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五十一章 赌场之内无良人
    第两千五十一章赌场之内无良人

    炼妖壶内的这个小千世界,相当于一个小型宇宙,而目前的我,仅仅在这个小型宇宙之中的一个星球上而已。

    至仁之城的城主,就相当于这个星球的领主,是这个星球的最高统治者。

    就像古代的君王一样,管理一个国家需要有文臣武将辅助才行,至仁之城的执事大人,就如同古代的宰相一样,在至仁之城的地位,是仅次于城主的。

    在这个银鸽赌坊的背后,竟然是至仁之城的执事之子,这就难怪包房里的伙计腰杆儿挺的那么笔直,表现的是那么的有恃无恐。

    但对我来说,无论银鸽赌坊的后台是谁,对我来说却没有多大的影响。

    那怕银鸽赌坊的后台是至仁之城的城主,只要输了钱,照样要赔给我的。

    更何况我还巴不得有一个机会能见到至仁之城的城主,和他之间产生一定的交集。

    所以面对着包房里的伙计,我并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很是淡然的回应着他道:“我不管你们银鸽赌坊的背后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要赔给我们四百两银子。”

    至仁之城的执事,在整个至仁之城来说可是权势滔天的人物,所以包房里的伙计认为只要抬出了执事公子的身份,我肯定会有所忌惮,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对于银鸽赌坊的后台,我好像丝毫都不放在眼里一样。

    这就让这个伙计对我产生了一定的猜测,在这个伙计看来,我表现的如此淡定,甚至有恃无恐,难不成在我的背后,同样有地位不凡,实力更是不凡的人物在支撑?

    要知道,虽然执事大人在至仁之城位高权重,但在至仁之城之中和他有同样权势,地位相差不大的人物还是有不少的。

    比如城卫队的首领,掌管着整个至仁之城三分之一兵权的那位。

    还有城主的亲弟弟,整个城主府的防卫,是由他在负责,要放在一个国家,就是相当于御林军的存在。

    还有城主最信任的那几个人,他们全都是协助城主管理至仁之城的核心人物,虽然表面上是那位执事大人的下属,但实际上,他们却只听从城主的命令,只接受城主的统领。

    如果在我的背后有任何一位人物的支撑,到银鸽赌坊来砸场子找麻烦,就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了。

    盯着我打量了一番,从我那张普通而平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况,但越是这样,包房里的伙计对我越感到忌惮。

    所以本来打算跟我翻脸的包房伙计,决定暂时先压下他心头的恶气,等弄清楚了我的来历之后再跟我计较。

    “区区四百两银子,我们银鸽赌坊还是输的起的!”

    “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为了一个陆老四就来砸我们银鸽赌坊的场子!”

    “这银子我可以给你,但你能告诉我你的来历吗?”

    从包房的柜子里面拿了四百两银子出来,但这伙计在把银子交给陆老四之前,却和我相顾对视,问起了我的来历和身份。

    而对于我来说,我是巴不得让至仁之城的高层人物认识我,最好是能尽快的把我的名声传到至仁之城的城主耳中。

    所以当这个伙计问起了我的来历和身份之后,我很爽快的给了他一个详细的答复。

    “鄙人姓姜,以看相算命为谋生手段,如若你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前程,可以到南城小十字大街来找我。”

    “不过我有个规矩,你来了之后自然会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来找我看相算命的话,估计要掏不少的钱出来。”

    包房里的伙计本来以为我是一个赌术高明的赌徒,是来砸场子的,但我的回答却听的他云里雾里的,什么看相算命,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一下子就让包房里的伙计有些脑子转不过来了!

    “什么看相算命的,我为何要找你?”

    “难不成,你到我们银鸽赌坊来的目的,是为了替这小子赢回他输掉的钱?”

    一脸凌乱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包房里的伙计指着陆老四问道。

    闻言我点了点头道:“当然,要不是因为他,我到你们银鸽赌坊来干什么?”

    “不过陆老四还没有彻底赢回他输掉的钱,他仅仅是赢回了前两天输掉的钱,以前的钱还差的远呢!”

    “我认为很有必要再赌一把,才能让陆老四连本带利把他以前输掉的钱全部都赢回去!”

    说到这里,我直接对着陆老四道:“老四,这一把我们还是押黑脸,八百两银子,全部都押上去!”

    听到我这话,陆老四只感到自己身体之内的热血都快要沸腾了,如果这一把赢了,那他之前十多年在银鸽赌坊输掉的钱,全部都能够赢回来,甚至还可以小赚一笔。

    有了这一笔钱,他娶妻生子,孝敬父母,过小日子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至于这一把会不会输,包房里的伙计会不会把之前输掉的那四百两银子兑给他,陆老四这会儿已经不愿意去多想,以他对我莫名其妙的信心,认为我肯定能够搞定一切。

    此时此刻的我,在陆老四的心里,已经成了无所不能,神仙一样的存在!

