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天命神相 正文 第两千四十七章 我们又赢了
    第两千四十七章我们又赢了

    在一楼的赌客一般都是一些散客,这些人通常不会玩的很大,每次押注的时候,最多押个几钱银子玩玩而已。

    能押几两银子的,已经算是凤毛麟角的人物了。

    但我让陆老四直接把所有的几十两银子全部都一口气押上去,这着实把附近的人给惊吓到了。

    别说附近的人了,就算是陆老四,都没想到我竟然会这样玩!

    为一名资深赌徒,在陆老四看来我这样玩简直就是送财童子,恐怕只需要一把,就能够把几十两银子全部都输的一干二净。

    所以当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陆老四愣了许久,这才支支吾吾的对着我道:“姜先生,这样押,有点不妥吧?”

    “而且您不是说过吗?你说我运气不好,七天之内不要沾赌,您让我把所有的银子全部都押上去,万一要是输了怎么办?”

    一来是对我的这种押注方式不认可,二来是对自己的运气有阴影,所以陆老四很是担心的问起了我,并没有接过我递给他的几十两银子。

    但对于这种赌局,我是成竹在胸的,和这些普通人玩,我简直就是来抢钱的。

    只见我微微一笑对着陆老四道:“你就尽管押上去吧!自从你发下了誓言的那一刻起,你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

    “之前你乌云罩顶,运交华盖,但我早已经帮你化解了身上的霉运,在这个赌场之中,没有人能赢你的钱!”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一脸自信的表情,想起了我的手段,陆老四这才安下了心来。

    既然我说他会赢,那他就赌这一把了!

    “好,我就押这一把!”

    “我押大,这总共是四十两银子!”

    说话之间,陆老四从我的手中接过了银子,豪气干云的怼到了赌桌之上。

    而见此情形,那些普通赌客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在银鸽赌坊的一楼,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直接押了四十两银子的。

    但那几个之前跟着陆老四的小伙伴们,却一个个露出了冷笑之色,把陆老四当成了一个傻的不能再傻的傻子。

    为赌场的狗腿子,他们对赌场的情况是了解的再也清楚不过了。

    像这种押大小的赌局,其实全部都在赌场的掌控之中。

    比如这种押大小的赌局,肯定有一方押的多,另外一方押的少,赌场要想赚钱的话,最终开出来的结果,肯定会让押的多的一方输钱。

    陆老四一口气押了四十两银子的大,他一个人所押的赌注都已经超过了所有押小的人,站在赌场的角度,又怎么可能会让他赢?

    现如今的状况,押大的这边,加上陆老四总共有四十三两银子左右,押小的这边,只有区区的五两银子,本来赌场的伙计已经准备开大了,但路老四这样一押,赌场的伙计肯定会开出一个小来。

    “还有没有人下注,要是没有人下注,那我就有开宝了!”

    “买定离手,还有没有人再下注啊?”

    赌场的伙计一边摇着骰盅,一边给前几天跟着陆老四的那几个小伙伴使着眼色。

    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陆老四注定了会输,那他们肯定乐的让自己人赢点儿钱。

    陆老四本来就是这几个人拉下水了,让他们赢点儿钱,也算是给他们的报酬。

    这几个小伙伴自然是懂的赌场伙计眼神里所表达的意思,一个个急忙把身上的银两掏了出来。

    “老四,咱们虽然是兄弟关系,但赌场上面无父子,就不要说兄弟了!”

    “你押大押那么多,我就只能押小了!”

    “我押五两银子小!”

    一名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看上去斜眉瞪眼的家伙,说话之间就把一锭银子押到了赌桌上。

    “老四,兄弟这一次不能和你一起押了,我押四两银子小!”

    “老四,跟你一起押输了我不少钱,现在只剩下八两银子了,这一回我就不能跟你一起押大了,我押小!”

    几个家伙纷纷掏出了银子,全部都押的是小,就在所有人卖定离手之后,押大的有四十三两,押小的有三十八两。

    陆老四见他的几个小伙伴们全都押了小,却并没有意识到这几个人和他并不是一路,他反而感到有些对不起人家。

    这几天来他输的倾家荡产,这几个人跟着他也输了不少钱,在陆老四看来,是因为他的霉运影响到了这几个人的缘故,但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之所以会赌钱,之所以会输的倾家荡产,全是因为受到了这几个人的教唆才导致的。

    所有的这一切我全部都看在眼里,但我却并没有立刻就揭破这几个人的本来面目,而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等着赌场的伙计掀开骰盅。

    “好,既然你们都已经卖定了大小,那就让我来确定最终的结果!”

