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天帝殿现世
    当我的功德之气全面启动之时,这个世界在我的眼中就和平时大不一样了。

    我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在距离我差不多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在地下两米左右,竟然潜伏着一个活的物体。

    而且最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只要我和陈婉秋移动,地底下两米处的那个活着的物体,同样也会在地下移动。

    泥土对他就好像不会造成障碍一样。

    很显然,只有惧留孙的地行之术,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问题的话,恐怕地底下的那个人,是帝天那小子无疑。

    在洞天福地之中,丢了大人,吃了大亏的帝天,没法找我们天机门的人报仇,看样子这小子把主意打到了陈婉秋的身上,想通过陈婉秋来报复我,或者有另外的目的。

    好在陈婉秋的身边有芊墨守护,估计帝天这货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就只能每天借助着他的地行之术,躲在地下暗暗的偷窥和寻找时机。

    而在路灯上盘旋着的那几只蝙蝠,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很难分辨出和普通蝙蝠之间的区别的。

    但在我启动了功德之气后,我的功德之气就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在那几只蝙蝠的身上,有着浓烈无比的血腥味儿。

    普通的蝙蝠有脏味儿有臭味儿,但不可能有浓烈无比的血腥味儿。

    所以我完全能够肯定,路上盘旋着的那几只蝙蝠,要不是黑暗议会的吸血鬼,就是幽冥老祖的分身。

    看来幽冥老祖这老不死的,他还是对蛋蛋贼心不死,想通过陈婉秋这里来做点文章。

    只要他把陈婉秋控制在了手中,到时候用陈婉秋来威胁我,就有可能达到他的目的。

    帝天和幽冥老祖,这两个混蛋真是其心可诛!

    陈婉秋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又怎么可能会容许在她的身上有安全隐患?

    帝天是天命之人,前世就是手段非凡之人,在他的身后有四九城帝家,还有死神说家族中最擅长炼制丹药和医术的左丘家族,也就现在的东方家族。

    一旦给帝天抓住了机会,恐怕就算是芊墨和陈婉秋都很难应付。

    幽冥老祖这老不死的更是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老古董,就算是他的实力受到了重创,以他那诡异莫测的手段,要是在暗中对付陈婉秋,恐怕同样也不是芊墨和陈婉秋能够应付的来的。

    一念至此,我不由的戾气大盛,只恨不得把帝天和幽冥老祖彻底抹杀,永绝后患。

    但帝天会地行术,幽冥老祖有亿万分身,以我目前的手段想彻底抹杀他们,是一件几乎无法做到的事情。

    然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陈婉秋在说话之间已经出手了。

    只见陈婉秋轻轻的跺了跺脚,挥了挥手,就在顷刻之间,之前那几只盘旋在路灯上的蝙蝠,一个个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啪啪啪的摔到了地上。

    而且在这几只蝙蝠摔到了地上之后,一个个竟然化成了一滩黑色的污血。

    很显然,这几只蝙蝠并不是普通的吸血鬼,而是幽冥老祖的分身之一。

    也不知道陈婉秋她用了什么手段,或者说下了什么蛊,竟然把幽冥老祖的几个分身都给灭了。

    我的功德之力能够灭了幽冥老祖的分身,陈婉秋的巫术难道也能够灭了幽冥老祖的分身吗?

    就在我一脸诧异的看着看着地上的那几滩污血之时,陈婉秋冷声道:“幽冥老祖被祝融祖巫的天下万火差点儿烧干了幽冥血海,我的巫术传承自后土祖巫,而后土祖巫的皇天后土蛊只要修炼到了极致,无论是皇天之上,还是后土之下,任何生物都会被我的蛊毒所伤。”

    说到这里之时,陈婉秋的双目之中寒光大盛,向着几百米外地下两米处我所发现的那个活物所在的位置看去。

    而随着陈婉秋的目光看去,地下两米处的那个活物竟然飞速的在地底下穿行了起来,转眼之间就到了几千米之外,让我无法掌握他的行踪。

    地下两米处的那个活物必然是帝天无疑,但恐怕因为他见机的快,并没有被陈婉秋的皇天后土蛊所伤到。

    我感到有些遗憾,竟然让帝天这小子躲过了一劫,但陈婉秋却冷哼了一声道:“就算是隔了几百米远,他就能躲过我的皇天后土蛊吗?”

    “只要沾到了一点点我的皇天后土蛊,我就会让他生不如死!”

    听到陈婉秋这样说,我就有些欣喜的道:“婉秋,地底下的人肯定是帝天,你确定他中了你的皇天后土蛊吗?”

    陈婉秋点了点头道:“虽然他躲在地下两米处,但你不要忘了,我的后土祖巫的这蛊叫什么名字。”

    “所谓皇天后土,只要是和土地有关,他就难免会中了我的蛊。”

    “只不过因为他距离我比较远,中的蛊不太深,让他受尽疼痛我可以做到,但想要了他的命,我就很难做到了。”

    陈婉秋这样一说,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反手之间,陈婉秋就灭了幽冥老祖的几个分身,差点儿要了帝天的命,我估计以后就算是借他们俩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来找陈婉秋的麻烦了。

    现在看来,陈婉秋的实力和手段已经凌驾在了我之上,她所能做到的事情,我反而却做不到。

    作为陈婉秋的男人,这叫我情何以堪!

    然而就在我正暗自感慨着之时,陈婉秋却突然柳眉一颦,面色一寒,把头一扭,目光投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刚才让你跑了,你竟然自己作死,掉了个头又来了!”

    说话间陈婉秋跺了跺脚,我估计她又一次发动了皇天后土蛊。

    我这会儿也全面启动了功德之气,监控着我和陈婉秋的四周。

    通过功德之气的监控,我发现果然在地底下两米处,竟然有一个活物正以飞快的速度向着我和陈婉秋所在的方向移动了过来。

    帝天这货这是要干什么?

    他这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别看他也是天命之人,只要他对我心爱的人构成了威胁,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对他痛下杀手的。

    转眼之间,地下两米处的那个活物距离我和陈婉秋越来越近,我这会儿已经凝聚了全身的功力,只要帝天这小子敢有任何动作,我就会一拳轰下去,把他轰的四分五裂。

    而就在这时,地底下的那个活物却并没有再继续向我们移动,而是从地底下向上钻了出来。

    钻出来之后,满身泥土的这人就在地上打起了滚,口中发出了痛苦的嚎叫之声。

    一听这嚎叫之声,看着那满身泥土的人的样子,我和陈婉秋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人是谁?

    这不是云若风吗?

    他怎么用地形之术从洞天福地之中赶来了这里?

    陈婉秋见是云若风,立刻就撤了她的皇天后土蛊,收回了她下在云若风身上的蛊虫,在地上打滚嚎叫的云若风立刻就停止了嚎叫,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老大,刚才真是见鬼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之内,突然就好像有成千上万条虫子要往外钻出来一样?”

    云若风并不知道,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中了陈婉秋的皇天后土蛊的缘故,但我这会儿却懒的给云若风解释。

    只见我问着云若风道:“小云,你这匆匆忙忙的用地行术赶来干什么?难道洞天福地之中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见我这话,云若风一下子就想到了他此行的目的,急忙对着我道:“老大,你赶快跟我一起回洞天福地,在幽冥森林中央,竟然凭空出现了一座远古之时的宫殿,在这宫殿外围立着的一个石碑上,刻着天帝殿三个蝌蚪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