    不过说实话,对于陆老四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我的确算是神仙一样的存在。

    包房里的伙计虽然很想跟我翻脸,但我越是表现的淡定,他对我越加忌惮。

    而且既然我执意要将赌局进行下去,他还不能拒绝我。

    无奈之下,包房里的伙计只能把输给陆老四的四百两银子先赔给了他,随后把木牌放进了盒子里面,算是接受了这一把赌局。

    不过这一次,包房里的伙计并没有打算用他的袖里乾坤之术,他打算全靠运气来赌一把。

    只要他不换牌,就不会给我制造出机会,如果运气在他一边,他还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赢的。

    但如果这一把他还是输了,那就说明要么是我的赌术远远在他之上,要么是我和陆老四的赌运滔天,势不可挡。

    就在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夹具夹着盒子已经高速了旋转了起来,在旋转了片刻之后,包房里的伙计按下了按钮,盒子很快就停了下来。

    当没有动任何手脚,掀开了盒子的盖子之时,无论是包房里的伙计还是那几个小伙伴,一个个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木牌仍然是黑脸朝上,这代表着陆老四又赢了八百两银子。

    总共四十两银子的本钱,仅仅在银鸽赌坊赌了十几局,就变成了一千六百两银子。

    如果所有的赌徒都像陆老四一样的话,估计银鸽赌坊用不了一天就得关门大吉。

    之前陆老四输掉的房契和值钱的东西,加起来也就八百两银子左右,这就相当于被陆老四赢走了八百两银子。

    虽然对银鸽赌坊来说,这个数字不算是特别大,但对于包房里的这个伙计来说,这个数字却能让他吃一个月的土。

    “姜先生,我们赢了,我们发达了!”

    起初看到黑脸朝上之时,陆老四呆呆的愣在了当场,但在愣了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陆老四欣喜若狂,只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

    这八百两银子,就算是给王大妈连本带利还二百两,他还能剩下六百两,有这六百两银子,足以让他和他的父母过上好日子。

    不过人的欲望永远都是无法满足的,对于赌徒来说,更容易被欲望所控制。

    在欣喜若狂的劲儿过了之后,看着赌桌上的黑白脸,陆老四产生了再赌一把的想法。

    如果这一把一千六百两银子押下去,要是再能赢的话,那他的下半生就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他就可以走上人生之巅。

    一念至此,陆老四把目光投向了我,语气中带着恳求之意,问着我道:“姜先生,我们能再赌一把吗?”

    听到陆老四这话,包房里的伙计快要哭了!

    之前的几把已经输的他怀疑人生了,要是这一千六百两一把的赌局他再输了,那根本是他承担不起的。

    但面对着高深莫测的我,他丝毫不认为自己能够赢!

    陆老四的那几个小伙伴这时候对陆老四那叫一个羡慕啊!

    如果他们没有坑陆老四,他们如果跟着陆老四一起押黑脸,那他们岂不是和陆老四一样,会赢很多很多的小钱钱?

    而就在这帮人用不同的心态和表情看着陆老四和我之时,我却面色一沉,狠狠的瞪了陆老四一眼。

    随后我用无比严厉的声音问着陆老四道:“老四,你知道你以前为什么会输吗?”

    被我这样一问,看着我那不怒含威的表情,陆老四顿时就感到压力山大,被胜利所冲昏的头脑也变的清醒了许多。

    “您不是说过吗?你说我运交华盖,晦气缠身,所以才会输钱!”陆老四耷拉着脑袋回答着道。

    而见此情形,我接着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你为何会运交华盖,晦气缠身?”

    被我这样一问,陆老四就无法回答了,如果他能够知道自己运气不好的原因的话,他就不会在赌场输的倾家荡产了。

    我的这个问题,简直是问的毫无道理。

    不过碍于我的威严,陆老四心里面虽然这样想,但他却不能这样回答我。

    “额,这个嘛,这个我还真有点儿说不清楚!”

    支支吾吾了片刻之后,陆老四很牵强的对着我道。

    就在这时,我面色一寒,手指指向了他的那几个小伙伴,声音就如同凌冽的北风一样,带着逼人的寒气道:“其实你之所以会运交华盖,晦气缠身,就是因为你交友不慎,和这几个混账东西搅和在一起的缘故。”

    “赌场之中无良人,他们表面上和你称兄道弟,但在背地里,却在吸你的血,吃你的肉,你可知道?”

    “无论赢了多少钱,只要你一日不戒赌,一日不和这些混账东西断绝关系,那你这辈子,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