    说话之间,赌场的伙计把手中的骰盅摇动了起来,参与了赌局的众人听着骰子碰撞着骰盅的声音,一个个心潮澎湃,等着骰盅揭开的那一刻的到来。

    至于陆老四的那几个小伙伴们,却早已经胸有成竹,看着陆老四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卑微无比的弱者,被他们所欺凌的对象一样。

    “嘭!”

    随着赌场的伙计把骰盅扣到了赌桌之上,下一刻就是他慢慢的掀开骰盅的时候。

    在这一刻,陆老四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简直快要从他的胸腔之中跳出来了一样。

    之前他押上了家里的房契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

    如果这一把输了,那就代表着他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但陆老四的那几个小伙伴们却一个个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因为在他们看来,当骰盅掀开之时,就是陆老四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时候。

    至仁之城虽然讲究的是一个“仁”字,但却并不代表着所有的人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至少陆老四的这几个小伙伴,在他们的意识之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仁”走。

    但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赌场的伙计带着一脸的自信,缓缓的掀开了骰盅之时,他们所看到的三个骰子正面朝上的点数,却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四五六,大!”

    当几个押了大的赌徒一脸兴奋的齐声喊了出来之时,赌场的伙计觉的很不可思议,急忙向着骰子看去,结果发现确实如此。

    “这特么的真是见鬼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赌场的伙计也算是要骰子的老手了,按照他的手法,摇个小出来是没有问题的,怎么会摇了一个大出来呢?

    这伙计感到很是想不通,只能用见鬼了来安慰自己。

    但这个伙计却那里知道,从他拿起了骰盅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用功德之力控制了骰子,无论他怎么摇,点数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如此一来,他怎么可能会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陆老四无比的紧张,然而此刻见骰盅掀开之后的点数是大,一下子紧张的心情就得以宣泄,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出来。

    “姜先生,真的开了一个大出来,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这么多年来他进进出出过无数次赌场,输赢也算是很频繁了,但这一次赢钱,却是他最开心最兴奋的一次!

    所以此时此刻的陆老四,兴奋的手舞足蹈,表现的像个孩子一样。

    那几个小伙伴全都输了钱,但这点钱对他们来说并不会伤筋动骨,不过为什么会输,却让他们很是想不通?

    所以这几个小伙伴全都把目光投向了赌场的伙计,想让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赌场的伙计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问题出来那里,又怎么可能会给出答案?

    就在赌场的伙计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的手法那里出了问题之时,我却对着陆老四用不用质疑的语气道:“老四,把你赢的钱和本钱全部都押上去,这一次还是押大。”

    听到我这话,在场的人全都震惊无比,尤其是赌场的伙计,看着我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明显的忌惮之色。

    八十两银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不算是一笔小数目了,我却让陆老四全部押大,如果说我不是一个疯子的话,那我的信心来自于那里?

    假如这一把还是开了大出来,那赌场就要赔给陆老四八十两银子,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虽然这笔钱还不能让陆老四翻本,但站在赌场的角度,肯定是不愿意输掉这笔钱的。

    “八十两银子押大,还有没有人押?”

    “买定离手,如果没有人押我就准备要开盅了!”

    眼神之中闪现了一抹冷光,赌场的伙计这次准备全力施展出他多年浸淫在骰盅上的手段,一定要摇出一个小来,让陆老四连本带利全部都吐出来。

    陆老四的几个小伙伴们见赌场的伙计面色不善,他们自然是知道赌场的伙计要拿出真本事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他们肯定也要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捞一把钱。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几个小伙伴们把自己身上的银子基本上全部都拿了出来押小。

    其他的赌客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何,有人押大,也有人押小,不过这些人押的钱都比较少,对赌局的影响不是很大。

    到最后买定之时,押大的总共有一百二十八两银子,押小的总共有一百二十二两银子。

    这一百二十二两押小的,其中有差不多一百一十五两是那几个小伙伴贡献出来的。

    这让陆老四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几个小伙伴可是和他一起输了一个精光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有钱了呢?

    “你们不是输的没钱了吗?那来的这么多银子?”

    就在陆老四感到有些不解的问起了几个小伙伴之时,赌场的伙计却已经摇动骰盅。

    这一次赌场的伙计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把个骰盅摇的上下翻飞,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看上去很有气势。

    “嘭!”

    当骰盅被扣到了桌子上之时,赌场的伙计露出了一脸的冷笑之色,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次开出来的骰子,是三个一点正面朝上,陆老四的一百二十两银子,会全部都输掉。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确实残酷而残忍的,当他掀开了骰盅,看到了三个六点正面朝上之时,简直无法相信他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真特么的见鬼了啊!”

    那几个小伙伴们气的跳脚,只恨不得骂娘,但陆老四却欣喜若狂,使劲儿的摇起了我的胳膊。

    “姜先生,我们赢了,我们又赢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