在至仁之城继续混下去,完全就在大掌柜和林三公子的一念之间了。

    而对于林三公子和大掌柜来说,一千多两银子的输赢,他们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但秋哥所说的这件事情,在他们看来却好像有点儿诡异。

    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大掌柜立刻就明白了林三公子眼神里的意思。

    “杨秋,以你的赌术,在我们银鸽赌坊虽然不算是最厉害的,但想轻而易举的赢你,让你连一把都赢不了的人,在我们至仁之城恐怕没有几个吧?”

    目光无比锐利的看着秋哥,沉默了片刻之后,大掌柜这才问道。

    秋哥闻言点了点头,表现的颇为自信的道:“大掌柜您说的是,以我的赌术,想让我连一把都赢不了的人,在至仁之城不会超过三个。”

    在说到这里之时,秋哥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表情显的有点儿尴尬,又补充了一句道:“今天和陆老四一起来的那位,肯定在这三个人之内。”

    秋哥的话音刚落,大掌柜立刻就反问着他道:“能让你一把都赢不了,赌术在至仁之城前三名之内的人物,却仅仅才赢了一千六百两银子,为了一个小人物来出头,你觉的这可能吗?”

    被大掌柜这样一问,秋哥当即就愣在了那里,沉默了片刻之后,秋哥使劲儿的挠着脑袋回应着大掌柜道:“我也觉的这不可能!起初我也以为他是到我们银鸽赌坊来砸场子来的,但最终他仅仅替陆老四翻了本,教训了一顿陆老四之后就带着陆老四离开了!”

    “陆老四和那个年轻人的情况他们几个应该更加清楚一点,所以我把他们几个带了过来,大掌柜您可以问他们。”

    秋哥毕竟是混江湖的,做事滴水不漏,在这个时候,几个小伙伴才算是明白了秋哥为什么会带着他们几个来见大掌柜的目的。

    大掌柜对秋哥的表现很是满意,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对着秋哥点了点头。

    甚至不要说大掌柜了,就连林三公子都多看了秋哥一眼,对秋哥产生了比较好的印象。

    接下来大掌柜把目光投向了几个小伙伴,表情很是严肃的对着他们道:“你们几个,没有经过调查,就冒冒然把人往赌坊里面带,给我们赌坊造成了如此之大的损失,还不给我说个清楚明白?”

    “如若你们有任何隐瞒,给我的判断造成了影响的话,那我可以保证,你们几个的狗命,绝对活不过今天晚上!”

    说出这话之时,大掌柜满脸狰狞,杀意凛然,吓的几个小伙伴双腿发颤,浑身发抖,忍不住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大掌柜,小的该死,小的有眼无珠,请您高抬贵手,一定要饶了我们啊!”

    “无论我们知道什么,一定会全部都说出来的,如有半点隐瞒,让我们全家上下都不得好死!”

    几个小伙伴在那里赌咒发誓,向大掌柜求饶,但大掌柜却不为所动,面色凛然的道:“那还不速速说来,浪费时间甚?”

    几个小伙伴立马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启禀大掌柜,和陆老四一起来的那小子,他好像是个外地人,不是我们至仁之城的,是前几天才到我们至仁之城来的。”

    “启禀大掌柜,那小子摆了一张桌子,在桌子上写着说他能给人看相算命,只需要看人一眼,就能够断人凶吉,如果给了他生辰八字,他就能推算出这个人一生的命运前程!”

    “大掌柜,刚开始的时候,陆老四不相信那小子,说他是个骗子,但那小子说陆老四运气不好,会连输七天,让他不要赌钱。”

    “后来陆老四用了两天半的时间就输了个倾家荡产,下午那小子就和陆老四到我们赌场来了。”

    几个小伙伴说到这里,大掌柜和林三公子已经算是把情况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但仅仅从这几个人所说的情况,大掌柜和林三公子却认为并没有那么简单。

    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大掌柜和林三公子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

    接下来大掌柜挥了挥手。

    “你们几个,先出去吧!”

    面对着大掌柜和林三公子,秋哥和几个小伙伴压力山大,这会儿听到大掌柜所言,几个人如蒙大赦一般,弯腰行了一礼之后,急忙转身就走。

    等到这几个人出去之后,大掌柜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很是恭敬的问着林三公子道:“公子,你觉的那个看相算命的,他会是什么来头?”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