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陈婉秋的理由
    在给乃他蒙丢下了几句话之后,陈婉秋挽住了我的胳膊,小鸟依人一般的依偎着我的身体。

    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副杀伐果断的样子,陈婉秋又变的和平时的她一样,是那么的温柔如水,让人一见就要一种亲切之感。

    “老公,我们回家吧!”

    说话之时陈婉秋连看都没有再去看乃他蒙和他的几个徒弟一眼,在陈婉秋的眼里,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永远就只有我这一个一样。

    但对我来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给了我太多太多的震惊,陈婉秋的手段之诡异和强大,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尤其是这会儿当她用七个骷颅头炼制而成的手串挽着我的胳膊之时,我就情不自禁的向她手上的手串看了过去。

    以陈婉秋对我的了解,她自然是能猜到我的心思,所以当我看上去有些表情不自然的看着她的手串之时,陈婉秋有些不悦的白了我一眼道:“你脖子上的心形挂坠里面住着一个女鬼,我就不能带一个骷髅头做的手串了吗?”

    被陈婉秋这样一说,我顿时就无言以对。

    女人心,海底针,原本我以为陈婉秋对莎莎并不介意,但现在看来,无论是因为那个挂坠是我给秦楚楚买的定情信物的缘故,还是因为莎莎是个女鬼的缘故,陈婉秋早就有想法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的曾梦倩,对着她道:“倩倩,我们走吧!”

    曾梦倩是陈婉秋的脑残粉,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心目之中的偶像,竟然是一个拥有着如此诡异而霸道的手段,行事作风更是杀伐果断的人物。

    一时之间觉的无法接受,导致曾梦倩的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这会儿被我叫了一声之后,曾梦倩这才如梦方醒一般,连连的点了点头。

    “好的,好的,姜先生!”

    接下来我和陈婉秋走在前面,芊墨和曾梦倩跟在了我们的身后,一同走出了曾梦倩的公司。

    曾梦倩所在的这家公司被三井家族所收购,算是三井家族的产业,但以陈婉秋的手段,把这家公司从三井家族收购过来,就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了。

    所以从曾梦倩的公司走出来之后,陈婉秋就问曾梦倩,如果他把这家公司从三井家族收购过来,那曾梦倩愿不愿意来管理这家公司?

    但曾梦倩却想都没有想,直接拒绝了陈婉秋。

    曾梦倩在看了我一眼之后,说她既然已经加入了天机门,那她就要为天机门尽一份力,她想和天机门的人在一起。

    见曾梦倩这样说,陈婉秋表情复杂的看了曾梦倩一眼,就没有再继续坚持。

    这时我这个天机门主就不能一言不发了,我说既然曾梦倩想为天机门做事,想和天机门的人在一起,那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到天机门的店铺去上班。

    叶罗妮和李宛璐经常跟我抱怨说人手不够,现在多了一个曾梦倩,正好可以帮她们承担一些工作。

    曾梦倩见我答应了她,就欢欣雀舞的向我和陈婉秋道了一声别,并没有坐陈婉秋宝马x5,自己打了一个车返回了家中。

    而就在曾梦倩转身之际,一道红光从我胸前的挂坠之中钻了出来,附在了曾梦倩的身上,和曾梦倩一起离开了。

    很显然,这道红光自然是莎莎。

    陈婉秋之前所说的话被她所听到,她就不好意思再做我身边的贴身女鬼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早已经习惯了莎莎在我胸前的心形挂坠之中,而且莎莎在很多关键时刻都起到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但被陈婉秋这样一说,以莎莎的脾气肯定是不会待在我身边了。

    无奈之下,我看了一眼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正在上车的曾梦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以陈婉秋的手段,她自然也能够察觉到莎莎做了什么,但陈婉秋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安排了一声让芊墨开车之后,就和我坐在了车后排。

    芊墨很快就发动了车子,当车子平稳的行驶在了路上之后,陈婉秋主动把她的身体靠了过来,依偎在了我的怀中。

    此时车厢内悄无声息,沉寂了片刻之后,陈婉秋用她那天籁般的声音问着我道:“老公,你是不是觉的我变了?”

    我没有做出直接回答,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但陈婉秋却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对着我道:“老公,或许在你看来我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之所以会发生这些变化,全都是为你而变!”

    “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你!”

    “只要对你有利,不要说让我发生一点变化了,那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无怨无悔!”

    听到陈婉秋这番话,除了感动这两个字之外,我无法再用别的词语来形容。

    这辈子能有一个像陈婉秋这样的女人,用这种方式对待我,这老天爷对我也算是不薄了!

    而就在我正感慨着之时,陈婉秋继续说道:“老公,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曾梦倩和你接触太多吗?”

    听陈婉秋这样一说,我就表现的有些生气,用责怪的语气对着她道:“婉秋,难道你不觉的你今天做的有点过分吗?”

    “莎莎跟我跟了那么久,她帮了我那么多忙,但却就因为你的一句话,让她离开了我。”

    “曾梦倩她的心里面早已经被她梦中的那个男人所占据,她是不可能会对我有想法的,更何况难道你对我就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站在我的角度,陈婉秋做的肯定不对,但每一个人女人都有自己不讲理的理由。

    只见陈婉秋为她自己的行为辩解着道:“莎莎她跟了你那么多年,帮了你很多忙是不假,但她总不能一直都跟着你吧?每一次当看到你胸前挂着的那个心形挂坠,想起这挂坠是你为别人买的,而且这挂坠里面住着一个和活人没有任何区别的鬼中至尊之时,你考虑过我的想法吗?”

    听陈婉秋这样一说,我顿时就无言以对,因为站在她的角度,她说的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这世间有那一个女子,能够接受自己心爱的男人一直带着他曾经和别的女人共同拥有的定情信物。

    如果能够接受,那不能说明这个女子大度,只能说明这个女子并不爱她的男人。

    而对于曾梦倩,陈婉秋是这样为她辩解的。

    只见陈婉秋的语气很委屈的道:“秦楚楚是天命之女,我是天运之女,而那个曾梦倩,她是天命贵女。”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每一个身份不凡的女人,都和你有一定的牵扯和关联吗?”

    “万一她梦中的那个男子是你的前世,那你会怎么办?你叫她怎么办?你叫我如何是好?”

    被陈婉秋这样一说,说的我直接冷汗直冒。

    说实话我还真没有想过,如果万一我真要是曾梦倩所梦到的那个男子,那可该如何是好?

    我的前世肯定不凡,曾梦倩说她梦中的那个男子同样骑着一头巨大海兽,在大海之中搅起了滔天的波浪。

    这样的人物肯定不是普通人物啊!

    如果和陈婉秋所说的一样,想到这里我就不敢往下想了。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陈婉秋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表现的比较兴奋的对着我道:“老公,炼化了纳良大巫的法器之后,我得到了纳良大巫的传承。”

    “纳良大巫可是巫族一脉最擅长占卜之术的,不如就让我用纳良大巫的占卜之术,来占卜一下曾梦倩和你之间的关系。”