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四十九章 袖里乾坤
    第两千四十九章 袖里乾坤

    这几个小伙伴有的让陆老四押白脸,有的让陆老四押黑脸,而且一个个表现出了一副对陆老四百分之百相信,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陆老四身上的态度。

    其实这几个人心里很清楚,无论陆老四押白脸还是黑脸,一切都在包房里的伙计的控制之中,陆老四的身上无论有多少钱,全部都会输的一干二净。

    赢了一点钱之后,陆老四有点儿忘乎所以然了,被这几个小伙伴一撺掇,他只恨不得把所有的银子全部都押上去。

    像之前押大小一样,一把就能够翻倍翻倍的赢,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几把,他输掉的钱就能够全部都赢回来。

    不过陆老四还没有彻底的昏了头,在决定押黑脸还是白脸之前,他转过头来问起了我。

    “姜先生,我们是押黑脸呢?还是白脸?”

    在说话之间,路老四已经把所有的一百六十两银子拿在了手上,无论我说白脸还是黑脸,他都会把所有的银子押上去。

    但这种黑白脸的玩法,对我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在没有弄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之下,我肯定不会让陆老四冒冒然的把所有的银子全部都押上去的。

    于是我用传音入耳的方式对着陆老四道:“押白脸或者黑脸都无所谓,但这一把你只能押十两银子,而且必须等他们下注之后,你才能把银子押上去。”

    听到我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之中,但我的嘴巴好像没有动一样,周围的人更是丝毫听不到我说的话,这让有些忘乎所以然的陆老四瞬间变的清醒了过来。

    他之所以能赢,完全是因为我的缘故,并不是因为他有多牛,他的运气有多逆天!

    想到了这一点,陆老四暗暗的打定了注意,无论我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再有半点迟疑。

    扫了一眼他的几个小伙伴,陆老四对着包房里的伙计道:“这一把,我押黑脸!”

    听到陆老四这话,看着陆老四那一脸凝重的表情,包房里的伙计淡然一笑,心想着无论陆老四押黑脸还是白脸,他都会让陆老四把身上所有的银子全部都输光。

    至于陆老四的那几个小伙伴,见陆老四决定押黑脸,他们自以为是的认为陆老四会和在一楼的时候一样把所有的银子全部都押上去。

    所以这几个小伙伴为了配合陆老四,一个个倾其身上所有,在那里押起了注。

    “既然老四押黑脸,那我也押黑脸,我押五十两。”

    “本来我想押白脸的,但老四押了黑脸,为兄弟,我只能也押黑脸了!”

    “这是三十两白银,我身上的所有家底了,全部都押黑脸!”

    几个小伙伴在那里装模样的每个人押了几十两银子,最多的押了五十两,最少的一个也押了二十两。

    不过这几个家伙在押银子的时候都在给包房里的伙计偷偷的使着眼色,按照赌场的规矩,无论他们是赢了还是输了,到时候他们押的这些银子,都会一分不少的退给他们。

    甚至从陆老四那里赢来的钱,他们还可以分走一部分。

    之前陆老四输的倾家荡产,让这帮小伙伴们小赚了一笔。

    在一楼大厅他们输的是真金白银,这一次在二楼包房,肯定是想捞回本钱。

    而就在几个小伙伴们下好了注之后,陆老四却从他身上的银两之中仅仅拿了一锭银子出来,押在了包房的赌桌之上。

    “既然二楼包房十两银子起押,那我就押十两!”

    说出了这话,陆老四表情木然的站在了我的身旁。

    而听到陆老四的这番话,包房里的伙计到没感到什么,但那几个小伙伴却被气的鼻子都歪了。

    他们最少的都押了二十两,最多的押了五十两,陆老四却仅仅才押了十两,这特么是在玩人吗?

    陆老四的风格,怎么和在一楼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老四,我们哥几个都舍命陪君子了,你怎么就押十两啊?”

    押了五十两的那位小伙伴很是郁闷,直接问起了陆老四。

    陆老四还没有看穿这帮人的真面目,所以他显的有些不太好意思,但他又不好说出是我让他押十两的。

    就在陆老四有些尴尬,正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之时?我替他回应着道:“反正你们认为老四他会赢,无论押多押少都无所谓啊!”

    “只要开出来是黑脸,老四赢了不就代表着你们赢了吗?”

    说到这里,我直接对着包房里的伙计道:“既然我们都押好了,你就开牌吧!”

    我的回答让几个小伙伴根本就无话可说,但他们却很清楚的知道,陆老四无论押多还是押少,他是注定了要输的。

    但陆老四只需要输十两银子,就能够让他们输个精光,这对他们来说很不划算啊!

    就算是赌场会把钱退给他们,他们也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就在这几个小伙伴们产生了诸多想法之时,包房里的伙计按了一下赌桌上的一个按钮,处在高速旋转之中的那个盒子就停了下来。

    接下来包房里的伙计轻轻的打开了盒子,我们就看到木牌平躺在盒子之中,白脸的一面正面朝上。

    很显然,陆老四这一局是输了!

    本来陆老四以为我们肯定会赢,但这结果却让他始料未及,虽然仅仅输了十两银子,可他的本钱只有一百多两银子,就算是十两一把,也输不了几把。

    这下可如何是好?

    “姜先生,我们应该怎么办?”陆老四面露惊慌之色,六神无主的问着我道。

    输的倾家荡产,在陆老四的心里面已经产生了阴影,这个时候的他,是一点都输不起的。

    那几个小伙伴虽然也输了,但当他们看到陆老四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之时,心里面却有些暗爽。

    他们输的钱赌场可以退给他们,但陆老四输的钱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没有捞回的机会了。

    而起陆老四输的钱,赌场还可以分一部分给他们。

    其实这一局会输一点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中,不过在输了这一局之后,对于这黑白脸的玩法,我基本上已经搞清楚了。

    但接下来我决定再输几局,让这几个坑了陆老四的小伙伴付出一点代价再说。

    “老四,等一下你还是随便押,无论黑脸还是白脸都可以,每一把都押十两银子。”

    “还有,如果你的这几个小伙伴不愿意陪你一起玩,那你就以这个理由为借口,要离开这个房间。”

    “总而言之,每一把他们都一定要下注,一定要让他们输光了所有的钱,受到教训才行!”

    陆老四听到我的传音,完全搞不懂我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但看着我那一脸自信而又从容淡定的表情,陆老四紧张的心情瞬间就缓和了下来。

    定了定心神之后,陆老四又拿出了一锭银子。

    将这锭银子放到了赌桌上之后,陆老四看了一眼那几个小伙伴,然后道:“几位兄弟,这一把我决定押白脸,你们还跟不跟我一起押了?”

    “上一把我虽然输了,但这一把我觉的肯定会赢!”

    几个小伙伴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了,见陆老四这样说,他们在那里摇头的摇头,摆手的摆手,很直接的拒绝了陆老四。

    “老四,你都看到了,我们的钱在上一把已经输没了!”

    就在押了五十两的那位小伙伴说出了这话之后,陆老四表现的很不高兴。

    “哼!”

    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之后,陆老四对着我道:“姜先生,我的这几个兄弟不相信我,在这里玩一点意思都没有,等开了这把牌,无论输赢我们都下去吧!”

    “我觉的在一楼赌大小,比在这里玩黑白脸要更加好玩一点!”

    对于包房里的伙计来说,自然不肯放过像陆老四这种送上门的肥羊,所以见陆老四要走,他立马就替那几个小伙伴想起了办法。

    “我看不如这样吧!你们几个要是没钱了的话,可以跟我借一点,看在你们都是赌场的常客的份儿上,我就不收你们的利息了!”

    说话之间,包房的伙计给那几个小伙伴使着眼色,而那几个小伙伴自然是明白这包房里的伙计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目的。

    既然他们输掉的钱可以退,那赌场借钱给他们,道理也是一样的。

    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任何损失和负担的,只要能让陆老四输钱,他们就达到了目的。

    接下来几个小伙伴们跟赌场走了一个手续,每个人借了五十两银子。

    这一次他们都学聪明了,见陆老四押了十两银子,他们也每个人只押十两银子。

    接下来连续五把,每一把无论陆老四押黑脸还是白脸,最终开出来的结果都是相反的。

    转眼之间,陆老四输了六十两银子,那几个小伙伴也把他们借来的银子给输了个一干二净。

    但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弄清楚了包房里的伙计是通过什么方式来操纵输赢的。

    于是我对着陆老四用传音入耳之法道:“这一次,押黑脸,把剩下的一百两银子全部都押上去。”

    连续输了六次,已经输的陆老四有点儿怀疑人生了,在听到我让他把所有的一百两全部都押上去之时,陆老四只感到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双腿都在颤抖。

    这一百两银子可是他所有的希望,万一要是输了,岂不是代表着他的这一辈子就完犊子了?

    “姜先生,这一把我全押黑脸,可以吗?”

    为了谨慎起见,陆老四用颤抖的声音问着我,其实是为了跟我确认一番。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让他不要担心的眼神。

    而这个时候,那几个小伙伴却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见陆老四押上了全部身价,他们一个个都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这场赌局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在跟着玩了,接下来就到了他们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虽然在一楼输了一点钱,但在二楼,他们却连本带利赢了回来。

    最关键的一点,陆老四在输了这一笔钱之后,恐怕他这辈子是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就在这几个小伙伴们暗自这样想着之时,包房里的伙计已经让盒子停了下来。

    在那几个小伙伴和包房里的伙计看来,等一下只要打开盒子,看到白脸的一面之时,陆老四肯定会露出一脸绝望的样子。

    但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盒子掀开之时,正面朝上的,竟然是黑脸!

    “姜先生,是黑脸!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巨大的压力,在这一刻转化成了欣喜若狂,陆老四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感觉,但包房里的伙计却露出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盒子里的木牌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他明明用袖里乾坤之术换了木牌,但为什么会是黑脸木牌呢?难道他换错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